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没有比脚步更远的路——邱德帅散文集《遇见桑植》序

http://www.frguo.com/ 2017-12-26 贵术中

  曹雪芹是什么学历?虽然他晚年家道中落,但是他毕竟出生于大户人家,年少时可能上过当时的高等学府。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关于他的真正学历,无从考证。不过,他的学历或高或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著的《红楼梦》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成为文学经典。学历很清楚的,是其作品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的沈从文,小学文化。然而,这位只有小学文化底子的人,从湘西凤凰出发,沿沱江顺流而下,漂向山外的大世界,创作了高山仰止的湘西系列作品,成为世界文豪。这并非个案,《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常德籍作家丁玲,也是小学文化学历。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由此得出一个结论,文学成就与学历没有必然联系。换句话说,作家是生长出来的,而不是学校培养的。在文学创作的原野上,作家栉风沐雨苦苦耕耘。土生土长的邱德帅,就是在桑植这块沃土上耕耘的青年作家。

  搞文学创作的人,如何看待别人的经验?有的人一味追捧,生搬硬套,结果徒劳无益;有的人则取其要义加以利用,也许有一定的收获。但是,完全依靠别人的经验成就自己,到头来恐怕是竹篮打水。就像一颗种子,不把根扎进所在的土壤,而是望着其它种子发芽、成长,自己永远不可能长成大树。不少人热衷于参加各种文学讲座和大大小小的文学笔会,一群人前呼后拥进行文学采风,可谓出尽了风头,所写的自认为是精品的应景之作,其实是一堆文字垃圾。前不久参加毛泽东文学院作家班学习归来的德帅,谈其听名家讲课感受时说:“似懂非懂。”德帅说的是实话,这并非他水平低听不懂,而是他对不适宜自己的外来经验的理性排斥。德帅曾有过一段颠沛流离的经历,漂泊京都时向往过东北黑土地、西望过黄土高原,也闻过来自南国红豆的清香,但他最后还是回到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把根深深地扎进这片土地里,吸吮着土地里的营养,再把源源不断的营养转化为素材,创作出的一件件作品,挟带着这片土地的余温和泥土气息的芳香。这是他爱得深沉的土地对他的匮赠,也是他耕耘这片土地得到的回报。

  一位老作家曾说,看一个文学爱好者有没有前途,并不是看其语言美不美,而是看其有没有眼光。这个世界不缺乏美,缺乏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这种眼光,就是捕捉力,就是洞察力。一件平凡的事情,在平常人看来平淡无奇,而在作家的眼里,却看到了洞外乾坤,这就是作家与常人的不同之处。当然,这种火眼金睛,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通过后天的学习和修炼得到的。德帅深谙此道,用他的坚毅与顽强进行了一场苦行僧般的修炼,终于取得了沉甸甸的收成。从《那碗“湘陵茶”》《白石萝卜》《问渡白蛇溪》《峥嵘岁月写巾帼》《苍山洱海的遐思》《船行长潭坪》《南滩水库群英会》《我的父亲》《亲,可不可以陪我留在桑植》《一人有一个中秋》《黑暗之光》《这一生》,到《中坪绿》《穿过云雾望中坪》《牛说》《印象李建军》《醉美马合口》《深山明珠梭子丘》《解乡愁》《自生桥》《芦阳春》《青峰溪》《双桥雨》《会马洛》《贺龙湖畔的春天》《桂东“读红”》《归来仍是少年》《意恐迟迟归》等等,并非只是量的变化,而是质的大幅度提升。仔细品读这些作品,作者对人生的领悟、人性的剖析、生活的理解,尤其是对道德的审判,以犀利的眼光和独到的视角,给予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任何成功者,除了具有一定的天赋作为基石,还必须以勤奋努力为材料,才能构筑起冲天大厦。德帅还很年轻,以后的路很长很长。没有比脚步更远的路,只要他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就一定会越走越宽广,也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德帅散文集《遇见桑植》即将付梓,嘱我作序,我欣然应允,匆匆忙忙写下上述文字,算是对德帅的一个肯定。

  是为序。

  2017年12月15日澧水之滨

 

  (贵术中,散文家、小说家。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作家,《张家界日报》编辑部副主任、资深编辑。迄今已累计在《光明日报》《湖南日报》《张家界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逾5000篇300余万字,已出版散文集《一片绚丽的文化风景》。小说、散文作品多次获省级副刊作品年赛奖等奖项。)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