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研讨会 -> 内容阅读

唐樱油画作品座谈会在中南大学召开

http://www.frguo.com/ 2017-11-17 晏杰雄、许晶晶、谭柔

   10月28日下午,湖南省视觉艺术评论委员会会长会议暨唐樱油画作品座谈会在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召开。龚旭东、王希俊、陈善君、聂茂、黄礼攸、罗红胜、向彬、晏选军、罗如春、晏杰雄、陈国雄、唐晓明、周旭、曹志辉、李晓蓉等湖南知名专家学者及中南大学美学、艺术学研究生50余人与会。会议由湖南省视觉艺术评论委员会会长、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刘泽民主持。

座谈会现场

  座谈会展示了唐樱四十余幅代表性作品及最新诗画作品集《心灵·物语》,与会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唐樱的油画作品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与文化意义,呈现一种浑然天成的艺术原创境界,表现为拙朴技法与自由心灵的统一、女性意识与生命意识的融合、西方油画艺术与中国画风格的的融合,在深渊般的意义空间中透现南方少数民族的古老记忆。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龚旭东认为:“唐樱的创作是楚巫文化的诗性表达,元气淋漓,具有通灵之感,她认为万物有灵并且进行捕捉、发现和展现。”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陈善君把唐樱油画作品界定为“花弄影”,认为唐樱的油画画得是影子,包含具象的如世间万物、抽象的如生命、命运,但这种会意的美学亟需国际上的地位和接受度。湖南省画院青年画院院长黄礼攸说:“唐樱的作品中有着儿童画的天真、民间绘画的质朴和专业画家的语言,更重要的是有着大师绘画作品中的自由感。”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罗如春认为唐樱油画作品是“地狱中的花朵”,于斑驳的光影中透露希望的讯息,正是绝境中被逼出来的生命与光亮。刘泽民会长总结会议:一是肯定唐樱从文学创作走向绘画的重要意义,提出文学与绘画相通的观点;二是指出唐樱的油画作品中显示出的她的独特精神个性,如何养成、保持、发展这种独特精神个性值得进行深入探讨;三是唐樱油画作品中呈现的自由感可与意境相结合,就如何更好地表达内心本性问题还应努力探寻。

座谈会合影

唐樱在座谈会上发言

  最后,唐樱阐述了油画创作历程,分享如何完成一个作家神奇的艺术蜕变过程。偶然的一天她忽然涌起强烈想画油画的欲望,“这是一种突然的、发疯似的感觉。”在这之前对油画知之甚少,选择油画只是因为“油”这个字蕴含着自由,像水一样自由流动。“油画仿佛是有生命的,你热爱它,它就会变成你喜爱的样子。”她认为心灵面始终是比技术面重要的,“文学和绘画都是对生命的救赎,有一种把人向上托举的力量。我用这种力量来抵抗颓废、沮丧和失望。”

  唐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长沙市文联副主席,长沙市作家协会主席。198年,发表处作《滴翠的连理枝》至今已发表出版三百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近二十部。其中长篇小说《阿鹰》获国家图书奖,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长篇小说《男生跳跳》荣获首届张天翼儿童文学奖等。文学活动和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壮族文学发展史!曾代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随中国作协出访法国进行文化交流。油画作品参加全国性书画艺术展、被收藏,作为礼物进行海外文化交流。2013年10月开始油画创作,迄今为止已创作八百二十多幅。作品入选首届中国多民族作家书画展作品集,《文艺报》曾用半个版面宣传报道,中国作协到台湾进行文化交流,油画曾被作为文化礼品赠送。

  


  唐樱油画作品座谈会发言纪要

  一、时间:2017年10月28日下午三点至六点

  二、地点: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30会议室

  主持: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刘泽民院长

  龚旭东:

  谈唐樱的绘画创作,我想找一个词来概括我对她的作品的感受,就是巫气。这是元气淋漓,有通灵之感的艺术创作,它是不可强求的,不是靠技法可以得到的。其实从技法上来说,唐樱的很多技法是稚嫩的,但是在有了这种充沛的淋漓元气通灵感以后,技法就变得不重要了。就像我们看民间艺术,很多作品是没有什么技巧的,但是它是真正好的艺术,我认为是因为它是元气淋漓的,它是通灵的。

