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肖春生:烟雨涔天河

http://www.frguo.com/ 2018-02-08 

  一派烟雨中,我们走进了涔天河。

  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道大坝:高114米。仰视大坝,我不禁发出了李太白式的赞叹:“意吁嚱,危乎高哉!”我赞叹这巧夺天工的杰作。

  披着绿色的薄塑雨衣,冒着朦胧的烟雨,我们一行三十余人登临坝上。那条古老的、流淌了千百年美丽传说的河就在我们的眼下,就在我们的脚底,这就是潇水。我依稀看见一个身著一袭青色衫袍、美髯飘拂的长者,捧着《水经注。湘水》朝我走来。他就是郦道元。他用那北魏时期浓重的河北乡音,琅琅地对我说道:“潇者,水清深也。”哦,难怪潇水古名深水。陪同我们的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董事长李祥红介绍道:“潇水又名营水,至于改名为潇水,那是东晋以后的事。它发源于蓝山县紫良瑶族乡野狗山麓,蜿蜒曲折,流经江华县务江乡时,被这一把长锁锁住了,于是便形成了涔天河水库。”听着李董事长的介绍,我的思绪飞越,我想起那美丽的神话:舜帝二妃娥皇、女英,泪染潇湘竹,给这条河披上了一层朦胧神秘的面纱。从此,潇水被誉为爱情河。潇水不仅孕育爱情,同时也孕育文学。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墨客揽胜于此。柳宗元走来了,这位被誉为“唐宋八大家”的唐代礼部员外郎,在“永贞改革”失败后,被贬为邵州刺史,在赴任途中被加贬为永州司马。来到永州,这位在宦海中浮沉,饱经宦海沧桑、身心疲惫的中年司马,难得好心情,赶着一个大早,择一叶扁舟,泛舟潇水。也许是想放松一下宦海劳累的神经,掬几把清清的潇湘水,洗一洗襟袍;也许是想吸几口清新的潇湘空气,冲洗心中的沉垢。伴着唉乃的橹声,两岸青山,雾岚出岫,他看见了夜宿青岩旁的渔翁,吸水早炊,触景生情,不禁诗兴大发,高声吟哦道:“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唉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无独有偶,唐代的诗人刘言史也走来了,他吟出了“野花满髻妆新色,闲歌唉乃深峡里”的句子。李羽立走来了,他选一个明媚的的春日,游潇水后赋道:“潇湘何事等闲回,水碧山明两岸苔。”千千万万的古代文人走过去了。当代的叶蔚林走过来了。他远离喧嚣的都市红尘,隐身于潇水岸边深山中的林场,脚踏瑶山、濯足潇水,闭关读书写作。就是这条没有航标的河流,让他得天地之灵气,著就了《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

