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罗耀霞:我们出海去

http://www.frguo.com/ 2017-09-27 

我们出海去


罗耀霞


 


一棵老榕树

她的根深深扎进泥土
筋脉与骨骼不断交融,相长
像一位沧桑的母亲
却从未停止过 开枝散叶

她的血脉不断渗透,世代绵延
从地心伸向天空
用葱茏去诉说一个不老的传奇
于光阴的拐角悄然绽放

那垂下来的根须
是她独有的文字
记载着年轮,
也承载着梦想

叶,层层叠叠,遮挡着风雨
干和须,相互缠绕,彼此给予
仿佛撑起家的蓬勃和力量
她也许很平凡,却总能让你驻足仰望

 

在兴隆,走近一座老宅

在兴隆,走近一座老宅
兴隆,是一个侨乡的名字
也是上辈人刻在家乡门楣上的
信仰

曾经,他们把家安在海上
漂泊。去了南洋
从此,家 成了望乡
成了海上的那轮明月

当他们将皮肤熏成古铜色
将日子望穿,将沧海渡成桑田
家,也守望成 老宅
留客乡,便长成了门前那棵枝繁叶茂的重阳树

再后来,家乡便成了侨乡
成片的橡胶园照见一部史诗
那是烈日下挥就的奋斗史
而小船也一天一天变成了大船

南下、北上,船来、船往,
每一艘都载满蔡家人的悲壮
与脊梁。只是,此刻
思念,已将海水熬咸

 

魔戒,魔戒,我爱你

太阳、月亮和地球
他们喜欢玩着三者之间的游戏
每个人都沿着各自的轨迹
忽而平行,忽而交叉
忽而近,忽而远
互相猜不透,谁爱着谁

终于有一日
月亮放下了矜持
太阳趁机给她戴上一枚小魔戒
那光芒反射到了地球上
惹得地球上的故事不断地演变着
阴晴、圆缺
只是少了许多红瘦绿肥

 

雨林里的外来客

我在一片热带雨林徘徊
见到了一帮奇妙的朋友
它们本真的样子既让我讶异,
更让人流连

原来,槟榔树是那么高傲,耸如云天
它奔放的内核差点蒙混了我的常识
青涩的红与酱色的果,都是人间至味
却是我无法体味的憾

菠萝蜜并非结在藤蔓上,而是沉甸甸的挂在树枝
小妹妹没忍住,一把将它抱起
说,我怕它掉下来
惹得路人咯吱咯吱笑不停

咖啡豆青红紫绿,如满天的星
摘一颗放到嘴里,嚼出些初色的甜
可可豆藏在黄色的小辣椒,完全出乎我意料
你们是如此不同,又是如此蛊惑人心

木瓜的树干上长满了花朵
镌刻着年轮,也撑起一把茂盛的雨伞
香蕉的果实,成串成串垒满四季
将幸福的味道串连在家乡的满月

 

我们出海去

我是渔人
出海,是我的归宿
守护那片蔚蓝和辽阔
只为,等你来

我爱你,我的小姑娘
把浪花送给云朵
把彩虹送给梦想
让大海洒落满满的感动

我爱你,我的小姑娘
把花裙子送给夏天
把舞姿留给沙滩
把无邪送给岁月

谢谢你哟,我的小姑娘
将春光带给我,
让撒娇和无忌融化了我
走,我们出海去
网一片蓝天带回家

 

坐在黄昏的地平线

我像一只候鸟
飞回了日日眷恋的地方
大海也发出了快乐的欢鸣

浪花淘出了珍藏的贝壳
沙滩腾出了温润的床垫
我就这样踩在家的安定与棉柔里

坐在黄昏的地平线
看大海将夕阳一点一点吃进肚子里
瞬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你说调皮的到底是海鸥
还是冲浪的少年呢
月亮姐姐只是微笑,却秘而不宣

 

