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诗酒年华,白金世家”同题诗赛第12期作品展 (三)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林力博

 

一滴水

被北风吹过

掉进冰窟

一旦文字

被镶嵌在这里

连标点

也没了生机

一个个文字

连在一起

形成的章节

像生硬的铸铁

凝固成的方块

法律诗人

用呵热了的手掌

捂住冰冷的胸膛

受伤的心开始复活

一串串文字

编辑成一串串音符

跳响在

差点跌落的琴弦

这些用天平秤过的音符

比小鸟清脆的歌声

更欢快

冰与火之歌

皆因一份情的注入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尹虹

 

冰与火

两重天

却有绵延对应的衔接

也有对法律规则与人情道义的诠释

 

举头三尺有神明

苍天赫然悬挂那凌凛的冰剑

决断的是人间正义与邪恶的分水岭

矗立在不见硝烟的案卷故纸堆里

 

法不容情

火般的诗情如剑泄地

挥洒了如波涛样不灭的信念

于是黎明的绚丽洒遍每个角落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邱长林

 

曾经的我们,

一对翩翩起舞的彩蝶,

一缕相互追逐的轻风,

啊,那是天上的牛郎织女星!

 

那时日呀,

高山上盖庙都嫌低,

面对面坐着还想你,

你在我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梦中,

我在你的连着皮肉的亲亲昵昵的骨头缝里........

 

但谁也未曾料到,

我们也有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天

也会招来一声叹息的物议——

是恩不甚兮轻绝?

还是婚姻原本似车站:

进去的人不少,出来的人太多太汹涌!

 

谩骂,就像未经整治的江河——

 

越流越脏,

攻击,有如一幅泼墨画卷——越描越黑!

 

啊,那暗无天日的空间——

树上有樱桃千万颗,

我只有一个老婆,

可就连这一个,我也嫌太多,太多!

 

我不敢看她,看到她就浑身哆嗦,哆嗦!

我不敢想她,想起她就满脑子:恶魔,恶魔!

 

为趁早摆脱这桩不幸,

无奈中我们走进一刀两断的民事庭!

这不是个一剑霜寒四十州的大法官啊,

但她那不太饱满的胸脯里却装着一团火!

她与我们心心相印——

宛如天真烂漫的诗人在废墟上寻芳拾翠呀,

要叫我们心灵的枯井里荡起和谐的波........

 

这是一个冬天的童话?

还是则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海外奇闻?

然而,她成功了!她成功了!

 

这不是简单的破镜重圆啊,

这是在彼此心灵深处的冰窟窿中,

重新燃起熊熊的火!

收获了父母的希冀与欣慰,

留住了儿女脸上的笑容.........

 

真该感谢你呀,

冰窟窿中的播火人!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陈志辉


惊堂木响起
冰也就封冻到腰间
高过身影的墙闭上门槛
栅栏透不过春风
帽徽不能亵渎
温暖会从指尖逸出
澄澈拂去泡沫
让压抑与扭曲的心底见上阳光
制服裹着的火焰蓬勃
燃放赤诚与关怀
矫正那歪斜的脚步
让梦回归美好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朱继忠

 

在冰冷的时刻,经常回想起

穿过唐古拉山口的经筒和纬幡

很多人疾驰而过,镌刻满腔虔诚

把天空跪拜成蓝色,如巨大的火焰

冰封,千万年的旅途和风景

 

在冰与火的空间里,界限分明

在火与冰的缝隙里,无限接近

早已注定,一场激越与对峙

消融的,正在剥落一段徘徊与茫然

以诗和远方亲吻,经幡的眼角

 

有泪花,在飘飞的节点吟诵

如奔跑的高原红,缓慢地追随

也是淬炼,握紧莫邪与达摩克利斯

悬挂在次森林和铁摇臂之间

任册页间的凛冽,藏于沉香之内

 

从匣子里取出,不过是留守发酵

给痛感,输入封闭,冷却,炙烤

滞留于针尖的舞蹈,让匍匐者侧目

端坐一场喧哗的筵席,笔端坚硬

刻上那片冷得似火的心形文字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涓涓柳

案卷如山
你们用铁面无私的法锤
敲定黑白分明

生活如电影
你们用如火似电的心灵键盘
按下社会的善恶美丑

你们操紧的法剑与诗笔
都在释放光和热
都在摁灭阴和霾

你们的冰剑直捅负的乌云
冷峻的面孔下
燃烧的诗情轰轰烈烈

冰一样的警钟,长鸣不断
火一样的墨香,绵延不绝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钟生钦

从冰里取出火
就是取出血,取出骨头

从冰里取出火
就是取出光,取出热

在铁上
开一朵叫诗歌的花

 

从冰里取出火

 一一致法律诗人

王家富


他总是生自己的闷气
眼睛进不得一点杂质

天生的独角兽
发自内心地尚水
木匠手里的墨线
总会测一下天平
充电,其实就是调校
准星


总是不自觉地凝固
好在有诗
渡他
紧跟着神的抛物线
转身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