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鲁野《古城》

http://www.frguo.com/ 2018-01-15 鲁野

 

 

  作者简介:

  鲁野,1970年出生,大学文化,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此为其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内容简介:

  三洞县财政局局长杨煜被推荐为县人大副主任人选,但因入党的档案发生意外而没有如愿,从此开始了长达数月的待业。待业期间,他仍默默无闻地坚持操守,为三洞县的改革、发展不遗余力,故事离奇、辛酸、感人,也从一个侧面全景式反映了县级机构改革及作风整顿的最新成果,让人感受到一股清新的政风扑面而来。

 

  《古城》部分章节节选:

  第一章

  下午不到两点,杨煜就换上一套黑色的西装,穿上皮鞋,并对着镜子将头发小心地梳理一遍。西装是不久前才买的,皮鞋擦得锃亮,头发乌黑发亮,整个人显得精神焕发、充满活力。

  每次出席重要的会议特别是登台做报告的时候,他都非常注意自己的仪表,仿佛不这样做就会丢脸似的。上午下班的时候,他接到县委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下午三点钟在县政府礼堂召开全县领导干部会议。虽然会议的内容没有明确告知,但杨煜猜得到应该是推荐县人大副主任人选,因为县人大一个副主任几个月前退休了,这个位置一直空着。凡是干部推荐会议,县里一般都不会提前通知,事先也不会告诉大家具体的会议内容,因为要防止有人搞串联、拉选票。但个别嗅觉灵敏的人也会匆忙地向每一个有推荐权的科局长发送一条祝福短信或者逗人开心的荤段子。只要是明白人都会知道,这是在委婉地暗示自己,给他投一票。当然,给竞争对手是不会发这种信息的,否则岂不是明明白白告诉对方:我去抢你的选票?

  这次,无论凭资历还是能力,杨煜都很有可能被推荐上去,大家对他的呼声也很高。

  两点半,杨煜就吹着口哨出门了,口哨声愉悦而动听,他打算步行去会场,因为自己所住的荣裕花园离县政府礼堂并不远,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出了荣裕花园大门,他才停止了吹哨。荣裕花园门口是一条宽阔的马路,马路对面是宽阔的绿化带,绿化带沿着清溪河蜿蜒而去。杨煜穿过马路,沿绿化带与河岸护栏之间的人行道往西前进。

  今天天气晴朗,空气清新,在这个多雨的冬天,算是极为奢侈的天气。树木在阳光的照射下生机盎然,清溪河波光闪动,阳光让人有一种暖暖的、酥酥的感觉,真令人迷醉。

  一路上不时有熟人打着招呼,杨煜都极为客气地与之应答。他迈着轻快的步子,很快就到了县政府礼堂。

  已经到了不少的人,大部分人在座位上坐着等候,有些人在走廊上互相打着招呼,或者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杨煜站在会场入口附近的走廊上,他想让更多的人注意自己。一个局长远远地就伸出手神情喜悦地迎过来,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语气坚定地说:“杨局长,终于熬出头了,你盼这一天不知盼了多久了。哈哈,很快就要改口叫你杨主任了哟!”

  杨煜握着他的手抖了抖,说:“谢谢,谢谢!八字还没一撇呢。”神色冷静而谦逊,他要努力抑制自己心中的喜悦,不能显得得意忘形。

  那人热情甚至有点谄媚地说:“众望所归,众望所归呀,无论为人处世还是所做的贡献,你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大家都该投你的票。”

  那人又向周边的人努努嘴,并拍着杨煜说:“喏,喏,喏,杨局长。”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道“嗯”或者“明白”,有一个人还竖着中指和食指向杨煜示意。

  杨煜看到,几乎每一个来参会的人都有说有笑,表情轻松,似乎每个人家里都即将办一场喜事。的确,大家很久没有行使过投票权了。三洞县自从费夷任县委书记以来,就很少提拔本地的干部,更没有推荐本地的干部到外地任职,偶尔有在三洞任职的县级领导调走了,上面又从外地调个人安插进来,有人就讥讽说:“拔走一棵萝卜,又插进来一棵红薯。”本地干部没了出头之日,对此颇多怨言。

  杨煜不停地与大家搭讪。这时县委副书记李清刚向这边走来,杨煜赶紧迎上前去,叫了声“李书记好”。两个人握了手。杨煜分明感觉到,李清刚握手的力度有点奇怪,握手的同时大拇指在他手背重重地按了一下,试图在向他暗示什么。是在预祝自己成功吗?杨煜思忖着,心里有几分高兴。但会后,他才醒悟自己曲解了李清刚的这个暗号,真的有点愚蠢。

