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周实:谭谈的一封信

http://www.frguo.com/ 2017-11-06 周实

  跟谭谈很久没有见过面了,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很久了,多少年了,30多年了吧,虽然住在同一个城市。

  好像也曾见过三次,就我此刻的印象而言:一次是他在开车,停在十字路口叫我,那是无法说话的,只能招了一下手。第二次是在一个晚上,我正遛着我的大狗,他打住脚喊我一声,但我们也无法说话,因为狗正拽着我走。三是在一次画展上,人太多,无法说,我也只是去看一下,看完也就飞快走了。而以前,也就是30多年的以前,我们是经常说话的。那是在文艺部,湖南日报文艺部,后来改成了文化新闻部。那时,我正奔向而立,他也大约近不惑吧。后来,他就调走了,大概是1984年,调到省作协去当专业作家了。那时的谭谈什么样呢?前不久,我翻旧书,发现了他的一封信,1985年写的。重读他的这封信,我的眼前也重现出我们曾经的那些日子。下面就是他的信:

  周实:

  下来改长篇,没有带书,“饿”得慌。昨天晚饭后跑到书店去,想买本书来看。没想到书店关门了,于是来到邮局的报刊零售处来买杂志。无意中看到有新到的《文化生活》报,顺手买了一张。上床睡觉时,躺在床上,把这张报纸一字不漏地看完了。这恐怕是我近几年来,看得最“彻底”的一张报纸。现在,将一些看法,感受,如实写来,和你交换一下看法。

  我首先看叶蔚林的自传。文笔深沉,且注意写了人物,把一个祖父写活了。那篇艺林飞鸿,提出了新观念,发人深省。《虾》大概是出自阁下的手笔吧?不敢恭维。这是摄取日常生活中一个平淡无奇的镜头。给人的印象,似乎也平淡无奇。是不是我没看懂?如果能够让读者从中得到一点什么就好了。因是老朋友,话说得不太“婉转”呵!

  《我不是草包》印象好。好像那位32岁的车间主任,就坐在我的面前,随和地和我拉着心里话。《蒋大为的男子气》,题目引人,但读完以后,没有看到蒋的多少男子气,颇觉失望。《她们向往深圳》,说出了三位女性在今天的追求。这是从新生活中来的。写得也还活。杨泽皇的《不惑之年逛大街》写了他的业余生活的一个侧面,可谓是凡人小事,但不乏味。最使我叫好的,要算这篇《,它把一个真实的、妙不可言的心灵捧到了我的面前。生活中真不乏这样的《无记名投票》呵!

  也许是和我的爱好有关,第四版我是留在最后看的。三篇文章中,首篇要好一些。可见“英雄所见略同”,或者是我们“气味相投”?《郁钧剑印象》,话虽然“土”些,但,作为一个湖南人看来,颇有一种亲切、清新之感。

  今天动笔改长篇之前,把这些读报感受先写给你。

  长篇改完一半了,还有三四天就可以搞完。叶梦原说准备来写报告文学,不知还来不来?

  敬礼!

  谭谈

  3.5.

  安化招待所

  这期的《文化生活》一共发了14篇文章,他提到的这9篇不是我写的就是我组稿编发的。竟然这样巧!真的奇怪了!除了采访记《我不是草包》我用的是本名外,另外两篇我写的,也就是他不敢恭维的和最使他叫好的,我用的是两个笔名(那个时候为了补白我准备了十多个笔名)。其他我组稿编发的并没有署我的名字。报纸的编辑那时发稿是不署自己的名字的。

  那篇《虾》到底怎么样呢?是不是像谭谈说的“似乎也平淡无奇”呢?我这里也录入一下,再听一听读者的意见:

  虾

  礼拜六早晨,妻子买了二两活虾。中午下班做饭时,她特意拣出12只养在那个一直派不上用场的大白饭盆里,说是留给宝宝玩,让宝宝和大自然亲近亲近。

  宝宝当然十分新奇,眼睛瞪得溜圆溜圆,还翘起小胖指头点来点去。他点得最多的是那只大黑虾,黑黝黝的,俨然是个将军。其余的都很小,肚子透明,背呈褐色。

  傍晚,我和妻子照例带着宝宝去外婆家度周末。待到晚上回家,妻子抱着宝宝数虾虾时,那只大黑虾却僵卧在盆底了。“盆太小了,水太少了。”妻子惋惜地捞出大黑虾的尸体,丢到了簸箕里。然后,又教宝宝数起虾来。

  “一、二、三、四……”妻子突然哑了声,马上又惊呼,“有两只跳出来了,死了,有一只已经变红了。”我走拢去。那只变红了的,离盆不太远,大约半尺多。另一只离盆就远多了,大约有两尺左右吧。

  “它俩太不安分了。”我感叹道。

  “它俩的生命力太强了。”妻子也不无感慨。

  它俩的尸体旁,其余九只虾仍旧活泼泼地弹来弹去,互相嬉戏,在那个雪白的大饭盆里,像一幅齐白石的画。

  《无记名投票》又如何呢?

  无记名投票

  画圈,投票。

  两行名字像楼梯台阶似的排列下来。

  画不画呢?这三个人?很明显是自己的“劲敌”!画一个圈,他们就多一票,记功,评奖,加工资……无数的念头像12月的穿堂风从胸前掠过,冷飕飕的,使人全身骤起鸡皮疙瘩。

  不画吧,良心上过不去。按照标准,他们都可以记功,应该评奖,必须加工资。可是,画吧,名额有限,结果便很难设想了。有时候往往一票之差,自己就……按标准自己也评得上呀。

  或者,干脆横下一条心,自己投上自己一票,反正不记名,谁知道?

  然而……毕竟……

  也许这一票还是一个最不负责任的人投的呢,也许这一票还是一个最自私的人投的呢?

  天晓得!

  这两篇文字都很短,一篇四百字,一篇不到三百字,都是补白的文字。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