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梁尔源:记忆中的月亮很薄

http://www.frguo.com/ 2017-10-30 

记忆中的月亮很薄

 

离开古镇很久了

小河中的月亮打磨得很薄

岁月将它揣在背包里

每在梦中打开行囊

就轻轻播放出

妈妈哼着的那首童谣

 

沧浪之水将月亮

冲刷得象块薄薄的鹅卵石

在波纹中晃动

我再不想用它打水漂

真担心那些光腚的镜头

从溪水中飞出

 

清辉洒在老屋的窗棂上

月亮薄得象张窗纸泛着乳白

我蹑足从窗下经过

卧房里有急促的呼吸声

我缩回那胆怯的手指

不敢擢穿那个害羞的月亮

 

记得月亮那时皮肤很白

经常在小河中撫摸它的脸蛋

它天生丽质

不需我给它买雪花膏

我走后,听说月亮也上岸了

有人看见它从后山钻出

时常掩着半边羞涩

捂着那些天真的秘密

 

月亮像个糍粑

 

今晚月亮真圆

把传了多少代的老石臼洗净了

将盈盈的月色倒进去

你一锤,我一砸

越打越稠

越砸越黏

把散落的心

紧紧粘在月亮里

秋风吹过

再黏的糍粑也粘不住

那南飞的翅膀

 

把一个个心愿

印在杂木模子里

压出来的

个个都是圆润结实的山里娃

打出来的是

那种咬不动扯不发的汉子劲

 

临行前

母亲在背包里

悄悄塞满了月亮

那是烘干了的牵挂

烤热了

粘着我的嘴

吃下去

黏着我思乡的心

 

搂着月亮入睡

 

月亮悄悄潜入臥房

床上起伏着乳白的山峦

趁着月色刚入梦乡

我静静地搂着

一轮沧桑

 

轻风抚拂帐幔

纱影翻动着旧章

长袖隐约挥过往事

我在梦中遇见

李白的忧伤

 

情歌伴着月色悠扬

勾出梦中的情娘

一曲撩发往昔的甜蜜

我仿佛撫摸着

月色,柔情似水

 

行走的月色

 

午夜在湘江边散步

江面静谧而平缓

就象过了更年期的我

江水在身子里流淌

这么多年仍清澈豁达

但今日的波涛

已浣洗不了那些悔恨的年华

无数随波已去的叹息

成了河滩上行走的月色

 

橘子洲在夜色中浮沉

那是我梦里的诺亚方舟

仰望雄伟的雕塑

一个苍茫岁月的世纪发问

早已尘埃落定,只有

那些不语的卵石

是多年以前

搁在江边的思考

 

东岸的高楼

屏蔽了飒爽秋风

将杜甫江阁拥在怀中

今夜没有心情和工部对吟

因为岸上璀璨的灯火

已让一首唐诗黯然失色

 

搁在故乡的月亮

 

那夜,背靠瓦蓝的天空

想从通透的明月中

描绘故乡的心情

刹那间,一道流星划过

月亮让我错过了

她投来的眼神

 

草垛子又码高了

月亮的坐垫越过头顶

我在禾香中亲吻着银河

小花猫猛地从垛子里窜出

山顶上的故事都

从星空中溜走

 

傍晚,月亮邀我打扫学堂

嘈杂的读书声

被寂静的夜空吸走

银光漂白了校园

我在纯净中

翻出了刚入学时

那张白纸

 

月亮舀起了我的思绪

 

俯身依偎船舷

轻捋江风的秀发

平静的河床,正在缝补

洪魔划破的心灵

桔子洲被霓虹托出水面

显得仍很有定力

有这块生命中的压舱石

这艘志大才疏的小舟

才行走得那么平稳

昂首得底气十足

当斟满一杯打湿的星星

月亮舀起了我的思绪

多少年来,江水将痴狂淹没

又将我的梦想泅渡

将污浊放生

又将我的赤裸返仓

在这条江水中

我不是过客

在那座横贯东西的大桥下

生命仍将多次穿越

在母亲平静滑软的小腹中

我将再次降生

 

浣洗月亮

 

月光抹白了青石码头

涟漪泛起粼粼波光

一个倦怠的身影

在那些打补丁的日子里

浣洗太出的汗渍

漂浸上月亮的芳香

 

小河流淌的岁月

把红酥手染成枯枝

水花溅白了鬓霜

那清澈的镜面

映衬着命运的忧伤

 

木槌的节奏

惊扰着鱼儿的梦乡

那是一个女人的八字

在敲在沉睡的故乡

 

山村的月光贼亮贼亮

 

山村的夏夜

一片蛙声把蟋蟀喊哑

把老宅子喊得漆黑

把月亮喊得贼亮贼亮

把父亲的疲惫鼾声

喊得老长老长

我从梦中睁开睡眼

轻轻捧着月色

和蛙声一起朗诵

那篇闰土般的童年

 

多年来

蛙声成了大自然的亲吻

成了睡眠的安魂曲

没有哇声的夜晚

总把心挂在月亮上

把梦搁在枕头边

在闹市的喧嚣和纷扰中

总想用童年时代那把乡土

把汽车的呜嘀淹灭

将酒吧的鼓点敲熄

把迷失的城市记忆

喊回宁静的山村

 

