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诗酒年华,白金世家”同题诗赛第5期作品展(四)

http://www.frguo.com/ 2017-09-27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汤水

 

文明洒在五岳的天岳,其实是诗的上下千年

我在常德行走

常德正处在这个中心

在群山岸上览临,常德就是一个点

幕阜的翠绿围裙一泻伟岸,注视良多

靠在诗意江南

水把碧绿穿过,幕阜是把大蒲扇

我把标杆插在万家,大蒲扇这个权柄在洞庭

幕阜把诗意扇向常德

 

常德的山山水水

连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敢肯定这不是流动的天然匠斧

诗一样

截然劈在两页纸上,透着阵阵墨香

山水和城,绿色和诗意,盛宴

 

历史如一阵风

那是战争留下的,弹的响声还没走远

你内里统满路和接吻的肯定

那场战争的浩瀚,有诗的芬芳,代表衣领在经过手的抚平

 

一场浩瀚,一座城的那座历史

其实是一首首诗

画出了很多诗家,岳阳楼文化的起源地

常德城中

飘拂着五岳之外有天岳,万阜以内甲幕阜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梅山子

犹如一位注意仪表的艺术家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身边缀满大小不一的镜子
镜面全都清冽冽、银铮铮、亮闪闪

到处都是诗的意象
山、水、桥、路、堤、垸、园
各具风采、各怀独特
到处都是诗的语言
树草、楼塔、牌坊、碑石、滩涂、河湖
或高吭、或激昂、或悲壮、或舒缓
不同的意象、不同的语言
勾连起诗的架构、起伏着诗的平仄、丰富着诗的韵味

悠久的人文历史,夯筑起诗的深邃
开拓创新,与时俱进,不断丰富诗的内涵
叙事、抒情,写实、咏叹
比、兴、赋让一座古城魅力十足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呀
它的每一句、每一行都让我着迷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徐正华

 

我,是这座城的女儿

到处是诗

我读她

她也读我

在某月光之夜

我,还有轻微的风

与李白聊诗

彼此不拘礼节

 

江中的月亮,像只小小的酒杯

德山酒窖大到不可想象

诗仙垂垂老矣,又从太白湖而来

没喝多少

 

刘禹锡

走到江边,杨柳拂堤,估计赏景的人多

左边出太阳,左边下雨,他站在中间,忽生灵感,抒情

 

来到穿紫河

这五彩水光,我忍不住用相机拍下

水草摇曵,歌声韵美

七里桥,也是句诗呀

 

柳叶湖

有过龙舟赛

当我夜里坐在湖岸

一尾鱼招手

而,风儿扯住衣角,叫我不去沾水

哦,静静躺着休息

写一首诗

 

沙难公园,有我留下的脚印

火车从遥远的海运来的沙

像诗,可以解愁

 

常德,这座诗中的城迎送了许多诗人,都留下佳句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刘金国(说话的云)

 

喜欢从一棵柳树切入
喜欢穿紫河的流速
更喜欢柳叶湖的温柔
女人是水做的
常德也是水做的
海绵一样的她媚态十足

 

随便进德国小镇休闲
累了去丁玲或白马湖公园溜达
或到诗墙散步
要不来大小河街喝茶

上河洑山中品酒
她的每一寸肌肤都让人舒服

 

据闻丁玲、沈从文青睐有加
史载颇具渊源的有刘禹锡,司马相如
大约从陶渊明开始传说
向往和她同住
一千多公里的沅水如同蓝丝带
感觉她是绸缎上绣球

这座城没有什么了不起
采菊东篱下的意境
随时涌上心头
这座城没有什么得意
待得太久
更想留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少彰(江苏)

 

1.

遥远的距离划不开,街角

点烟的女孩,那是洒脱的孤独

怕寂寞被人瞅见,这或许

是我此刻的心境

 

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我还爱着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回望中

何必还揪着梦中的想不放

好比款款深情,敬流年

 

曲终人散处,等来两鬓斑白

如黎明的暮色,无路可退,直冲

这一世的漂流。爱哼天,陪地

炫,常德,诗中的那座城

 

你还记得当年,梧桐树下

我与青梅竹马的她掀坛诗界

煮烧刀,大醺对岸门楣

可惜,她不喜欢兵荒或马乱

 

2.

