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方先义:牛蛙报讯

http://www.frguo.com/ 2018-01-25 

  施小六协助姐姐们做完家务,已经是下午申时。

  柳条河畔,施小六再次来到昨天垂钓处来碰碰运气。

  秋雁姐姐寻到河边,给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妈妈差我来告诉你,说是金三爷取消了收购红翅金鳞的赏额!他不买了。”

  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施小六心里沮丧极了,却不想在姐姐面前表现出来,于是说道:“我不是来钓红翅金鳞的。你看!我钓了半桶鲫鱼呢!”说着将木桶中的最大的一条黑壳鲫鱼捉起给秋雁看。

  “好啊!今晚有红烧鲫鱼吃了!”秋雁雀跃道。

  “嘘!”小六提醒她别把河里的鱼惊吓走了。

  “小六,快看!”秋雁不知怎的又叫起来。

  “嘘!”小六不高兴地横了她一眼,却发现秋雁目光直直地盯着河对岸。

  小六循着秋雁的目光望去,只见对岸横生到水面的柳树干上趴着一只面盆大的乌龟,此刻正探出乌绿条纹的脖子,一对暗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先前没有细看,还以为是个树瘤呢。

  乌龟觉察到施小六的目光,立刻前腿一蹬,噗通一声跃进河中,溅起一片水花。

  这一声噗通似乎是个信号,之后,附近好几棵树上都接二连三跳下一些乌龟。

  噗通!噗通!噗通!

  “真是奇怪。这一带怎么这么多乌龟?”秋雁在那里絮絮叨叨。

  它们好像在监视着什么。这个奇怪的念头在施小六心头一转,不容他细想,浮标又开始晃动起来。

  他手一提,又一条黑壳鲫鱼被钓出了水面。

  “厉害!”秋雁赞道。

  今天似乎运气变好了。直到黄昏,一直有鱼咬钩。平时若是到了此时,倦鸟归巢,水面的浮标便不会再有动静。可是今天,运气竟好得出奇。只要下钩,就总有鱼咬。

  “小六,咱们回去吧。我来时饭快熟了。这会儿估计饭摆到桌子上了。”秋雁看着四周,有些心神不宁。

  “还钓三条就走!”施小六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时机。

  “再钓一条吧。母亲常说,知足得安宁。”秋雁喜欢把母亲的话挂在嘴边。

  施小六没有吭声。虽说第一次钓到这么多鱼,他还是觉得没有钓够。

  又是一条!就在他擒住鲫鱼扔进木桶时,突然身后传来几声古怪的鸣叫,像牛哞,又像有人击鼓。施小六回头看时,只见河里接二连三游上来几只健壮的牛蛙,为首一只足有海碗大小,正集体鼓着腮帮冲他鸣叫,似乎在警告什么。

  牛蛙的鸣叫声和往常听到的明显有异,似乎不带善意。

  是抗议他钓得太多?是他侵占了它们的地盘?

  或者是,要劝他离开?

  施小六心头一紧,背上的汗毛一根根竖立起来。

  他看看四野,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全黑下来,四野好似蒙上了一层黑帐,将这一方天地沉沉笼罩。那几只牛蛙,此刻鸣声有如急鼓,四野却出奇的安静。平时喜欢鸣叫的昆虫此刻竟蛰伏起来。

  仿佛接到一声暗号,沿河荆棘、水草里突然亮起红红绿绿黄黄的萤火虫光——施小六定睛看去,不是萤火虫,是无数双大大小小的眼珠!有乌龟,牛蛙,癞蛤蟆,黄鳝,还有蛇。

  它们似乎都在期待着什么。

  秋雁早已吓得面如土色。

  “走!快走!”施小六小声说。他迅速收起鱼竿,和秋雁抬起木桶就往村东跑。走村东虽然有点绕,但能让他们远离河岸。

  不知为什么,施小六觉得此刻河岸已经变得陌生,变得极不安全。

  果然,他们离开河岸不久,一线细小的漩涡便出现在施小六刚才垂钓的水面。眨眼之间,漩涡的喇叭口就变得如酒盅口,如海碗,并发出“吼吼”怪响,仿佛某个巨大的水怪正在河底吸水。紧接着,一个滔天大浪卷上堤岸,将那几只试图跳进荆棘的牛蛙全部卷入河中。牛蛙们才来得及“咕”地叫一声,就被带入漩涡,被某个趴伏在河床上的巨大黑影吞噬。

