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梁尔源:诗歌二十首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梁尔源:诗歌二十首

 

1. 菩萨



晚年的祖母总掩着那道木门

烧三柱香

摆几碟供果

闭目合掌嘴中碎碎祷念

家人都知道祖母在和菩萨说话


那天风儿扰事

咣当推一下

祖母没在意咣当又推了一下

祖母仍心神不乱

咣当推第三下的时候

祖母慢慢起身挪动双腿

轻轻打开木门

见没人沉默片刻

自言自语:“原来是菩萨!”


2016.农历9.19


 2. 镜子


人老了

虚荣心不老

年轻时喜欢在镜子中

孤芳自赏

年过半百了总躲着那面镜子

因为它太真实


有时对着镜子中的自己

无奈地哈一口气

那苍老的脸庞立马消失


人啊

活着就是一口气


2016


3. 父爱


好长时间没有人喚我

藏在小草中的乳名

一旦有人呼出我的乳名

母亲香甜的乳汁

立刻从老胃中反刍


那天路过后山祖坟

突然听到有声音在隐隐地

呼我鲜为人知的乳名

那么亲切耳熟

定神一看原来

父亲坟头上那朵小花

正张着嗓门


2016.10


4. 那颗生锈的螺丝钉


我把一尊偶像举过头顶

一种至高无上的崇敬

油然而生在这个日子里

尘世的脚步仍无法跨越

这个境界无数顶礼膜拜者

仍在试图攀越这颗心灵


这天总在一本发黄的日记里沉思

想从真实的乌托邦里解脱

重温那些琐碎的记叙

追随童年走过的小脚印

故事中总飘出一条鲜艳的红领巾

那些马路上跳跃的美丽音符

弹奏着一个永恒的好榜样


将这个日子灌输给一个幼小的灵魂

用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药剂

洗滌污浊中浸泡过的稚嫩

让那些扭曲的膜拜和疯狂的追逐

静心地回归到生命的无限之中


这天脱下那幅装腔作势的画皮

打扮成凡夫俗子草民布衣

潜入街头巷尾田埂村角

演绎一个活着的思想

试着将自己这颗生锈的螺丝钉

悄悄地拧在一个

不太惹人注目的地方


2016.3.5

 

5. 身份证


将脸谱和形骸重叠

压在一张卡片上

将细胞演变成一串数字

在虚拟的行走中验证人生的轨迹

这个要依附一辈子的标签

只有当我进棺材时

才会自行脱落

因为在地獄行走

不需要证件


你能证明我吗

你只能证明我的五官

五官后还有思想呢

证明那身毕挺的西装

西装里面还裹着灵魂呢

证明那半痴半呆的表情

表情中还有诗人的气质呢

证明那长得道貌岸然的形象

躯壳里还有男盗女娼呢

因此你是一个彻头彻尾骗人的符号

你是我最真实丶最权威丶最可信赖的伪装


我在高原露宿时

你证明我来自湖泊

我在大海飘泊时

你证明我出生的小山村

我在戈壁寻找落日

你证明我捞过月亮的那条小溪

这一切证明都不重要最关键的是

当我的一只脚迈出国门

不论到天涯还是海角

你一定要证明

我是来自何处的子孙


2016.5.2

 