  “江山留胜迹,吾辈复登临。”站在新建的大坝上,俯视河中那座昔日的水坝,它那昔日的雄姿湮没在水中。它是那样的孤独、那样的寂寞、那样的可怜,它像一道屋脊横浮于水上。昔日的“涔天河水库”五个钢铁铸就的大字,就像五个溺水的孩童,抓住一根救命的横木,泅于水上。雨声淅沥。我们走下大坝,往河中走去。我们登上一轮白色的快艇。这艇头像鱼头,整艘艇远看就像一尾白鲸。一层舱,舱内四壁白漆涂饰。黑色的真皮软靠椅,上半部套着洁白的椅套,座垫软软的、靠椅软软的,给人以舒适之感。两边的窗均是两页可相互推拉的白色玻璃。舱内地板漆着红漆,给人以暖色的感觉。凭窗可观望舱外的风景,窗玻璃洇晕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显得模模糊糊。舱内可容四十余人,机舱与客舱以白色厚玻璃隔断。客舱每排两个座位,每边十排,分列两边,中间是过道。过道后面有门直通船尾的甲板。进得舱来,我们各自选好座位,披好红黄色的救生衣,开始了烟雨泛舟。我们坐定后,马达响了,汽艇溯流而上。雨在下,河中的水浊中含绿、绿中呈浊,汽艇就像一把大剪迎面剪破一匹黄白色、微微有点褶皱的丝绢。两岸青山向后抛去,那青山、那房屋都笼罩在一片乳白色的雾霭中、朦朦胧胧。仰首两岸青山,半山腰下清晰可见,有伐下的树木,横七竖八,仰卧在山上。半山腰以上,白云绕岫,顶部一片白色,与天际相接处浮动着一团团白色云霭,白色云霭上则是一派云翳,分不清哪是山,哪是天,一片混沌。又好像浴中的仙女,怕弄湿美丽的云鬟,在头上裹着一顶白色的丝绢浴冠在河中洗浴,半山腰下就像她那洗净的胴体,洗得一尘不染。两岸青山一线往下望去,那流动的白霭像一床薄薄的丝帐,那青山就像一位仰面长卧着的仙女,慵倦地隐入云锦帐中,半嗔半娇,等待她的夫君。而近处河中那一座座的小山包,圆嘟嘟的、底部青青的、上半部白雾缭绕,宛如少女那对圆实的酥胸罩在文胸里。而正前方的远山则是一片雾岚,影影绰绰。渐渐地,几座并列的小山包呈现在眼前。这些小山包错落有致,呈层次往后延伸,仿佛一幅泼墨山水画。近前,是一座三层八角亭榭。亭榭以圆形钢筋水泥柱立于水中,那底部颇像瑶家的吊脚楼。远看像鸟张开翅膀,在嬉戏点水;近观有点像西湖中的“三潭映月”的景致。正当我们欣赏这美景时,一艘白色的快艇,迎面向我们扑来,就像一条白鲸向我们鱼贯而来。黄绿的水面被撕成两半。我们的快艇也加快了速度,两边溅起一排白色的水花。鱼跃起来了,先是一尾、接着是两尾、三尾,数不清了,飞起来了。“快看!看鱼飞起来了!”舱里欢呼起来了。水欢、鱼跃、人笑。金色的是金丝鲤鱼,青脊白肚的是草鱼,还有些不知名字的鱼,让人目不暇接。朋友们忙着拍摄这一难得的镜头。热闹了好一阵,鱼不跃了,水也静了,快艇减速了。水库前面有一叶叶扁舟,只见那披蓑戴笠的渔夫,在摇橹撒网,橹声依呀,雨声沙沙,一蓑烟雨,真是“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与渔夫擦肩而过,沙金、潇湘一剑、梅山子、山里溪等君立于舱尾的甲板上,风吹拂着诸君的衣袂,雨丝打湿了他们的脸颊,他们屹然不动,颇有几分“不管风吹浪打,信似闲庭信步”的味道。快艇减速了,转舵了,驶进了水库的库岔里,舱里响起了一个甜润的女中音:

  “乌苏里江,

  长又长,

  蓝蓝的江水起波浪……”

