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关灯惹的祸

http://www.frguo.com/ 2017-11-30 洪心琴

  暮春,晚上十点四十五分,罗老师歪在沙发上,满脸疲惫。今天上午一模成绩出来了,部分学生的写作成绩不理想,她整晚都在面批。面批得讲究策略,要鼓励学生树立必胜的信心,最重要的是要帮学生找出问题,有针对性地给以点拨。所以,整个晚上她都在和一个又一个学生谈英语句子的结构、审题、确定写作要点、篇章衔接、地道表达等问题,的确累坏了!即使年轻教师也会觉得累,何况她已经年近半百了。丈夫递给她一杯温开水,她仅用眼神示意他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她实在不想动,也不想说话。手机却偏偏刺耳地响起来,是年级组长王立权,她立刻挺直了身子。“罗老师,英语办公室没关灯,麻烦你回来关一下吧! 校长知道了会很恼火,以后不能这么大意!”手机那头,王级长的语气非常严肃,不容商量。他把这个不是职务的职务看得很重,譬如他写完年级的通知后,一定会在落款处写上“王立权级长”以示权威。他还是校长的红人,总喜欢狐假虎威,拿校长压人。

  学校离家大约二十分钟车程,丈夫建议她找个住在学校附近的老师去关灯。她说:“李艳华倒是离学校近,可她刚怀上二胎,早孕反应厉害,还是我去吧,这么晚了,别打扰她。”“我送你吧。”罗老师向丈夫投去感激的目光。

  已近深夜,路上人少车稀,一路畅通,十一点过几分,他们就到了学校南门。罗老师对丈夫说:“车子开不到高三楼,你就在这等我吧,我马上就来。”她下了车,进了校门,一路疾走至高三楼,却发现没关灯的是数学组办公室,她突然觉得心里好烦! 她在办公室门前站了一会儿,等心里的火气压下去了,掏出手机,准备向王立权说明情况。举起手机的一刹那,她感觉不妥,担心王立权对张德明说出难听的话,影响张老师的心情。她想:“还是直接打电话告诉张老师吧。”罗老师拨通了张老师的手机。

  张德明冲完凉,裸着上身走出冲凉房后直奔卧室。明天他得早点去学校改剩下的练习卷,所以他想早点休息。接到了罗老师的电话,他却二话不说,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就要往外走。妻子已躺在床上,看这阵势,有点不高兴。“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张老师如实以告,妻子更加不高兴了。“不就一根灯管吗?一晚能耗多少电?一两块钱的事犯得着这么折腾?还让不让人休息?”张老师是天生的好脾气,嬉皮笑脸地说:“娘子且息雷霆怒,为夫去去就来,误不了你的好时辰。”妻子忍俊不住,“噗”地笑了,随即嗔怒道:“你个死不正经的,一天到晚死在学校里,以后别教高三了!”张老师点头弯腰,作出温顺讨好的样子,说:“为夫记住了,明天就跟校长说。”张老师心里却明白得很,怎么可能不教高三?他是全市有名的特级教师,已经连续十五年教高三。家长们只要听说孩子在他班上,就特别放心,好像孩子上名校全无问题。想到这些,张老师就有满满的成就感,“嘿嘿”笑着走出家门。

  张老师家住学校附近的教师公寓,步行至学校西门也就需要四五分钟。教学楼办公楼宿舍楼分布在南门北门那边。西门与操场隔着五六米宽的校道,往前几十米是厕所,厕所前面摆放着几个垃圾桶。若在白天,学生在操场上上体育课、做运动,你感觉不到西门这边的冷清。放学后,这里就显得特别僻静,谁没事乐意往厕所跑呢?谁愿意闻垃圾的怪味呢?不过,这僻静的所在却有另一番热闹。垃圾桶里装满几千师生一天的废弃物,学生们没有吃完的零食、装有剩饭剩菜剩汤的饭盒、吃了一半的面包或鸡腿、果皮纸屑易拉罐破拖把烂抹布,可谓种类繁多,应有尽有。每天上午,环卫站会派车过来将垃圾运走,也就是说所有垃圾必须在学校过夜。到了晚上,更少有人踏足这幽暗僻静的地方,垃圾桶里的残余食物发出各种有诱惑力的气味,这里便成了流浪猫的乐园,谁也说不清那么多猫一下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夜已深,西门上方的大灯已经关掉,就留下几个地灯,发出柔弱昏暗的光。保安半躺在靠背椅上,半睡半醒的样子,听到敲门声,连忙睁开眼睛。见是张老师,慌不迭地开了门后,又坐回靠背椅,继续闭目养神。