如今,远嫁他方,未能保护好

自我的生,死在殇落花谢的塞北

仰天俯眺,那鱼笺雁书,点燃

最后一根烟,我吐出圈中的思

随念,轻触灰色的夜幕

 

让升起的皎月,染上星芒

给常德,捎去我片刻的惊醒

让他的诗意,冲刷你我

往昔的悲,带来秋的尖叫

 

此时,我的青春不凉,伴着

几丝蛙鸣,真想拉个满弓的泥香

射下成吉思汗曾射的大雕

来修补,阿公留下的漏屋

 

逞一时喜恶,于人生的印记中

磨平额际成长的痕,宛如

昙花一现烫伤绽放的彩

你说,我还能用思想牵挂心中的

那座诗中的城,摇曳婵娟的响吗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关于一个城市的几种称呼

 

黄曙辉

 

我喜欢叫它朗州  这个名字让我

想起月白风清的时代  想起

刘禹锡的竹枝词  想起竹外桃花

那三两枝桃花  是永远也不凋谢的

 

我也喜欢叫它武陵  这个名字让我

想起那一个捕鱼的汉子  他乘坐一叶

桃花瓣的渔舟  就进入了一种境界

活到现在还没有老去   愈发年轻

 

我也喜欢叫它鼎城  这个名字让我

想起一只方正厚重的巨鼎  想起

鼎里燃着的高香与红烛  一个叫屈大夫

的诗人  他涉江时留下的身影

 

其实  我也喜欢叫它常德  这个名字

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缺少的钙质

时代需要补钙  把这个名字咀嚼一下

我们的骨子也许会硬一点  可柔可刚

 

今天  我又回到了这个叫常德的城市

一群诗人一起饮酒谈诗  怀旧色彩很浓

离开时我一一握手告别  有句话我没有说出

沅水汤汤,德山有德,我的诗魂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瘦石别园

 

沅江千里而来,像是一种投奔
善卷布道出的兀立,独秀江南
而峭壁临江,只因听了屈子的行吟
上阶绿的苔痕,入帘青的草色
直让梦得留铭
皆因低在低处的草木宁心,蓊郁识性

这样的大自在,大欢喜
本就与山水的高深无关
且见二水合流,三亭环立
更有乾明香飘
然这只是厚德载物之平常事

如今,尧帝赐名的古镇新城
已然阅经无数,德化洞庭
一路上,鸟鸣都似念叨着惟吾德馨
沿途的花笑了,如我
旁若无人

回家吧,不带一枝一叶
只记住此地
常德,常德

 

常德,那座诗中的城

 

杨罗先
 
穿紫河


从沩江到沅江,从秋夜到秋夜

我在闪烁的霓虹里,走近穿紫河
重生的百年河街,云集的万千商贾

正书写着一条河的不朽传奇。悠悠沅水
从这里流过,改变了河的颜色,

也改变了河的命运。

泛舟朗州城,举杯邀司马

这不仅仅是一行从文者的诗句

更是一张从政者的蓝图。
在夜色里潜行,我确信,

一条河,反反复复的意象大多来自虚拟,

穿过汉剧高腔,穿过常德丝弦

穿过时空的隧道。
 
柳叶湖


从浓妆淡抹的西湖,到烟波浩渺的洞庭

柳叶湖,总是让人忘了季节。
天,是那样的蓝,像一片倒挂的柳叶。
山环水绕,流霞飞烟。

碧水与长天一色,粼粼波光

把城、湖、山、洲融为一体,

让一汪湖泊成为天然的盆景。
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密集的柳叶

在秋风中,坚韧地舒展绿意;