  原来是胡姐给大家表演唱《乌苏里船歌》。歌声毕。舱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快艇继续前行,渐渐地只见前方库岔上空悬着一条横线,横线上拴着一排字,仿佛是一排人在荡秋千,陪同我们的江华县文联金主席告诉我们,前面是一座悬索桥。快艇向悬索桥驶去,渐渐地那悬索由一根变成两根,变成四根、变成八根。八根悬索吊起一个桥面,等快艇驶到悬索桥阳面时,我们清楚地看到十五个大字:“支持涔天河扩建,加快移民搬迁步伐。”这十五个钢铁铸就的大字尤如一排参加跳水比赛的健儿,跃跃欲试,只待号令一下,便立即跳下水去。我们弃舟登岸观看悬索桥,首先是一座牌坊迎接着我们。整个牌坊呈“品”字形,两边是“一”字形的廊亭呈对称状,覆以琉璃绿瓦,廊亭里有两排长椅分列两边,供行人劳累休息、避风躲雨。牌坊正中央由四根红黄水泥柱擎起一座两层八角的亭子,翘角飞檐,仿佛八只鸟儿呈两层往四个方向展翅欲飞。正中心的八角亭高出两边凉亭一倍左右。八角牌坊正中间悬挂着一块匾额,扁额题有“瑶池云影”四个隶书阴刻镏金大字,底色是青色的、字是金黄的。扁额上便是一个大木格方窗,漆以绿漆,整个牌坊以红、黄、绿三色藻饰,饰以彩绘,雕梁画栋。扁额下便是高而宽阔的通道,直通悬索桥,可通车马行人。廊亭两侧是竹篱笆围起的菜园,菜园内一畦畦的青菜,青枝绿叶,黄花锦簇。我望着“瑶池云影”四个隶书镏金大字,心里想:这里是瑶山,天晴时,想必这河里的水碧绿澄清,就像瑶池里的水一样,倒映着天光云影吧!从“瑶池云影”往前走一百米左右,便是悬索桥。只见桥两端是“H”形白色钢筋水泥立柱,高高矗立在两岸的山坡上,遥相呼应,像两个伟岸的大力士。两人的左右手里各曳着两根钢筋铁练悬索,将整个桥凌空吊了起来,仿佛母亲的襁褓一样。桥上以钢筋水泥板铺就、机动车辆、摩托车穿梭来往,桥两端的公路像一条飘带般飘进了瑶山。我们深感到这悬索桥的牢实。一座悬索桥将两岸的山联系起来、将瑶山与外面的世界联系起来、瑶民从这座桥上把山里的竹木、土特产运往山外;把城里的彩电、冰箱、洗衣机、热水器等日用电器及摩托车、汽车、红砖楼房运进了山内,同时运进了山外的信息和文明。这时,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女声:“卖杨梅哟,新鲜的瑶山杨梅哟!”一个身著艳丽瑶族服饰的瑶家妇女提着一篮杨梅在叫卖。那杨梅乌红乌红,新鲜水灵,让人垂涎欲滴。叶女士好气概,一篮全购,请大家品尝。这杨梅棵粒大,色泽乌红、饱含汁液,含在口里,甜甜的,没有一点酸的感觉,好吃极了,真是纯天然的瑶山特产。吃着这杨梅,我想起眼下正是江南杨梅成熟的时节,难怪这雨下得缠缠绵绵,真应了那句诗:“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走过悬索桥,转过一道弯,在同一个库岔里,我们看到了一座瑶家风雨桥。那桥是座木质结构的廊桥。廊桥靠几个石墩立于水上,那一根根四方型竖立木柱分列两边,像赳赳武夫撑起屋瓦。中间是过道,外侧是护栏,护栏里便是一根根长条凳。桥面由一块块木板镶嵌而成。我和叶女士走在前面,后续队伍还未上来。雨声正密。我们赶紧跑进风雨桥。这时的风雨桥,空寂无人,风雨敲窗,更增添了几分孤寂。身着荷叶色连衣裙的叶女士撑开花伞,蹲着身子,侧耳聆听桥外雨声滴嗒。好一幅“孤桥听雨”的画面!我拿起手机,赶紧摄下了这一难得的镜头。后续队伍赶上来了。大家争相看着我所摄的“孤桥听雨”的照片,觉得颇有几分意境。廊桥的孤寂打破了,廊桥热闹起来了。在潇水上长大的潇湘一剑先生对着廊桥给我们说起了风雨桥的掌故:“瑶家风雨桥,凌于水上、立于山前。可避风、可躲雨,可坐而聊白,可聚而对歌。歌多为即兴之作,见花吟花、见叶咏叶,逢妹唱歌,遇哥诵哥。多与情爱有关,夸张、带色、意趣无穷。”说到这里,他颇有点眉飞色舞了。他说:“瑶家有规矩,在风雨桥对歌,一旦对上了,哥就可把妹子领回去。”潇湘一剑话一落音,大家便哈哈大笑道:但愿今天有谁对歌带个靓妹回去。”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根本看不见来风雨桥对歌的瑶妹。我们不免有几分惆怅。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当我们怏怏而返的时候,对面山上飘来嘹亮的女歌音:

  “扯笋扯到青草坪, 郎脱裤子妹脱裙。

  郎脱裤子挂树上, 妹脱裙子垫草坪。”

  那是扯笋的瑶妹在唱呢!歌声一落,我顿时来了灵感。怀着运气一把的心理,大声对唱道:

  “昨夜一梦梦得长,梦见和妹共一床。

  被子盖郎郎盖妹,褥子垫妹妹垫郎。”

  我的歌声一停,大家哈哈大笑起来:看把你美成这样,真有瑶妹跟你走么?大家怂恿着我向潇湘一剑要人,潇湘一剑说:“我说的是瑶妹到风雨桥来对歌嘛!

  笑够了,那一篮杨梅也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到停车处,登上中巴,沿着山道复回新建的大坝上。站在新建的大坝上,这时的涔天河仍是一派烟雨。陪同我们的李祥红董事长深情地对我们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眼底的旧坝、机房、周围的山岭、林杨、果园、农田、村舍、吊脚楼、悬索桥、风雨桥都沉入水下了,成为迷人的水底世界。”这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轴:碧波万顷、鱼跃山绿、橹声依哑的山水画。我想从此以后,江华、江永、道县、宁远四县的农田灌溉和人畜饮水问题彻底解决了。到处将是歌声唉乃、五谷丰登的丰收图景。

  于是,我脱口吟出了一副联语:

  一坝锁潇水、碧波万顷、鱼跃山绿、自兹两岸开画镜,

  万载荫永州、白浪百里、稼熟稻香、从此四县缚旱魃。

  (注,旱魃:传说中引起旱灾的怪物。)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