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眺望新疆

http://www.frguo.com/ 2017-11-30 廖瑞莲

  一提起新疆这个神奇而又遥远的地方,最先闯入我印象中的是葡萄沟,沙漠,胡杨林,还有西部歌王王洛宾,以及曼妙多姿的新疆维吾尔族歌舞。此生去过大江南北不少地方,唯独没有去过西北风情独特的新疆。而我所有的去过新疆的朋友回来后都对我大夸新疆的美,新疆的好,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于心心念念中,竟然有了一次意外的让我与新疆隔江而望隔山远眺的机会,实在出乎意料。

  2017年10月,这是一个满城桂花飘香,疑是吴刚打翻了桂花酒,失手将酒洒落长沙的时节,这也是一个满城芙蓉花竞相开放的季节。在这有花香溢城花团锦簇满长沙的十月,我有幸来到神圣的毛泽东文学院,成为毛泽东文学院第十六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的一员,在此进行为期二十天的学习培训。同时参加研讨班学习的还有来自新疆各地的十八位同学以及来自新疆兵团的十一位同学。

  在毛院学习期间,在学院的合理安排下,许多名家给我们进行授课,让我补充到了不少精神食粮,也学到了不少知识,更有幸的是,认识了一群来自新疆的朋友,让我的朋友名单上第一次有了来自天山南北的朋友。

  最初,当我手捧着学员名册,面对那来自天山南北的朋友们长长的名字,我想认识他们,却一筹莫展。因为这些名字与我们汉族人的名字相比太陌生太不顺口。对于读完整部《百年孤独》之后通篇只能记住马尔克斯这个唯一的人名的我来说,同样记不住新疆朋友们那长长的名字。我扫视了全部名单,发现只有来自《伊犁日报》的马康健老师和新疆班的班长玉苏甫·艾沙这两个名字最短不容易弄错,于是,我在课间主动向马老师问好,然后,小心谨慎而又盛情邀请他们参加朋友的宴请。

  没想到,来自新疆的朋友落落大方,非常乐意地参加了朋友的应邀。而且,班长玉苏甫.艾沙是一个非常讲究礼仪的人,他一边与长沙的朋友聊着天,喝着茶,一边不忘请教初次相见的长沙朋友的尊姓大名与通讯地址,原来,他是在给他新疆的朋友发微信,即时让他们给长沙的朋友寄土特产过来以示感谢与回报。餐中,宾客渐欢,班长玉苏甫·艾沙一脸认真地向我征询:“我可以唱歌吗?”在得到大家的鼓掌赞许之后,他放开歌喉,一曲深情嘹亮的《草原夜歌》飘出,直摄人魂魄,让人惊叹,也引得邻桌的朋友们停杯歇筷,伫足忘神地聆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聆听到这首草原歌曲,心扉早已被打动得一踏糊涂。在湖南班夏丽华和熊梦红美女的邀请下,玉班长曾在宾馆飙歌一曲,引来掌声雷动,惊叹无数。有人直叹,如果时光倒流二十年,若是相逢未嫁时,听到这歌儿定会千里迢迢追随玉班长到天山下去。——此时的玉苏甫·艾沙已被大家亲切地称之为玉班长了。与玉班长形影不离的尼合买提.阿布都热西提来自有塞外江南之美称的伊犁,是一位文学翻译家。他话语不多,与大家的交流就是用他那娴熟的新疆舞蹈来介绍自己。他可以随时地为大家奉献上一段精彩的新疆舞蹈。他舞步优美,活泼灵动,眉目传情,让我大开眼界赞叹不已。我甚至突发奇想,来生一定要投胎到新疆,做一个巧笑倩兮的维吾尔族姑娘,待我云鬓及笄,菡萏初开,找一个像他一样的男子作为我最爱的情人一起翩跹起舞天山下。同行的马康健老师更是热情有加,不下十遍地邀请在座的朋友一定要去新疆,去伊犁,他一定会热情款待大家。第一次往来,宾客皆欢,为我们的友谊加深奠定了基础。

  后来,受玉班长邀请,很荣幸地参加了一次新疆朋友们在他们热衷的海尔巴格餐厅的聚会,让我有机会认识更多的新疆朋友,近距离地再一次欣赏到了来自异域新疆的歌舞,真是三生有幸。海尔巴格餐厅是一家正宗的清真餐馆,不光是因为它的装修风格是明显的异域情调,餐厅里的工作人员也全是头戴花帽的维吾尔族朋友。我们在餐厅共享美味的清真食品的同时,餐厅的中央舞台上同时有两位花儿一样美丽的少年与少女表演着精彩的独具异域风情的歌舞为大家助兴。大家一边享受美味佳肴,一边尽享精神美食,既是味觉的盛宴,也是视觉的盛宴。兴致高时,来自新疆的朋友们情不自禁上台舞蹈一番,此情此景,让我产生疑似身在新疆的幻觉。我注意到,一直不喜欢开口说话的尼合买提·阿布都热西提到了舞台就像换一个人一样,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笑容也回到了他的脸上,活泼,活力,激情都回到了他的身上。舞蹈中的他像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一改他平时沉默少言的印象。还有地丽努尔·阿哈西和古丽加娜提·拜拖拉老师,一上舞台,她们简直就是一个舞蹈精灵,让我刮目相看。在我向她俩请教微信互加好友时,她们爽朗的笑声感染了我,让我倍感亲切。我发现,舞蹈让他们如此放松,也让他们更加容易接近。不善舞蹈的我曾冒昧地拒绝了马康健老师的跳舞邀请,在他的提醒下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不懂规矩。原来,在这里,你即使不会跳舞,也要上台走上几步,然后再礼貌解释自己不善舞蹈才能走下台来,这才是对邀请者的尊重。难怪,在下一曲到来之前,尼合买提·阿布都热西提老师特意离座来到我面前,对我说,他想邀请我跳一曲,我解释说自己是一个舞蹈盲,更别说这平时第一次见到的新疆舞蹈了,我更是陌生而不知所措。好在他是一个大度的人,没有计较我的拒绝。这一次的聚餐,让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新疆朋友的热情好客,宽容大度,美丽大方。

