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汤素兰:小鸟飞,云儿变

http://www.frguo.com/ 2017-09-29 

  我家后园的枇杷树上经常会飞来三只鸟儿。一只尾巴长长、羽毛白多黑少叫的叫梁山伯,另一只同样尾巴长长、羽毛色彩斑斓的叫祝英台。

  梁山伯和祝英台总是双飞双落,不离左右。还有一只短尾巴、全身羽毛呈麻褐色的鸟儿,跟在这两只漂亮鸟儿后面,我们叫它马家郎。

  奶奶跟我讲过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我也在村里的土戏台子上看过俊俏的祝英台和潇洒的梁山伯哭哭啼啼的楼台会,所以,每当看到这三只鸟儿,我就会唱起那首童谣:“梁山伯、祝英台,马家郎跟在后面来。”

  我还会捡一块土坷垃扔向丑丑的马家郎,骂它:“丑死了!走开!你害死了梁山伯和祝英台,变成了鸟儿还老跟着它们,真不要脸!”

  戏文里的梁山伯和祝英台死后化成了蝴蝶,但在我们那儿的故事里,他们和马家郎都变成了鸟儿。

  “喳喳喳!喳喳喳!”白胸脯黑羽衣的喜鹊在门前的白杨树上叫了。我赶紧跑进门去告诉奶奶:“奶奶,喜鹊叫啦!要来客人啦!”

  奶奶高兴地说:“一定是你姑姑回来啦!快跑到山嘴边去看一看!”我打起飞脚跑上屋前的山嘴,果然看见姑妈和姑爷,还有我那一长串表兄表妹们正从远处的大路朝我们山冲走来!

  我对树上的喜鹊佩服得不得了,仰起脸对它们说:“你们真厉害!隔那么老远,怎么就知道有客人要来了呢?”

  喜鹊不只是报喜的鸟儿,喜鹊还会飞到天上去搭鹊桥呢!每年的七月七日,喜鹊们都要飞到天上去,在天河上搭一座鹊桥,让被王母娘用金钗划出的银河分隔两岸的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相会。

  七月七的夜里,我躺在屋外的竹凉床上,仔细看着天上的银河,想找到那座神奇的鹊桥,可是怎么找也找不着。

  我也喜欢燕子。大堂屋的屋檐下有一个燕子窝。每年春天,两只大燕子会剪开斜风细雨飞回来。燕子飞来后,整日衔泥垒巢,修修补补,忙个不停。

  过不了多久,燕窝里就会添了小燕子,四五只小脑袋伸出来,大张着嘴等着燕爸爸燕妈妈喂食。燕爸爸燕妈妈整天飞出飞进地忙着给小燕子找食喂食,屋檐下燕子们唧呀咿呀唧呀咿呀的呢喃声不断。

  我常坐在屋檐下看燕子,一看就是老半天。

  秋凉了,某一天早晨,燕子们都飞走了,屋檐下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旧巢,特别安静,天空却越来越高远。

  我看着高远的秋空,心想:燕子们飞到哪儿去了呢?它们飞入了怎样的人家,在怎样的屋檐下垒巢,坐在怎样的电线上歇息呢?是不是也有像我一个的女孩子整天追着它们跑呢?

  在所有的鸟儿里,我最不喜欢乌鸦。听到乌鸦哇哇哇叫我就害怕。因为奶奶说过,只要乌鸦叫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害怕那些不好的事情,平时连提都不敢提。可是,乌鸦常常一群群聚在树上,黑压压一片,赶也赶不走。

  我不喜欢乌鸦,但我也羡慕乌鸦,因为它们有翅膀。

  我是在重重大山包围中的孩子,我希望自己能像鸟儿一样有一对翅膀,希望能像鸟儿那飞过那些大山,飞到山外去,飞到天上去。

  山里面住着神仙,水缸里藏着田螺姑娘。神仙呀,田螺姑娘呀,请给我一双翅膀吧!如果不能给我一双像梁山伯祝英台那样漂亮的翅膀,就给我一双像喜鹊和燕子那样轻盈的翅膀吧!哪怕给我一双像乌鸦那样难看的翅膀,我也愿意要呀!

  如果我不能像鸟儿那样拥有一双翅膀,那么就把我变成一朵云吧,因为云虽然没有翅膀,但云是会变化的呀!

  云会变色彩。蓝色的晴空里,云朵是白色的,晨光中,云朵是绯红的,夕阳下,云朵五彩缤纷:有金红、绛红和橘红;有宝蓝、深紫和青黛;有橘黄、褚黄和灰绿……

  那么多颜色,我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出,只知道它们比戏台上皇后娘娘的凤冠霞帔还要好看。

  云会变形状。那一大堆一大堆的云,像一整床一整床巨大的棉絮。那一小片一小片叠起来的云,又像鱼鳞。看,天边那一大朵云,是不是像庙里那个拄着龙头杖、额头高高隆起的老寿星啊?老寿星的后面,还跟着一只大白象呢。

  大白象也会变呢,鼻子变短了,身子变瘦了,尾巴飘起来了!大白象变成一匹奔跑的马啦!马儿也会变呢,变呀变,马儿变成两只小绵羊了……

  云会变魔术。有时候它把山顶藏起来,让太阳找呀找,一直找到半上午才找到。有时候它把山腰藏起来,那一座座山就变成了白色云海里的一个个小岛。

  还有些时候,云儿把我们整个村子也藏起来了。早晨打开门,外面雾茫茫一片,房子没有了,山没有人,村子没有了。我得赶紧关上家门躲起来,要是这时候跑出去,只怕云儿会把我也变没啦!

  云还有脚呢。它们能从天上飘下来,又能从地上爬回去。它们是沿着山坡往上爬的。你看,那是一缕一缕小小的云丝儿,它们正飘出山谷,沿着山坡往上爬。

  它们一边爬,一边玩着魔术。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它们织了一条洁白的腰带,系在山腰上。爬到山头的时候,它们织了一条厚厚的围巾,围在山的脖子上。最后,它们爬上山顶、回到天上去了,它们给山织了顶又大又厚的白云帽子。

  于是,山戴着蓬松柔软的白云帽子,慢慢睡着了。

  山睡着了,但鸟儿还在飞,云儿还在变;孩子还在梦想、在成长。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