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阮梅:做个棉质女孩

http://www.frguo.com/ 2017-09-29 

亲爱的孩子:

  昨晚,看到了你微信里的一张图。

  你着一条齐膝蓝底碎花的棉布三角裙,发髻高挽。花丛中,巧笑嫣然。

  一时间,我觉得那条裙子特别眼熟,是在哪里见过呢?

  到底还是被我想了起来——那是我读小学时穿过的一种裙式。只是属于我的那条,蓝底却无花,是一条早已洗得发白的、有很多碎小破洞的旧布裙。

  虽然它旧,可我敢说,在我拥有它的那一刻,心底却有着远胜于你穿上新布衣的惊喜。

  最先看到它的样式,是在同学炜的身上。

  那天,坐在我后面的胖嘟嘟的炜,穿了一件奶色的棉布短衫,腰上,就套了这么一条纯蓝的棉布三角裙。白帆布做的网鞋,正好配着这身新衣。

  不能不说是诱惑哦。渐长的女孩,最大的诱惑,除文具外,当然是班上女生的新衣、新裙、新鞋。我想那时,至少班上的每个女生都是羡慕炜的,羡慕炜有一个当教师的姆妈,可以出钱为她买那么好看的衣裙。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看见炜叫了四五个女生留下来,她脱下她的新鞋,给每一个人试穿。“你来试一试,看好不好看!”最后,炜居然堵上了已收好作业本准备离开座位的我。

  “不!”我说。那时,木讷如我,没敢理会这样的诱惑。

  不容我不穿,几个女生反手关上门,把我留在教室,几下子便脱下了我的长裤。见其它同学都走了,人多我寡,我不敢不穿,她们给我穿上的,恰恰是我十分喜爱的那条蓝布裙子。

  哪知刚上身,自己还没看清楚,她就连声叫我:

  “快脱下、快脱下!”

  “穿着再好看,你姆妈会给你买吗?会吗?你家有钱买这样的裙子吗?哈哈——!”说完,她叫过身后的两个女生连拉带扯地把那条裙子脱了下来。

  当这个意外的结局出现时,羞辱感如一只膨胀的气球,在我的心底爆裂。

  回家后,我便向母亲要,要和她一模一样的汗衫和裙子。

  母亲不允,我还是要。

  再不允,我就哭,就不吃饭。

  我豁上了,甚至作了被母亲暴打一顿的准备。

  出乎意料,向来严厉的母亲这次没有骂我。听我断断续续说过事情的原委,便带着我上路了。

  那是个黑得可怕的夜晚。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远远近近的狗吠。

  母亲拽紧我的手臂,跌跌撞撞,不和我说一句话。约摸七八里吧,来到了一家黑瓦红墙的木板门前。

  一个女子拉开了门缝。女子短发,戴着眼镜,大着肚子,奇怪地看着我们。母亲放开我的手,进去与她细细碎碎的话语说了好一阵子,大肚子女子拿出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篮布三角裙,示意我进前,在我身上贴了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拍拍我的脸,对母亲说:

  “嗯!改改也能穿,穿什么都显好看!”

  灯下细看,这条三角裙的腰,显然大了些,裙摆上留有好几个洞。我怯怯地望望母亲,母亲没显一丝犹豫就买了下来。大肚女子不要钱,母亲硬塞给了她。

  连夜归家,母亲用针钱缝住了裙子多出的腰身,用绿色丝线在破洞处垫上旧布角,缀上了几片竹叶一样的图案。

  母亲舍不得穿的一件半成新的碎花长袖衫,也比照我的身子裁剪成了圆领型短袖衫样式。末了,还把碎花布的边角料裁成条状,在裙子已毛糙的下摆上镶了一道漂亮的边。

  第二天早上,套上母亲亲手为我改做的衣裙,心里的感觉,就像一觉醒来成了童话中的白雪公主!

  想想那晚,母亲恐怕是一夜未眠。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的倔强之争给自己惹来了绵延的祸。

  第二天上课不到两分钟,右臂上便感到像黄蜂蜇了一下的痛,一下又一下。我知道,是炜在用指甲尖悄悄地掐我。我扭过头去,坐在我后排的炜露出一脸得意的笑,似乎在说:

  “看你还敢跟我穿一样的衣服不!”

  刚刚咬紧牙关回过头,先前还站在讲台上的我们的老师——她的母亲,早已踱着肥嘟嘟的方步朝我走来,教鞭啪啪敲打在桌子上,脆脆的声响,一下子聚焦了全班同学诧异的眼光……

  炜的惩戒,又有过几次。可再多的惩戒,也丝毫不影响我拥有那身美丽衣裙的快乐心情。后来,我干脆违背老师教我的反剪双手背靠后椅的听课规矩,把坐姿极力靠前,以此抵御怪异的炜时不时的侵袭。

  这样,炜倾注激情炮制在我身上的闹剧才寿终正寝。

  与炜同学的夏季,我以独特的方式执着地守护着、也屏开着母亲在我童年生活的破洞上缀满的风景,在后来渐长的年岁中,在属于我以后的那些撑不开花骨朵的青涩岁月,我也以同样的热烈和痴情,去摇曳母亲赐予我的每一片细小枝叶的生动。也许,正是因为有了那条记忆里的裙,我童年的记忆里有涩,有痛,但没有贫穷。那个夜晚,那个怀孕教师停留在我脸上的暖暖的笑,母亲以针线舞蹈在那一条旧蓝布裙上的剪影,那一夜间爬满了破洞的青枝绿叶,成了我此生不忘的最温暖的记忆,我儿时最珍贵的财富。

  哪怕贫穷,依然可以美丽。

  即使是一块破布,也要绣出好看的花来。

  这大概是我不善言辞的母亲那晚想对我说的话吧。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