  水波激荡,乌菱的藤叶凌乱。

  很快,河面又恢复了平静。

  隐匿在草叶中的那些家伙似乎好奇心得到了满足,纷纷潜入洞中水中,红红绿绿黄黄的光一盏盏熄灭。

  施小六和秋雁一直跑到土地庙,才放下木桶,停在那里喘气。一路上,水在木桶中荡漾,溅湿了两人的裤管和鞋子。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秋雁一边拍胸口,一边道:“刚才在河边,不知怎的,心里直发毛!”

  施小六喘着粗气道:“我也是……那一刻……心突然跳得好快。咚咚,咚咚咚!”

  土地庙里供奉的土地公此刻正慈眉善目地看着他俩。施小六心里安宁了些,他从木桶里找出那条最后钓到的鲫鱼,供奉在土地公的供桌上。

  “会被野猫吃掉的。”秋雁嘀咕道。

  “我们尽了心就好。”小六图的是心安。

  “小——六——,秋——雁——,吃饭啦——”村里响起三姐春兰的呼唤。两人心头一暖,抬着木桶,朝家奔了过去。

  这晚,施家吃了一顿香喷喷的红烧鱼。不过,小六和秋雁谁也没有说傍晚河岸的事——不是怕姐姐们讥笑,而是,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一家人泡脚上床,很快进入梦乡。

  荆湖村一带的村民们习惯早睡。熄灯之后,便把整个村子的治安交给各家的狗来管理。荆湖村的狗也通人性,尽管白天会为了一块骨头大打出手,一到夜间,都出奇地团结。一家进贼,全村的狗都会撵过去咬。是以镇上游手好闲的泼皮,虽然眼馋荆湖村的母鸡肥美,被全村的狗追咬过几次后,便学了乖,再也不来荆湖村骚扰。

  这一夜,施小六陷入了沉沉的噩梦之中,他梦见在乌鱼河畔钓到一条腐烂的鱼,鱼头却是活生生的,眼珠骨碌碌转……他被河中冒出的巨大黑影苦苦追赶……他明明看到了村口,却总是绕来绕去,怎么也回不了村……

  后半夜,乌云遮蔽了月光。

  夜半时分,村中犬吠极凶。似乎有凶物从乌鱼河中上岸,湿淋淋闯入村中。

  群犬在周侠家那条叫赛虎的大赶山狗的带领下,围聚到施家院外,将一个鱼首人身的黑影逼到院墙之下。

  赶山狗是荆州一带特产的本地狗,俗称“土狗子”,长得土头土脑,个子不大,从不挑食,主人赏给它残羹剩饭,它也会兴奋地摇起尾巴谢恩。所以荆湖村的狗大多瘦骨嶙峋营养不良。见了那些高声大气的男人,常贴着院墙跟走,总是一副夹着尾巴的谦恭模样。遇到主人不高兴,拳脚落在身上的时候,赶山狗除了眼神流露一丝哀怨,从不躲闪,用身体来承受,替主人消气。赶山狗白天喜欢跟着主人闲逛,或者与过路野狗咬架,夜晚看家护院。一旦随主人进山打猎,它们立马换了一副模样,神经紧绷,耳朵竖立,眼睛瞪得溜圆,短胡须钢针一样立起,勇敢的血液开始畅流。它们在险峻的山冈上穿梭如飞,搜寻一切可疑气味。发现猎物,不会虚张声势吓跑它,而是四肢伏地,用眼睛征询主人的命令。一旦主人发出命令,它喉咙里就会发出低吼,不管面对的是兔子还是野熊,都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猛咬。在荆湖村的赶山狗中,赛虎自小骨架就生得大,加上主人豪爽,经常有肉骨头啃,所以个头远比一般的赶山狗要魁伟,遇到猎物更是出了名的凶狠。

