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罗耀霞:红尘之上

http://www.frguo.com/ 2018-02-08 

仰望你的笑


我的半截已经深入泥土,还有半截正在恣意疯长
恰似我的年轮

我站成一棵树注视着你,偶尔为你遮荫
我不在乎你的无忌

我会叹息,也会打鼾
不管你是不是讨厌,我都会心生欢喜

请相信,我的痛苦都不过是一些天真的幻想
哀怨着哀怨,惆怅着惆怅

雨淋过了,风吹过了
就如柳絮飘走了、蒲公英飞走了

来年,我会继续俯瞰一朵花
追逐一片云,假装偎依在你的怀
仰望你的笑

 

大地之子


那时候,除了西柏坡的风知道
便是这土坯院里的枣儿知道
什么叫惊天动地

当然,还有滹沱河的水
和枣儿沟的云,以及那盏油灯、纺车
和它依托的黄土地

没有人知道,这院里的磨盘和墙上的地图,
这上膛的钢枪和那穿越沟壑、云天的电波,
有什么关系

只有那迷彩的树林和隐蔽的防空洞,
正在慢慢揭开谜底
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即将接近真理

后来,老百姓们流传
这太行山里潜伏着一条龙
他化身为一位布衣诗人
擅长挥毫泼墨,乾坤挪移

有一天,他大手一挥,
天地间一阵电闪雷鸣,顷刻
便诞生了一方净土
那里的百姓叫它“新中国”

 

红尘之上



我在离开那片农庄的时候
又到水塘边呆了呆
跟水中的杉树、鱼儿以及池边的水草告个别
这时候,几只蜻蜓飞过来
走走停停的嬉耍
点缀于水面之上,这样的情景
极其令人留恋,就像留恋一场往事、旧梦
还有蚂蚁、蚯蚓都大摇大摆地横在马路上
它们,是这庄园的主人
我知道,一场雨就要来了
它们都是预言家
唯独我后知后觉

然后,我又往四周看了看
那坡上的大丽花、绣球花在晨风中起舞
被晨晖虚拟了轮廓,
恍如一场花样年华的魔幻秀
为晨光饰满了华丽的辞藻;
尤其不舍那园子里的果,正颤颤悠悠挂在枝上的
桃、李、梨、杨梅、猕猴桃
都在各自攒着劲儿呢
多想看到它们水灵光鲜的样子啊
丰姿绰约的,惹人垂涎与迷恋

能否,许我一个期限

允我日日欢颜


呵呵,这山中的小木屋,
童话的制造场
此刻,你藏匿着的又是谁家的烟火气呢
与这静谧的氛围貌合神离的
你的姿态
不卑不亢,不弃不离
似是这山里的主人,又像是一位
远离市井的隐士
垂钓于万顷红尘之上

心如青莲,清风徐来


偷心

 

 

她失恋了,确切地说,她还没谈过恋爱。

谈,是两个人的事,而她是一个人。

她跟他有过一面之缘,连牵手都没有。

只是单车上前后座的缘分,

并无故事,

简单得毫无悬念。

而化学反应就是这么神秘和折磨人。

在荷尔蒙蓬勃的年华,

她陷入一场情劫。

他成了她假想的爱人。

一整个夏天,她都在想他。

思念得筋疲力尽,

便抱着影子睡去。

醒来,还是重复着思念。

他的声音,他的背影,

坐在自行车后座时那晚的风

吹过来的体温和气息。

她生生记得,那是1990年的夏天。

她无缘无故被折磨得茶饭不思,

体无完肤。从此,她明白什么叫人比黄花瘦。

其时,她的心早已被剜。

而那个海盗却继续逍遥,行窃。

专偷少女的心。


盛夏之恋
 
 
我预谋已久。一场盛大的求爱仪式
如飞机的引擎,轰然发动
穿过黑夜和白昼
 
我的蝉翼透明,我的触角敏锐
我用赴死的决心来爱你
只为与你共舞一曲最后的探戈

午夜,我如夜莺歌唱
歌声绕云而来,月光也为我落泪
爱如潮汐涌动
 
清晨,我的恋人静寂如莲
而我,像一个斗士,手持长缨
身骑战马,准备与情敌决一死战
 
终于等来了,属于我的正午
日光凌空而退,恋人如莲盛开
辉煌与死亡,成就了我的野心
——做这盛世的蝉王与蝉后

此时.彼


你沿着北温带飞,我们以垂直于你的方向


绕过天鸽、帕卡的风
我们落在同一个星球

太阳的热力未能抵达你的城市
你穿上红色的秋装,去赶一场大考
我们就着渔火,在海边打捞星辰
太平洋的帆,泄露了你我的秘密

眺望,三藩市的红衣少年
是否在渔人码头垂钓?是否如我般
饕餮,一个海岛以及一场生态盛宴
只要屏幕一闪,顷刻,岛主与少年便隔海共频

瞧呀,蜗牛大摇大摆穿过人行道
螃蟹在沙滩上奔跑,
水母也游到岸边乘凉
斜阳和浪花正在一唱一和

嗬,你在硅谷经历一场风暴
未来在你心里的样子
是否也如翱翔的海
穿越经纬,跨越星空

 

