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新书发布会实况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2018年1月6日上午,《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发布分享会在长沙市图书馆大报告厅隆重举行。来自长沙、株洲、湘潭、岳阳、永州、怀化、湘西的诗人、诗歌爱好者近200人出席。这是湖南省诗歌学会、潇湘悦读文化研究会、长沙市图书馆一起献给新年的首场诗歌活动,时值小寒,气温骤降,然而随着诗人们的接踵而至,室内却诗意盎然,温暖如春。

  首先,原省政协副主席、省诗歌学会名誉会长谭仲池、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天津诗人》总编辑罗广才,哈尔滨诗评家道非,首都师范大学博士景立鹏等领导与嘉宾为《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一书发行揭开了红绸。该书总编辑罗广才与执行主编罗鹿鸣向长沙市图书馆副馆长徐佳赠送新书。

  随后,梁尔源会长代表主办方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词,他说,大家欢聚一堂,以一场诗歌盛会来辞旧迎新,架起了一座天津与湖南的诗歌彩虹,《天津诗人》以专号形式集中发表一个省的诗歌,是一个富有远见的创举。谭仲池主席对省诗歌学会一年举办25场诗歌沙龙给予肯定,并回忆了与余光中的交往,对其仙逝深切悼念,对湖南诗人语重深长地嘱托。徐佳副馆长也发表了感言。

  在分享环节,《天津诗人》罗广才先生谈了《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的编选的背景、经过、感想,对湖南诗人集中展示出的实力与风貌称道有加;道非、景立鹏、晏杰雄、欧阳白、刘长华等诗评家分别对该书及其作品作了现场点评或书面发言,各有侧重,富有真知灼见。

  活动期间,朗诵艺术家谢红、宾宾、石崎对该书入选作者谭仲池、梁尔源、骆晓戈、聂沛、陈惠芳、 陈新文、谭克修、梦天岚、吴投文、李荣、肖念涛、刘卫的诗歌进行了声情并茂的朗诵。表演艺术家董明安特意从湘西凤凰赶来,吉他弹唱了诗人海子的《日记》。罗鹿鸣先生公布了“诗酒年华·白金世家”第12期同题诗赛“从冰里取出火”的获奖名单,他们分别是:一等奖肖云,二等奖鲁丹、焉然。 谭仲池主席与梁尔源会长给获奖者颁发了奖金、奖品和证书。

  本场活动由海群女士主持。省诗歌学会副会长陈新文、吴昕孺、张战与诗人骆晓戈、胡述斌、黄爱平、刘起伦、梦天岚、肖歌、吴茂盛、肖念涛、刘建海、李荣、周伟文、刘炳琪、罗耀霞、王馨梓、胡勇平、刘卫、雪马、刘永涛、张一兵、田人、徐蓓、杨孟军、胡雅婷、秦华、钦丽群、彭倩倩、王家富、王丽君、陈志辉、刘志军、朱可夫、彭红平、高霞、文凤、秦文、马迟迟、何青峻、何畅等等,还有湖南金融作协胡玉明、陈忠、曹青、朱学明等、湖南建行作协黄峥荣、黄婵、张舜红等、岳麓区作协、湖南师大《黑蚂蚁诗社》、湖南环保学院艺术系的学生诗歌爱好者等。

  本场诗会发布的《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集结了湖南籍173位诗人的优秀诗作,基本体现了现阶段湖南诗歌创作状态。这也是湖南省诗歌学会成立后,省外刊物首次对湖南诗歌方阵创作实力的一次梳理。既有以谭仲池、梁尔源、刘起伦、聂沛、张战、陈惠芳等为代表的实力诗人,也有在诗坛展露头角的严彬、贺予飞、马迟迟、师飞等80后、90后诗人。在湖南籍省外诗人中则以李少君、周瑟瑟、马萧萧等蜚声全国的诗人为代表。本次专号甄选了近年来在省内外比较活跃的两个诗群常德市的“桃花源诗群”、永州市的“永州诗群”。

  评论家景立鹏说:“湖南诗人写作的不同路径构成湖南诗歌缤纷的色彩。一方面昭示了湖南诗歌写作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另一方面也再次说明只有在个体生命体验与表达的独特性中,诗歌本质上的普遍活力才能得到最大的释放。这些都为现代汉诗写作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诗人道非如是说:“2017《天津诗人》冬之卷所辑,呈现的湖南籍诗人方阵诗歌作品,引发的阅读欣赏,惊艳带着沉思。究其因:是湘军诚恳、朴素、务实的写作态度及风格多样的作品,吸引了我的关注和钦羡。”

