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梁云炳《空想——梁云炳诗歌100首》

http://www.frguo.com/ 2018-02-23 梁云炳

 

 

  作者简介:

  梁云炳,男,土家族,湖南吉首人,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生,湘西州作协会员,吉首市作协副主席,湖南师大历史学本科毕业,现供职于吉首市教师发展中心。在《湖南日报》《团结报》发表诗歌、散文作品多篇。喜欢阅读和行走,忠于事亲尽孝。2015年与70岁老父亲自助游四川、甘肃、青海、西藏、新疆、陕西、湖北等九省区,完成15000公里“携父远行、孝行天下”心愿之旅,著有散文集《带着父亲去远方》。

 

  空想不空

  欧阳文章

  好友梁云炳的诗集《空想》即将付梓,嘱我作序。说实话,我资浅学薄,自知与人作序之类的事是大忌讳。然而,我又琢磨,古往今来,这世间之事,犯忌者,不少倒成了美谈。想此,转念一笑,欣然为之。

  依稀记得四年前,与云炳兄第一次认识,是在吉首武陵山地下科技城的文史书店。文史书店现已搬至乾州古城,几年前,书店居于地下城,终年阴暗、潮湿,却是这座山城的一个文化地标,多为文人雅士汇聚之地。那次,几个文学爱好者在此为湘西诗人刘年举办了一次诗歌朗诵会。诗歌会上,云炳兄就坐在我隔壁,方字阔脸上,一对硕大的眼珠子滚来滚去,乍看,倒像木偶戏里的京剧人物。感觉,他更多是一位倾听者,人多的时候,他言少,显木讷,只有那双不断滚动的眼珠子,可窥见他丰富的内心世界。

  云炳兄当然是一位诗歌爱好者。他一直从事诗歌写作,特别在认识刘年后,受其影响很大。他对刘年非常敬佩,对他的第一部诗集《远》更是爱不释手。有一次,刘年从外地回湘西永顺老家,他便和我还有报社的陈亚丽老师三人赶赴永顺,和刘年一聚。一路上,驾车的云炳兄打开了话匣子,谈文学,聊诗歌,滔滔不绝。谈吐之间,其对于文学、诗歌的诸多见解颇有见地。至此,我也察觉,云炳兄于生活中或许木讷了些,一碰到文学,一邂逅诗歌,他便又热络得很。

  和刘年的聚会,有诗,有酒,有情,当然是一次难忘的记忆。也因为那次和刘年的聚会加深了我对云炳兄的了解和彼此的情谊。来湘西十七年,已深层次地融入并热爱上了这片土地。然而,我时不时又会从一个外地人,或“局外人”的角度来审视一番湘西和湘西人。湘西人有诸多禀赋,其中,尤令人敬服者,大抵就是湘西人身上与生俱来的文艺基因。远的不说,比如,我认识的田耳、刘年、于怀岸、田爱民这些人,学历不高,多半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职业,他们若站在你面前,仅观其貌,似乎怎么也和文艺牵扯不上关系。然而,他们却硬是凭借写作从社会底层一步步闪亮文坛,个个都是狠角色。显然,自屈原以来,沈从文后,巫风楚雨浸润的湘西,文脉绵延不断,成为这方土地令人称奇之处。

  云炳兄自然也受湘西自古而来的文脉熏陶,对文字、文学有着天然的热爱。于教书之余,他常常写诗作文,给报刊杂志投稿,进而有些名气,揽下市作协秘书长的苦差事,作为业余编辑,他还编辑州内教育刊物《民族教育与文化》、吉首市文联机关刊《万溶江》杂志,甚至,为书商、出版社做廉价苦力,校对动辄数十万字的书稿……这一切与文字相关的在我们看来异常辛苦的差事,在云炳兄手上却做得有滋有味。为什么?或许,皆是因为云炳兄对文学那份赤诚的热爱。

  我自己也是一个文学的爱好者,然细细想来,总觉得文学这东西多半是不讨巧的营生。特别在当下社会,功利的诱惑、物质的熏染成为驱动欲望的强大力量。而文字、文学的式微常常令众多缪斯的追随者陷入尴尬的境地。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一生都在追问的一个终极问题是——我们到底需要从这个世界获得什么?当精神的自由遥不可及的时候,物质的满足或许更切实际。然而,当物质方面得到的满足越大,精神方面的需求便会愈发显得迫切!这就是人类面临的一个悖谬。

