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马农:有啄木鸟的早晨

http://www.frguo.com/ 2018-02-28 

那只鸟在啄早晨的宁静
它坚硬的嘴磕在门前古树的树枝上
那有力的节奏撞击着我的暸望

我的家弟在拆一栋过期的老屋
屋不大历史却悠久
他先扒下屋顶的青瓦
那生长着青苔与野草的屋顶
正在晨光下作最后的抒情

我宁馨地坐在家弟的门前
倾听那鸟儿坚硬的意志
它似乎没预算过停止,,一直
磕磕磕磕不停地啄那根树枝
那根比碗口粗的枝条
断裂或者舒展,亦然凊脆

我的家弟在撬木条和横梁
他坚彀的双臂不停地挥动
然后开始用钢钎撬动墙体
那些土砖和乱石开始坚守
它们咬紧牙关,没有颤抖

那只鸟儿仍然过份地顽固
似乎不啄断那根树枝不会收工
我猜想那枝里一定有着蛀虫
仅仅就为此而乐此不疲

墙实在坚持不住了,毕竟坚守了半个世纪
有些砖块开始脱落,撇下零星尘土
我的家弟手中的钢钎坚定地撬啊
仿佛并不是为了撬垮那堵墙
而是另外的一种意义

那只鸟却更加顽强
在高树上,不懈地发出磕磕磕的声音
好像它不单是为了一只微虫
而是一种信念,一种坚毅
更是一种坚持到底的宣言

那堵墙终于訇然倒垮
因为倒垮是它必然的宿命
啄木鸟的啄木声也戛然而止
让早晨回复到它应肎的宁静
我家弟要在那里建一座车库
他要用速度重新诠释时空的意义

相对于拆屋和那只鸟
我始终是个旁观者,毫不参与
第二天我就回到了五百里外
忙我的生计,写我一文不值的狗屁
但我的脑海里,那鸟它还在啄那根树枝
我的家弟还在用钢钎撬那堵墙
依稀倒下的是远古、高山和宫殿
尘埃落定,垒起了新墙
多少年后又会有谁
重新将那堵新墙摧毀

               2018.02于湘西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