  会议准时开始,不出众人所料,的确是推荐县人大一名副主任人选,只是除此之外还要从现有副处级领导干部中推荐一个人到市直机关任正处级实职。会议由县委书记费夷主持,市委组织部考察组孙组长一本正经地说明了推荐职位及会议纪律。

  推荐结果,杨煜的票最多,其次是常务副县长胡盛通,李清刚排第三。事后,杨煜才知道,组织上的意图是推李清刚到市直机关任职、自己任县人大副主任。杨煜对李清刚的那个暗号恍然大悟,他是要自己投他一票啊!可自己偏偏推荐的是胡盛通,心里顿时吃惊不小、后悔不迭。

  散会后,杨煜并没有叫司机来接,眼看时间还早,天气也不错,他计划步行去局里,只要二十分钟就到了,他要享受这温暖的阳光。一路上,他心里无比兴奋,有点扬眉吐气的味道,但脸上仍然保持镇定。是的,此刻的他应该是如释重负了,已经担任了五年的建设局长,一年多的民政局长,又当了五年多的财政局长,青春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他沿着清溪河岸边从容地走着。路边高大的玉兰树枝繁叶茂,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仿佛在向他行注目礼。

  不知不觉,他已迈上了横在清溪河上的闸坝,闸坝是前两年为了蓄水修建的。没有这道坝的时候,每遇干旱季节,清溪河便干涸见底,污浊不堪,县委书记费夷常常为这条母亲河的肮脏慨叹不已。如今,清溪上已有六道坝,坝面是桥,桥上是盖顶的仿古走廊,建造得古色古香,雕梁画栋。而且每道坝的设计风格不一,就像巴黎市区塞纳河上的桥一样,给古老的三洞县城增添了更加古朴的风韵。杨煜漫步在坝上,顿觉自豪,因为是自己任财政局长期间修建的。他有点奇怪,今天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他以往并不在意的。

  过了河坝,约五分钟就到了财政局。一路上不断收到信息,都是两个字——“祝贺”“恭喜”“请客”“不错”,而且都是县委常委们发来的,杨煜感激不已,他不断地回复“谢谢”两个字。

  回到办公室,杨煜对这间倾注了他五年多情感的办公室环顾一番,顿觉亲切,又是那么的恋恋不舍。

  “就要离开这里了。”他心里感叹道,随即轻轻地叹了口气。离开这儿是迟早的事,但一旦真要离开了,他内心却充满了矛盾,夹带着伤感,就像嫁姑娘一样,哪怕是嫁入比自己家更富裕的家庭,姑娘的母亲也要伤心地痛哭一场。

  晚餐,妻子田桔子专门做了土豆片焖排骨,这是杨煜最喜欢吃的一道菜。

  “莫不是太阳从西边出了?你们单位的路线教育效果不错呀,老婆一下子就变贤惠了。”杨煜挖苦她。

  “嘻嘻,”妻子爽朗地笑道,“太阳早就该从西边出了!”妻子顿了顿,又接着说:“你不要瞒我,人家都告诉我了,你要高升了。”妻子把声音拖得长长的、柔柔的。

  杨煜没有作声,故意板着脸。

  田桔子看着杨煜这副模样,满心狐疑,不知道自己得来的消息是不是可靠。她怯怯地问:“老公,是真的吧?”声音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家老公我不该提拔吗?”杨煜反问道,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只是不太自然。

  “唉呀呀,”田桔子尖声大笑,“你真是把我急死了,我还以为是误传呢。人家提拔了都是欢天喜地的,你反倒愁眉苦脸、如丧考妣。”

  “看你那嘚瑟劲,好像你家老公是进了常委一样。”杨煜故意刺激她。

  “一步一步来嘛,稳打稳扎,你可不能好高骛远!”田桔子批评道。

  “去去去,我懒得理你。”杨煜回到家里,下午的好心情可并没有一路带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田桔子不再作声,重新回到厨房。虽然杨煜没有好脸色,但她的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顷刻间拥有了巨大的幸福。

  晚餐很快准备好了。田桔子破天荒地开了瓶红酒,并为杨煜盛了一碗汤。平时,家里没有客人的情况下,两口子是从来不喝酒的。

  杨煜不想扫了妻子的兴致,依了她。夫妻俩慢吞吞地喝着酒。酒,就像火柴一样,点燃了杨煜的激情,血液在血管里欢快地跳动着。田桔子脸上泛起了红晕,喃喃地说:“我们真幸福,真幸福。”

  喜事降临,往往会使女人妩媚动人,家庭温馨无比。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