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万宁《纸牌》

http://www.frguo.com/ 2017-11-16 万宁

 

 

  作者简介:

  万宁,女,湖南岳阳人,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株洲市作协主席。199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天涯》《芙蓉》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100余万字,著有《忙来忙去》《今夜有约》《流逝的花样年华》《走进清华》《麻将》《讲述》等作品集。曾获毛泽东文学奖。

 

  编辑推荐:

  ◎兼有沈从文之语言及余华之文风。

  ◎散文化叙述是进入万宁小说的第一感觉,行文不紧不慢,指东打西,游移中生出震撼,俯仰间写透人生,俨然清澈无比的潺潺溪水、黑暗中野蛮生长的幽幽群山。

  ◎《纸牌》收入七个让你又爱又疼的故事。《纸牌》中别样红被自己的情人所害,《干瞪眼》中朱沙沙受困于新旧事物交替之难,《麻将》中蓝晓儿死于自己的慈善,《与天堂语》中九姨漂亮单纯却红颜薄命,《波士顿的邂逅》中苏子民在故乡异国悲情穿梭,《朋友圈同学群》中吴绪在物是人非的社会关系里心无所依,《村上椿树》中骆霞的人生理想和现实之殇。每一篇都干净优雅,每一篇也唏嘘疼痛。

  ◎万宁的小说生活气息足,故事叙述有趣,内容丰富多彩,终于明清小说有了传承。

  ◎《纸牌》既写丰富而广泛的形而下日常生活,又对日常生活之外进行形而上的隐疾透视,像横亘摇曳在蓝天的风筝,一头在地上,一头在天上,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作者万宁长期从事媒体工作,触角敏锐,语言新鲜,对时代和身边之事总能第一时间精准写成小说,真正写出了时代生活,真正写进了读者心里。

 

  内容简介:

  《纸牌》是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协副主席万宁近年小说创作的精选作品集,包含七个中篇小说,全部在《当代》《十月》等著名刊物发表。这些小说来自生活,以生动、敏锐的语言,独特的视角,真实疼痛的触觉记录现时现刻中国某地某场某景里正在发生的事情,记录我们抬头便能见到的各个层面里的各式人物,记录当前时代和社会存在的两性情感、传统与新媒体冲突、贫富差距、人性孤独、城乡变化、都市欲望、朋友圈人情圈等现实问题。作者用细腻、清丽、温婉和精准的文字将底层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人生命运的生死无常,嘈杂世事中的光怪陆离,生命深处的幽微之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精彩书评:

 

  王跃文(作家)

  万宁的小说别开格局,已有大观气象。读她的小说,我颇为钦羡,而又自卑。小说里那种细腻、清丽和温婉,我是缺乏且学不到的。

 

  周昌义(《当代》杂志原主编)

  女性作家难得的敏锐,敏锐作家难得的温柔。

 

  贺绍俊(评论家)

  万宁的文字近乎沈从文,干净犀利,精准细腻,素面朝天之下透着绝望的震撼。毫无疑问,她是那种能给你无穷想象和极具爆发力的作家。

 

  王开林(作家)

  好作家有“五有”,有才,有趣,有料,有心,有胆,万宁五者都具备。

 

  晏杰雄(评论家)

  万宁摒除了新写实零度情感的叙事,运用精致的叙事,以平等的视角,充分调动自己的人生经验,以细腻的笔触撷取都市生活的原生态,深层地切入到都市人的心灵与都市人的灵魂中,对世情百态做了犀利的洞察。

 

  《纸牌》序:

  当年君山看牌人

  王跃文

  世间有同袍同窗之情,未听闻有同刊之谊。20世纪90年代末,我在《湖南文学》上发表小说,亦常在这本刊物上读到万宁的小说。我与万宁女士,岂非有同刊之谊乎?那时候文学杂志流行刊载作者简介,我便知万宁小我几岁,湖南株洲人氏。

