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2017张家界首届国际旅游诗歌节同题诗展(一)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张家界天门洞 

梁尔源

 

今天万里无云

阳光的折射

好象给天门洞

安装一面晶莹的镜子

洞旁的那块巨石

似正在梳妆的狐仙

砍柴的少年

开始和神仙打哑语

蝙蝠侠想冒更大的险

表演高空穿镜的神仙术

夕阳下,我的灵魂却很沮丧

因为下山还有路

上天却无门了


 

张家界的姻缘

罗鹿鸣

我来天子山的时候
天门是打开的
天子是狩猎到澧水西岸
还是在田间地头访贫问苦

公主曳着云的长裙
向东方寻诗,那些
奇思妙想,那些
佳构丽句,从天地的囊中
脱颖,洒满了大江南北

诗是她的油盐酱醋茶
每天都将一锅汉字蒸煮煎炒
烹饪出色香齐全的山珍
在等他的白马王子幸临

你看,酒窝里盛着的红晕
胜过天子山的晚霞
两杯荡漾的春光
凡夫俗子岂能一饮而尽

峰林的刀枪剑戟
在袁家界布下迷魂阵
然后,将我渐渐溶解
在张家界的后花园里

 

大雪,与张家界有个约会

孤星逐日

 

在这个日子,多半

都会失约

就像红枫选择昨晚落叶

河畔,在初秋提前衰老一样

欣慰的是,上游

涨潮地讯息,陆续传来

 

松鼠,在群山忙碌

收藏,深秋撤退时遗落的松果

澧水起飞的百鸟

还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远方

 

风,并未变得柔软

阳光,在这个季节成为摆设

但是,人们还是愿意为它讴歌

包括写诗。许多地方

还需要它的存在

比如:伊拉克、叙利亚、非洲或者东欧等

 

幸好,诗人们

如约而至,从远方!


 

张家界
陈惠芳
 
1
 
如果需要我死亡
需要我
以固态的形式展示激情
以液态的形式展示冰冷
我立即停止火山爆发
像一枚鱼化石
安静地躺在波涛之外
 
死亡,后退着活
隔着一层暗黑
光明地活
 
死亡,千姿百态
沉陷地活
隆起地活

苍茫之中
死亡以壮美的形式
活着

2

巨人浓缩在地球之上
这一角,只是我收拢的衣襟
 
如果你剔除
内心的块垒
我要送给你一把石笋
这是我珍藏的牙签

如果你痛惜
浮肿的双脚
我要请你深入峡谷
这是我按陷的皮囊
 
如果眼泪塑造石钟乳
请你准备亿万年的滴答
如果手势变成地下河
请你准备亿万年的伸张
 
铺天盖地
我为你准备一碗
滚烫的七彩
 
3

喝令我的湖泊
煮熟一枚太阳
喝令我的月亮
打扫浓雾的天空

那些穿越肋骨的河流
必须集体朗诵我的诗歌
那些急于跳跃的瀑布
必须尽情抖动我的帷幕

摆手舞,摆动的是群山
哭嫁歌,嫁走的是民歌
我随意抽出一座石梯
就可以让唐诗宋词大汗淋漓

坐好了,燃烧的篝火
围拢的人群,围拢了寒冬
赶尸的人生活在传说里
我要赶着一枚定海神针
安定被海水拍打的礁石

4
 
痛饮了包谷烧
玉米地里继续生长月光
醉倒在汉朝的城墙边
我摸到了汉武帝的披风
 
李白白发三千丈
李黑黑发四千丈
我只亮出一根毫毛
足以撩拨整个日月
 
绣花楼织锦,龙飞凤舞
干旱的土壤插入几枚针脚
天空倒悬,雨滴飞溅
神话被改写成童话
 
巫婆行走四方
婴儿的鼻息安详而细小
如果有几声惊雷炸响
那是我不小心露出了本色

出发了,背影与脚印留下
拥挤的繁华被轻风一扫而光
与刚毅的眼神对应的是绝壁
古藤爬行了几个世纪

5
 
我挪动着平平仄仄的空间
让过往的候鸟栖息
一起越冬的还有
灰烬

脚夫们没有消失踪迹
一些血继续漫出了生活
回音壁将高亢的声音
撞出了汗水

高大的山丘
布满石头与饥饿的眼神
如果鹅卵石炒成黄豆
低矮的灌木也能风华正茂

我告诉苔藓不要轻易抒情
古木的粗糙表面包裹着年轮
五线谱交给页岩层去表达
我凝视的是一闪而过的身影

6

大腹便便的风光
必须减肥
我要删节入侵的浪漫
坚硬的气质正在彩排

如果我将漫山遍野的石林
插入峡谷的笔筒
如果我将黝黑的溶洞
当成吹火筒
四亿年后
故乡会不会再次翻卷巨浪

一只风筝,断线之后
变成一枚未知的星球
陨星飞逝
只是改变了归宿

封存的酒缸被打开
苦难与幸福慢慢流出
我唯一要坚守的
就是这些亿万年的遗物
三分之一的出土的根
惊吓了三分之二的海螺
 
沉寂的时光
以死亡的方式活着
如果我迁居于亿万年以后的海洋
连绵不断的章节依然托举着
无与伦比的威严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