  通那种最初的初心,元气,那种通灵的东西,正是唐樱的绘画里面特别珍贵的东西,是对于那些充满赤子之心的那些东西的尊重、感受,包括感受力和表达力。唐樱的绘画是接地气的,她和日常生活是相通的,而恰恰我们的民间艺术,恰恰是生长在日常艺术里面的。

  技法上的稚气就有可能变成一种新颖的东西,变成一种有原创精神的东西,具有启示性的东西。在唐樱这里她没有禁忌,百无禁忌以后反而有了原创精神。

  我们还有必要从更加具有文化意义的视角上去看待这些女画家的艺术。我认为她们都和湖南的梅山文化有关系,梅山文化是湖南文化一种最具有本土意义的原生文化,很多思维方式、观念、表达方式、甚至习俗,都和唐樱创作的呈现出来的东西有直接的关联,把唐樱的作品放到梅山的那种民间艺术里是完全不违和的,是完全可以融为一体的。

  周旭:

  艺术最终的目的就是有感而发,就是说我们现在艺术这个词,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解释,没有固定的定义,但是都绕不开有感而发。对一个事物要从自己内心去表达,最可贵的是这种东西。文学和艺术本来就是一家,文学具有艺术性。绘画有瞬间的感觉,利用绘画这种形式,把自己内心的诉求表达出来,把自己所想所思所见表达出来。这是我觉得的最真诚的表达,是绘画最可贵的地方。记得我一个大学同学就讲了一句,“色彩嘛,就是你看见什么画什么,看见绿的画绿的,看见黄的画黄。”这个意思就是不要有条条框框,拿眼睛去看,每个人看到的也不一样,观察到的也不一样,感受也不一样,所以应该表达自己的东西,你看见这个,可能是暖一点绿,可能是冷一点绿。应该尊重自己的观察,尊重自己的感受,这是最重要的。

  王希俊:

  讲中国画,主要是三个东西,讲气韵、讲意趣、讲笔墨。西画则主要依靠造型和色彩两个因素。对于油画来讲,主要是通过它的形、光、色来表达。

  唐老师的画,第一个从技法上来讲,虽然是比较原创、原生态,不属于刻板的那一种的表达,但是这些要素在你的画中间都得到了比较好的体现。看了之后,我有三个感受:第一个在画中我感受到了中国画的气韵、意趣,同时感受到了油画中的形、光、色这些要素的表达,所以有交融的地方,它的界限不明确,恰恰是因为这种感受,使得你的画给人的亲和力、原生态、朴素感,让人感动。第二,画充满一种个人的情绪,而这种情绪是有感而发的一个结果,是一种自然的流露,那么由此延伸到龚老师说的唐老师是一个很有灵气的人,一个有丰富内涵的人,思想、情感和社会的观察的这种积累,使得她有着用文字的表达难以表达深刻的内涵,于是用画的方式来表达你这份情感。第三,唐老师是非常勤于思考、勤于观察、勤于表达的人,这种积累,这种即兴的表达,这种有感而发的表达,这种情不自禁的表达,由此产生了你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黄礼攸:

  我是纯油画专业科班毕业的,属于很正统的训练出来的。唐老师的这种画有特别让我们这种科班毕业的人羡慕的一种状态,因为在画里有儿童画的那种天真,就是最本真的那种感觉。另外还有民间绘画的那种质朴。这种质朴感,很容易被科班毕业的人丢掉,反而炫技感 很多。但在您的画里也有专业画家用的语言,像这种泼、洒一些技法,有一些松节油流淌,属于油画作品里面的比较典型有效的造型方式,非常好看。

  还有我看到的唐老师的绘画里最为珍贵的,有大师的自由感,不管是绘画方面的艺术家,还是其他艺术家,这个自由感是艺术的最高追求。唐樱的画里对我最大的启发是,画里也有观念,也有造型,也有色彩,而这些语言、造型、色彩、观念全都是为她个人所用,她想表达什么就用什么技法,不去顾忌语言与观念融不融合,没有这种东西的影响,成就了画面里面观众接受的自由度。没有接受专业训练的人也能感受到黑格尔曾经说过一句话:艺术之美高于自然之美。也是说它是绝对的精神显现。唐樱老师的画就是绝对的精神显现,画里面没有界限,没有语言的束缚,也没有色彩的束缚。

  聂茂:

