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滕晓阳:《阿莲》中爱的教育,在不完美中圆满

http://www.frguo.com/ 2017-09-29 

  从生命源头,到生命结束,再到生命的不断延续,都需要细细感知生命中的爱。

  《阿莲》讲述了山妹子阿莲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和围绕在她周围的人和事。通篇故事从容叙述,就像淡雅水墨慢慢在画中晕染成片,墨荷静静地开。

  阿莲就像一朵在田野中默默生长的荷花,有悲有喜,却又不卑不亢。阿莲生长于淳朴的山村里,迎着山风长大,要负担村里孩子应有的责任:做饭,照看年幼的兄弟等,她就像太阳照耀的鸟儿,一天天在生命的轨迹中成长。

  阿莲的母亲淑平,是一个命苦的女人,她从小缺乏父母的呵护,结婚后又遇到逃避的老公。她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自身从没得到过父母完整的爱,她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去爱孩子,导致对阿莲爱的表达有偏差。

  母亲在生铁砣时怕阿莲被血腥场面吓到,想把她送到七叔公家,内心明明关心着孩子,却表达出:别让她在这碍手碍脚。这也是大部分中国父母的错误教育之一:用居高临下的“长辈权威”态度教育孩子。

  爱的错误表达,再加上亲戚长辈从不去考虑一些玩笑心态的话语对于儿童感受的影响,比如“把你送给嫚嫚当女儿”。这些“心口不一”的表达,让阿莲错以为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并且渴望母亲的爱。

  但令人庆幸的是,在阿莲如同莲花般抽节拔穗的成长中,她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奶奶——阿婆。泥藕、莲叶、荷苞、莲花,在阿莲层层叠叠的漫长生长中,阿婆浇灌了太多的爱。

  阿婆勤劳、宽容、善良,心如明镜,宽和地对待人事,拥有散发着“神性”的母爱,她的关怀呵护让阿莲感到温暖。

  阿莲成长的安全感和对人生最初的自信的建构就是从阿婆那儿获得并开始的。阿婆虽然也是农村里没读过书的女子,却有着远超过农村老婆婆的见识和目光。

  “别看阿婆捣着一双变形的小脚,整天在何家湾转,村里的事情却全看在眼里,想在心里。”阿婆支持阿莲这个女娃娃上学,甚至主动说服老师让阿莲上学。在阿莲的母亲淑平不支持阿莲读书时候,阿婆也帮阿莲说话,主动提出帮母亲带铁砣,让阿莲上学。

 

  中国的婆媳关系一般都是“鸡飞狗跳”,尤其淑平从小缺乏爱,缺乏安全感,在生活上会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阿婆的包容的爱和付出,让她也获得了心理的成长。

  母亲看着阿莲帮着照顾弟弟铁砣的身影,顿生感慨,“没有一个孩子能像一蔸草一样长大。如果没有阿婆帮忙照顾,阿莲是不可能眨眼之间长得这样大的。”

  到了要上学的时候,阿婆带着攒下来的零花钱,独自带着她去报名,老眼昏花却依然点灯熬油为阿莲拼接碎花书包,对于阿莲熬夜看书所花掉的油灯钱,她不心疼,甚至支持阿莲女孩子多看看书,比阿公更支持阿莲读书,“哪个说女孩子读书没用?女孩子读书也能读出女状元哩”。

  也许阿婆的内心也是有个“女状元”的梦想?或者阿婆的阿婆也是一位如此开明的奶奶?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爱和精神会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在阿婆正能量的爱的教育下,最终阿莲终于从内心深处看见了母亲对自己的爱。“阿婆,我生下来的时候,吃过我娘的奶吗?”“娘的奶水都是娘身上的血化成的。”正是因为阿莲先前在秀姨那儿间接获得了女人哺乳新生命的体验,母女之间间隙的最终弥合才得以水到渠成。

  阿婆去世这一章节,令人悲伤却不能避免。人的生命与万物的生命一样,都会逐渐衰老死亡,不论大小强弱。

  死亡是沉寂的、自然的、不可逆转的。书中前期已经铺垫阿婆心脏不好,有冠心病的前兆,需要静养不能剧烈跑动。直接原因是拯救落水的孙子铁砣。

  阿婆是牺牲者,铁砣的幸存,生命的转换,让阿莲更加深刻的认识到生命的宝贵。

  死亡的话题,是文学中避免不了的话题,但成人文学的悲苦不适合儿童幼小的心灵,所以在儿童文学中创作含有死亡主题的作品时,无不使用希望、善良等来完成作品,让儿童可以在成长中充满爱,充满对生活的渴望,在文学作品中更好的接受生命的洗礼,接受积极的“生命教育”,更好地让儿童体会到人性以及生命的美好。

  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曾说,“一个人如果正确的了解到终止生存并没有什么可怕。对于他而言,活着也就没什么可怕的。”所以,儿童文学中的死亡意向可以展示真善美与假丑恶,用爱、勇气和希望让儿童正确的面对死亡,从而不再对死亡产生恐惧。

  在广大儿童作品里,如《想念梅姨》中的温柔女性塑造,《少年小树之歌》中的爷爷奶奶塑造,《舞蹈鞋》中教育老太的塑造,长者形象的爱与教育断不可少。

  大部分中国的文学创作中,奶奶的形象都是“小脚、思想狭隘、重男轻女、传宗接代”,《阿莲》一书中塑造的阿婆,充满爱的正能量中国老太太形象,打破传统固化的“中国恶婆婆”形象,展现出劳动人民美好、热情、善良的一面。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