  附:《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分享会发言稿

  罗广才

  尊敬的谭仲池主席、梁尔源会长,湖南诗歌界的各位老师、各位诗友:

  大家好。室外寒冬萧瑟,室内盎扬春意,湖南几代优秀诗人聚集在这里,大家不辞辛劳,以诗歌的名义相聚,我突然想起一个词:回家!写诗,就是回家;诗歌,是我们的家园。

  我是从三千里以外的天津来到今天这个“家园”的,和大家分享一种美好,同时就《天津诗人》2017年冬之卷“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编辑出版工作向湖南诗歌界的前辈们、老师们、诗友们进行一次总结性的汇报。

  编辑《天津诗人》“湖南诗歌档案”并非偶然。《天津诗人》创刊近八年来,每年的冬之卷都定位是一期档案。从创刊伊始的2011年冬之卷开始到2016年底,我们已经编辑出版了:天津滨海新区诗歌档案、80后诗歌档案、90后诗歌档案、新青年诗歌档案、散文诗档案、警察诗人档案,这六期档案推出后,在汉语诗坛反响巨大,《天津诗人》诗刊以过人的胆识、宽阔的视野,不断拓展汉语新诗的外延与内涵,无论从诗人的代表性和文本的纯粹性、技术性及地域的完整性上,都赢得了汉语诗坛的一致肯定。

  在2016年7月份的时候,我就开始策划2017年冬之卷的选题。多次提出又多次否定了一些选题,感觉有点选题时机不是太成熟。后来有了我在2016年12月份的长沙之行。长沙之行原本是我的一次亲情之旅,但有了和诗友罗鹿鸣兄弟的相聚,有了和诗人、湖南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先生深入的交流和沟通,才成为一次诗之旅。对湖南我有着很深厚的情感:对三湘大地古往今来的先贤们的敬仰自不必阐述,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膜拜。就说说和湖南诗人的一些交集吧:马萧萧、曾冬是我三十五年前的笔友,多有通信;周瑟瑟、吴茂盛是亲如兄弟的老朋友,以及肖歌、李荣、梦天岚、田人、黄曙辉、周伟文、横都是我相识相知多年的诗歌兄弟,我曾召集京津两地的诗歌界的朋友接待过来天津的湖南诗人肖歌、李荣、冯明德、刘起伦、听月、田人、张樱子等诗友,今天在座的文学批评家、中南大学的晏杰雄教授是我鲁26的同窗好友。总之,我和湖南诗友有着很深的渊源。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我征订《天津诗人》时,刚成立的湖南诗歌学会订购了《天津诗人》,那是第一家省级诗歌学会订购的,我感到很温暖,很欣慰。那时我就记住了湖南诗歌学会、记住了罗鹿鸣兄。所以2016年12月份的长沙之行特意安排了和鹿鸣兄相聚,于是就定下《天津诗人》2017年冬之卷的选题:“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关注大省份诗歌群体,展示他们诗歌创作的成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旨在强调地域诗歌是汉语新诗整体的有机构成的一部分,做一次实验性的推动。

  根据我和罗鹿鸣兄商定的分工,湖南诗歌学会负责稿件前期的征集工作,《天津诗人》负责征稿后的整体的编辑。我接到一审稿件后,根据湖南诗歌学会组稿情况,以电话、微信、QQ等通讯方式,补充了在我视野范围但没有投稿的湖南诗人作品,如谭克修、马萧萧、梦天岚、金迪、胡丘陵、梅苔儿、刺河、梁晓文、听月、横、康承佳、阿然等二十余位诗人的作品,并约了36名由博士生导师、教授、文化学者、诗人、评论工作者、演播艺术家组成的《天津诗人》长期的义工,以隐作者名的方式每三人一组分配12——20余人作品,逐一对一审作品作减法,进行取舍。选诗是一丝不苟、唯好诗是举的坚决,是《天津诗人》一贯的坚持的“文本·精神·纯粹”的编选原则。我本人对43首文本有新意、但在结构、诗意和美学意义上有欠缺的作品进行细致的推敲:以减字、变顺序、去陈言等方式作了删改,并得到了作者们的认可。最后,由我具体提出了179条二审意见:对每一个作者的作品的取舍、栏目安排、删减、排序提出了具体意见,订正错别字,对一些作者和一些作品提出了编排意见。

