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精品力作 -> 内容阅读

贫富天平

http://www.frguo.com/ 2018-02-26 

  编辑推荐

 

  穷人、富人——昭显的鸿沟

  官员、民众——潜藏的对立

  社会呼唤公平,谁来做社会的天平?

 

  内容简介

 

  小说娴熟老道地叙述和描写了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的生活、工作以及他对人与社会的思考,对当前的官场和民间都有深刻的反映。小说的突出价值在于表现了当下社会贫富悬殊的矛盾,以及派生的干部队伍贪污腐败、丧失民心等问题,并揭示了这一系列问题对社会形成的毁灭性隐患。同时通过小说主要人物的实践,提出和阐释了官员只有成为社会贫富间的天平,体制才能真正长治久安。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反映重大现实题材的佳作。

 

  作者简介

 

  邓宏顺,湖南辰溪人。中共党员。1987年毕业于怀化市委党校行政管理专科。2003—2004年就读于毛泽东文学院首届作家研讨班、鲁迅文学院第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1978年参加工作,历任乡政府秘书,县委组织部干事,镇党委书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雪峰》杂志主编,怀化市文联副主席,怀化学院中文系兼职教授。现任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200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红魂灵》,散文集《天意·地相·凡事》,中篇小说集《回望乡村》等。中篇小说《苍天有眼》获2004年全国通俗文学银奖,《有儿为官》获《中国作家》2003年大红鹰文学奖,《食堂》获北京文学中篇月报奖,《血嘴杜鹃》获1994年上海《萌芽》文学奖,散文《村口的石墙》、《沅水上的大桥群》分获《人民日报》散文奖。2004年被授予湖南省德艺双馨文艺家。

 

  精彩节选

 

  早八点,老樟树胳肢下的市委大院门口热闹起来,闪着红灯的电子大门敞开着,人来车往,有赶进来上班的,有赶出去上班的,还有聚在大门口上访的。高南翔出了热闹的大门口往左拐,朝信访局办公室方向走。

  高南翔刚到白鹤上任,他不愿像现在大多数新上任的领导那样,先带上电视台和报社记者去“深入基层”,而是首先要求信访局欧阳局长提前给他安排一个信访接待日。他说,现在,对于一个地方的真实官风民情的了解,作为一个领导来说,看信访材料和直接接待来访者,是一条比深入基层更好的捷径,因为深入基层常常被下级的智慧所忽悠。这一点,高南翔是有经验的,他在省委机关工作时就有亲身体验。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从一个上访案件入手,往往可以把一个地方的真实问题和复 杂关系剥得暴露无遗。

  白鹤市不大,辖两区两县,只一百多万人口,叫市才几年,现在,城市人口也才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红头文件上叫做城市化率太低。正因为如此,白鹤的城市建设和农村、农民和农业工作量都很大。此前,上面派下来的几任市委书记似乎都不适应,都是匆匆来匆匆走,所以这次才把高南翔派来。但是,尽管省委组织部领导在新老市委书记交接大会上特地介绍了高南翔是农村出身,又在城市工作这么多年,很适合在白鹤工作,尽管高南翔的表态思路也很清晰,坐在下面听报告的各级官员还是不对他抱有太多的期望,因为每一届新书记到任都有这样的开始。

  欧阳局长知道新上任的高书记今天要来局里,但他想不到高书记会来得这么早,见高书记进了办公室就难免有些措手不及,毕竟从来没有哪位市委书记一上任就往信访局办公室里坐。欧阳局长笑得像一个花篮,全身能笑的地方都笑着。他跟高书记握过手,就将皮靠椅轻轻往外拖了拖,拖到一个非常合适的位置让高书记坐下,然后郑重其事捧上一杯茶摆放在高书记的右手边说:“高书记请用茶。”高南翔说,别客气,就端起茶来。他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仰天躺在门外的那位有些奇怪的老头儿说:“门外这位老人是怎么回事?”

  欧阳局长躬了一下腰,将自己变矮说:“高书记,他不是老人。他还不到五十岁,叫宋大禾,越来越变成个疯子了。您别理他就是。”

  高南翔不再问话,两眼像探照灯一样,将办公室扫视了一遍,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和非常整齐地挂在壁上的一排文件资料夹,全都刻在了高南翔的记忆里。高南翔印象不错。

  因为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高书记,欧阳局长不敢多说别的话,比如办公经费的困难、落实信访工作的难度,都不敢说,只是想说工作上所取得的成绩。他说:“高书记,我向您汇报一下工作吧。”高书记以零度表情对他说:“今天不听工作汇报。我要看看上访的原始记录。”欧阳局长两眼一定,感到书记是想一竿子插到底。他不得不将那本厚厚的《上访登记册》从抽屉里取出来,放在书记面前。《上访登记册》的橘黄色皮壳已被翻得有些污损卷角,残缺不齐。……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