  唐樱的这部书画集体现了她对人生的思考和对生命价值的追寻。正如她在书中说的那样:“文学和绘画都是对生命的救赎,一种把人向上高高托举的力量”。这本书这是一场心灵之旅,文学之旅,审美之旅。包含着作家对人生的认知、思考,对美的体察和感悟,它以“轻阅读”的愉悦方式将你代入到她精心营造的世界。

  书中的画作,是对文本书写的升华和精神内蕴的补充;而书中的文字则是对画作的生动诠释,对画作留白的诗意呈现。这种亦文亦画、图文并茂的风格,恰恰契合了新媒体时代大众的文化心理,十分轻易地将读者带回到一种旧时光和乡愁的远方。

  唐樱笔下的文字,辅满开花的乡愁,彰显远方的诗意。她的油画作品,没有细腻的笔触,没有刻意的描摹,却在大写的勾勒中,为我们呈现出一片或恣肆,或神秘,或奔放的意境,画作充满着生命力,每幅画作的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细细品味,余韵绕梁,久久不散。

  罗红胜:

  唐樱老师的画厚重、深沉,有种神秘的力量,可以感受到原始的生命力在画面中涌动,画面的形象、色彩是从内心深处生长出来的。和马蒂斯的作品有类似的地方,有野兽派的风格,但是色彩比野兽派的更加低沉,更加忧郁,更加内敛,仿佛是包裹在色彩中涌动的个体,还在不断的生长,这种生长的感觉很奇特,跟现代派和后现代派有相似之处。有些画家的作品很完整,但是没有生长性。唐老师的作品没有技法的框架和规范束缚,从内心深处自然的成长,喷薄而出,力量感非常强,向外涌动的感觉很强烈,同时由于技法的稚拙和原始感,好像伴随了人类的原始力量在其中,这种生长性非常地强,我认为唐樱老师的画作打动人的正是这种原始的生命力和作品自身的生长感,它们是完整的具有生命的个体。

  首先有原始的宗教感,这种感觉应该是内嵌在唐老师基因中的神秘的种族或者是家庭的力量所致。这种儿童时期的心灵滋养与基因烙印在画面中得到自然流露。其次是人性的思考。唐老师首先是位作家,然后是位画家,因此画作中带有作家的思维,有一种对人性思考和心灵归途的探寻。她的这种哲学思考通过运用文字与油画两种不同的途径来表达,因此画面中有一些思辨的色彩。最后是自我的审思。因为真实所以动人,因为有生命,才有力量。

  向彬:

  我大致把唐樱老师的绘画归为三个方面讨论,这不光是从油画的技法来分析,也是我直观的感受。

  第一个方面是表现手法,很抽象,像是受了野兽派的影响,其实绘画就是表现,表达自己内心所想的,那种故事,那种神秘感又很抽象。抽象的表现方法,让我们读画的人产生很多遐想。那样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第二个整个画的色调,都是比较沉静的,都是以蓝色调为主,这也是画家心理状态的一种体现,通过色调把它表现出来,有一种很独特的表达效果。第三个方面就是它的题材非常浪漫,最主要是她不局限于一种题材,有静物方面、人物方面、甚至有历史题材受到的启发。想象力很丰富,丰富的想象导致绘画的题材很浪漫。第四个方面我觉得是构图方面,很有奇趣,有的中心点是空的但是看似凸出来,有的把重心进行了一些挪移,有的把画面进行一个交织,有的又是一个画面跟一个点的交差,产生这么一个画面感。第五个方面,整个画面很有文人的心思,这是唐樱绘画里面最有生命力的价值所在,艺术作品创作的最高状态是什么?是自由。就是不受任何东西的局限,把内心深处的东西用自己的方式表现出来是最好的。

  罗如春:

  唐老师的画是来自南方的现代寓言。

  首先,本雅民先生说过寓言是用破碎的、死亡的面孔来展现那些不完整的世界,然后从此当中获得一种超越,生命力的展现以及和谐的境界第一个就是说设色这方面,基调和背景底色主要是黄色还有一种蓝色,基本以冷色调为主,表达希望、爱、温情时,基本上是以冷色调为主。而且还有很多作品,就是那种颜色的凝重、幽暗无处不在,感觉非常沉重,像来自地狱,甚至有种化不开的感觉。设色有时是斑驳的、斑斓的,有着南方的那种潮湿,不是温润的,但是很多时候能感受到有那种温润出来,被逼出来的生命的光亮,那种寓言之中,所呈现的死亡面容,但是死亡之后里面有些救赎,爱的绝望和哭泣。第二个方面,她这个寓言里头,除了那种厚重的,忧郁的、斑驳的表现之外,还有一种原始的、儿童的、民间的质朴和心态。但是这个天使,这些童真,像梦幻一样,是巨大压力之下的扭曲的恐惧的梦。这种天真的和幽暗的,可以作为一种寓言当中的突围,寓言中的救赎,这种所谓的奇幻和浪漫是从深层的幽暗,扭曲,凝滞中逼出来,她的这种灵动、优雅、清秀从那个浅黄深绿色,有一种深厚的古意。从文学上来说,有些表现,抽象和具象结合,有些画是无脸的,有些是白的,有些是斜抱琵琶,现代感很强,这种枯涩的质地里面,生长出花朵了,这种花朵是地狱的花朵。

  陈国雄:

  我是学美学的,但是我学的是纯粹的美学理论,所以我做理论、做研究、做学术,我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在唐老师的文字和绘画里,我觉得纯粹做理论不行,真的缺少感动。所以我羡慕。在读画的时候,我觉得很触动。我认为唐老师的书里有一个表达的核心——寻找。很多作品都在表达一个寻找的过程,寻找的思路贯穿其中。如《岁月的碾压者》等,其实都想表达寻找的过程。而且我读到了你是生在城里,却飘落在山间的菩提叶,你其实想追求你自己的梦想,寻找的是画家本人的一个梦想,但这种寻找不是刻意地去追求,而是在解。随遇而安地表达对自由、理想、爱情和世界的一些理解,虽然这个过程中有着困惑、伤感,但题材和主题却始终透露出一种解的自由。

  晏杰雄:

  唐樱油画有三味,拙味,深味,诗味。首先说拙味,唐樱老师写自然风景、童年记忆的画,体现一种原初的、拙朴的味道。比如说《最深的渴望》,确实应和了童年的那种集体无意识,表现了拙朴的记忆,体现了童年的感觉。跟人的潜意识当中童年的记忆契合了,类似荣格所说的集体无意识,如他所说“凡是在人类幻想出现的地方,都会有集体无意识的闪现。”体现了一种久远的精神来源。而《野趣》的立体感表现了共同的故乡,有一种构图的和谐,激起故乡的感动。 哪怕不是出生在南方乡村的集体无意识的表达,这些画几乎是不可修改的,构图、艺术性、精神的表达都很圆满,是拙朴的表达,元气淋漓的表达。第二个是深味,在表现人生怀旧的、时光感和生命意识的画,往往能感受到一种深渊感,这是北方艺术家所欠缺的,是南方独有的感觉。看到这些画,我想到北岛的一句诗:于是我们迷上了深渊。还有一句翟永明的诗:“我,一个狂想,充满深渊的魅力,偶尔被你诞生。“这种深渊意识的表达内涵丰富。但是我觉得在唐樱老师的油画创作当中,可能跟三个因素有关。第一个深渊意识中包含的少数民族的神秘性,唐老师有着南方少数民族的灵性,与神秘的少数民族历史与原始文化有关;二是女性意识 ,这是女画家的创作,像翟永明诗歌《独白》一样表达了女性的微妙情感和梦想,三则是她强烈的生命意识 。第三种味是诗味,在她偏表现的作品,比如在描写花卉的时候,充满清灵飘扬抽象的意味。唐樱老师的画是西方油画与中国山水画的融合,这种融合靠精神气质去调和。前面专家发言似有一个共识,她是具有大师潜质的画家,但技术和表现需要更好的结合,同时也需要美术界的发掘发现。

  李晓蓉:

  唐樱有两支笔,一支笔写作,一支笔画画。而画画是近几年的事。一个偶然的机缘,她拿起了画笔,画油画,且一发不可收拾。也许是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话要讲,她只好把在儿童文学作品中讲不了的话,放在油画里来讲。