  不过,今晚赛虎和群犬遭遇的却不是寻常的猎物。

  鱼首人身的怪物手持一柄银色的三叉戟,威胁地指向为首的赶山狗赛虎。赛虎有群犬助威,并不害怕,反而低声咆哮,露出尖尖利齿,避开对方兵器,猛扑过去。黑影突然撮口成哨,吹出一声尖啸。

  狗是听觉灵敏的动物,这声突如其来的尖啸几乎刺破耳鼓,令它们极为恐惧。赛虎如遭雷击,猛然后退,撞倒身后两条狗,呜呜地哀鸣着,夹着尾巴夺路而逃。群犬随之四散。

  黑影冷笑一声,鬼魅一样飘进院墙,来到院中。他侧耳听了听房中的动静。厢房之中,施小六仍在沉睡,在噩梦里迷失,惘然不知危险临近。黑影听到屋内急促的呼吸,探明了施小六的所在,正欲破窗而入,忽觉脑后生风,显是有人暗算。黑影将腰一扭,暴退到一丈开外,堪堪闪过这记偷袭。

  “咦——秦兄的一记杀手锏,居然落空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尉迟兄弟,来者不善,我们须联手御敌。”一名勇猛彪悍金甲神人左手持锏,右手持一杆长枪挺立在门口。

  黑影退到院中枫杨树下,沉声道:“两位门神,某家乃司守河府的余化龙,因小儿被此间屋主所伤,特来寻仇。此事与尔等无干,速速退开。”

  原来阻挠黑影行凶的,正是白天秋雁重新贴正的两位门神,使鞭的叫双鞭尉迟,持长枪的叫长枪秦。据《先朝异闻录·神鬼篇》记载,两位门神生前本是先朝猛将。长枪秦,祖籍青州,勇力超群,胆识过人,左手四棱金装锏,右手虎头錾金枪,曾多次跃马挺枪,刺骁将于万人中。双鞭尉迟,祖籍冀州,膂力过人,手使一对雌雄水磨竹节钢鞭,勇冠三军,担任军中精锐玄甲队先锋官,每次出师,他无不冲锋在前,所向披靡,锐不可当。两人曾随先朝之君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死后,二人皆被先朝百姓尊为驱鬼避邪、祈福求安的门神。

  这两张门神像,秋雁本来是要撕掉的,但春兰见除掉春联后,门边空空荡荡,遂将门神年画掸去灰尘,重新贴好,还拜了两拜。施家姐妹本是无心插柳,未料到这晚刚好挡此劫难。

  长枪秦道:“你既然知道我二人是门神,司守门户,就不该提这个无理要求。我等既受人之托,自当忠人之事。”

  被称为“尉迟兄弟”的金甲神人挥舞手中的双鞭也道:“余大人既然司守河府,便不可擅离。何况,孩子们之间的争斗,大人来插手,更显不智。”

  黑影傲然道:“你二人不过是小小的门神,某家今天好言相劝,尔等不听,休要自取其辱。”

  长枪秦道:“我二人虽然职位低微,但常享村中香火,又受土地公之托,自当恪守职责。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敬你是一河之主,劝你还是早归神位,省得龙游浅滩遭虾戏,下不来台!”

  黑影道:“也罢,尔等既然敢触逆鳞,某家且来讨教尔等手段!”

  双鞭尉迟道:“秦兄,多少年没有动过兵刃,一遇到欠揍的家伙,还真有些手痒。就让兄弟来领教领教他的高招吧。”

  长枪秦道:“小心行事,我且替你压阵。”

  黑影见二位小小神祗竟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不由得大怒。他挺起手中的三叉戟,一招“鱼跃龙门”,迅疾欺身到双鞭尉迟近旁,三叉戟袭向其面门。

  二人本来相距甚远,只见黑影身形微动,瞬间便已杀到面前。双鞭尉迟喝道:“来得好!”好字音未绝,双鞭作十字推出,这招“十字顶门棍”刚好将三叉戟架住。

  黑影见使鞭的门神身手敏捷,不待其变招,将三叉戟向下一压,使出了一招“沉鱼式”。黑影若是在河中施展此招,即使是一艘庞大的艨艟斗舰,也会被巨大的下沉之力挤压得四分五裂。

