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姜贻斌:笑菩萨朋友

http://www.frguo.com/ 2017-09-27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跟肖益民却从来没有这个感觉。不是说我俩三天两头见面已经麻木了,其实,我们见上一面也并非易事,有时一年才见上一面,有时呢,两年也见不上。我在湖之南,他在海之北。按说,一旦见了面,也有千头万绪的话要对老乡说吧。却也是怪事,我俩一见面,不说话,就是拼命地拍肩膀,拼命地捶胸部,拼命地哈哈大笑,让路人感到些许惊讶,两个神经病怎么从医院逃出来了呢?再说,此人长得像个笑菩萨,矮墩墩的个子,圆圆的脸,头发居然像黄金般的稀贵。所以,一笑,一串哈哈就冲上天,惊走七八只悠闲的麻雀,所以,那样子就更像菩萨了。感染所致,连我跟旁边的朋友也活活地像个笑菩萨了。

  跟这位老乡在一起,你首先要做好准备,你尽可能地保持不笑,最好是笑不露齿。为了保险起见,最好是用棉絮先把耳朵塞起来,不然的话,到时候,你血压升高,你心速加快,一旦出现中风脑溢血等等不妙的事,我们是绝对不负责任的——因为乐极生悲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所以,有时候,一堆朋友在一起,我为了慎重起见,为别人的身体着想,首先就严肃地警告此人,你不要再笑了,你不笑了,别人就不会笑了。肖益民嘻嘻哈哈地说,我就是想笑,我不笑做不到嘞。我眼睛就恨恨地瞟他,心里暗暗地骂,你这个同志,怎么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呢?

  好笑的事,他笑笑也就罢了。问题在于,明明不好笑的事,只要从他嘴巴说出来,他就要发笑。比如,今天的太阳好大呀,嘿嘿嘿;比如,我是坐车来的呀,嘿嘿嘿;再比如,我看到街上有许多的人呀,嘿嘿嘿……真是无可救药。不明白他哪里这样喜欢笑。

  我有时忍无可忍,就威胁道,你再笑,我就把你送到神经病医院去。我满以为这样会吓住他,谁知非但吓不住,他反而嘎嘎地大笑起来,说,哥哥呀,我真是愿意去呀,去了之后,那我就能够静静地看书写作了。

  这样的人,你又奈何他?你总不可能把他嘴巴封住吧?他即使有时喝醉了,也忘记不了笑,好像笑就是他的专业。

  由此可见,这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也是一个时时把笑声传播给别人的人,所以说,他是一个可以加入相声队伍的人。

  其实,我们多年前就认识了。那时,我还在做编辑,他就寄来一些散文,他的那些写家乡和亲情的散文,尤其让我心动,读着读着,似乎又回到那遥远的离别多年的故乡,仿佛又见到那里的山水,那里的亲人。所以,我就把它发表了。我俩产销一条龙,配合得天衣无缝。

  他的散文反响也不错,总是有读者来信,拼命地说他的东西如何的好,好像要给他评个劳动模范样的。由于生性懒惰,我只是在电话里把此事告诉他,说有许多的男女老少同志来信表扬你的东西,还有些人居然询问你的地址,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我却从不透露。我问他有意见吗?他说没意见,嘿嘿嘿。所以,我从来也不将别人的信转给他,是担心他以后不用心写散文了,全副精力给人家回信去了,那岂不是害了他吗?所以,我不能再害他了,也所以,那些信件就让我活活地贪污了。

  前些日子,他来电话说,我要出书了,嘿嘿嘿。请你给我做个序,嘿嘿嘿。这一回,我却笑不起来了,我哑然。我虽然给人做过序,却仍有自知之明,序我是不晓得做的,而且,从来也没有一本正经地做过序,大多写的是一些好玩的东西。写写这个人,我倒还马马虎虎。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