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汤素兰谈安徒生童话的当代启示

http://www.frguo.com/ 2018-01-25 

  这是九十年前,我们的前辈赵景深在介绍安徒生的时候写下的话,那时候安徒生的作品刚刚开始翻译到中国来。如今九十年过去了,安徒生的童话在中国依然拥有大量读者。

  安徒生一生只写了170多篇童话故事,比起今天的许多畅销书作家庞大的创作数量来说,并不算多。但这170多篇童话故事,却具有超越时代与国界的魔力。因此,对安徒生童话特殊魅力形成的原因进行探究,对于当代中国童话甚至儿童文学的写作,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优秀的童话故事都是人生故事

  《丑小鸭》是安徒生的名作,同时也被认为是安徒生个人的童话自传。一只出生在养鸭场里、因为模样丑陋、动作笨拙而饱受欺凌的丑小鸭,最后成为了皇家花园里最美丽的白天鹅。凡是了解安徒生本人遭遇的人,都能从这个童话中看见安徒生自己的影子。

  细读安徒生的童话,那个天真、敏感、心里善良、在生活中饱受打击的作家本人无处不在。因此,有人说安徒生的童话犹如擦去了字迹的羊皮纸卷,虽然表面的字迹擦去了,但仔细辨认,原来的内容还是清晰可见。在《小意达的花》里,他是那个会讲故事的大学生,偶尔经过门口的那个烦人的、古板的老枢密顾问官也一定是有所指代。

  所以,安徒生童话给我们的启示是:所有优秀的童话故事都是人生故事。因为是人生故事,所以能唤起读者的人生体验。在《丑小鸭》这个故事中,很多孩子都会代入自己,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丑小鸭,都渴望自己能变成白天鹅。优秀的童话故事,不管写得多么离奇和荒诞,都是作家的生命传记,是作家所体验过的人生的童话式表达。

  物性与人性的矛盾交集,产生独特的安徒生童话

  童话是幻想故事。往往让动物、植物和无生物或者精灵、魔法等神奇之物来当主人公讲述故事。幻想应该是自由的、没有疆域与限制的。幻想的新、奇和趣,往往是童话作品成败的关键。比如法国作家舒比格的《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就是借助新奇的想象征服读者、取得成功的。在我们阅读安徒生童话的时候,他讲的《缝衣针》的故事,主人公确实就是一根缝衣针,哪怕她是一个小姐,也是一个缝衣针小姐——刻薄、自大、虚荣得恰好像一根缝针:“我出门时是带着随从的呀!”(因为针的后面总是穿着一根线,这根线可不就是片刻不离的随从嘛!)“人为什么要长五个手指头呢?是为了能捏住我呀!”“太阳的光线照进水里来了,阳光一直在水底下找我呀!”因为她只能从针眼里看世界,她的世界也就只有针眼那么大。安徒生写的衬衣领子、茶壶、蝴蝶、银币、影子,都有这些动物、植物或者无生物本身的特征,而且非常鲜明,但同时又是一个充满了人性的故事。而且往往这些东西自身的局限性与人性中的局限性交织着,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因而产生喜剧感。

  所以,安徒生偏好通过动物与植物去描写人,并观察他从本性的要素中逐渐成长。“安徒生描写的动物不是兽性的、残暴的。它们唯一的过失是愚笨、浅薄和保守,安徒生并不描写人类的兽性,而是描写兽类的人性。他所描写的动物有着某种新奇的品格,充沛的情感,感情迸发时热烈奔放、强劲有力,这是在家畜身上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也正是这种独特的写法和发现,使安徒生的童话别具魅力。

  天真的童心世界和深刻的人生智慧,使安徒生的童话老少皆宜

  天真的童心是安徒生童话与儿童心灵相通的法宝。

  安徒生的童话“和儿童心相近,处处合于儿童心理。”这是因为“他活了七十岁,还是一个小孩子;因为他的天真,实在没有沾染过恶的污点,洁白好似一块莹润的玉。”。安徒生“能使他自己潜进到孩子的天地里”。安徒生的童话,大多是从儿童的视角来看待世界的。安徒生自己天性善良,富于幻想,仿佛一个永不长大的孩子。因此,他的作品也多从儿童的视角出发来看待世界,进入故事,或者从动物、植物与无生物的角度出发,来展开故事,而动物、植物与无生物,也与儿童天性相近, “从儿童到动物之间仅一步之遥。动物是一个永远不会超脱的儿童。”