6. 父亲的萝卜白菜


屋后的那块菜地

是父亲深沉的画布

毎天挥着那支古老的画笔

创作是父亲的信仰

一生中没能将萝卜描成白玉

白菜也画不成翡翠

只能毎天与冬瓜对视

和南瓜一起沉默


傍晚父亲喜欢蹲在槽门口

习慣抽着铜质的水烟袋

眯着眼毎吧嗒一下

夕阳就下沉一圈

直到把星星抽得忽闪忽闪

他才卷起自己的影子

嗄吱一声将门关上


油灯下父亲开始算帐

把算盘拨出声响

是他生命中唯一的自豪

毎天总是一下五去四

二上三去五噼里啪啦

昨天卖出萝卜一担白菜五十斤

今天买进土布二丈食盐三斤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算

一辈子也没把全家人

从萝卜白菜的命里算出来


2017.5.4重写父亲


7. 老木匠


他挥斧削去的树皮

又在他的脸上长出来

尺寸量得精准式样打得方正

活计都讲真材实料

一辈子榫是榫卯是卯


他打的花床让几代人都睡醒一轮春梦

他造的门窗总含有桃红柳绿

他切出的棺木

却很难让人寿终正寝


每逢村里建新屋

都请他上大梁

爬上山墙瞄眼放线

上梁放正了日子一久

下梁总有几根歪斜


他是鲁班的化身

没人敢在他面前抡大斧

一根根大树在他手下夭折

但一片片森林在他心中疯长

他用斧子没能削去贫穷削去破败

却削去了年轻人的痴心妄想


他用墨斗弹出的村庄

因为老旧而让人珍藏

他用凿子凿出的孔眼

因为方正让人做事都有了规矩


2017.8.22


8. 假装


小时候为了不挨打

在房间里假装看书

学徒时想偷点懒

假装使劲拧螺丝


走入仕途领导讲话时

假装做记录

遇到和专家打交道

加班加点找几个专业词汇

假装自己不白痴

下基层时换件不起眼的外套

假装贴近百姓

看到美女时故意目不斜视

假装正人君子

……


但我从母腹中钻出来时

无法假装不哭

心脏停止跳动后

无法假装死去


2016.12.20


9. 桃花开了


桃花开了 初吻挽着我们

开启桃花江久闭的闸门

美人窝走失的花瓣

让一支小曲在五线谱上走红

江水中飘零的碎影

春风里吐出情话


桃花开了, 开得那么大胆

好象要把自己开成

一个赤裸的少女还要开成

苏小小开成李师师

董小宛陈圆圆……

那朵颜色最深的是侠肝义胆的小凤仙


是谁将历史抹上粉红

用胴体装点江山

她们的美让春风无语

她们的心思在秋水中诠释

她们的泪水和笑靥

象一树桃花

在相恋中才露出原形


桃花开了明年会更艳吗

我不会将机会让给情敌

要抢先独占花魁

用自拍打开那痴情的一瓣

在微信群里晒出

封存了许久的飞吻


2017.2


10. 麓山红叶


当月亮熟透的时候

麓山就露出了红盖头

桃子湖的快门

成了那些往事的陷阱


搂着湘江的灵魂

在秋风中舞动

用红叶点燃那壶老酒

从浸泡的腐叶中

翻看那片火烧云


站在一条江的鼻梁上

数着秋天的眼睛

镜头在睫毛中闪过

那些碑文中晃动着

追逐的背影


满山的风铃摇响了

年华在朗诵月色

山道上那些深浅的脚印

行走的太极阴阳

牵出典籍中的倒影


2017.10.6

 

