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买牛

http://www.frguo.com/ 2018-02-02 陈黎明

  天刚麻眼,我叫上祥婆,坐上屠夫海婆收猪的工具车,匆匆往两丫坪一个叫当家的贫困村赶路。

 

  路线是微信朋友圈告知的。哪知过龙王江、顿脚水,手机导航在深山老林中失灵,几条扶贫开发新挖的毛路布起了迷魂阵。

 

  不找到叫王身文的贫困户,我心里像悬着一块岩砣落不了地!虽然扶贫队长老杨一再回话:“老总,放心,到时候把牛牵到穿岩山来。”但我在微信中承诺了帮贫困户“牛倌王身文”解决销牛的困难,我必须尽快兑现!

 

  我默神:王身文要牵两头牛走几十里崎岖山路到穿岩山这陌生地方,他肯定不敢,更何况钱数没有定好,来来去去又要盘缠。这两头牛今年卖得好,王身文就实现脱贫了,又可以逢赶场日再买几头牛儿,来年又是壮牛牯。帮贫困户就帮到根子上,我一定要找到他!

 

  两小时后,身文带着村干部打着电筒在十里外高山野岭的公路边找到了我们。他言语不多,领我们径直去了牛栏。海婆去看了牙口,摸了手指(讲价),对我说:“老总,膘好!”我点头,交了定金。王身文试探地问:“冇搞夜饭吗,就去搞,鸡是现成的咯。”

 

  身文一提醒,我肚子咕咕叫。但一想,等他杀得鸡来,天光亮了,忙打短:“鸡放到你屋里,下次来呷。你还怕我冇来了?”

 

  这个夜晚,在灰暗的电筒光下,我只看得到王身文的轮廓,他瘦瘦小小的,但很能干。

 

  那天早晨,贫困户“牛倌王身文”硬是把两头雪峰山黄牛牵到了穿岩山。

 

  结好账,我们围坐在火塘边扯谈。他领到了牛钱后情绪明显高涨,面色也红润了许多,微笑溢出嘴角,说话也有了底气,更想不到的是他看到《雪峰文化》后,问我要了一些。他说:“字我认得不少,要搞养殖业还得要多学习!”

 

  中午茶饭之后,王身文一直埋着脑壳,像是有些心事。我问他:“莫咯事?”他又不说。

 

  直到上车前,身文才涨红了脸:“老总,我们顿脚水里头的山比你咯里还有味呢。”

 

  我连忙点头说:“我是你肚子里蛔虫,你不说,我也扪得到你的心事。你是身文,一身都是文化,从脚到脑门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回响……

 

  (附注:婆:雪峰山东麓一带俗称男人为婆,女人叫坨。)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