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曾社红:雪夜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煮月亮的女人

给我留间房吧

让我陪你度过这暑热。
我喜欢你劳作的姿势

心疼你额际的汗珠

就像那粒浑浊的月亮

粘在黏稠的天上。 

城山塘女人

一直站在窗前,在等待着什么

又似乎不是

可她分明感觉到

麂子岭上的月亮

正横过夜空,照着

通往干草坪的坡地

满坡的苞谷林啊

秋风起了

趴在草料场旁的货柜车

一动也不动

秋声从此辽阔起来

该要沐浴了。

女人想起了灶台上的锅瓢碗碟

她下到厨房,故意弄出一些响声

准备烹壶泉水

她不知道,破窗而入的

那粒黄豆似的月亮,正蛰伏在水壶中

落日下的小酒馆

总把落日当做一名狙击手

在爱购超市屋顶逗留的片刻

它的射程,正好是

你倾斜着酒杯,让红色液体

乱流桌面的小酒馆
  
希望出现点什么

这时候,从对面烤面包房

走出一个胖胖的女人

浑身熟透了的感觉

让你想到,当街橱窗里陈列的

那些香味四溢的卤肉

然而,她的双手满是面包的碎屑

你为你的想法感到羞愧

福寿山的蝉鸣

一大早,那人就进山去了。

福寿寺负责打扫卫生的

瘸腿老男人神秘地对我说

随后,是进山捡蝉蜕的人

那种质轻、灵魂出窍的东西

他挥动着扫帚
我扫尽了佛寺的每处尘埃

却扫不去这满山的蝉鸣。

绿

渐渐地,喜欢上了丁字路口的

那只绿色垃圾箱

那种崭新的绿,芳草萋萋的绿

在城山塘这块地盘

它渐渐地逼入了我的身体

我知道,那是藏污纳垢的东西

对美好的事物总是三缄其口

我也常常看到,那伟大的落日

给它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然而,我还是喜欢上了它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

多年前,小镇邮电所门口的
那只绿色的邮箱

煨了砒霜的月光

夜空还是那么幽深

月亮,刚好爬上麂子岭的雉堞

一枚发着光亮的鸽蛋

在麂子岭下

搬运了一整天烟叶的

城山塘女人

此刻略微安静了些

密集式烟叶烘烤房

这座具有现代意味的巨型水晶棺

正呛出浓烈的香味

是时候了,月亮

煨着砒霜的银光

女人抬头望了望

麂子岭下的烟叶

葵花般的怒放

葵花般的金黄

她合上了眼

想起了那只磕破缺口的

青花瓷碗和那患了黄疸的婴儿


林中事物

秋,已经很晚了

中了圈套的黄麂,拖着一条瘸腿  
进了深山

四周旷野的风,也跟着吹入林中

呜呜地响

才多久?那根旁逸斜出的荆棘

就很老道了

它勾住了尚在林中徘徊的人

制造出一些不伤衣物

深入肉身的疼

它要跟着出林

去刺探人间的温暖


在路旁的小餐馆

江声,自屋后的月亮上升起
s0129县道西南100

路边的小餐馆

还是忍不住给你发了位置图

知道你在南方某座遥远的城市

一个人喝酒

一个人吃铁板牛排

一个人看老板娘端坐收银台上

像一只饱食的鸽子

用牙签剔着洁白的牙齿

像剔着我的每一根肋骨   

爬上陡坡的少年

少年爬上了陡坡

在黎明青白的薄熹中

少女的手,浸在洁白的浴缸中

土豆亲亲,一只小巧的银盏

挨着另一只小巧的银盏

不相信绝症,不相信

爬上陡坡这具气喘吁吁的躯体

他只看到天边闪烁的星子

像极了神的眼睛

远处的山峦已经显现

农人走进了田地

从白竹坪开往小镇的

唯一的一班巴士,已经发动引擎

他在陡坡上使劲地喊

挥舞着手中黑色的衣服

像一只失散多年的山鹰
     
 雪夜

母亲半夜起来咳嗽

一直在喊我

说,瞎了这么多年的双眼

竟然能看见枇杷细碎的小花

落在洁白的积雪上

还说对面坳上的一只狗

一直在吠叫

她担心住在城山塘那头的四叔

今晚会不会走

她还担心四叔晾在铁丝上的香蕉皮

——那八十个寒冬的根根肋骨

在这雪夜的北风里

会不会像经幡一样飘动
       
剥莲蓬的女人
                          
左边是洪湖,右边也是洪湖
走在一条长长的堤道上
看高的芦,矮的苇

硝烟早已散尽
坐在赤卫队小酒馆的门前
一样的黄昏,一样的水
路旁的小摊贩
年老的女人向我兜售着她的红菱
手指飞快地剥着莲蓬
就在她挪动板凳的当儿
一不小心,一粒莲子
连同她那苍茫的眼神
落在洪湖巨大的落日中

 

    曾社红1973年生,湖南隆回人,湖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湖南文学》《西北军事文学》《诗歌世界》等大型文学期刊。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