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报告文学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徐剑为2017年湖南省报告文学作家班学员授课

http://www.frguo.com/ 2017-12-23 

  本网讯(记者 陈欣)12月23日上午,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徐剑应邀在毛泽东文学院为2017年湖南省报告文学作家班学员授课,讲授的主题为“文学与远方,报告文学作家写在大地上的诗行”。

讲座现场

  徐剑说,真正意义上的读书行走是指读人生、社会、天地这三部大书,最终可以实现宋儒张载之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读书孕育情感,行走直抵远方。情感是文学,远方乃理想。读书的终极是寻找精神与情感的皈依,行走彼岸,抵达敬畏与悲悯的宗教。

  三十二年间,十八趟行走西藏,徐剑寻找到了敬畏天地和悲天悯人终极所在。最打动他的是一种生命极限的高度,一个民族精神的高度,还有一种文学高度。文学的最高精神品质是精神、思想、哲学向度,是哲学最高之境的宗教般的终极关怀,是对天地国师的敬畏,对一草一木一物的敬爱,对亲朋挚友的虔敬,同时也是描绘人性之善、人情之美、人间之暖、人道之高和人性的复杂与黯然。远行西藏,才可能感受到那种彻骨的荒凉,站于空阔无边的天空下,才能感受大地之阔。站在历史的废墟之上,能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历史的信息和文化之魂在律动,有一种催促写文学史诗的冲动,因为被我们挖掘和书写的历史事件与人物本身,已经构成一部正真的史诗了。

徐剑讲授“文学与远方,报告文学作家写在大地上的诗行”

  徐剑认为,重大题材也好,前沿批判题材也罢,最终进入叙事时,必然有一个文学落点,这个落点就是人。人的命运沉浮,人性的黑白灰,明暗空间和重点。抑或是人性之美、之亮、之黯、之暖、之复杂,情感的崇高与龌蹉之上,都落在人与文之上。一个作家应该有写鸿篇巨制的野心和精神担当。对于作家的写作而言,要敢于直面命运、生死、爱恨、悲悯、精神。古今中外的精品之作,扛鼎之作和传世之作,无一不是在文学叙述之中,对这些叙事内容和精神元素有独到的发现与深邃挖掘。上乘之作,一定是精神品质高拔的,站在民族的、人类的书面高峰之上,有独怆然而涕下的时代、民族、个人和历史的命运感,直面死亡的残酷与冰冷,抒写爱情的美丽与凄怆,直通读者的心灵,为受众再造一个天堂。可以说,穷尽一生,我们困惑于此,突破也于此。

 

  授课老师链接:

 

  徐剑,著名报告文学作家。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艺创作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宣部全国宣传文化系统“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主要著作有《大国长剑》《鸟瞰地球》《砺剑灞上》《原子弹日记》《逐鹿天疆》《大国重器》等。曾获鲁迅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中国图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等。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