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李定新:梅山古国

http://www.frguo.com/ 2017-09-27 

梅山古国


李定新




梅山古国

 

江山辽阔 历史被掀开

风从司徒岭出发

逆向穿越九关十八锁

由南疆到北疆

正好走了二百八十年

 

国门残破 峰烟四散

刀耕火种的身影随处可见

月色下 长矛和斧头忽隐忽现

火焰升起在稻草丛中

梅山古道  倒立的张五郎行走如飞

惊慌的老虎在女人的眼波中跳跃

 

梅王寨歌舞升平 男欢女爱

牛头旗下 风吹草动

一个个王朝忽明忽灭

 

风刮掉岁月的锈斑

有人跃入奔流不息的资水

打捞起一艘沉没千年的船

 

梅山寺

 

九关十八锁的硝烟早已散去

梅山蛮只在经声中

若隐若现

古道斜挂夕阳里的荒坡

梅山寺静默千年

依稀在等一个王朝

凯旋归来

 

时光从寺外经过

一些光线

掉在台阶的青苔上

紫薇在微凉的秋风中怒放

如尘世中一些浮躁的心事

 

岭上的草漫过了膝盖

下山时  有人不经意地回望了一眼

梅山寺  像被一朵寒云托着。

晃荡在半丝凉薄的晚霞中

 

九月,我在梅山等你

 

资水一天天消瘦

披一袭薄凉

九月  我在梅山深处

最后一个古塞  等你

 

心事在牛角的旗杆

猎猎飞扬

杉树皮屋顶上张望的野狐

闻到一丝酒香就醉了

厩栏里的马鹿脖子伸得长长

 

万丈红霞点燃资水

忍冬花 落日红

盛开在你必经的小径

逆流而上的晚风只轻轻一吹

一瓣瓣思念  簌簌而下

 

暮霭四合  所有的繁华

在目光中辗转而过

绕过万亩茶园

绕过苔痕滋生的石壁

谁倚镂空花窗  吟哦

一生遗憾  一世苍茫

 

不再为一场红尘中的烟火

想起初识时的美丽

落叶纷飞   一地的零乱 

九月  我是梅山最后一个古寨

最后一位落寞的寨王

 

觅踪梅山蛮

      

旧光阴摔碎在青石古道

隔着一些尘烟

身影真假难辨

 

肩扛弓弩上山的男子

少了一点彪悍

河中腰跨篾篓的妇人

多了一层白净

问道梅山的人

先是惊喜 继而摇头

 

一位老妪佝偻在神龛下

双手高举半柱香 念念有词

有人看到后悄悄躲在暗处

祈祷那个外出的小伙平安归来

 

一个举着相机的人

站在马头墙下

窗花早被晚风吹落

那厮迟迟没回

 

唐家观:一件颜色黯淡的旧衣裳

 

梅山蛮荒  资水匆匆而过时

一件岁月的衣裳  不小心

挂脱在荆藜丛生的崖岸上

      

逝者如斯  资水永不回头

唐宋风  明清雨

千年的冲洗  唐家观

就如一件颜色黯淡的旧衣裳

 

江山易主  说不清

有多少个朝代

时间或长或短地

穿着它粉墨登台  刀光

一闪  又黯然收场

 

一对民国的情侣手牵手

越过导演的目光

认真而亲密地走过古巷

长头发的摄像捧着最具卖点的剧情

满脸兴奋  像是捧着了

衣袖里尚剩的余温

 

打牌的妇人争得面红耳赤

宛若一枚钉在领口

却不合时宜的方形纽扣

老街咳嗽激烈  挖机得寸进尺

嘶鸣的风

让挂在崖岸上的衣裳颤栗不止

 

吊脚楼  青石板  肃穆的宗祠

倾斜的镂空门窗

这些夕阳中仅存的图案

在暮蔼中诉说着什么

颜色  越来越模糊不清

 

风吹过梅山

 

风吹过梅山

当我还在辨析天籁般苍凉的歌声

来自什么方向的时候

它独自掠过山冈  推开小院的柴扉

拭去了一位老人眼角的忧伤

 

风还吹过杉树皮压盖的村落

炊烟弥漫开来  一些怪异的面具

左摇右摆  牛角的旗杆下

赋闲的风车  村口的

水碾  吱呀作响

 

