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吴柜贞:山旮旯里的年味

http://www.frguo.com/ 2018-02-28 

  袅袅炊烟,声声鞭炮,一家老少阖家团圆,烤大火,吃大块肉,喝大碗酒,这就是山旮旯里那股浓浓的年味!

  我喜欢在山旮旯里过年,关上手机数据不上网,不聊天,静静地陪着家人,围着偌大一个火炕,和老人聊聊天。其实老人家要的不多,他们只想过年过节的时候能和儿孙们阖家团圆,家长里短话桑麻。

  大年三十,一早起来三个灶炕里就开始烧起了滚滚大火,我负责烧火添柴,丈夫负责炖鸡炖鸭炖猪脚,炒鱼炒牛肉,娘帮忙着取用具,打点下手。三个灶炕同时烧起大火把我热得滚烫滚烫的,爹和儿子负责祭土地,家仙,贴对联,各自忙得风风火火的。

  香喷喷的味道从锅盖的缝隙中扑鼻而来,柴火灶炒的菜就是香,最先炖的是腊猪脚,咕嘟咕嘟翻滚的汤,闻着香听着声音就是那样的诱惑。家家户户屋顶上缭绕着袅袅地炊烟,一阵阵鞭炮声从山坳上的敬老院传来。大年三十最催人奋进的是鞭炮声,一听到鞭炮声就说明又一家赶在自家的前头吃年夜饭。其实不是比吃比喝,主要是心里迫不及待想放鞭炮,这就是山里娃们条件反射的心理状态。

  风风火火,忙前忙后,尽管今年回来过年的人不多,因为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寨子里的人家多数搬迁进城,在城里过年,但我始终觉得在山旮旯里过年才是最热闹的地方。城里各自关门过着各自的年,吃过饭要么继续关上门看着电视,要么邀上几个人打牌或者去KTV乱吼乱唱一通,和山里比,少了很多的乐趣。

  下午一点多钟,饭菜全部弄熟,摆上桌子,我们祖孙三代五口人围着餐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和乐融融。这就是团聚,一家人团团圆圆,儿孙承欢膝下,不仅仅是儿女想要的,也是父母最想要的,开不开心,幸不幸福,看看老人家脸上舒展开的皱纹就明白。

  吃过年夜饭,我和丈夫出门溜达溜达,看看风景,看看别的村寨。顺着山坳上的知青水泥路,往山的后面走去,迎着山风阵阵,松涛阵阵,看着水泥路向着两头延伸,一头通向山后的村村寨寨,一头通向希望,感叹着国家繁荣富强,百姓脱贫致富,心里百感交集。

  山旮旯里的寨子稀疏,一寨没有挨着一寨,越过一道山梁。从公路上往下瞭望,有一座十几户人家的寨子,从主道上分了一岔进村,村头停放着几辆小车,还有几座盖着琉璃瓦的水泥砖房子,夹杂着青瓦片木壁板的土家传统房子,屋顶上缭绕着袅袅地炊烟,估计是有些人家还在忙着准备年夜饭。

  继续往前走,就是我们村里最大的两个寨子白虎山和磐亥寨,听丈夫说白虎山是白虎山和青龙山合称,左白虎右青龙。到白虎山和盤亥寨的时候,年夜饭估计都已吃过,有三三两两的人凑在一户人家拉家常,有些孩子在乒乓球台上打乒乓球。孩子娴熟的动作,灿烂的笑脸,是那样的逍遥自在,还有什么比得上山旮旯里更好玩的。

  回到山里,孩子可以像脱缰的马无拘无束,走家串户,吆喝嬉戏,完全忘记了在城里学校那些沉重的学习压力。打乒乓球,玩各种游戏,放放鞭炮,看着他一脸的稚气和灿烂的笑容,丈夫问他你们寨子乒乓球谁打得最厉害,“我伯伯呀!”“你伯伯是哪位?”“才壮”“那不是你亲伯伯,他是金隅的伯伯,那你爸爸叫啥名字?”“呵呵,不告诉你”,“这孩子还懂卖关子……”我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

  “你打不赢我,要不叫你伯伯上来和我打,怎么样?”丈夫故意挑战着孩子,“才壮正陪他爹喝酒呢!”这时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接住丈夫的话,他们唠几句就走了。这时天上飘着些雨,我们也打道回府,大过年的也不便进寨看看玩玩。看着各村的变化,看着寨寨通水泥路,看着一路的风景,听着时不时从寨子里响起鞭炮声,这就是山旮旯里的年味,一股浓浓的年味。

  城里吃过年夜饭关着各自的门看看电视,或者邀上几个亲朋好友打打牌,或者去KTV里乱吼乱唱一通,怎比得上山旮旯里炊烟,鞭炮,风景优美;怎比得上一家老少阖家团圆那股浓浓的年味令人舒心惬意!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