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诗酒年华,白金世家”同题诗赛第12期作品展 (二)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从冰里取出火

一一致法律诗人 

鲁丹

 

命运之错

改变了季节

缤纷的花朵枯萎潺潺溪流顿失

冰天雪地阻滞了天使的飞翔

 

如何审判命运

它不是一尊神  甚至不是自己的小卒

只是一个冷眼的观众静看日升月落

看这空旷或逼仄的舞台上

如何上演生命浮沉

只是一个不定性的虚词

喜怒无常时重时轻

 

你知道  有些事物终究要来

无论偶然还是必然

冰也许会更厚些 

裹住湖泊山川  原野

亲爱的  不要惊慌  

多少人已在路的这头出发

被热泪烘干的情缘先于寒流抵达

且于冰上起舞

冰晶剔透

照见初心清澈

我的心跳恰是节奏的鼓点

 

悬崖峭壁  殷红的梅花绽放春的消息

寒冬咄咄逼人何妨再猛烈些

我以普罗米修斯的火种相迎

三尺深的冰点就是燃点

勇敢坚韧的火焰

熊熊燃烧  将一路的坚冰

涅槃成丰润生命的泉源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1

 

于荒原中砌一座冰雕的城堡

让骨骼里奔放了五千年的热情

沉淀冷静

聚焦成锐利的鹰眼 

城堡上

每一块砖瓦都剔透如镜

将经过的痕迹  反馈最真实的证词

每一条冰棱都悬成利剑

扬眉出鞘

刺向出没的罪恶

 

2

 

只需轻巧的一槌

一些人心上会开出快慰的花朵

一些人会为曾经的罪孽背上十字架

或是改写生命的长度

 

这一槌成交的不是买卖

敲响的是国法的尊严

这一槌往往一锤定音

敲槌的人比盖房的工匠还要用心

大厦一点点升高  重锤线一次次垂下

反复校准着良心和法律的砖码

  

3

 

法不是王法 是国法

  不是子民是人民

诗人从云端下来

瞳仁里噙满凡间的疾苦

披荆斩棘帮农民兄弟讨要一年到头的力气钱

迢迢长路助被拐卖的孩子找到日思夜想的父母

对无数弱者伸出援手

更不忘  对那些误入歧途遭人愤恨和唾弃的“另类”

引导他们的灵魂归航  在阳光下

绽放新的生命

 

法律的城堡表情很冷

法律人让城堡的每扇窗户

都向南而开  有了

面朝大海的诗意


 

从冰里取出火

一一致法律诗人

焉然

  

1

 

世事许你为炉

反叛神的安排

冰与火都被你投入其中

在利刃与玫瑰之间

希望每一天

这个世界都幸福

 

唯有你,独具这种力量

摒弃了亵渎与谎言

从不能触碰的维度

搭建诗意的构架

经过一些忧伤和温暖

从方形之冰中取出心型烈焰

 

2

 

“达摩克利斯之剑,凝结成冰

你举起它,就可以穿透一切黑暗所在”

第一次读你

你这样描述

 

再慢慢往下读

在现实与你之间

读出了坚忍与熬炼

读出有火,有心中至爱

 

我继续读,像读一领忘川

忘川的冰是红色的

那是你心里的火

你取了来

置于我的掌心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张觉新


因为有你

农民工的血汗钱终于到手

高楼大厦的矗立中没有嗟叹

因为有你

常回家看看不再只是嘴边的歌

老人耳畔是儿孙的欢声笑语

因为有你

失踪的儿童不再茫然哭泣

世间不再有支离破碎的家庭

因为有你

贪婪的手被斩断

恶者的狰狞不能肆虐

因为有你

天平衡定,秩序井然

春风扑面,安定祥和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刘世大

 

寒风猜对了苍穹的心思

便高高举起那把寒光闪闪的钢刀

巡察千里万里

所有的树木肃立,江河凝固

雪花在遥远的飘扬途中

被掏空了仅有的一丝丝热力

只剩冷漠,只剩晃眼的白

触地的那一瞬间

能让热情奔放的铁水立时木讷

似乎冷冰冰是世界存在的唯一形式

其实,寒冷只是纸的一面

纸的另一面也许是热情如火

这世界总有人如魔术

能从冷冰冰的纸里取出火来

 

从冰里取出火

 ——致法律诗人

刘丙坤

 

在南方,冬的翅翼每每煽动

一些关于冰雪的消息

却又查无实证

夕光中,墙角的蛛网摇摇欲坠

等待的眼神有着轻微透明的颤抖

 

黄昏的证词凉薄,万物被夜色收留

北风的审判适宜在星空下进行

冰封的案卷,交给灯光,交给炊烟

交给炉膛里生生不息的焰火

 

火不灭呀,神明不灭

从冰里取出火,从雪里剥离出最初的白

白发的白,汗水与盐分的白

火一样寂静燃烧的白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