风还吹醒了半山腰睡熟的亲人

它们在碑式的门前

摆上了白瓷的酒盅

或放飞一群白色的蝴蝶

 

当风吹过深幽的峡谷时

正在嬉戏的小溪

兀自站了起来  满脸水雾

 

我掏出笔想要请风说说见闻

它一下子将我的采访本

嘭的一声  掷到了地上

 

梅山深处

 

最终是时光泄露了秘密

岁月打劫后的残局袒露在眼前

 

猎具四散  杯盘狼藉

匍匐在墙角的铜壶仍有酒香溢出

喝茶的小蛮女已经走远

清花瓷碎片割断了宋代的花纹

 

土筑的戏台  石柱的峰火

历史是一匹彪悍的战马

踏破记忆  将军的鲜血

染红了司徒古道

 

明清的风雨  飘满廊桥

民国的屋檐下  雏燕呢喃

一座座被岁月遗弃的古村落

静卧夕阳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资水自顾自地默默流淌

浪花簇拥着一尊倒立的神

 

江南码头

 

江南古镇的码头参差不齐

像资水历经磨损的牙齿

 

整个下午

我就坐在那颗最大的牙齿上

 

流水拍岸

我能听到光阴被咀嚼的声音

 

薄暮时分了 我还是不敢起身

我怕一个趔趄跌入正在腐朽的牙缝里

 

刘家大院

 

鹿角溪财主刘清源奋斗一辈子

只为在梅山彭成堂号里 

插上一枚耀眼的标签

和时间较劲  光彩流年

 

时间轻轻一晃  百余年

宛若撕碎的谍谱  随风而逝

他毕生的心血  一点点

被岁月掏空

 

关塞风清  江河浪静

如今  他的名字 

就如一件清代的衣服

挂在四合的院墙

 

闲中岁月  静里乾坤

偶尔有只蝙蝠  乘着黄昏

忽地飞进来  趴在一块叫吉祥

或叫长生的牌匾上

 

一阵风吹来  过去的

争吵声  笑声  哀泣声

枯叶一样飘在围廊

角落  久久回荡

 

在大福镇

      

我们在沂溪河畔一直喝酒

直至一轮明月自杯中

晃荡升起  最终像盏路灯

低低地悬挂在惜字炉顶

 

我们明显醉了  浑浊的米酒

从彼此的眼角溢了出来

分不清是福是佛

一张历史的名片越洗越亮

 

一早醒来  霞光万道

当初被云贵总督焚烧的文字

宛若彩蝶  一只只从炉顶飞出

在那座教学楼上空  翩翩起舞

 

云贵总督的惜字炉

 

多年以后

曾经呼过的风 唤过的雨

最终合谋卷走了蕴藉大福的故居

唯黄土垒筑的惜字炉

依然矗立在废墟前侧

撑着最后一道尊严

      

不被践踏 黑白分明

一个汉字的最高礼遇

便是浴火重生

文明的光芒

照耀一个民族的图腾

 

当初所有被宠惜过的汉字

化作一缕缕青烟而去

如今 感恩的岁月将他们一一召回

以一棵树的姿势

站立炉顶搏风挡雨

从历史的缝隙中伸展出青枝绿叶

庇护一个惜字的灵魂

 

马辔市

 

一件鞍辔 悬吊在万里茶道上

南来北往的茶商用汗水擦得闪闪发光

上个世纪拦江发电 茶道疲软

一夜之间 鞍辔淹没在雪峰湖

 

如今 万里茶道被沿线城市越绷越紧

昔日的鞍辔在湖底陷得太深

拎出水面时

只有一串水珠般下滴的马蹄声

 

 

    李定新,笔名乐冲,男,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中青年作家研讨班第11期学员。湖南省第八次作家代表大会代表。曾参加第12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作品散见于《湖南文学》、《星星诗刊》、《西部》、《诗林》、《散文诗》、《文学风》、《湖南日报》等报刊,多次获诗歌项奖励。诗作收入《新时期三十年湖南文学精品典藏》及各类诗歌年选等专集。有诗歌被译成英、俄、罗马尼亚等语言并在《欧洲侨报》发表。著有诗集《灵魂的村庄》。联系电话:13786704696。地址:湖南省安化县文化旅游广电新闻出版局。413500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