11. 青花瓷素描


一滴浸染的青墨

在乳白的流水中笼住一场月色


一粒种子从性感的胴体中

嗤嗤地长出无数羞涩的藤蔓


盈盈郁郁的晨光里

无意中飞过一只孤独的雀鸟


揭开楼榭的薄渺门帘

楚楚地走来黛玉怅惘悔惋的身影


一场天青色的烟雨

打湿了唐诗宋词的韵脚


那乳白淡雅的肌肤里

撑出一支亭亭玉立的墨荷


静谧的夜色中

从月影走过一个前朝的旧梦


2016.5.青春回眸诗稿


 12. 秋风辞

古道在蒿草中隐身老客栈拴的瘦驴

被秋风呛出一个响鼻

一支马队在云间走失


炊烟没精打彩山峰腆腼

坝上的那面镜子里

有一行大雁还没回家

少女在擦拭蓝天天际多么深远

山村的眼睛仍在梦里


穹顶越来越高凡间很低

夕阳的手涂抹着裸石丶峭壁和裙摆

锁呐和头巾在远眺


果实掏空了村庄的念想

秋风在脱衣节气已赤身裸体

群山的腰间别着金黄的咒语


2017.10.15


 13. 故乡的乳房

月亮的小手

从篱笆里伸进来

将童年从梦中拽醒

站在蝈蝈和青蛙之间

打着夜莺的口哨

屋顶便有星星落下


下垂的瓜棚

挂着故乡的乳房

露出乳牙的玉米棒子

在风的怀抱中撒娇


露珠和小草的恋情

在晨曦里分手

那支没醒的莲蓬

举着昨夜的孤独

正在低头偷听

藕腹的胎音


藏在柴垛里的翅膀

燃烧前有了颤抖

母亲刚解开山坳的帐幔

那印花布的袖口

挂破了天边的彩虹


2017.1.23


14. 岳母


岳母你还留恋那栋小木屋吗

那透风的木板缝

关不住浩大的春风那年

飞来的红盖头

裹走了你半个灵魂

小木屋验证了你的祈祷

女儿终于没嫁给鸡

也没随狗


岳母你给我缝的那件中山装

至今整齐地叠在衣柜里

不是式样已过时

我怕一抖动它

那四个口袋里跑出来的那些事

都会让你失望


岳母街坊都赞你针线好

你该歇着了

那些用泪水缝补的日子

现在不漏雨了

你坐在那张老木床上

缝制出的六对翅膀

有的变成了凤凰

有的飞出了

你平缓的视线


2017母亲节


15. 私聊


清明节老婶子给丈夫上坟

烧些纸屋家什

在烟火燎绕的坟头

边烧边碎念


老头子我知道你老寒腿

给你送辆小车

方便时开车到菜市场逛逛

不要怕开销大

奈何桥上不设收费站


紧接从布袋中

掏出一大叠纸钱

往火堆上边撒去

老头子过去的日子穷

你一个子掰成两边花

今天给你烧一万元一张的

想必你那边也通货膨胀

给阎王打红包

一百元的钞票也拿不出手


最后拿出一台手机

点燃后对着墓碑叮嘱

你一定要学会用手机

记得加我微信私聊

可千万別加我的朋友圈

她们最怕说鬼话的人


2017清明节

 

16. 拉卜楞寺的红袈裟


行走的僧侣

披着宽厚的红袈裟

裹走了尘世杂音

吸附着人间的锈色

神秘的殷红

不知过滤了多少红尘俗事


那是草原静脉中蠕动的血色

没有跳跃 冲动 翻腾

在雪山冷藏的虔诚里

积淀着太阳溢出的高原红


裹着佛堂的那卷经书

牵动行走的牛羊

好似草地吐出的经文

一张张高原的脸

那是离神最近的表情


阳光穿透红袈裟

辉映成高原的红玛瑙

我蛰伏在佛的心中

修炼成一只

纹丝不动的昆虫


2016.7.18


17. 火车票


寒暑假火车票是

妈妈攥紧的翅膀

我的脸贴在车窗上

车外美丽景色

被一缕白烟涂抹


火车驮着娘俩从小镇到

父亲的矿山

又从矿山拉回小镇

遥远的路途中

无数的山峰在改头换面

只有父亲光禿的脑门

依旧象故乡月亮的笑脸


老火车退伍了

那张发黄的旧车票

珍藏在玻璃板下

它是我天真记忆的磁卡

经常在我的梦中

刷出呜的一声长鸣


2015.11.14


18. 落地


一次难忘的空中旅行

魔鬼般的云流

欲把客人掀到仓顶

几百颗心似乎要抛向天空

那一张张肃穆的脸

好象要提前举行

空中告别仪式

我闭目祈祷

神啊 我现在万米高空之上

你快伸出万能的手

因为只有我

已感应到你在身傍

坐在身边的小伙子

正在给妻子留言

亲爱的如果我掉入大海

你一定会看到一个红色标志

那是本命年

你给我买的红裤衩

如果掉入雪山

那你要等若干万年

才能在冰川中目睹我的英容

他笔刚停

飞机已安全落地


2015.1.12


19. GPs


梦中寻她千百度

心仪的那个人何时出现

无奈只有在GPs上输入

首先回答是请稍候

最后告之没有这个地址


在爱中迷茫了许久

真不知爱为何物

在神志恍惚中

输入痴迷中的

回答是前面一百米往右拐

再回答是前面二百米调头

……


一辈子为情所累

有时陶醉于情

偶尔在情中惊醒

更多的是被情抛弃

情在哪里试着

输入了一个

首先回答前面三百米有违章摄像最后

回答是前面是断头路


2015.12.23


20. 丁成印象


丁成是80后的诗疯子

他用转基因探讨诗的方向

那天他发言中语惊四座

要号召诗人将诗写

他用诗来写字和绘画

自诩o型血中混有

毕加索的A型和凡高的B

将睾丸画成小泥凡事件

把妈妈的胎教

表达成引力波抚育胎儿

书法用帚把倒着写

或将字翻着写标谤

自己要从孙过庭的草书中

找到22世纪的审美标准

外行看了叫鬼画符

行家总觉得里面确实藏有书鬼

他还是画痴

八个月画了2000多副

一动笔就是脱了衣服的杨贵妃

也别想叫他瞄一眼

喝酒有李白的风度

一端杯子便眉飞色舞

那些痴言狂语让人捧腹不已

酒醉中他朗诵诗人弥撒的前妻

只记得一句

你的阴道炎好些了吗

他背诵自己的祖国

也只记得一句

祖国啊我是你的癌细胞


2017.12.17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