  她从未学过画画,全凭天赋异禀和广西壮族女子的血脉里流淌着的浓烈情感以及对美天然的直觉。她喜欢油画色彩饱满浓郁,缤纷而浑厚,可以承载漫长生命沉淀下来的重量。她喜欢油画可以覆盖,可以任意修改,就像她奔放自由的个性一样。她画画从不打稿子,拿起笔直接在画布上涂抹,无拘无束。她也从不选择题材,完全听从内心的召唤,描绘内心刹那间的感受。无师承,不事体系,心里没有装着那么多的流派和主义,反而让她获得了表达的自由。几年下来,这些面貌完全不同的作品,像多棱镜一样,折射出她丰富的内心世界。

  她从不写生,她的作品不是对客观对象的描摹,而是极为主观地表达内心的景象。那她的作品神秘,在阳光下敞露的却是遥远的故事。她的作品像隐喻,暗暗指向另一种事物,也许那是进入内心深邃迷宫的隐秘通道。其实,她在作品中敞开了她自己。

  那些晦暗色调里的一点点明艳,那些远去的岁月中浮现出来的光影,一张张连接着过去和现在。他们在她的画中重现,也与观者相遇。每次看唐樱的画,我总是感叹,这不是你画的,你的背后站着一个神灵。

  杨建:

  看唐樱老师的油画,我想起艺术的几种起源说。首先是游戏起源说,契合了她油画作品中那种无功利无目的的自由的状态。她突然拿起了画笔,用色彩和线条表达自己,如果说作画的时候是另一个人,这种自由的表达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因为精神上的自由是艺术创作的中心。二是艺术起源情感说,她的作品是一种情感的表现,她的语言由文字转向绘画表达自己的心灵。像列夫托尔斯泰所说:“艺术起源于一个人为了要把自己体验过的感情表达给别人,于是在自己心里重新唤起这种感情并用外在的标志把它表达出来。” 而艺术起源的巫术说照应了唐樱老师作品中的神秘 ,那是一种万物有灵的感觉,类似马王堆的原始帛画给人的神秘感。毕加索八九岁时素描就很厉害了,但在晚年时却转而追求天真感。唐樱那种原始的本真的表达使得她一开始就达到了很高的境界——自由的状态。

  唐晓明:

  参加这样的美术作品研讨会,不局限于绘画技法、流派的形而下的材料和事物里去是非常好的。唐樱老师的画是越读越神奇的。从美术专业来说,受到学院派的基础课程和创作影响,往往需要唐樱老师作品里的部分来完成去学院化,带给专业的美术工作者去学院气的启示。唐老师的创作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在专业程度相当高的情况下,选取了很多很惊奇的题材,同时有非常好地结合了对原始艺术的运用。画背后的意蕴非常的深厚,作品的肌理、构成、人物造型不受比例和构图的限制。同时画面的无规则的状态是非常好的,平面感不受空间形体的限制自然流露的,她拿起笔来,画心中的愿望和想法,画出很多令人惊奇的画面。

  曹志辉:

  她把细微独特、注重内心的手法,与充满魔幻的表现手法并列对映,交互使用,使笔下的画作意象丰沛,空灵、神秘而富有张力。她的画风神秘而灵性,有些甚或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效果。她着色自由奔放,喜用曲线的笔触,笔下的人物体态婀娜,看起来生动传神。她又惯会用细碎、圆润的笔触,使某些场景看起来安静而温暖。她的油画色泽饱满。《莲蓬》给人一种震撼的美感。正因为她注重灵魂的感觉,画风也格外生动灵活,行云流水般畅快而自然。且能表现人物的个性,比如《采莲》这样的作品,画面上,是一个母亲牵手年幼的女儿,于田田的荷叶间采莲。表达一种温情与美好。唐樱的油画取材广泛,反顾传统,将亲情伦理、人与自然等文化元素纳入其中,彰显出了较大的思想格局与人文情怀。一个真正的画家,骨子里也应具备悲悯的情怀。唐樱对于花草树木,甚或是小小的昆虫,都有着爱怜与慈悲之心。心中有善意,笔下流淌出来的才有爱与温暖。我们不难看出,她画作中的人文关怀。她讲究画人心,画人性,着重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色彩绚丽,个性饱满,充满活力。唐樱的油画,值得学界的进一步关注与期待。

  谭柔:

  唐樱老师说:“文学和绘画都是对生命的救赎,有一种把人向上托举的力量。我用这种力量来抵抗颓废、沮丧和失望。于是我的生命有了皈依。”如她所说,从文学和艺术中所得到的力量使生命有了皈依,而在艺术中得到的救赎与皈依往往又会反过来滋养艺术创作本身,使读者在作品中找到共鸣,得到慰藉的力量。一个画家的艺术技巧总是与他的思想内容和精神气质相匹配,在唐樱老师的画中,以返璞归真、最纯粹的方式流露出她的所思所想,不依靠繁复的线条、去除掉精工细作的匠气。这大抵也是因为她看待艺术与世界的方式,她将艺术视作一种对生命的救赎,对艺术诚恳,因而将自己的世界毫无保留展现于画布之上。一个慷慨虔诚的艺术家以我手写我心时,毫无疑问是最真挚而最纯粹的。我想,面对唐樱老师的作品,读画者也一定能从她诚恳的真挚表达中,寻找到皈依的力量。

  梁芝英:

  2013年才开始绘画的唐樱老师在《我的写作与绘画》一文中写道:“而绘画对我来说就是另一种表达的语言,我只是在听从内心的呼唤,描绘内心的境象。从不刻意选择题材,令我心动的人物、花草、动物皆在以我喜欢的样式和感觉入画来。”在绘画中唐樱老师对内心境象的追求主要表现在其绘画手法、绘画内容、绘画情感三个方面。

  唐樱老师的绘画手法主要体现在用笔自由张扬、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利用色彩为主要表现手法。不同的色彩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也能给予观者不同的心里感受。而绘画内容的取材则富有文学性,如果说色彩所蕴含的意义是油画的灵魂,那么绘画所表现的具体内容就是油画的血肉。唐樱身上所具有的读书人的文化品格在她的血液中流淌于所创作油画作品的每个角落。樱用绘画创作表达情感,唐樱的油画创作是属于意向的油画创作,这和唐樱身为作家的身份有很大关系。这种创作需要在提炼出事物概括性的同时表现出自己内心的情感,这种表达正是唐樱所追求一种的内心境象。唐樱绘画在用笔自由张扬、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利用色彩为主要表现手法的情况下,选取不仅具有属于她自己的味道,且更具备文学性的合适与熟悉的内容去表达自己的情感。

  宋婉瑞:

  唐樱老师对绘画天生的敏锐感觉,将在生活中的自我挖掘与发现,表现在画面中,也就有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唐樱的作品早期偏向写实,画法平稳,逐渐开始带有实验性,笔触变得更加放松,用笔松动自然,赋予画面颤动的韵律,色彩逐渐丰富大胆,也更加具有吸引力。她的作品最大的特点就是充满玄幻神秘。在创作的选材上,多是生活中易见的物体、场景作为创作的最初形象,用极为主观的华丽色彩和神秘背景驾驭画面,添加随心所欲的偶然,任由亚麻油携卷着色彩在画布上肆意流动,无视绘画世界中的条条框框,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可以看出理智逐渐减弱,感性占据主导并支配画面。她的绘画中,时时刻刻都在强化生命感。画面中震撼人心的力量吸引我们去探究其背后的故事,这种魅力来自她血液中古老的少数民族血液,也来自我们每个人在内心深处对生命力的渴求。她对于绘画的自由程度有着非同寻常的要求,传统画法及绘画规律并非创作的必然要求,规则也在她身上丧失了最初的意义,随性的自由便可以随时迸发。正如她所说所做,在绘画时无视灯光在色彩调和中所导致的偏差,无视任何阻碍传递情感的规则。

  陈善君:

  唐老师的画让我想起“云破月来花弄影 。”我想这句话是最合适的。首先是云破处,唐老师的画的表现在梵高和毕加索之间,所以我说这是云破处。我的意思是她绘画的路数在美术史的框架内是在他们之间的。这主要体现在心灵的展露上,梵高是通过色彩的强烈变化展示心灵的面貌,而毕加索是通过形状的改变形成一种指向展示他变形的意义,形体的扭曲诱惑读者去寻找意味。唐樱老师作品的表现就是通过色彩和形状的变化来展现自己的心灵感受,展现她的个性和取舍。她的色彩总是表现了一种忧郁,这是一种后印象主义的路子。二是月来径, 说的是她通过作品解释生命的密码。唐樱老师的技巧运用是对心灵和观念的临摹,形成一种美学的力量,不像的像才是最大的像。唐老师作品的立意和造型是在心与物之间连接起来的。 通常,花是实在的,画家通过对光、色、影、象的把握来描绘它。而唐老师画的是事物的影子,可以说是开创了绘影,所有的画都是天地万物的影子,都是自己生命与命运的影子。虚空的和时光的影,这些都与我们传统的意象相契合,这是她与梵高和毕加索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对绘影的美学,我有怀疑的地方。虽然绘影表达自己的心灵,说自己要说的话。但这种美学观念的接受度要考量,那么我在这提三个建议,希望能将传统意象、现实情怀与西方绘画技巧相结合,画骨的同时辨析西方的技巧进行学习。

