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尹玉三:三话母亲

http://www.frguo.com/ 2017-11-27 

  母亲之趣事……

  几年前,母亲随我们来小镇居住,老人家在城市生活了几十年,怕她来小镇居住不习惯,私下里想让她老人家怡享天年、尽量少动,却又知她是个闲不下的人,故我跟她老人家开玩笑式的开导说:您来后咱家的人员工作安排跟您商量一下,您看如何,家里我的任职为店主兼迎宾、保安、服务、卫生,您儿媳担任财务出纳老总兼采卖及后勤工作,至于您就任为董事长兼不管及监管总长,您老看这样子工作安排可人性化?母亲听罢怒道:当董事长,我现在还手脚能动,你咯意思是什么事都不想让我沾边,叫我住在楼上当等死长摆!得!遂罢妄议,随她老人家心愿所为。

  母亲的反话

  母亲年寿八十有三,渐渐地发现她老人家越来越爱正话反说了。有时问她老人家有什么想吃或爱吃的零食冒,她就会拒绝道:现在一日三餐都已经很好,还去浪费钱买么子零食呷罗,再说我咯大一把年龄还怕呷哒肠胃不好,莫跟我买。但当尝到孙子或其他晚辈给她送的零食后,私下里悄悄的跟我讲,某某零食蛮好呷,问我在哪里可买到。当得知家里要来客人,又看着我们要开门做生意时,她会焦躁的烦道:现今越是屋里搞不羸,越是人客搞搞的。但是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只要客人进得家里,她老人家就早已忘记了先前自己说过的话,满心欢喜地张罗着招待客人,陪着客人嘘寒问暖反而是她的事情了。家里的晚辈时常要来看看她这“国宝”级的老人家,她听得消息总是反对他们来看,尤其是她那大儿子,知其要来探视母亲,就对我唠道:跟你哥哥回个电话,他们一家人住在外地,拖儿带孙来趟很麻烦,叫他们不要来看我,告诉他我身体尚好,一时半天还走不了。我知晓母亲嘴上虽然这么说,然而更加理解常常在我面前,跟我唠叨着哥哥一家的那份牵挂心情,也就反着母亲的话意劝道:您老本意出发点是为哥哥一家着想,您可以要求他们不来看您,但您不能剥夺您儿子探视母亲的权利哦,我更没权力回复这样的电话。此刻母亲听罢定是满脸不快,然而只需当她那大儿子回得家来,从安排他们喜欢吃的什么菜,关心是否留下,能住几日,将大儿子带到自己房间聊天,那种欢喜可以看出是由衷地发自内心。

  母亲也有正话正说的时候,那就是我有事需回省城,她老人家必定郑重的询道:你又有么子事去省城罗,么子时候回来罗。只有此时此刻面对母亲,你才会吟思起“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来。

  母亲与白兰花

  母亲一生喜爱白兰花,小时候,不管当年生活怎样艰难困苦,每当看见或听到沿街白兰花的叫卖声时,总会从不太宽裕的手头里挤出买花的钱来购买,看着母亲手捧白兰花,眯起眼神,鼻窦贴近花儿,充盈着花香的那种幸福满足感,深深的印记在少年时我的脑海。长大参加工作后,只要到白兰花开花的季节,遇见街上白兰花的叫卖声时,定会驻足购上一对含苞待放的白兰花回到家中送予母亲,母亲自然依旧充满愉悦高兴。

  来到小镇并接来母亲安居守业后,在考虑打造屋傍小巷的园林建设中,我首先想着必须栽种上一棵白兰树,前期栽种时经验不足,将就着将树苗栽种于一口废弃的水缸中,由于受缸的环境影响,栽种的树苗很难结出丰郁的花来,看着母亲盼望而失望的表情,终于让我下定决心,于今年年初请人将缸中的白兰树植入地下土中,天随人意,今年的白兰树有如仙女散花,枝枝树梢开满花朵,母亲脸上的笑意,也如朵朵盛开的花瓣,温馨而飘香!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