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法律人的诗》,法律人的冰与火之歌

http://www.frguo.com/ 2018-01-29 张战

这本诗集,收录的是一群法律人所写的诗歌,读来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法律人是正义的守护者,他们手持天平,高举利剑。为保证判决时的绝对公正,他们必须紧握理性的厚盾,抵挡情感的箭矢。

 

可是,诗人是什么?诗人是守护一点一滴情愫的人,他是灵魂的苦役犯,他的心仿佛裸露在外面。他赞美着这个残缺的世界,也背负这个世界的罪。他的哭笑里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承聚着这世上每个人的眼泪。诗人的笔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秘密,也为世间每一个沉默而迷失的事物招魂。

 

法律是冰,诗歌是火。冰与火看似遥远如宇宙两极,可是,湖南却有十二位活跃在不同岗位的法律人,一手高举法律之盾,一手拿起诗笔,用诗歌召唤冰与火的精灵,以诗笔书写自己对这个世界善恶美丑的真实判断,吟唱出爱情与亲情,记忆与乡愁最温柔的声音。这十二位诗人,分别是胡勇平、刘先国、唐亦政、赵叶惠、宾锡湘、叶菊如、余映红、肖云、王家富、刘小宁、肖艳辉和谢小青。

 

法律人写诗在诗歌史上并非孤例。卡夫卡就曾在布拉格大学学习法律,他的小说充满隐喻,很有诗歌的色彩,事实上,他确实写过诗歌,比如这句“我有一把强有力的锤子,但我没法使用它,因为它的柄烧得通红。”

 

海子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的毕业生,他的诗歌,他对于中国当代诗歌的意义,不用我们去过多评价了。本质上说,法律与诗歌的价值追求一脉相通。法律的最高理想是正义,正义中即包含着真善美。而诗歌无论是对受难者苦痛悲伤的书写,还是对大地上悲悯精神的礼赞,最终都将如但丁的《神曲》,在游历了地狱和炼狱之后,引领着我们走向光明。

 

    诗是勇敢。诗人首先要有直面这个世界真相的勇气,他不仅仅是这个世界一切美好与残酷的证人,也是这个世界创造与毁灭的参与者和感受者。赫塔·米勒说,诗歌在世界里,不在语言里。读这本《法律人的诗》,我们可以看到诗人们直面“真”的勇气,他们紧贴大地,关注现实,既为生活中的美善讴歌,更为那些匍匐在阴影中的晦暗生命发声。

 

他们的笔下,有死于矿难事故的铀矿矿工刘顺山,“刘顺山六岁的儿子,蹦蹦跳跳地领走了三百元抚恤金”。袁小亮是一名死囚,临刑前脚镣松开,蹲在角落里写了一句“妈妈,我对不起你”。还有为了给邻居老奶奶治病,一个年轻人变成窃贼。还有,亲兄弟回到家乡开了一家洗脚店,却为谁当老板打得头破血流。这些触动人心的故事,全部融进了诗歌里。

 

最为典型的,要数刘小宁以女囚生活为题材的诗歌,诗人刻画了一群被宣判有罪的女囚形象,她试图穿透这群人身上的沉默与黑暗,努力寻找珍贵的自由与悲悯,努力挖掘残存的人性光亮。

 

诗是难的。十二位诗人,各有各的灵魂相貌,各有各的诗歌气质,也各有各独特的诗歌声音。宾锡湘的诗写得朴素安静,比如这首《母亲的白内障》:“庄稼早已收割,禾蔸灰暗,一群麻雀扑落草垛,一群又斜插天空。有几只鸡在菜园里刨食,整个下午安静得只有一个挑担人经过,最后消失在河岸深处。整个下午,母亲坐在院门口,只说了一句话,天色暗得越来越早”

 

这首诗铺垫了大量的乡村景致,色彩丰富,紧要处却在最后一句,母亲说天暗得越来越早,不是天暗了,而是母亲的眼睛越来越不行了。诗写得相当隐忍,留有大量余白,看似哑默素淡,仔细听,却能听到抑制不住的叹息和悲泣。

 

好的诗歌也许是天才的灵光显现,但更须艰苦而耐烦的技艺打磨。这十二位诗人,向生活真实地敞开了自己,如一只蚌,把粗粝的沙粒,涵容进生活里,在疼痛与泪水的打磨中,这些沙粒变成了晶莹闪耀的诗歌珍珠。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