出位

镜子里的你,很陌生

你甚至怀疑,你和她之间肯定出事了
要么,是灵魂打盹去了

看着一绺绺发丝飘落
仿佛身体的秘密被打开
灵感被掏空

思维钝了
情感卡了
身体里再也流不出诗韵

身体发肤都是自己的标签
怎能随随便便取舍
交给一个不懂你的人

身体里有很多开关
一个坏了,情绪便也坏了
即使艳阳高挂,你依然走不出那扇紧锁的门

 

熬药


我倒掉了一把药渣子
似乎要把身体里的顽疾一扔而尽
又忍不住摸摸,闻闻
防风,白芍,双勾,荆齐……
起名字的先人一定也是诗人
他懂得撷取自然的秘钥
焚香,医人

平生第一次熬药
掐着点算时间,生怕错过了火候、快慢
就想啊,祖先的规矩都是从大自然间凝练而出的母语
人要活到某个时候
才会打开身体的开关,去读取那些密码
如同你路过一朵花,不自觉地与她对视片刻
在夜深人静时,突然想和月亮说说话

父亲


记忆中,
父亲很孤独
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唱戏
一个人钓鱼
一个人喝酒

父亲散步的时候
喜欢低着头
总是在沉思
像个诗人
偶尔,也会抬头
那是在看太阳

听旁人说,
父亲有一次散步,
走得有些远
在路边发现了一具尸体
一个人闷声不响 
就把他埋了

隔着尘嚣
我仿佛听到了父亲
沉重的叹息
然后,便浮现出
一幕悲情的场景
反复敲打着我的生活

那日的天空半阴半晴
雨丝似有似无
一棵小树旁
父亲用手指挖着泥土
一个人闷声不响
固执地,拼命地,疯狂地 挖着泥土
以致于手指挖成了树根

终于,
让一个陌生人不再感到冰凉

男孩的江湖


湖光正好
倒影明媚
秋光正好
栏桥潋滟
吆喝声正好
喊醒沉睡中的古镇

而这一切,都不能吸引
男孩的周末

他手中有竿,眼中有勾,
心中只有鱼
穿线,打结,甩竿,
甩过风景,打破喧闹
在一片静谧中掀起波澜
嗬,好大一条鱼

固执的男孩
只守护 他要的江湖

缠绵


我以赤子之心走遍你的每一寸土地
却无赖只能以飞鸿之身掠过
纵是情深
也不过流于倾诉
在一片空白处敲下对于你的留恋

稍感欣慰的是
你遵循了自己的旨意
稻子熟了,树干挺拔了,水更清幽了
这一路闯入我眼帘的色彩更加丰富了
季节走向更深处,表达着对时间的敬意

我有什么,有一双眼睛
想看透世界,却总是看不明白
有一颗心,不过是拳拳之爱
有一双手一双脚,偶尔还不听使唤
我还有什么,是你不能放下的

说到底,是我放不下你

小雪


小雪绰绰约约,满含诗意的脚步
轻悄悄地来了
将夏归还给夏天,将春阻挡在春天

小雪是冬天储藏于地窖的一支波尔多吗
白狐的小脸,醉成红苹果
将太阳关进壁炉

听见了吗,小雪正式向你发出邀请
煮一壶青柑,温一壶腊梅
与三五知己说说笑笑,吟吟唱唱

那热气腾腾的火锅
是小雪扑通扑通活蹦乱跳的小心脏吗
与亲朋聊叙家常,与恋人色舞眉飞

小雪飘飘忽忽、轻轻柔柔
或许独坐,偶尔发呆 
将岁月的小手慢慢捂热
更多的时候 是冲动
披一袭长袍,在天地间独舞

小雪,带着些些凉意
却又莫名感动
被小伙伴毛茸茸的舌头催眠
劈劈啪啪的火苗仿佛点燃了太阳

穿袈裟的孩子


通往不丹帕罗宗堡的木桥上
走过来一对红衣僧人
他们羞涩的笑
笑出十六七岁的酒窝
比邻家孩子的脸还要红

时近中午
青年僧人、少年僧人都下课了
少年很严肃,比帕罗宗堡最高处的台阶
还要冷
青年勾肩搭背的,从我身边飘过
脚上的拖鞋轻浮地 诉说情话

此刻,你的眼里没有僧人 
父亲河与母亲河环绕着帕罗宗
流淌了几千年
就像祖先守护着孩子
一代代打坐、成佛


    罗耀霞,女,1967年12月生,湖南湘乡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资深电视人,诗人,湖南诗歌学会会员,一级文学编辑,作品散见于《诗选刊》、《湖南文学》、《诗歌世界》、《湖南日报》、《红网》等,并被电台、网络平台等媒体传播,著有诗集《淡咖色烟火》。2017年7月30日,湖南省诗歌学会举办《淡咖色烟火》专场诗集分享会。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