  从儿童心理学来说,儿童本身都是幻想家,而且所有的孩子都是泛灵论者,相信万物有灵。因此,以动物、植物与无生物或者神奇之物为主人公创作的童话故事,天然契合儿童的心理。同时,安徒生也善于从儿童的角度、儿童的立场、儿童的知识范围来讲述故事,表达情感。比如他写一个人非常富有,能买得下整个哥本哈根,还有哥本哈根所有的糖猪、陀螺——这种表达正是孩子能理解的。他写公路上一个大兵在走,“大兵迈开大步,一,二!一,二!”(《打火匣》)这种描写形象生动,也正是孩子乐于接受和喜欢模仿的。

  但安徒生的童话看似天真的表面上,却蕴藏着深刻的人生智慧。一个个有趣好玩的故事仿佛一面面多棱镜,能照见人性的方方面面,因而他的童话绝不只是讲给孩子听的天真故事,而是表达了超越时空流传的人性真相的经典。

  《老头子做的事总是对的》讲的是一个笨老头如何将一头牛换成一袋烂苹果的荒诞故事,故事里却有老太婆的大智慧——事情已经发生了,与其抱怨,不如接受,而这种包容与接受正是夫妻相处的法宝,也是人生的智慧。每个孩子在读到《皇帝的新衣》的时候,都会笑出声来——但成年人读过之后更会反思:为什么所有的大臣和大人都能被骗子蒙骗呢?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从前,不是也正发生在现在、还会发生在将来吗?庆幸的是,我们还有孩子——说真话的孩子,说明这个世界并不是毫无希望的。

  4one

  民间童话是安徒生童话的丰沃土壤

  文学童话是从民间童话、民间故事发展演变而来的。从最早的口头讲述到书面文字,从面对面的交流到通过文本间接的交流,从短暂的现场性到印刷物的持久性,从讲述集体的事件到描写个人的经验,从固定的模式到个性化的创新,童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安徒生的童话有意识地对民间故事的传统进行了继承,他说,“我是由济贫院的纺织老大娘用民歌和民间故事教养出来的。”“我感到自己是民间故事财富这个古老宝藏的合法继承者。”(安徒生:《真爱让我如此幸福》)

  首先,安徒生最早的童话是对他小时候听到过的民间故事的转述与加工。比如《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打火匣》《豌豆上的公主》等故事。有些故事,他是基于民间故事母题的重新创作,比如《拇指姑娘》,属于“小拇指”的故事类型,但是安徒生笔下的小拇指姑娘和格林童话的《小拇指》已截然不同。不仅语言完全是文学化的,故事的情节发展也是全新的,拇指姑娘对于爱情的执着追求明显打上了安徒生本人的烙印。

  安徒生还特别继承了民间童话“讲述”的传统,他说:“我要用一种体裁能使读者感觉到讲故事的人就在面前,因此必须用口语。”(安徒生:《为我的童话和故事写的说明》)

  在故事的结构上和故事的寓意上,安徒生也继承了民间童话的基因——紧凑的结构和善良必胜、正义必胜的信念。

  安徒生的童话,有的是从民间童话中取一颗种子,而发展出与它的原型完全不同的故事。比如《白雪皇后》《拇指姑娘》。有的是民间的谚语、传说而演变的,比如《癞蛤蟆》《鹳鸟》等乍看来是“原来如此”的故事,但事实上已经突破民间故事的框架,创造了别具一格的新结构。

  安徒生的童话正是因为植根于北欧民间故事的土壤,才能这样历经两百年依然根深叶茂。同时安徒生也启示我们:我们需要回顾与检讨我们的童话创作传统,需要向我们自己的民间童话借鉴与吸收,才能创造出具有中国风格与气派的中国童话。

  安徒生童话对童话题材的拓展和创新

  安徒生说:“在诗歌的整个领域里,没有一种体裁能像童话那样宽广,无论是古老阴森的坟茔,还是儿童画册里虔诚的传说,它都可能吸取为题材,它可以容纳一切种类的诗……”