  1991年秋,我因公出差到了长沙,去湖南文学杂志社,拜访编辑黄斌先生。我的第一个短篇小说《无头无尾的故事》,就是黄斌先生编发的。他在自然来稿里翻出我的稿子,居然把这篇小说发表了。此后他又连续编发了我两篇小说,我俩却从未见过面。那天,我大老远地上门拜访,也只匆匆交谈几句,他就出门忙别的事去了。真可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时,一位儒雅的长者过来,站在黄斌那张已经空了的办公桌前,手轻轻敲着桌子说:“60年代出生的湖南青年作家,我只关注两个人,男看跃文,女看万宁。”一位编辑见我脸色茫然,忙告诉我这位长者是王以平老师,刚刚退休的《湖南文学》前任主编。一个未及三十岁的年轻人,受到文学杂志老主编这般鼓舞,我内心说不出的欣喜。可是我年轻口讷,且有眼不识泰山。王以平老师一直站着,望着窗外,目光很是遥远。

  从此,我记住万宁了,留意遇见到的她的每篇作品。读她的小说,我颇为钦羡,而又自卑。她小说里那种细腻、清丽和温婉,我是缺乏且学不到的。作家各有其阅历和气质,其文学风景也是造化随缘吧。比如,她在作品里对各种人物细致幽微的深度体察,不是我这粗枝大叶的人所能及的;她能摹写各种职业的人物并道出他们的喜怒哀乐,也是由她媒体人广泛的阅世阅人方能做到的。而我的小说景象,却只能以我的目光为半径画着有限的圆。

  初次见到万宁,已是1996年的秋天。中国作家杂志社来湘办笔会,地点选在岳阳君山。那天,一间屋子有人打麻将。我进去观战,万宁也在看牌。我朝万宁打招呼,彼此致意,并不多话。我棋牌都略懂,却通常只是看客。万宁是否也只看人打麻将?我想起王以平老师的话了。这话除了我,恐怕没有谁听到过。我也从不提及,怕这话传出去,显得我狂傲。借他人之口自吹,招数并不高明。我同万宁都安静地坐着,只看别人的输赢。

  万宁是极娴雅沉静的,这是她在君山留给我的印象。后来,我们隔上几年也会见面,都是极偶然的文学聚会。她十分安静,见人只微微一笑。朋友们围坐聊天,她多半也是听着,极少插话掺言。人与其名,果真暗连神秘信息吗?“宁”是让人安心的字眼,万宁是名如其人的。多年后,突然读到她的中篇小说《麻将》,那里面的纷繁熙攘叫我很难想象这是万宁的作品。万宁的小说开始别开格局,已有大观气象。那时候开始,万宁不断有新作面世,如《纸牌》,如《干瞪眼》,如《与天堂语》,如《波士顿的邂逅》,如《朋友圈 同学群》,如《村上椿树》。读这些小说,但见世事嘈杂,光怪陆离;市声鼎沸,往来翕忽;欲望奔突,生死无常;岁月流淌,人物喧嚣。作家写小说自有其神思妙想,读者是不必悬揣的。我若强为万宁作解人,便觉着她在质疑或颠覆某种秩序。《麻将》中的蓝晓儿死于自己的慈善,《纸牌》中的别样红被自己情人所害,《干瞪眼》中的朱沙沙酷爱纸媒却不得不下水干新媒体,《朋友圈�6�9同学群》中的朋友和同学们远不是过去的情谊了,《村上椿树》中的骆霞并不因她的勤奋诚朴而收获爱情,《与天堂语》中的九姨漂亮单纯却是红颜薄命。生活是一条泥沙俱下的泛滥的河,将理性、道义、逻辑等等符合秩序的元素冲得七零八落。当然,一句话即可道完的小说必定不是好小说,万宁小说的意蕴是丰富而深沉的。

  人需安身,尤需立命;安身不易,立命更难。万宁是媒体人,一直是报社的记者和编辑。她凭此职业安身,这即是她的衣食所寄,也是她瞭望生活的窗口。她却凭文学立命,这是她的灵魂所依,她说自己除去文学将皮囊空空。同为文学中人,我亦心有戚戚焉。如今的万宁仍是当年君山看牌人,只不过她看的不再是牌局的输赢了。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