  与新疆朋友近距离地接触,就会发现,他们身上同样有着我们江南儿女一样的柔情与丰富情感。偶然的一次与同学们同游靖港古镇时,我注意到,尼合买提·阿布都热西提老师是一个举手投足间都彬彬有礼,对所有女士都会礼让三分的绅士。一路上他无怨无悔地为大家提包,让路,为女士们挡住对面来的行人车辆别碰着了,尽显绅士风度。只是,总不见他展露笑脸。我不禁开玩笑说:“大翻译家,能把我们长沙的晴好天气翻译到你心里吗?”禁不住追问,他终于说出了他最近闷闷不乐的原因。原来,在他刚来长沙没几天,他的一位在新疆的老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不幸因病去逝了。他们感情非常深厚,情同手足,而他却在千里之外不能为其送行。他感到深深地悲伤,却无从宣泄。他在大家都出去开心游玩的时候甚至把自己关在宾馆里足不出户,只因心里难受。他无人可诉,憋在心里那么多天,今天终于能一吐为快。我只有宽慰他,就当他的朋友化作了草原的雄鹰飞向了辽阔的草原吧。这个堂堂七尺男儿终于能放下心事,面露笑容了。在他的钢铁身躯里也同样深藏着江南儿女一样的深情与厚意,天山雪水与湘江碧水哺育的同是血肉之躯。

  松弛有度的学习让大家心情愉快地度过每一天。时间如白驹过隙,倏忽即逝。还有许多计划还没来得及实现时,分别骤然来临。毕业典礼说到就到了。毕业联欢晚会上,各位老师精彩纷呈的节目让我耳目一新,惊叹不已。阿曼古丽·艾则孜优雅的舞姿以及广博的学识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就是她,翻译了本省作家,也是本省作协主席王跃文老师的名著《漫水》。当她将维文版的小说《漫水》赠给王跃文老师时,王老师感动不已,连连说,这是他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这个文静优雅而又美丽的维吾尔族女子,她就像天山雪莲花一样美丽而圣洁。在毕业典礼上她作为新疆班同学代表发言,那发自肺腑的离别感言,让大家都依依不舍。

  而那位来自新疆塔里木大学人文学院的肖涛老师,当她身着端庄得体的红色礼服惊艳地出现在主持人舞台时又是另一番风景。我依稀记得,初来乍到时,当大家讨论到“故乡”这个永恒话题的时候,她曾手持麦克风,环顾全场,深情地叩问“湖南与新疆,家乡与故乡,哪个是家乡?哪个是故乡?”她的叩问一度让我怦然心动,潸然泪下。她是一位疆二代,也就是说,她的父母就是上个世纪六十年那一辈抛头颅洒热血将青春奉献给我边疆的热血青年,没有他们几代人的付出,就没有今天边疆的繁荣与安宁。回想自己,在女儿年满十八岁即将上大学之时,我对她宣布的一号规定就是“不能踏出湖南半步!”时值重阳节,省内各大媒体正铺天盖地地宣传当年八千湘女上天山的豪迈壮举,以及部分湘女代表回娘家过重阳节的新闻。相对开垦边疆为边疆奉献了青春的八千湘女来说,我是自私的,我没有她们博大的胸怀。我向她们致敬!

  在联欢晚会的舞台上,我看到了那位能歌善喝的玉班长义不容辞当起了主持。站在台上的他,又是另一番形象,吐词幽默,风趣,尽显其语言的才华。玉班长真不愧是班长,颇具班长风范。还记得一个周末,我们几个同学计划好了去岳阳楼和黄鹤楼游玩,在武汉接待的朋友都已联系并将一切安排妥当,却因为突然得知青年报告文学作家纪红建老师要为其新书报告文学《乡村国事》搞发布会,玉班长最终决定忍痛放弃他向往的两楼游玩计划而去参加发布会。是一个顾全大局的班长,一位让人敬仰的天山之下好男儿。

  联欢晚会上,让我认识更多的多才多艺的新疆朋友,郁迪老师,哈拜·苏来曼老师……他们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新疆。

  哦,我在毛院眺望新疆,目光越过我的这些新疆朋友,穿过雪峰之巅,飞越三湘四水,我仿佛看到了新疆天山的伟岸神圣,雪莲的美丽圣洁,新疆人们的热情好客,宽容大度,以及新疆那美丽风景在我眼前无穷展开……

 

  作者简介:

  廖瑞莲,女,湖南省作协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十六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曾在医院工作十余年,主治医师。著有博文三百余篇。2014年,出版文集《烟雨洪江》。有文字散见于《百姓之家》、《知识窗》、《人之初》、《小溪流》、《今日女报》、《怀化日报》、《边城晚报》等等全国及省、市报刊杂志。二000年,散文《赤脚走在金鞭溪》获毛泽东文学院与张家界市联合主办的“走向大自然”全国征文二等奖。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