  二审之后,我邀请了景立鹏、道非、宫白云、思不群4位诗评家,阅读二审所定稿的稿件,写来了专评。

  中国新诗百年,湖南诗歌和湖南诗人为新诗一体的确立与丰富,从作品、理论诸多方面做出了贡献,《天津诗人》诗刊有幸梳理这些成果,我们的确深感光荣。

  有三点遗憾:

  (1)往期的《天津诗人》2015年冬之卷“中国诗选.散文诗档案”和2016年冬之卷“中国诗选.警察诗人档案”都成功的分别对散文诗和警察诗人的发展历程进行了系统的搜集、整理和记录,形成了详实的“大事记”。在2016年12月上旬我在长沙和湖南诗歌学会同仁商定编辑《天津诗人》“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时,就希望整理出系统的或阶段性的湖南诗歌大事记,但由于各种原因,最后呈现出的只是湖南诗歌学会成立这三年的大事记,多少是个不足和遗憾,这也给我一个启示:编辑下一卷地方省份诗歌档案的时候还需严谨、加大力度,尽量完整的为地方诗歌史留下相对完整的详实的历史资料;

  (2)《天津诗人》2017年冬之卷“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目录公布后,全国的诗友纷纷以不同的方式表示祝贺,同时也有几位诗友告诉我遗漏了哪位哪位。诗人海上老兄在微信留言调侃:“编湖南诗歌档案,把我排除在外,厉害”,我也笑答:“我们做编辑的没收到您的稿件干着急也没有办法。”这,也是遗憾。这,也给了我一个经验:编辑下一卷省份诗歌档案时,在未出版前,先将定稿的目录公布一下,以补遗珠之憾。但要声明的是,我们编辑省份诗歌档案不是诗人开会,也不是联谊,我们编辑“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是本着整理、筛选、挖掘湖南当代诗歌风貌,其目的在于力求展现湖南诗歌创作的现场感和一定时段的审美价值,具有自在与独立的意味,但并非所有的诗人都要尽收其中,姑且当作是湖南当代诗歌文本的一个截面吧。我说过:“地域性的选本不是无原则的筐子,它更应该像一个筛子——每一次晃动,都会有什么漏下去,瞬间湮没在文学和光阴之外”。《天津诗人》诗刊最大可能地兼顾了那些应该兼顾的,舍弃了那些必须舍弃的,它基本符合我们在现实主义道路上的编辑理想:“允许向理论上的‘巨人’致敬,却不会向他们靠近”。正如巴金先生说过的“作家的名字应该署在作品上”,而不是其它因素。

  (3)在《天津诗人》2017年冬之卷“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编辑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到“湖南诗歌档案”和我们以前编辑的“散文诗档案”和“警察诗人档案”有一个相同点:有一部分作品“尚有提升空间,具体体现在诗艺娴熟度不够、诗性饱和度不足、视野逼窄、谋多情薄”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好在诗无止境,我们的诗人躬身自省,只为砥砺前行。

  在我起草这份发言稿的过程中,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优秀的诗刊绝不是诗歌的棺材,随着作品发表而寿终正寝!此言可能有些偏颇或者说是刺耳,但却是我内心的感触。《天津诗人》是优秀诗歌文本的原生林,是汉语新诗的顶极群落,要和百年后甚至两千年后的读者相遇,这是《天津诗人》创刊近八年来所努力的方向。《天津诗人》努力做成一份有自我,有坚持,有自尊的诗刊,也如巴金先生说的:我们“把心交给读者”。

  从2017年3月初发布“湖南诗歌档案”征稿启事开始,到2017年11月底正式出版发行,通过近九个月的筹划、征稿、组稿、改稿、编校、审核、付印,《天津诗人》2017年冬之卷“中国诗选.湖南诗歌档案”摆在各位及读者面前,墨香清雅,见诗如晤,173名湖南诗人登台亮相,组成平面的诗之三湘大地。这里面不仅仅有发光的诗句,同时也凝聚着五十余位诗友和各界贤达对这期“档案”所付出的心血、汗水和无私奉献。在这里,我代表《天津诗人》全体同仁,代表《天津诗人》的王立夫社长、《天津诗人》的出品人虞学泽博士,也代表梁尔源会长、罗鹿鸣兄,向优秀的湖南诗人群体致敬,是你们情感细腻、视角独特,贴近骨头,体现生命疼痛感的文本全方位地展示在我们读者面前,给了这期“档案”的厚重,我们当敬畏;向我们这期“档案”背后的无名英雄们,向参与编辑、组稿、评论本期“档案”的工作人员、编辑、评论家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由衷的感谢和祝福。

  谢谢大家,谢谢三湘大地,谢谢长沙这温暖的冬天。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