  张老师走进校门时,猫们正在享受属于他们的幸福时光。有的已经吃饱喝足,围绕着垃圾桶转悠调情;有的在垃圾桶里觅食;有的从这个垃圾桶跳到那个垃圾桶;有的已经找到美味,伏在地上享受师生们的恩赐,边吃边“呜呜呜”或“喵呜喵呜”地释放着惬意和满足。张老师的突然出现,惊扰了猫们的幸福时刻。胆大的猫站在垃圾桶上一动不动,两眼定定地看着张老师。胆小的惊慌得四处乱窜,跑几步后又不甘心地驻足回望,看看垃圾桶,再看看张老师,眼里满是对垃圾桶的不舍和对张老师的怨恨,嘴里大声地“喵呜----喵呜----”地叫,表达它们的抗议。一只猫慌不择路,刚好碰到张老师抬起的左脚,误以为张老师故意攻击它。它奋起自卫,对着张老师的脚背,狠狠地伸出猫爪。张老师“哎哟”一声,急忙向右拐,以避开猫的再次攻击,却不料踩到一个易拉罐,脚底一滑,摔到地上,痛得他差点流下眼泪。

  妻子接到电话后急忙赶到学校,和保安一起把张老师送到医院。医生先给张老师打狂犬疫苗,然后照片检查。X光片的结果很快出来了,脚踝骨撕裂。“还好,没有骨折,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别乱动,好好养着,好得快一点。住几天院吧。”看着丈夫左脚背上深深的猫爪印,还有那严重淤血乌紫乌紫肿得变了形的右脚,做妻子的忍不住又是一串牢骚:“我说什么来着?为了一两块钱的电费,值得吗?”

  第二天早晨,数学备课组办公室里充满不满焦躁的气氛。李老师说:“天还没亮就被电话吵醒,要我代张老师的一个班,现在这么紧张的时刻,三个班的数学怎么吃得消?”陈老师说:“我和你一样倒霉,也要代课。三个班加班主任。好事从来没我的份,一代课就想起我了。”其他几位老师暗自庆幸自己不用代课,真诚地对两位同事表示同情,然后大家又都表达出不解。李老师说:“我就纳闷了,昨天晚上回家时,我和他一起走到教师公寓,怎么就摔伤腿了?”另一个老师说:“听说是在西门摔的,还被猫抓伤了,那么晚到学校来干什么?”

  数学组老师的议论传到了隔壁英语组。罗老师来到数学组,告诉他们说张老师昨晚回校是为了关灯。李老师说:“关灯?今天我第一个来,灯是亮着的,没有关掉啊。”罗老师只得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最后她说:“他应该是来的路上就受伤了。我心里难过极了,真后悔给了张老师电话,他多遭罪啊,又连累你们,我真难受啊!后悔!后悔!后悔”李老师听罗老师说完,一把将手中的三角板摔在桌面上。“王立权就不是个人!每个级长手里都有所在年级各个办公室的备用钥匙,他不那么摆谱,顺手关了灯,何至于这样?”众人一听,齐声说:“啊?是哦!”

 

  作者简介:

  洪心琴,湖南武冈人,54岁,广州从化中学中学英语高级教师。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二十多篇,独立编著《高中英语语法考点难点精解及应试策略》等三本教育教学著作,曾任《名家指路》、《金榜一号》、《金版学案》、《三维设计》等丛书的英语学科主编,组织编写了一百二十本教辅书籍。曾在《湖南经济报》、《今日女报》、《广州青年报》发表过小小说、散文。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