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蔡英:读书梦

http://www.frguo.com/ 2017-11-27 

  父亲有一个老旧的樟箱,里面珍藏着爷爷留下的《三字经》、《论语》等线装书。粗糙的纸张,模糊的字迹,残缺的书页,散发着陈年老事的幽香,让人陶醉在斑驳沧桑的记忆里。

  父亲告诉我们,爷爷自小给地主做长工,五岁放牛,十岁拖大车养家。自小向往读书的他,经常躲在私塾先生的窗口听人念书,这些线装书就是当年一位好心的老人送的。爷爷十六岁那年,湖南解放了,他从此结束了长工生涯。因根正苗红,他被派去修建黄花机场。怀着对党和国家的无限热爱和忠诚,爷爷废寝忘食地奋战在荒郊野外。别人做工到天黑,他劳动到半夜;工伤鲜血直流,他撕根布条一声不响。一年后,组织送他读扫盲班。白天,他在工地上黑汗水流地背石头;晚上,在简陋的教室里如饥似渴地学习。后来,他入了党,分配到乡镇工作,先后担任过副区长、乡党委书记等职务。当了“官”的爷爷唯一的爱好是读书,经常通宵达旦地看书,还有作品发表在当地报纸上。

  十年浩劫的荒唐岁月里,爷爷被打成右派,天天被抓着游街,大字不识一个的奶奶竟急成重病,终日神志不清。后来爷爷恢复了工作,由于长年在城里上班,家里的重担自然而然地落在长子父亲身上。每天上学之前,他得先到山上砍担柴;放学后,要煮饭喂猪。因挣的工分不够,一家人难得吃饱。尽管父亲成绩优异,初中毕业后他却无法继续上学,因为干部子女的身份。于是,十四岁的父亲开始了拉大车生涯,每天拖着数百斤大车,辗转百里运送砂石。父亲结婚的那年,四十九岁的爷爷因脑溢血突发,倒在办公室里。弥留之际,爷爷拿出那些线装书叮嘱:“你耽误了读书,一定要让子孙后代多读书呀。”那一刻,父亲就发誓,哪怕砸锅卖铁也要让儿女们上学。

  地处穷乡僻壤,还要养活我们兄弟姊妹四人,沉重的生活压力如巨石一样压在父亲身上。他当过卖苦力的石匠泥工,走街串巷做过小买卖。由于长年的劳作,父亲不到四十岁背就驼了,满面皱纹。可是再苦再累,父亲每天都要抽时间看看书,写写字。我们喜欢阅读,就与父亲的潜移默化有关。记得小时候,父亲最开心的日子就是雨雪天,这样他便可以在家看书。他不能给我们辅导功课,却经常拿爷爷和他的事例来教育我们:读书才能改变人生,才能更好地报效国家和社会。一直以来,我们个个发奋读书,不肯落后,破旧的墙壁上贴满了“三好学生”、“优秀队员”等奖状。父亲心酸而自豪地说,别人家用石灰粉墙,我们家没钱,就用孩子的奖状糊壁!

  当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多年没有出过大学生的村子沸腾了,道喜的鞭炮整整响了半个月。那个夏天,父亲最为欣慰,即使为借我的学费,他跑遍了所有亲友,赔尽了笑脸。后来,两个弟弟相继考上大学。再后来,我们毕业后都考上公务员,小弟还通过公开选拔考试成为家乡的副镇长。家里还是那栋八十年代初建的土砖房,处在高楼大厦之中,显得格外寒碜。可是父亲满是自豪,别人用钱建造的是“房”,他用心培养的是“人”。

  我知道,其实年过花甲的父亲还是有遗憾的,我们没能读研,他希望孙辈们能读博深造。是啊,什么时候我们能圆了父亲这个梦呢?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