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汤素兰:“笨狼妈妈”有个做不完的“白日梦”

http://www.frguo.com/ 2018-01-25 

  从一个“叛逆”的“白日梦”开始

  狼妈妈生了一只小狼,不太好使的大脑灵机一动,给它取名叫“笨狼”。从此,一只笨狼的故事便开始了。

  可是,笨狼并不觉得自己笨。它为了给动物朋友们夏季降温,想出一个“天才的主意”:

  对,把太阳光冰冻起来,就这么办。笨狼拎着一个大脸盆,冲出屋外,在阳光下舀一下,又冲进来,将脸盆里的东西倒进冰箱。笨狼一趟又一趟地跑,越干越欢。一会儿天就黑了,笨狼高兴地想:太阳光不多嘛,我一会儿就舀完了。第二天正好下雨,动物们都欢呼天气凉快了。笨狼想:你们弄错了,才不是雨呢,是冰冻太阳光在融化呢,就像平时你们看见冰棍慢慢融化一样。但是笨狼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它可不是那种做了好事就大声嚷嚷的家伙……笨狼心里甜滋滋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

  笨狼的成长故事就这样一天天地发生着,到现在已是第二十一个年头了。它也成为了孩子们童年里的小明星。可是,“笨狼妈妈”汤素兰却明白,这只笨狼的“出生”并不轻松,它的“叛逆”意味着今天的狼已不再是过去吃小红帽的那种凶恶残忍的狼了。

  “童话其实就是作家的‘白日梦’。童话通过想像 ,使作家能描写一些‘不可能的事’,这正是童话的魅力所在。”但21年前,中国的童话还有许多固定的条条框框,比如说狼一定是凶残的,狐狸一定是狡猾的,老鼠一定是偷东西的。“其实,形形色色的狼中有聪明的也有愚笨的,有凶残的也有善良的。我写的虽然是狼,但读过‘笨狼系列’的读者都能感受到,笨狼就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汤素兰开始用自己温和的“叛逆”走进我们的童话世界,她做起了自己的“白日梦”。

  在《红鞋子》中,一只独自在草地上发呆的红鞋子眼看着黑夜来临,从来没有单独在外过夜的它害怕极了。它多么希望有人来帮助它啊。这时候,来了一只有点粗野、有点自私、有点不情愿的小老鼠,最终答应带红鞋子回家。而小老鼠呢?通过和红鞋子的交往,在离别时也明白了:以前只知道肚子空空的叫“饿”,现在却有了心里空空的感觉。惯于独来独往的小老鼠,也开始渴望能和另一只小老鼠在一起了。

  在汤素兰心里,这就叫成长。孩子需要成长,大人也一样。汤素兰用细腻的笔触将自己的“白日梦”徐徐展开,编织出《笨狼的故事》、《小巫婆真美丽》、《阁楼精灵》等作品。去年,汤老师推出了重磅作品《阿莲》,最近又将推出新作《南村传奇》。它们就像道道彩虹般装饰着平实的世界,照耀着孩子们童真的心灵。

  寻找有根的故事

  汤素兰用自己的“叛逆”及想象力打开了童话里的新世界,其作品曾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等。因为著作等身,汤素兰老师身上还有着多重身份: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湖南省委副主委,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等等。在这诸多的身份中,她最珍视的有两个:作家和教授。

  对于自己二十多年来用文字描绘童话的感受,汤素兰老师提到一个观点:有根的故事才有生命。《笨狼的故事》便是源自她儿子小时候发生的事。“我将一个小男孩的故事写到了一只傻傻笨笨的小狼身上,运用拟人和夸张,让它变得更加可爱。”

  去年春天,一个民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他们在寻找野生穿山甲的活动中,野外地毯式搜寻了六次,竟没找到哪怕一只野生的穿山甲。“她的话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那会儿我家后山上就有穿山甲,我们当地叫它们‘土鲤鱼’。才几十年的时间,这个曾经常见的物种就濒临灭绝了,我很难过,于是,写了《一本书书店》这个故事。”

  现实中的感触成为汤素兰童话故事的一种根。“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一小时就有3个物种被贴上死亡标签。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科学家描述和命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我写这个故事,是为了献给那些已经消失和正在消失的生命。”

  同样,有一次,汤素兰前往南方某小城学校进行讲座。路途中,她发现司机跟路口的一个指挥交通的“交警”很开心地打了招呼,看样子两人很熟悉,但那“交警”看起来却有一点不对劲。汤老师很好奇,就问起司机这是怎么一回事。司机解释说:这个“交警”其实是小城里一位精神不太正常的人,他平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交通警察,站在路口指挥交通,日日如此。时间久了,路上来往的人都认识了他。于是小城的人们给这位业余的“交警”配上了制服,并在路口给他提供了休息的地方。小城的温情让汤老师很受感动。汤老师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写进了自己的作品里。

  汤老师就这样一点一滴地积累着生活中的小故事。她甚至平时看到路边小小的蒲公英,都会想它会飘到哪里去?看到一粒晶莹的珍珠,会试着体会当沙粒滚入到蚌的体内,蚌会承受着怎样的痛苦。看到路边卖草莓的女孩子,她又会想,这样好吃的草莓,真的是由郊区的农民种出来的吗?会不会是山上的狐狸种的呢?山上还有狐狸吗?《聊斋志异》里那些可爱的狐仙如今到哪里去了……

  汤素兰就像一个活在现实与童话两界的人。在现实中不断采集晶莹的露珠,再前往童话世界里绘成一道道彩虹。两界穿越,乐此不疲。

  教书传承一份素心

  《菜根谭》中有一句话:交友需带三分侠气,做人要存一点素心。汤素兰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兼有着侠气与素心的作家。她一直认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首先应该有守护童年的责任与担当,这种守护是要用优秀的作品传递真善美,为孩子心灵的成长打下明亮的底色。

  她也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人来滋养孩子们的童年。所以,她很看重自己的另一重身份——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教授。她说:“我父亲曾对我说,教书三年教自己。所以即使是一样的内容,我每年都要重新备课,希望学生能对文学史与文学理论获得更深广的认识。”

  她通过生动有趣的教学方式、严谨治学的态度赢得了学生的一致好评。有学生这样评价:“大一时上过汤老师的儿童文学课,听喜欢的老师上精彩的课,实在是杂乱的大学生活中最纯粹最满足的事情了。”也有学生这样记载汤老师的课堂:“每次上课,她必提前到场,等着学生们悉数到齐。”

  曾经,奶奶拿着一把破旧的蒲扇,在夏夜里摇出虎外婆、山神、树精等许多许多的民间故事,它们像一颗颗种子一样在汤素兰的心里慢慢生根、发芽、蔓延,长成一个瑰丽奇幻的世界。现在,汤素兰希望将更多的种子以及耕耘的手艺传给学生们,让未来的儿童文学世界越来越广阔。

  “教学工作的确辛苦,然而我只是个业余的作家。我真正的职业是老师,我喜欢这份工作。”汤素兰的这份素心始终让自己保持着一种清醒:只有明白根在哪里,“白日梦”才能一直做下去。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