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汤素兰:冬天的收获

http://www.frguo.com/ 2018-01-25 

  从湖南大学吹香亭对面的月洞门上山,山坡上是“湖大印象”,一处休闲吃饭的地方,秋天曾和朋友在这儿聚过。

  横过一条铺满落叶的小径,就到了清风阁。

  阁里飘出的音乐,是以前的革命老歌,听上去干脆利落,情绪饱满,完全不像现在的流行歌曲。

  峡谷两旁的红枫已经落尽了叶子。

  黑色的枝丫高举向天,在风中摇晃。

  今天风大。太阳躲在云层里面,没有透出来。

  又不是周末,来山上的人很少。

  湖边的紫薇、杨柳、红桃,在春夏占尽风流,在这个季节,全都光秃秃的,在冷风中暗淡。

  一丛蜡梅绽出满树黄玉般的花瓣,倒影湖中,妖娆美丽。

  爱晚亭旁还有另一树蜡梅,颜色比湖畔的这一丛略为淡一些,一上一下,两丛梅花,不负时令,成为风景。

  沿石级而上。

  因为是一个人,走得自然比较快,初登百余级,心便咚咚如擂鼓般狂跳不止。

  我停住脚步,抬头看树林,看树林上的天空。

  眼晴在山在寻找——因为前几天一个朋友说过,他在山中寻到一树枫叶,烂漫似霞,虽然小寒已过,还一片叶子也没有落掉,好像是坚守着秋的梦。

  终于没有寻到那特别的一棵枫树。

  大约梦总是不容易寻到的。它深藏在山中,专待有缘的人。

  一路向上。

  汗开始渗出来,脚步也沉重起来。

  独自一人的跋涉,是寂寞无聊的,也是随时可以停留的,或者半道折返。

  但我依然坚持着,一直向前。

  想起人生也是这样,必须要习惯独自一人的攀登,也要习惯寂寞,习惯在热闹之外,习惯淹没在众生之中。

  爬上山顶。

  大风吹动我的短发,吹干我额上的汗,大风吹得高树上零星的枯叶翻飞如蝶。

  闭目片刻,享受风的吹拂,再择一条小道下山。

  下山时在黄兴墓庐又看到了蜡梅。

  一丛蜡梅种在墓庐入口处的月洞门边,高高的树枝从青砖围墙上眺望而出。

  那些玉琢似的花儿,让我想起某一年,一个爱慕我的男生送我的一张画片。

  画片上是一个古装的女子,立在蜡梅树下,雪花与梅花在她的头顶上飞舞,我仿佛能闻到那寂静中的暗香流动……

  那个男孩曾送过我许多小礼物,我最喜欢的是这张小小的画片。

  蜡梅开在钟灵毓秀的麓山,风采和神韵与都市中的实在不同。

  自己家的园子里也栽了蜡梅,因为是从园艺市场买回来的,虬枝斫得极像盆景,树形低矮匍匐,完全没有梅的风骨。

  要把这病梅医好,大约得等些年头。

  在麓山寺的坡下,遇到一个布袋芒鞋的沙弥,似是从山下化缘归来。

  那一刻,我有些恍惚,好像时光不是今天,而是千年之前。

  但那个小和尚手中捏着的手机,把我牵回了当下。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他的手机,小和尚大约也感到了我的目光,连忙把手机塞进褐色长衫里。

  麓山寺是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

  今天香火依然鼎盛。

  在爱晚亭畔有一片小小的香枫林,每棵树上都扎了大红花,原来这些树是被人认养了的,树上有标牌写着认养者的名号,善树善心,无量福寿。

  然而,在我看来,山中的树都是善的。

  鸟儿从高树上飞落低处的灌木丛,又被什么东西惊起,飞向高树,在空中洒下啾啾的啼鸣,比呢喃的梵呗更让人心净。

  经过白鹤泉时,我看到泉傍的素茗斋可供素食斋饭。

  我想,在春日晴和的时候,我要独自一人再来这儿,泡上一壶茶,在山中听鸟鸣流泉,看山岚雾霭。

  这样的决心其实下了不止一回,但总是被红尘中许多事情羁绊了。

  山下一棵大枫树下,四个奶奶带着她们的小孙子在铺满落叶的山坡上玩,孩子们在落叶的地面上或爬或跑,奶奶坐在树下闲聊。

  一个孩子不知从哪儿找到了一朵小小的黄花,举着小花颠着踉跄的脚步奔向奶奶。奶奶说:“哟,你找到花了?好啊,再去找吧,看看还有什么!”

  大自然就是这样,只要你去寻找,就总会有收获。

  (本文摘自汤素兰童心书坊《遇见美》)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