  可见,在安徒生看来,童话不是束缚,不是小儿科,童话虽然是为少年儿童创作的,但是它的题材并没有明确的限制,它适宜于表达一切事物,它是可以容纳一切种类的诗。所以,在安徒生的童话里,我们能看到恋爱、结婚这样的成人题材,也能看到皇宫的故事,能读到渴望长大的小枞树的故事,也能读到被自己的影子异化并谋杀的老学者的悲剧。写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写。

  在童话的表现方式和手法上,安徒生是一个极具探索精神的作家。比如《幸运的套鞋》中,仙女那双幸运的套鞋只要谁穿上,就能到谁的心里去看一看。一位先生穿上了那双幸运的套鞋,走到一位女士的心里去看,发现女士的心里除了时装首饰店什么也没有,这对心灵空虚的女人的讽刺可谓入木三分。而《影子》的表现手法和表现的内容,与20世纪的后期的魔幻现实主义和人的异化问题异曲同工,可是安徒生的创作却早在十九世纪初。

  是安徒生最后完善和创造了今天的文学童话。童话是属于安徒生的,是他的标签和身份证明。但他当年的创作勇气是令人敬佩。勃兰兑斯在论及安徒生的时候,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有才华的人也应该有勇气。他必须敢于信赖他的灵感,他必须确信在他脑海里忽然闪现的奇想是健康的,确信他感到得心应手的文学形式,即便那是一种新的形式,也有权利维护它的存在”

  因为安徒生的勇气和不懈的探索,于是,美的每一个相面:美的、喜剧的、悲剧的、幽默的、动人的等等,全部编织在他自己的童话中,让后来者看见一颗闪亮的巨星,永远亮在童话的天空,昭示着童话天空的高度与广度。

  对孩子的爱是安徒生童话的灵魂

  安徒生的第一本童话集是1835年圣诞节出版的,是送给孩子们的圣诞礼物。从此以后,安徒生在每年的圣诞节出版一本童话故事,一直持续了16年,也将这个爱的传统坚持了16年,所有的作品最后留存下来,成为了今天我们所读到的《安徒生童话》。

  安徒生说:“我用我的一切感情和思想来写童话。”

  在安徒生的真实生活中,早在1835年他出版第一本童话故事之前,他就一直是孩子们的朋友。每到朋友们的家中,就会有孩子们纠缠着他,让他剪纸,讲故事。安徒生的第一篇纯创作童话《小意达的花》最先就是拜访诗人蒂勒时,跟他的女儿伊达谈到园中的植物时讲的故事。小伊达看到花园里的花凋谢了,担心花儿就要死了,于是,安徒生编了一个童话故事,告诉小伊达:花儿们并不是死了,而是因为晚上参加皇宫的舞会跳舞跳累了,白天才没有精神呢!将花儿的凋谢与死亡转化成一个花精灵们的故事,化解了孩子对花儿死去的担忧,从而让孩子获得了安慰。

  安徒生对孩子的爱,表现为对人类生活中的种种愚蠢与虚荣进行批判与嘲笑,以及对于世界上可能存在的黑暗的提醒。比如在《缝衣针》《衬衣领子》等作品中,刻划了虚荣的男男女女。在《白雪皇后》中,当魔鬼的魔镜的微粒进入加伊的眼中时,善良纯朴的加伊立刻变得冷酷。安徒生告诉孩子:正义与邪恶总是同时存在的,但爱的力量最终能融化冰雪(《白雪皇后》),爱的力量也能拯救灵魂(《小美人鱼》)。

  正如布鲁纳所言:“为儿童创作的优秀文学作品,要促使孩子们哪怕不情愿地去严肃地、批判性地进行思考,并且要给他们提供希望:他们能迸发出道德和伦理的活力,不仅是为了单纯地活着,而且是为了能够在他们自己创造的、称心如意的社会规范和安排下幸福地生活。”

  安徒生曾在给友人的信中说:“我现在热爱艺术,因为艺术负有一个崇高的使命。”对安徒生来说,或许这个崇高的使命就是对孩子的爱与责任。这也是一切为儿童写作的成年人的崇高使命。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