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诗歌 -> 内容阅读

聂泓:风,不要对着我吹(组诗)

http://www.frguo.com/ 2018-02-06 

[湖湘文学供稿]

 

风,不要对着我吹(组诗)

烟之外

 


在淸冷孤寂的夜晚

没有它,我会死

白天,也会把它含在嘴里

朋友们背地里说

瞧,他多爱

 

谁不想与爱浴火

忘掉一切烦恼和不快

当我需要它

只要走上一段路程

在街头商店的期待里

 

朋友们在一起

也会递过来一支

这生活的嗜好

顽疾一样噬咬着我

 

谁见过传说中的爱

一支烟也会引发一场大火

鸟儿纷纷飞走

几只来不及撤离的

被我们反复歌唱为爱情


风,不要对着我吹

 


风,请不要对着我吹

我要不了这么大的幸福

让风吹向原野吧

六月的禾苗已经怀孕

孩子们手里扯着风筝

劳作的人们需要休息

 

风,不要对着我吹

欠下的钱我早已还清

别人欠下的我没有去催

我没有向任何人告密

也没有一封带给远方的信

我做过的梦已经忘记

走过的路已经变硬

我一脸的尘埃

风啊,请不要对着我吹

 

风,不要对着我吹

我的情人是跳动的火苗

爱是攥在手里的一缕香气

我的父亲已经去世

母亲还生活在那个山村

 

风,请不要对着我吹

我真的没有恶意

也没有飘起来的野心

在春天没有说出的话

已经让我后悔

这六月的绿让我满怀歉意

风,不要对着我吹

再吹,我的头发就要白了



制造玻璃的人

 


把汗熬成水

把夜熬成黎明

等候,是慢慢结冰的过程

 

太阳升起的时候

把光分发给乡村、城市

每一条街道,每一扇窗

 

在一块玻璃内俯身

他是一个劳动者

在一个黎明里抬起头来

他是一个诗人

 

两者都那样美好

一颗心亮了

世界才变得透明


烟灰缸

 


这玻璃做的

透明得像一个人的初生

像身体里的某个地方

 

现在我想抽支烟

抽我染上的习惯

把烟灰放进去

把烟蒂放进去

把时光一寸一寸地放进去

 

敞开的烟灰缸

如同一张张开的嘴

再好听的名字也会有缺陷

比如它不能装下烟

就像我一张嘴就把烟

吐到了别的地方



日  子

 


日子一定要看到光

尤其喜欢下午

溪水从身后流过

落日挂在远方

那时的黄昏没这么重

一个人站在田野上

看着天一点点黑下来

却不知道慌张

 

这些年日子单调得

一模一样

今天重复着昨天的事

明天睡着今天的床

单调的日子来了又去

去了又来

像一根自燃的蜡烛

 

相信良心是白的眼睛是黑的

相信善良是绵羊做的

相信一天结束于黑暗始于有光

依然愿意受伤在醒悟后再受伤

这些年就这么僵持着

耗废着

日子没有改变我

我也不能把日子怎么样


星期五的下午

 


在大楼后门的楼梯口

快递员把书交给我

“天天买书看呀。”

像家人温馨的责备

“明天的书

下周一给你送。”

被人遗忘的声音回来了

我不敢回头去看

背后的整座大楼

都在原谅我



广  场

 


老百姓叫他——政府广场

政府叫他——人民广场

一个名字因称呼不同

而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有一个广场多好

女人们被音乐抬起

又放下:一副柔软如梦的样子

男人们低头绕着圈走,一圈又一圈

这样多好————

一辈子走不出女人的夜晚

 

没有广场的日子

我们一碗稀钣,一锅红薯,衣着简朴

言词直接,话如流水

木质的饭桌上,生活贫穷而辽阔

那时我们只说广大,不说广场


中年之虚

 


像一个吞火者渴望被爱

五月的天气像进了汗蒸馆

没有人逼他说出什么

出汗的人知道为什么出汗

 

浴室的灯光比什么地方都亮

太辽阔的地方反而看不到自己

头上的水声提醒了他

整个裸体还比较完好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一直空着

 

一个人的想法走得太远

身体总是压不住自己的影子

擦干头发上的水珠他在想什么

大街上那些发育过猛的女人的身体

也许他会想起别的什么

比如走遍县城的每一家餐厅

都不知道吃什么好

 

他甚至绝望地想回到穷乡僻野

摘茶苞采野菌找回当年初恋的女子

痛苦的是他一直恋着那位女子

至今对此一无所知

渐渐地有些倦了他猛喝几口凉水

头上的灯光亮了几下又暗了下去

显然线路和灯都有些老了

 

想得太重人也会累

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没有人知道他梦到了没有

是不是真的在房屋之外有一个惊喜

那一夜门始终没有被敲响过

翌日醒来他开门出去

再一次像一个失踪的人



红  豆

 


不知是谁提起了红豆

这被遗忘的青春之痒

 

整个下午

一直坐着

不看书也不说话

只是想

 

想着,想着

她就红了

只是不敢再往深处想

不是害怕有毒

时光之袋空无一物

 

想着,想着

天就黑了

回头看时

仿佛我老年的灯火


怀  念

 


父母健在

兄弟们没有分开

一家人生活在一个灶台

 

我们劳动

种下庄稼

也种下满腹牢骚和怨怼

土地只收下汗水

长出粮食

 

夏天太热

冬天太冷

秋天的收成

总是填不饱春天的饥荒

日子那么短

一生那么长

我们坚持在一起

 

风吹新麦香

风吹青苗壮

风吹树叶落

也吹稻谷黄

父亲总是在傍晚归来

母亲生起炊烟

把夕阳挂在山尖上

 

谁也没有多想

那时我们生活在一起

溪水从屋后流过

没发出任何声响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