壶口瀑布溅起一串惊叹号
 
一群蚂蚁,悬挂在壶口瀑布上
如一群密密麻麻的逗号
发出一阵阵惨叫

此刻的呐喊薄如哑语
被一阵咆哮吞没
唯独有一只很安静
他紧紧拽住妈妈的脚
生怕掉进那泡沫中,溅起一串惊叹号

他的妈妈正在默诵真言
向神祗坦陈内心的隐忧
那是来自地心的暗语
她的脸上放着光,如同夏夜月光下的一枝荷
一霎那,所有的花瓣都变成了云朵
为她的孩子托起一艘诺亚方舟
她,如释重负

 

一场雨莫名其妙砸下来
 
一场雨劈头盖脸浇了下来
似乎要将夏日的最后一抹余火浇灭
汗水已先于雨水落下
雨水又加注了汗水的轮回
我就这样,在一场阵雨中死去,
活来
 
还好,只是上半身汗水,下半身雨水
还原了赤裸裸的灵魂
狼狈但并无寒意
这天的黄昏出奇的诡谲
云彩跳出了以往的橙红
呈现出梦紫的玄幻

 

想念妈妈做的坛子菜

你笑起来好像你娘哟
从李家过继到傅家
她这一辈子颠沛流离
……”
长长的惋惜声,
穿透岁月的回响
如树叶沙沙,青鸟绕梁

秋天是适合怀念的
听长辈说起俺娘
就想起了家的味道
突然想吃娘做的腌豆角、剁辣椒、酸刀豆

天空很高
思念被拉得老长
当墨绿慢慢转为火红
候鸟也开始南迁
被夏天融化了的往事又开始清晰浮现
娘临走前一直牵挂着她做的坛子菜
沿边的水加了没

老离不开那口妈妈味
于是,我也学着做坛子菜
那晚在厨房呆了很久
用妈妈的心意拌着太阳的味道
做了一坛久远的记忆
再密封加入纯净的虔诚
摆放在老家的祭坛
供我在香火缭绕中咀嚼,回味

 

我们曾经是孩子

我们走得太远
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孩子

丢掉了欢乐
丢掉了无邪
也丢掉了童年

踢毽子的老屋
滚铁环的晒谷坪
跳房子的操场
全部都弄丢了

还有,飘荡在山谷里的回声
飞驰在田埂上的脚步声
弹弓拉响的坏笑声

纸飞机,丢在了故乡的云朵上
蚂蚁窝,赶到了池塘边的树洞中
小人书,藏在了老家的砖缝里

当我们人到中年
眉头拧成了倒三角
背也弯了
腿也沉了
我们的行囊里装的是电脑、机票、火车票
我们的日程排满了计划、会议和快餐

唯独,丢失了一座城堡
可以去空中飞翔,去海底探险,
与龙猫们一起玩耍的天空之城

为什么,越长大越失落?

我们都走得太远,
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孩子

 

愈夜愈奇妙

正散着步,心突然被收紧
雨稀稀落落地打在脸上,若有似无
而远处的天空,一下子拉开了幕帘,
一下又合上。白的惨淡,黑的寂寥
一黑一白之间,让人莫名的亢奋

夜,原本是善于掩盖和敷衍的
这莫可名状的闪电,将地面连根拔起
像剑侠一样飞檐走壁
不一会,雨点开始击打节奏
紧接着,雷声四面楚歌般围剿
从头顶滚过,如千军万马轰炸而来
挑衅着,钻入我的夜

一刹那的错觉与不安
莫非我是欢喜这阵仗与排场
这八月的舞台剑气如虹
我不过是看客,而非舞者

 

 

罗耀霞湖南湘乡人,毕业于湖南师大中文系。资深电视人,诗人,国家一级文学编辑,湖南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歌世界》、《湖南文学》、《湖南日报》、《红网》等刊物,著有诗集《淡咖色烟火》。2017730日,湖南诗歌学会举办《淡咖色烟火》诗集分享会。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