麓山寺月色

 

夜风轻抚

月色中的古寺

深嵌在银锭之中

 

钟声远去

木鱼歇息了

只有银盘挂在飞檐上

 

庙乃老旧

佛也打盹了

月色在把寺院装裱

 

推开寺门

走进来的不是神灵

也不是和尚

是月亮的光明

 

漂白

 

那夜,蟋蟀感冒了

月亮缷掉了我多余的骨头和赘肉

安装上一个通透的灵魂

 

月亮的臂力突然大于地球

攥紧我从地平线上飘起

终于挣脱一个

让我疲惫不堪的磁场

 

在嘈杂和污垢上

月亮喷洒出白色镇静和药剂

将那红尘中的斑驳

装入了上衣口袋

那块人生无法藏匿的羞耻

也在染缸中漂白

 

月亮的小手

 

月亮的小手

从篱笆里伸进来

将童年从梦中拽醒

站在蝈蝈和青蛙之间

打着夜莺的口哨

屋顶便有星星落下

 

下垂的瓜棚

挂着故乡的乳房

露出乳牙的玉米棒子

在风的怀抱中撒娇

 

露珠和小草的恋情

在晨曦里分手

那支没醒的莲蓬

举着昨夜的孤独

正在低头偷听

藕腹的胎音

 

藏在柴垛里的翅膀

燃烧前有了颤抖

母亲刚解开山坳的帐幔

那印花布的袖口

挂破了天边的彩虹

 

朗诵

 

那晚,静悄悄的月光

象一剂镇静剂

将风儿、鸟儿、虫儿麻醉

沙沙的脚步声

踏着埋怨的小草

走在池塘峭愣愣的倒影里

 

在无垠的空旷和静谧里

灵魂濯洗得如此洁净

似乎整个世界

只有我虔诚的心灵

在倾听神的呼吸

 

试着用朦胧撑开寂静的夜幕

树影丶草魂丶花耳在痴迷中偷听

那天赖声中飘落的音符

这个没有尘埃飘落的夜晚

星星不曾低喃

只有月亮在朗诵

 

大山里的月亮

 

今夜的大山太空荡,

只有月亮,

我,

和我的影子。

 

今夜的大山真寂静,

没有虫呜,

没有风动,

我在偷听嫦娥的心跳。

 

今晚的大山色彩好单调,

没有绿色,

没有秋红,

只有月亮脱下的外衣,

披在山上。

 

月亮撒了一把盐

 

那条通往村庄的小径

象一条发不出音的声带

许久没哼出一支山歌

也没吹过一声唢呐

 

晚风摸不到老屋的心跳

静谧中已听不见

女人的喘息

和老木床摇晃的嘎吱

昏暗的灯光下

只有爷爷的胡子里长满故事

奶奶的瓜藤上缠着枯萎

 

隔壁那颗羞涩的桃树

春风中飘落了笑靥

李家院内的那支红杏

在张家的墙头搁着媚眼

小花猫懒懒的

睁着一只眼

闭上了另一只眼

 

夜色中,月亮给村庄

撒了一把盐

将寂寞腌制在山坳里

岁月从罐子里掏出的

仍是皱褶的身影

 

半边月亮

 

豆冦的朦胧

总被那躲在教室窗外

迷人的半边脸蛋

魂牵梦绕,放学时

心老在静静等待

那半边月色爬上窗沿

 

二月春风拂面

长长的秀发总是

掩住半面桃花

让我窥视的那轮山月

镶嵌着一双

皎洁如水的眸子

 

牵着射入书房的银辉

将秋月铺满桌面

那本西厢记

遮着那樱桃般小嘴

那半边嫩白月色

还留着乌黑的刘海

 

在朱自清的荷塘边

一支支娇媚的荷枝上

弹奏着月夜嫦娥

那把古秦淮借来的琵琶

拦着半边羞涩

从那灵动的纤纤秀指间

流淌出另外

半边月亮的惊艳

 

月亮是第三者

 

那朦胧月色

适宜隐藏羞涩

当星星悄悄隐退

月亮的脸蛋贴过来,风儿

便会递给甜蜜的钥匙

 

情窦忌讳光亮,却偏爱

月亮这个第三者

一片温馨的乳白中

表白也那样晶莹剔透

今夜只收藏栖息的沉醉

却不见证飞翔的终结

 

那些静谧的抒发

总会在深处撩拨久蓄的怦然

吻的真实感随处都有

但爱的火花

只有月亮才能点燃

 

    梁尔源,微信名:山甲嫡人,湖南省涟源市三甲乡人。当过矿工,干过木匠,走过仕途。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湖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曾参加诗刊“第七届青春回眸诗会”。著有诗集《浣洗月亮》,曾在《诗刊》、《人民文学》、《光明日报》、《文汇报》、《十月》、《星星》、《诗选刊》、《中国诗歌》、《扬子江文学报》、《芙蓉文学》、《延河文学》、等报刊上发表诗歌。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