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胡小平《钱去哪了》

http://www.frguo.com/ 2017-10-18 胡小平

 

 

  作者简介:

  胡小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发表、出版作品300多万字,作品收入多个文集,多次获奖。发表中篇小说10部。出版有散文集《秋去秋来》《客路匆匆》《血脉》,诗歌集《守望》,长篇小说《橘黄枫红》《催收》(获评2014年度湖南省作协重点扶持作品)等8部。

  2008年8月湖南省作协举办胡小平散文作品座谈会,中国作协副主席谭谈等多位名家到会,一致对其亲情类散文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其“亲情类散文,在抒写真情时,能独辟蹊径,不落俗套”,“创造了亲情类散文的一种新版本”,《文艺报》等有报道。

  2008年10月获湖南省第四届金融文学奖。2012年中篇小说《王老二和两张假钞》获中国第二届金融文学小说类一等奖。2016年短篇小说《信任》获中国金融文联、中国金融作协征文小说类一等奖。

 

  胡小平新作《钱去哪了》出版

  近日,作家胡小平的新作——中篇小说集《钱去哪了》已由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发行。在8月下旬的中国金融文学理论研讨会上,其大会交流的《谈金融作家与金融文学创作》喜获优秀论文奖。

  《钱去哪了》是胡小平2015年出版长篇金融小说《催收》后,在金融小说创作上的又一成果,收录了他近年创作的《钱去哪了》《空中飘落一万八》《问责》《出乎意料》四个中篇小说,共计26万字。《空中飘落一万八》和《钱去哪了》分别是2014年度和2015年度中国金融文学的获奖作品。小说集给读者描绘了一幅幅生动的社会画卷,描述了一个个感人的生活场景……读者从中可以看到小企业主创业的艰辛和融资的艰难,可以感受到银行员工的担当和奉献……引人共鸣,令人深思。

  胡小平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发表、出版作品300多万字,作品收入多个文集,多次获奖。发表中篇小说10部。出版有散文集《秋去秋来》《客路匆匆》《血脉》,诗歌集《守望》,长篇小说《橘黄枫红》《催收》(获评2014年度湖南省作协重点扶持作品)等8部。2008年8月湖南省作协举办胡小平散文作品座谈会,中国作协副主席谭谈等多位名家到会,一致对其亲情类散文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其“亲情类散文,在抒写真情时,能独辟蹊径,不落俗套”,“创造了亲情类散文的一种新版本”,《文艺报》等有报道。2008年10月获湖南省第四届金融文学奖。2012年中篇小说《王老二和两张假钞》获中国第二届金融文学小说类一等奖。2016年短篇小说《信任》获中国金融文联、中国金融作协征文小说类一等奖。

  让读者期待的是,2017年底胡小平还将有一部长篇力作《惊梦》(获评2017年度湖南省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将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

 

  《钱去哪了》部分章节节选:

  过几天就是小年了,到了豆腐一年中最行销的时候。这些天来,苟吾新起早贪黑,加班加点地帮着石小英打豆腐,送豆腐,同时也在等着吴盛庸的电话通知,可吴盛庸就是不给他音讯。实在憋不住了,他打吴盛庸的电话,打了老半天才打通。吴盛庸说,你怎么搞的嘛,说了不要打电话,弄好了就会通知你的,怎么又打了,你先等着吧,弄好了就会通知你的,噢,如果你有别的地方,那就不要等了,到那里去弄吧。一听这话,他心里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敢肯定,更不甘心。

  望着一年难得一见的漫天大雪,苟吾新是怎么也兴奋不起来,蔫得像一个霜打的茄子,整天沉默寡言,无精打采。

  石小英正说着这几天生意好,忙不过来,还得临时再请个帮工才行,钱老板又打电话来了,问苟吾新产品出来了没有。石小英要他实话说了。他却说因设备耽误了时间,还在安装调试,可能要来年春上才能出得产品了。钱老板只“噢”了一声,再没多说就挂了电话。苟吾新看着手机屏幕,愣在那里。

  “还发什么呆呢?”石小英敲了敲灶台,“算了算了,你也不要再想了,就一心一意帮我打豆腐卖吧。”

  苟吾新看一眼石小英,在心底一声长叹,将手机塞进了裤兜里。

  就在苟吾新叹息之际,林樱也在为史老板惋惜。

  “唉,好好的,怎么就要跳楼呢。”林樱边抓牌边摇头。

  “林老板,你是没到那个境地,当然不知那个滋味。”吴盛庸边打出一张牌边说。

  “嗯,你倒是好喽,史老板死了,你还得路了。”林樱扭头看着薛甫清,“你们银行只怕是也跟着背时了吧?”

