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蔡勋建:深爱我们的河流

http://www.frguo.com/ 2017-11-30 湖南作家网

  五月的华容河,像一篇汪洋恣肆的散文,很大气,很优雅。我不禁要想起朱自清与俞平伯的同题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来。我知道,华容河与秦淮河难相比较,秦淮河是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是南京古老文明的摇篮,而华容河却蛰居湘北一隅,几近默默无闻。

  不过,华容河也绝非等闲,她与滚滚长江浩浩洞庭怎么说也是嫡系近亲。河道上虽说没有过航标,却也跑过“江舶子”轮船,那如弓的河堤上也曾留下过纤夫如弓的身影和那咏叹调一般的“嗨呦,嗨呦”的号子声声……此刻的华容河若一根束腰之玉带,穿城而过,只是多了灯影,少了桨声。

  傍晚,华容河两岸特忙碌,这是许多年来都没有过的现象。人们从城堡一样的县城里走出来,从密集的城市森林中奔出来,纷纷走上华容大堤,一群又一群,一拨又一拨,自南向北,没有人号令,却是无一例外地溯江而上一路向北,及至石山矶,又无一例外地折回来。人们朝北行走,保持着一种向度,华容河却给人以“北去”之假象,只有那习习河风轻轻拂来,给人以真正的清凉。我常想,人们散步为何喜欢上堤,应该与华容河有关吧。水,大自然的尤物,上苍的赐予。神州自古“智者乐水”,孔子爱泗水,姜子牙爱渭水,毛泽东爱湘江爱长江爱赤水……人们近水,“一亲芳泽”,或是天性。

  天渐渐暗下来,堤上的路灯开始次第点亮,大约时至七点半,全城通明。我感到,渐渐地,天一层层“黯然失色”,灯一盏盏“灿然若炬”,曾几何时,两岸灯火,隔河相望,交相辉映。华容城里更是霓虹闪烁,一城缤纷。华容河滋养了两岸百姓,滋润了湘北新城,一条河流为一座城市的发育,付出了母爱。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要在每日此时见证这一光辉的时刻,——华灯初上,人影幢幢,水光潋滟,古老而又年轻的容城就像沉浸在这夜色美妙的华容河里……

  处处皆美景,夜夜是良宵。你看,河边滩头,居然还有人垂钓,两人异样,一人鹄立,一人趺坐,背堤面水,寂然无语。我不知在这天墨墨,地暗暗,灯煌煌,水粼粼的时刻,鱼儿们还是否光顾,不过,我想那“双钓暮江”者必是一种执着,一种坚守。

  二桥飞架西东,而且浑身亮堂,远看竟似海市蜃楼,多有缥缈之妙,却无虚无之感。是的,华容一桥、二桥都是一种真实而坚强的存在,这是不能虚拟的,而且它们的承载与担当太多太多,还有物质的流变与精神的穿越。面对华容河两岸的变化,我曾生发感慨写过一首打油诗:牛桊马鞍相对立,一桥雄峙二桥奇。欣逢若问将何往?乱耳笙歌沱水西。我想说的是,静卧华容河两岸千载的牛桊山、马鞍山,从来没有今日这般兴奋,满城之灯火辉煌让它们的“牛眼”“马目”惊诧圆睁。那丝竹虽然乱耳,却可消劳作之惫态,洗案牍之劳形。华容河西的沱江广场,是近几年兴建的群众文化广场,放音乐跳舞的,拉二胡唱花鼓戏的,办充气城堡游乐的,跳蹦蹦床的,搞泥塑人像上彩涂鸦的,甚至还有挂小银幕放投射电影的……每至入夜,万象纷呈,要说乱,还真是有点儿乱,可人们快乐,放松,愿意。其实,此刻的华容河,完全隐于幕后,就像配角之于主角,绿叶之于红花,相较于喧嚣的容城,她潜心忙于烘托,只是一个大背景。

  华容河给与我们的实在太多了!

  在我的生命体验中,六十年里有六年多(入伍当兵)离开过华容河,占十分之一。五十多年来我与华容河庶几形影相吊,寸步不离。不,应该说是华容河对我恩泽沦浃,不离不弃。孔子说: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每每遇见川流,我便想起孔子当年带众弟子游春,在泗水河边“论水”的故事。水啊!的确是“遍予而无私”。我经常跟自己矫正一个概念:并非我们热爱河流,是河流深爱着我们。河流之爱往往被我们忽略,视而不见。

  古今中外,为什么许多城市要紧贴大江大河大海之滨?我想生存之需要生活之便利是毫无疑问的,舍此,当怀有“诗意地栖居”之思。山为水之骨,水是山之魂。依山傍水的城市一定会是仪态万方,风光无限的。所以,我又常常傻想,假如没有华容河会怎样呢?容城还会这般妩媚么?

  一条久经岁月的河流,我能知道她流有多远,却不能知她时历有多少年,她的身上总是弥漫着久远古朴的人文气息,让人敬畏。华容河不大,全长不过60公里,可有谁知道她走过了多少年?还有谁知道,有多少人从华容河出发,走向远方?真巧,就在我徜徉大堤,伫立矶头,凝望华容河水流潺湲之际,偶然收到北京、深圳的朋友的短信,朋友念我,也念故乡。相对故乡来说,这些喝华容河水长大的羁旅他乡的朋友都是游子,他们成功的漂泊,很有意义。看到当今华容河上桥,想起昔日东门水中渡,我想,一条河流对于一个人、一座城,她的意义是丰赡的,永远的。站在东门水码头,渡船已遁影,汽笛亦杳声,唯见华容河南流远去,我的眼前居然浮现年方25岁的诗人李白初别故乡、远渡荆门时的情景:“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太白先生说得真是好啊,“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