  很多人向往湘西,更多是因为这里还存有着沈从文《边城》里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形态。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形态之所以令人向往,就在于这种生活形态在物质欲望相对较低的情况下,保持了精神上的满足和愉悦,在这里,物质和精神这两个人类终极需求保持了一个相对的平衡。

  除去其他因素,或许,正因为在湘西有着那么一群像云炳兄这样的普通人,他们生长在湘西这片土地上,他们更为重视精神层面的需求,而没有过分地去逐利,他们在喧嚣的尘世里,还能够常常以文字为精神慰藉,他们会时不时地去仰望星空,他们一不留神就会陷入一些莫名的空想,让一些看似不切实际的念头在白纸上变成黑字,成为一行行安抚灵魂的文字和诗句。

  这样的人,在湘西,我着实遇到不少,除云炳兄外,稍晚一辈者,我识得的如王爱、梁书正、吴正凯、汪祖雅等等都是这样的人。别看这些人平常看上去不显眼,甚至,如果从世俗的眼光看,这些人多半处于社会底层,微如尘芥,为生计而苦苦挣扎于世,但我内心深处却从不看小觑他们。或许,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会更有理由去相信这个世界上其实我们更需要的是一片星空。或许,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湘西这片土地才有她异乎寻常的神采。

  再回到云炳兄的这部诗集,很好的书名——《空想》。佛家有云:“但作空想,即无有著处。”在佛家的思想体系里,“空”为“入道要门”。我想,云炳兄的“空想”,不一定是要“入道”,也许,只是一个人到中年的文学爱好者,在闲来无聊之际,昂首望天,做了一次思绪缥缈的精神遨游。哎,我真的很羡慕云炳兄能常常拥有这样在文字里自由飞翔的状态。扪心自问,如我,整天奔波忙碌,为俗世所累,有多久没能停下来“空想”一番了?

  常常“空想”的人,或许,拥有这个世界更多的美妙!

  是为序。

 

  2017年孟秋

  于吉首

  (作者系湖南省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湘西州作家协会副主席)

 

  部分诗歌节选:

  1让娘再活一年

  炊烟是故乡的呼吸

  每天都会在老家的瓦屋上袅袅升起

  炊烟升起时,故乡还活着

  你这时回去,瓦屋下一定有娘在

 

  飘飘渺渺的炊烟,是娘的思念

  是游子心头的丝线,千里不断

  不管多远的路途,就算是在天边

  只要故乡的炊烟还在,温暖还在

  游子就算踏破铁鞋都要回来

 

  没有炊烟的故乡呼吸停了

  游子回家的脚步就乱了

  就算回来也失去了意义,不信你回去看

  瓦屋下面已空空如也,炊烟没了,娘没了

  游子找不到娘,看到灶台已长草,心就荒了

 

  没有炊烟的故乡,一片荒芜

  游子的心和故乡一样,如临深渊

  游子就算是回来,就算是望断了双眼,目之所及

  冷冷的,酸酸的;苦苦的,空空的

 

  远行的游子啊,乘着故乡还有炊烟

  赶快回来。最迟在腊月,一年中最冷的季节

  回来,看看娘,抱抱娘,暖暖娘

  握住娘渐渐风干的手,和娘一起点燃炊烟

  把生命里最坚韧的丝线串起来

  串成一幅年画,挂在岁月的深处

  挂在游子的心头

  丝丝缕缕,浓浓淡淡

  缝补娘残缺的思念

  滋润娘干枯的双眼

  让娘有力气

  再活一年

 

  2故乡雪

  不知为什么

  返回故乡的第一天

  雪无声飘落

  象母亲积攒了一年的思念

  纷纷扬扬

  融化在内心的深处

 

  第二天,我打开柴门

  站在屋檐下

  一片洁白的世界

  四野那么寂静

  那么安宁

  我就这么看着

  这属于自己的山村

  这洁净的荒芜

 

  只有在腊月

  这最后的季节

  游子回归

  才能见到

  飘飘洒洒的雪

  这人间的爱

  悄悄落到故乡的低处

 

  多少年就这么过去了

  多少青春和情爱就这么过去了

  唯有这永恒的洁白

  永恒的乡情

  在内心缠绕

  陪伴你,直到永恒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