  唐樱:

  一个下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不爱说话,喜欢写东西,喜欢画画,喜欢安静的表达。这是我受到的最大的关注和表扬。画画对于我而言,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我在作协文联工作很多年,都没有去看过美协的画展。对画画,一开始我是没感觉的,名画家的画送我画我也不愿意要,因为你喜欢的东西才是宝贝。四年前,我特别想画画,有种发疯的感觉。我从没有接触过油画,但是油画的油字让我特别有感触。它给我一种自由的感觉,我认定油画像水一样自由,想流到哪里就流到哪里,遇到山我就绕过去。想画画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月,一直有很抑郁的感觉。直到有天我遇到一个女画家,我有一种被救赎的感觉,我觉得我想画油画。于是当即让她带我去买了画布和材料,我并没有从素描开始,学会了如何使用色彩之后 我就开始画画。为什么画画?画画不是给别人看,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我常常在晚上画画,虽然光线暗,但不被打扰。文学是我的主业 ,而画油画给我的感觉就是当时选择文学作为一个文学青年的那种快乐。油画的流动让我感觉它是有生命的,比如我画湖泊, 油的流动和凝固是一种顺其自然,让人感动。一个作品不能感动我自己那就是不环保的,是浪费自己,也是浪费他人。四年多我画了800多幅画,每一幅画都想孕育一个小孩,一开始是没有一个具象的,看着它慢慢在画板上成长。我愉悦自己的时候,不小心把别人愉悦了,就是最大的收获。谢谢大家!

  刘泽民:(总结)

  大家围绕这唐樱老师的作品展开了广泛而丰富的讨论,有个例的讨论,也有对整体风格的把握,既有事实的判断,也有价值的判断。价值的判断中间既有对成功经验的总结,也有对一些空间进一步努力的可能。我觉得讨论会是非常的完满 。

  那么我点到为止。第一个问题,从文学的创作走向绘画,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当年的莱辛从这里找到了文学艺术和绘画艺术的一种界限,所以唐老师的这种从文学走向绘画可能也蕴藏着一个很大的界限。文学表达不了的东西必须通过绘画来表达,但是这个东西也是文学的东西。二是独特的精神个性如何要养成,如何保持,如何运用。现在在唐樱的绘画当中可以看出有一种独特的精神个性,她在体验自己的生活,体验人生,体验这个世界。所创造出来的定西不是世界本来就有的,全然是由心灵创造出来的。在作品当中首先是心象,然后才是物象;首先是心语,然后才是物语,首先是心境,然后才是物境。这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天人合一 。一切的绘画、文学艺术作品不是对世界的模仿,而是对世界发自内心的、出自独特精神个性的一种创造。这种精神个性特别的难能可贵,所以说“我们的一起的文学艺术家至今应该处在一个心学的时代。”如何保持住独特的精神个性,我见过天空的蓝,地中海的蓝,唐樱画中的那种蓝是心灵创造的蓝,是刻在心灵之上骨血之中的蓝,是一种精神蓝。这是没办法在现实世界中见到,所以这种独创的精神个性能使你无中生有。这个世界不是现成的,一切都在生成当中,这个是很重要的。第三个是大家都讨论的自由感,这太重要了。我们说无花之花乃为至花,要超越现成的花很难,但自由就是要超越,不被一切现实的东西所左右。唐老师她可能没有科班出生,但我始终认为这不是她自由感的来源。不是因为不在科班出生才自由,如果这样能叫自由,人人都能去绘画。最深的原因在于考虑这个东西的时候,最先考虑的不是技法 ,而是考虑意境的营造、境界的营造,是怎么才能最成功地表达内心和最初原的本心,我想这才是自由感的根本 。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