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汤素兰:营造桃花源 ——《南村传奇》后记

http://www.frguo.com/ 2018-01-25 

  2017年最后一周的校园活动是在浙江横店。我住在横店最好的宾馆贵宾楼。早晨去散步的时候,在宾馆前面的小山上看到一个亭子,名叫仰贤亭。亭子上有一副对联:“治洪水安九州古圣丰功传万世,牵金牛富百姓今贤大德昭千古”。

  当天去学校的路上,新华书店的工作人员指着车窗外的一座山告诉我,那叫八面山,是横店的地理标志,相传山里有一头金牛,徐文荣将金牛牵了出来,于是富了一方百姓。

  之前我不知道徐文荣是何许人也。听了这个故事,我才知道,他是横店集团的创始人。听了这个故事,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徐文荣牵金牛富百姓是今天的神话。神话并不只产生于远古。神话产生在生活中。普通劳动人民用他们的想象与智慧创造了神话。远古如此,今天亦是如此。

  神话没有消失,它在今天的生活中。

  我的《南村传奇》就是我在今天的生活中创造的神话传说,南村是一个心灵的桃花源,一个真善美的永恒之村。

  我创造它,源于我对美好家园的渴望与想象。

  《南村传奇》这部作品由四个看似独立,实则紧密相联的故事组成。这四个故事分别是“舍身石”“少年与蟒蛇”“狐狸女婿”“丁婆婆”。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明晰我要写什么和我应该怎么写的。这些故事是逐渐来到我的脑子里的。第一个故事是《丁婆婆》,最早是一篇短篇童话,后来写成了一个小中篇,给一家出版社做了桥梁书。

  写完《丁婆婆》之后,我想到了我们家乡的芙蓉山,相传山下有一条阴河。为了阻止阴河水泛滥,一条蟒蛇和四条蜈蚣在山底下堵住阴河。这个传说后来变成了《少年与蟒蛇》的故事。

  十多年前,我曾采访过湘西的染布匠刘大炮,为他写过一本传记《凤凰染布匠》。那些靛蓝的印花布既在我的生活中,也在我的脑海里。于是,印染坊和狐狸的故事自然出现了。

  那么,“舍身石”的故事是如何出现的呢?我至今有点想不明白。我老家那一带有三座石山,分别叫仙牛迹、石峰山和罘罳峰,但并没有“舍身石”的传说。然而我自小听说过“开天门”。据说天门打开的时候,会有一挂梯子落下来,沿着那梯子,就能爬到天上去。或许就是这传说,让我产生了“舍身石”的灵感。

  一些微小的种子,在多年前无意之间种下,多年以后,变成了灵感的火花。我想这就是写作的迷人之处,也是写作的神奇之处。也是为什么我写作30多年,依然乐此不疲的原因。

  思考生活的意义与生命的价值,思考人之成为人最为宝贵的东西,并将它们张扬与传承,是一个作家,尤其是儿童文学作家的职责所在。

  我写这些故事,最初未必想清楚了为什么写。但当我写完了这些故事,回过头来阅读与思考的时候,我才明白了我为什么写它们。

  我想讲述生命的价值,它不在于时间的长度,而在于我们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实现自我价值。

  我思考勇敢与牺牲的意义,不是你敢于做什么,而是你为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面临困境,就像一只红狐狸变成蓝狐狸,在同类的眼中便变成了怪物,它如何走出自己的困境呢?

  在我的故事中,狐狸在走出困境的过程中,成就了自我,成为了会染梦的狐狸。

  而在“丁婆婆”这个故事里,我讲了禁忌,讲了犯错与纠错。

  回想起来,我在营造南村的同时,我也在讲生命的意义,讲牺牲的价值 ,讲一旦陷入困境,我们该何去何从;讲对禁忌的尊重和对错误的纠正。

  而这一切,不正是我们作为一个成年人,想传达给孩子的吗?不正是我们作为一个人,一辈子也应该坚守的吗?

  在《南村传奇》这本书里,我营造了一个南村,一个心中的桃花源。

  我在故事的构造上,借助了民间故事、神话传说的外形与框架。若在三五年前,我可能不会用这种方式,或者忌讳用这种方式。因为我会担心,我如此用心创造的故事,会不会有人怀疑我是对民间故事的改写?

  但今天我不再担心。我相信自己的创造。我相信写作有它自己的规律。一切灵感的出现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只要用心向童年生活的深处开掘,只要努力向艺术世界的高处攀登,一切都会顺理成章,而且恰到好处。

  我爱我的南村和《南村传奇》,我希望我的读者朋友们也会如同我一样爱它。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