  兵器相交,双鞭尉迟立时感到一股巨力涌来,震得手臂酸麻。他前世乃是铁匠出身,自恃膂力过人,不料棋逢对手,一交锋便被压制。好在他生前曾经历过无数战事,临敌经验丰富,当即使出“遁迹空门”,连消带打,将这股巨力卸到地下。

  双鞭尉迟不知道,黑影此时的惊愕并不在他之下。黑影本是此间河神,修炼千年,屡次击退侵犯本界的精怪与周边河神,才有如此战力,不料却被一个小小门神见招拆招,遇难呈祥,占不到丝毫便宜。

  看到持枪压阵的门神一直在暗中揣摩他的招数,黑影怒喝一声,将三叉戟舞出千百道虚影,将两个门神都困在漫天戟影之中。这招虚虚实实的“鱼龙百变”中,藏着两个极为阴狠的后招“鱼目乱珠”和“殃及池鱼”,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当年他率鱼族起兵驱逐前任河神蛇郎君时,连自认无敌的两河镇守之神蛇郎君也败在此连环三招之下。

  持长枪的门神似乎也看出黑影的招数犀利阴狠,立刻加入到战团。他高声吟道:“尉迟兄弟,闭门谢客,侯门似海!”

  双鞭尉迟也唱和道:“枪鞭合一,金城汤池!”

  只见双鞭尉迟蹿高伏低,将双鞭舞得风雨不透。长枪秦则枪挑锏打,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那漫天银色的戟影碰到金色的枪锏,立刻消弥无踪。

  原来,这招“枪鞭合一金城汤池”乃是两人千百年夜间值守无事,琢磨出的左右门神枪鞭合璧绝技,此招使出,可攻可守,亦攻亦守,使敌人无懈可击。黑影挥动三叉戟,顺势使出的“鱼目乱珠”、“殃及池鱼”两招,遇上这种章法谨严的打法,竟然毫不奏效。

  突然,长枪秦身子一躬,左手锏护住面门,使出一招“开门揖盗”,右手长枪气势如虹,只见一道金光直刺黑影前胸。黑影待要回戟护持,却被双鞭夹住戟端三齿。

  黑影若是抛开兵刃,或可以避开此击。但他贵为一河之主,怎能在两个小小门神面前失了兵器?那无异于当众认输。

  黑影奋起神力,震开双鞭,待要回护,长枪却已刺到。

  那黑影毕竟是修炼千年的鱼精,仓促之间,腰身向右一扭,避开要害。

  长枪秦哈哈一笑,以为得手,不料长枪刺到左臂,竟溅起一星火花。

  原来黑影已将全身鱼鳞修炼成仙家至宝——鱼鳞神甲。长枪秦虽然刺中其手臂,却被手臂上的鱼鳞神甲挡开。饶是如此,黑影还是惊出一身冷汗。

  此番交手,黑影探到两位门神的武功实在不容小觑。他平生经历战阵无数,却没有一次比得上今日之战凶险。他虽然擅长“水系法术”,然则此处陆地不比河中,无水可驭,强行施展,还达不到水中一成的功效,所谓杯水车薪。

  黑影觉得门神所言“强龙不压地头蛇”还是颇有道理,然而就此罢战,又下不来台。

  黑影抖擞精神,待要再战,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嘹亮鸡鸣,村中鸡群立时响起一片唱和之声。东方不知何时泛出了鱼肚白。

  仿佛听到了某种命令,黑影浑身一颤,立刻矮下身子,快速向河边退却,一头潜入水中,消失不见。只余下一圈涟漪,在水面久久不息。

  门上的两张年画此时也溢出万道金光,与两位门神身上的金光应和,双鞭尉迟和长枪秦互相拱了拱手,道声“辛苦”,同时飞入两边画中,僵立不动。

  院中立刻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本文节选自方先义第四届大白鲸原创幻想文学金鲸奖新作《土地神的盟约》,大连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