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江华有个好县长

http://www.frguo.com/ 2017-10-16 湖南作家网  袁送荣

  1

  如果不是这次会议赐予的机缘,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涉足这方山水,哪怕它如此美丽,如此多娇。如果不是一位女人投射的因缘,我也许再喝几瓢智慧水再洗几次聪明泉,都难以读懂悟解瑶族女人柔光背后的坚毅。

  不带半点浪漫去,拾得满心欢喜来。

  向南,再向南。

  最是潇湘终行处,江华过后再无南。

  2

  全省抓党建促脱贫攻坚经验交流座谈会在湖南最南端的江华瑶族自治县召开。

  能够吸引我感官的,不是那“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的农村盛景,不是那“绿油油的果树满山岗,望不尽的麦浪闪金光”的丰收盛况,也不是那鲜红耀眼、探头探脑、无处不争艳的大幅标语。

  而是这样一位女人。她平白“夺”去了我的“江华初想”、“瑶乡秋梦”。

  这个女人不寻常。

  在现场考察观摩时,她一开始并没有映入大家眼帘,甚至没有一丝光影投进我的视神经。

  她来,或者不来,我就在那里;她在,或者不在,我没有注意。她站与坐的位置,在我们的视觉“盲区”和思量“域外”。

  3

  六号车里的“基友”们(基层办主任们),深情的目光和多情的嘴巴对焦的先是靠在车门边上的那位娇小玲珑的小瑶。妹子倒也大方,说自己叫袁芳,为了让大家伙儿记住她,她用“元芳,你怎么看”这个稍显过旧的笑段来牵引我们,她笑了,似是得意这种感觉,我没有笑,因为我早就为此笑过很多遍了。没有一种力量可以随意触发我自恃的笑肌。

  女孩太小太嫩,一直在纠结中背诵解说词,我很同情她,干这事挺累人的,不是体制内的主儿,却要临时装载无数生疏的词条和句式,记忆的主机存储器十分卡壳啊,你以为她是银河计算机“武艺高强”呢,这场合就凭她那小身板小酒窝,压不住台,成不了“女一号”。

  正当大家茫然四顾,寻找“新秀”的时候,另外一个女人实时站了起来。

  4

  源着她的音声,我看清了她的“型材”。厚植大地,她叉腿而立,敦实的身形让风儿吹不动她,雨水压不垮她,此刻,你一定会有一种“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诗歌吟诵感和表达欲。毫无疑义这是一位“平地瑶”,虽没有带上那顶高高盘耸的帽子,但从她典范的族群脸庞上可以看出,从她身着一袭精修的服饰可以知道,她的确是江华“瑶宝”。

  齐耳短发总是被风儿琢磨,忽闪忽闪撩起她的青春。方正宽厚的脸蛋印上了一些风雨缀过的微微花痕,不高的个头毫不掩饰她的低调,素雅的瑶服轻松的束托她的宽容。

  她没发觉我,我却挖掘她。我把她的照片晒到朋友圈里,请“微亲”竞猜她是谁,由此点燃了微友的百般热度,乃至百度。

  5

  细心不细心、上心不上心的伙计们,有猜她是村支书的,有猜她是企业老板的,有猜她是讲解员的,当然也有我的老坚哥一语中的,认定她的真实身份。但总归让人意料不到她竟然是江华瑶族自治县县长。我最终给出了答案。并承诺给点文字做诠释。

  她总是台前幕后飘洒,她总会人前人后出现,她总要跟前顾后忙乎,她总在背前面后说道。

  现场解说员在介绍之中或之后,她会适时补充补位补火,生怕失去推介江华的机会。她是我所见到过的最为优秀的女县长,也许还要包括男县长。

  6

  在县长这个“群”里,又有谁能如此,自然流转的表达,就如演讲艺术家;又有谁能如此,亲和自然的讲述,就如节目主持人;又有谁能如此,没有官场气息,不做官样文章,就如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又有谁能如此,朴素无华质地纯澈,就如瑶家主流女性。对江华前世今生她如呦呦鹿鸣,对瑶家风情物华她如啾啾莺歌,对脱贫攻坚她如涓涓溪鸣,对人民群众她如殷殷亲嘱。她直抒胸臆、如数家珍;她话语蕴藉、字字珠玑。她有感而发,没有矫情;她坦荡无私,真心无邪。

  纵论发展时她是标志的县长态势,维系百姓时她是典范的儿女情长,推介商品时她是标准的高级营销,说起自己时她是独特的段子高手,无言独处时她是心仪的邻家小妹,展露风采时她是敬仰的“瑶都女王”。

  你且看看她的“胆大心细”,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京开会座谈时她“敢于”在“刚才最后一响,发言时间结束”的关键时刻,抢过主持人话题,向总理请求发言,她大声说,我是江华家乡江华县的瑶胞代表,大家叫我瑶王,请允许我讲几句,哪怕只一分钟。她真诚感谢总理的亲切示意,衷心感动总理那句“你讲的我都记住了,你致力发展贫困地区经济的勇气,远远大于你站起来要求发言的勇气”。她永远铭记总理说的“我不仅记住你叫瑶王,还知道你叫龙飞凤,你要龙飞凤舞,把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你且看看她的“胆肥腰粗”,她推进招郎式招商,园区里已有六七家上市公司,她大力发展猪沼果电扶贫模式,已实现万猪奔腾的图景。我们都被她天性的幽默风趣和瑶式豪爽所感动折服。

  望着这位南岭山区的好姑娘,“神州瑶都”的“大姐大”,我“犯”了深思,今年她整整四十,人生四十如初虎,但她已是久经沙场、纵横捭阖的大地“飞鸽”、山区“凤凰”、涔河“金鲤”。她从政整整二十年,步步为营,也“步步为赢”,成长为三十多万瑶族兄弟姐妹的“领头雁”,成为全国最大瑶族自治县的县长,和她的书记班长一道,团结江华各族人民勠力同心,奋力拼搏,如今已拥有八个“国字号”品牌,小小一个江华县,大大闻名全世界。她是南岭“稀土”,她是民族“氧吧”。

  前些时候,我老家双峰县也产生一位优秀女县长,当时大街小巷、县里县外流行一句经典“宣传词”: “双峰有个好县长……,”(此处省略七个字),“双峰的县长天天见……”,(此处再省略三七二十一个字)。那么这次江华之行,我也油然而生一句话,“江华有个好县长……”

  秋意留不住,只怕飞花临。短短半天,耳畔留足余音。抓党建促脱贫攻坚的全部实质和最佳成色,竟在“瑶王”的指点下迷津尽散,紫气中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一缕心念。

  一路向北走,心在那个南。

 

  作者:袁送荣,系湖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南省演讲与口才学会副会长、娄底市演讲艺术家协会主席、娄底市委基层党建办主任。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