  “还好,史老板那边的贷款是别的银行放的,跟我是没半点关系。”薛甫清轻轻摇摇头,“不过,现在的银行,应该也没哪个的日子就那么好过。自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经济一直低迷不进,徘徊不前,中国虽然是‘这边风景独好’,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但也面临着转方式、调结构的严峻考验。为此,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促进转方式、调结构的政策和法规。银行监管部门也加强了对商业银行的监管,其中重要的措施之一就是对商业银行实施贷存比管控。这个,宋处是最有发言权的。”

  宋黔专心致志地抓牌,看牌,打牌,懒得搭理。

  “这贷存比管控一实施,存款立行之本、兴行之基的地位就更加凸显出来。存款成了银行重点工作的重点,成了中心工作的中心。这样一来,原本竞争激烈的存款市场,竞争就变得更加惨烈。”薛甫清边说边打出一张三万。

  “哦,原来如此。那报纸上写的,网络上发的,电视上播的,什么银行给客户送米送油求存款,月末季末花钱买存款,银行闹钱荒,贷款放不出去等等之类的报道,也就是真的了?”林樱盯着薛甫清,手压在牌上。

  “那倒也不全是,一些媒体记者为了吸引眼球,有意炒作,自然有不少夸张的成分,也不乏虚构的东西。”

  “那就是说,也有的是那么回事了?”林樱说。

  “这,这,这。”薛甫清支吾了一阵,“你以为银行愿意这样啊?那全是出于无奈,不得已而为之。你要知道,商业银行在社会面前,特别是在民众面前,早已不是强势单位,应该是已经沦为了弱势群体。”

  “哎,你们到底打还是不打?”宋黔脸带愠色,扫视着薛甫清他们。

  薛甫清和吴盛庸连忙说打。林樱也赶忙将牌推了出去。

  “嗯,你们银行的好日子,只怕也是快要到头了。”才沉默了不到两分钟,林樱又说起了银行。

  “你别说得这么难听,这么可怕好不好。”薛甫清斜一眼林樱。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啊,好多人都这么说过。”林樱眉毛一扬,“不过,你们银行也是得小心,现在那什么互联网金融,那什么支付宝、余额宝可是不得了的哦。据说那余额宝,自去年六月以来,在短短的八个月内,用户数就已经突破了8100万,资金规模已超过了5000亿。这不是明摆着在抢你们的存款,抢你们的生意么?”

  “唉,分流银行存款的又何止这个余额宝哦。”薛甫清一声叹息,“近年来兴起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典当公司等等,还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

  “耶,你,你怎么把火又烧到我头上来了啊?”吴盛庸用牌敲着桌子。

  “怎么?难道不是?”薛甫清看着吴盛庸,“按规定,你们是不能吸收存款的,可你们又有哪个没干着吸收存款的勾当。”

  “哎呀,我们也是来之于民,用之于民嘛。”吴盛庸推了推眼镜,边齐牌边说,“薛行长,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资本金毕竟也是有限的。可现在民间的融资需求又十分旺盛,特别是那些小工厂、小公司,一个个嗷嗷待哺。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可要救就得有钱。而钱从哪里来?我们是造不出来的,只好把张三李四闲置的资金聚集起来,暂时借给王五去用。其实,这活我们也不想干。为什么?风险挺大。可我们又不得不干。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们不去管那些小工厂、小企业,那就没谁去管,因为你们是高高在上,只见大树,不管小草的。”

  “哟哟哟,你都成了救世主了。”薛甫清眯着眼睛看着吴盛庸。

  “说起来,我们还不算什么,真正厉害的还是那民间借贷。”吴盛庸看一眼宋黔,“这民间借贷,古今中外,都皆有之,只是国内现在是愈演愈烈,参与人数之多,资金数量之大,不说绝后,绝对空前。问题是这民间借贷,不说会惹出多少是非,就说那资金是游离在银行之外,实际上也是分流了银行存款。”

  “哦。是这样啊。”林樱点着头,“就是说,存款的蛋糕只有那么大,但切分蛋糕的人是越来越多。”

  “应该这样说,存款的蛋糕还是在不断增大的,只是切分蛋糕的人增加得更快。”吴盛庸边打出一张牌边说,“薛行长,现在贷款的利率已经放开,存款利率放开的日子也将为期不远。我想,那说银行的好日子快到头了的话,是说得有点夸张,却也不是危言耸听,不能不让人有所忧虑哦。”

  “吴总啊,你也别得意。”薛甫清看着宋黔,笑着说,“告诉你,只要宋处监管紧一点,作为一下,你们就完蛋。”

  “宋处,你看,薛行长说你不作为呢。”吴盛庸笑呵呵地看着宋黔。

  “你们担水找错了码头吧。”宋黔斜一眼吴盛庸和薛甫清,“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担保公司、投资公司等等,也就是所谓的影子银行,我们既不管准入,也不管退出,更不去监管,那全是政府相关部门的事情,跟我们可是毫无瓜葛。”

  “哦,是这样啊。”林樱恍然大悟似地说,“难怪是乱乱糟糟的呢。”

  “哎,你们到底打不打,不打就算了。”宋黔瞪吴盛庸一眼,同时打了一张五饼出去。

  “啊,不好意思,宋处又放了我的炮了。”林樱指着宋黔,格格笑着。

  宋黔牌一推,说不打了。薛甫清赶紧把赢了的钱摆到宋黔的面前,说宋处能陪我们娱乐就是给面子了,怎么能让宋处送钱呢。宋黔也不推辞,板着脸收了。

  临走时,薛甫清请林樱季末务必给他弄点存款。她呵呵一笑说,多的没有,把余额宝上的撤回来,借出去的收点回来,凑个百来万没问题。(节选自《钱去哪了》第十二节)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