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奉荣梅:过年,就是一种仪式

http://www.frguo.com/ 2018-02-28 

  二十一,打主意;二十二,有去处;

  二十三,送灶王;二十四,过小年;

  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杀年猪;

  二十七,杀阉鸡;二十八,舂粑粑;

  二十九,样样有;三十夜晚胀斑狗。

  儿时,一进腊月,孩子们就说唱起这过年的谚语,过年,可以说是孩子们的狂欢节。

  母亲是一家过年的总策划,从腊月下旬,就开始谋划过年的一切大小事务,准备过年物资,指派兄弟姊妹们去给众亲辞年。辞年是腊月最早的仪式,小孩子最积极、兴奋的是走亲戚时不仅有好吃的东西,有打发的礼物,最要紧的是,亲戚还会打发“挂挂钱”——一个一两元的压岁包封,有时包封里有三五元,就算是“巨款”。

  辞年时,小孩子提一个竹篮或藤篮,母亲准备的礼物不外乎一包纸包糖、一块猪肉、一条活鱼,或是紧俏的白糖、粉丝等。辞了年要回家时,不会空手,亲戚会打发各种土产,腊肉、腊鱼、红薯干、柑橘,或是红瓜子、花生等,而回礼最多的,就是各种粑粑。

  “二十八,舂粑粑”,过年时节,粑粑是道州人餐桌上的重要点心:打粑粑、粽子粑粑、馅心粑粑、艾子粑粑、汤圆粑粑……而打粑粑、粽子粑粑,在春节、清明、端午、中秋等节庆的点心中担当了重要使命。

  外婆家在县城东北乡丘陵地带,每年的正月,舅舅姨妈家的表姊妹们到县城里的我家拜年,最爱提一篮子打粑粑。粑粑大的有菜碗大,小的饭碗大,雪白细腻,还有一种带点微黄的,叫碱水粑粑,只有口杯大,加入了一点石灰和稻草灰过滤水,带有碱性。

  “二十九,样样有;三十夜晚胀斑狗”。农历二十九夜晚,厨房里的油炸仪式由父亲主持,小孩子不能拢边,不能乱说话。先是油炸糯米果子、花生米、槟榔芋、春卷、黄翘肉、胡萝卜丸子,再是油炸猪肉、肉皮、酿豆腐丸子,最后是大草鱼、小鱼……过年的各种吃食准备得样样齐全,满室生香。

  除夕之夜,团圆饭要争先,开餐前鞭炮声此起彼伏,于是,鸡鸭鱼肉、酿豆腐、火锅、炸鱼等十大碗隆重上桌。团年饭开席之前,桌上多摆几双碗筷、几个酒杯,燃香烧纸,盛了酒,敬祖宗之后,才举箸开席,抢先要吃一个金元宝(酿豆腐丸子)。

  时针快指向12时,家家户户打开大门,点燃鞭炮,顿时,满街鞭炮炸响,将过年的气氛推上了高潮。大人们许下新年的心愿,为全家祈福,并交代孩子们:新年八节讲好话。孩子们则洗刷干净,急不可耐地企盼着父母为他们准备好的压岁钱……

  初一清早,乡村不时有舞龙耍狮子的,在鞭炮声声里,乡村的孩子开始忙碌着过年的另外一个重要仪式:拜年。“拜年拜年,粑粑果子我不要,我要挂挂钱”。一个堂屋的小孩子结伴而行,穿戴一新,背个书包,从村头走到村尾,一家家拱手作揖,说着拜年、恭喜发财的吉祥话。主家早早开门纳福,准备了红瓜子、炒花生、油炸果子、纸包糖、煮鸡蛋之类。离开时,主家会客气地打发一些吃食,还有小红包。拜年一圈,每个孩子的书包里满满的糖果花生果子混杂在一起,像个杂货铺。

  乡村还有同年小孩团年的习俗,同村同年的男孩女孩各自成群组团,轮流坐庄。

  聚会在初一中午,早饭过后挨家挨户拜年之后,同龄的孩子们带着酒桶酒箪、秤杆秤砣菜篮,又到同年组团的家庭上门舀酒称菜。菜无论鸡鸭鱼肉,酒不论甜酸厚薄,从中午开始烧菜做饭,团团圆圆,热热闹闹,猜枚划拳,不亦乐乎。

  可惜,这种凑份子、闹团圆的童趣,如今在乡村已经不再有了,曾经的童年伙伴四散他乡。

  有人说,孩提时代能有美食的记忆是幸福的,他将会珍爱生活、会懂得生活。于是,一个个圆圆满满的粑粑,装饰了孩童曾经的梦境,一个个金黄的、洁白的月亮,给吃食匮乏的孩童记忆里增添了一抹色彩。

  过年的仪式感与狂欢,如牵扯着游子之心的风筝线,纵然千里之外,年关时,心便向故乡收拢……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