稀疏的柳叶,在诗人的笔下

有条不紊地筛选诗行。
我的凝望不左不右,

任湖水带走流火的七月

任初秋的风,摇曳柳梢上七夕的月光。
有多长的堤岸,就有多长的爱的故事。
 
抗战纪念坊


我不敢把常德的色调涂抹成清一色的翠绿。
就像掩映在参天大树中的抗战纪念坊

那些精致的建筑,那些英雄的名字

那些不朽的历史。我宁愿相信,这就是常德的唯一。
湘军的血性,在高高的塔尖,将血与火的风采凝固。
石头,是阵亡将士的骨骼。

千年万年之后,石头的风采,依然是清风中的一缕晨曦。
缄默的历史,是一种沧桑。

常德保卫战的枪声,无需回味

悠悠沅水,在侧耳倾听。
以石为媒,我的思念比沅水更加悠长。
 
常德诗墙


我写过故乡,写过他乡,却不敢写诗墙。
迁徙的鸟鸣,虔诚的守候

踏着唐诗宋词的韵律

在一座城市栖居,让这座城市充满诗意。
千万首诗篇,静静地躺在江岸。

或者,把一条江拉长,或者

让一条江留白。在喧闹的城市,

一首诗的含蓄,往往比梦还要宁静

诗的背后,一定有一只蝴蝶

追逐的脚步,折叠轻盈的翅膀

一首诗的张扬,往往比醒还要豪迈

诗的前方,一定有一只雄鹰,

张开的翅膀,直插辽阔的蓝天。
沅江的灯火,打开生命全部的秘密。
 
德山酒窖


我不敢想象,一粒种子深埋的另一种状态。
是谁,在一次又一次精制酒曲?

是谁,在一年又一年打磨器皿?
巨大的酒缸,站成一排

俨然一个个问号。杜康的影子

映在酒缸里,让疑问变成惊叹

在一个又一个惊叹号中,我们在大湖相约。
酒香扑鼻而来,从来不过问你的酒量

写诗的人,喜欢,不写诗的人,同样喜欢。
熬过一个苦夏,我们有理由期待

更多的芬芳,在深深浅浅的陶罐里酝酿

饱胀的谷粒,足可以吹开跳荡的酒曲

让一缕醇香穿过坚硬的壳。
德山如画,酒香如诗。
 
大湖股份


水,乃万物之源。
走进常德,走进大湖

对水,便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如果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给水赋予了智慧与力量,

师从江海,点水成金

则给大湖赋予了担当与超越。
应该说,是大湖人,

把水草、海藻、高山、

冰川与湖泊紧紧连在一起,

把鱼和水的故事演绎得淋漓尽致。
从一条臭水沟说起,故事远远地眺望着,

时光与影子里重叠过的镜头,忽然就定格了。

鱼和水的生态环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

像一波又一波的洪流,让我们奔跑,

让我们喘息。一些词不达意的诗句

就像献给大湖最甜最美的微笑。
 
锦江大酒店


轻轻柳叶,浪漫锦江。
在清清山水之间,在葱茏绿意之中

因水而生,因柳而美,因湖而兴。

我想,锦江大酒店坐落在沾天湖畔

或许正是大自然无悔的恩赐。
晚风把炙热收拢,一场与诗歌的约会

在迟到了几年之后,于低矮的路灯下翻开崭新的一页。
酒杯高举,诗歌高举。开怀的酒,千杯不醉。

动人的诗,万行不长。

我们索性在诗意里奔跑,跑进夜色,跑进梦里。
在黑暗里奔跑的人,总会有光的极致照亮前方。

我闭上眼睛,总有无声的爱在那里召唤

我确信,即便是轻微的呼吸,也能让我抵达远方。
 
沅江


写常德,不能不写沅江。
不到常德,不知道沅江那底有多长。

不走近沅江的内核,不知道

沅江为什么是湘、资、沅、澧中,

水量最为丰富的河流。
承载着千年的文明,尘封着远古的历史。

沅江,无数次徜徉在屈大夫的诗歌里

滔滔江水,一次又一次把文人墨客的名字连在一起。

沅江,是常德的生命之源。
一江两岸,铺开常德美丽的画卷

不朽的城市,像一块巨大的海绵,

与流淌的江水生死相依。
诗意的常德,是一幅动人的画卷。

不息的沅江,是一阙激情的诗章。
 
柳城


朗州之地,同样书写着柳城的名字。
浩浩洞庭,巍巍武陵,

倾城乡之深情,舒山水之美景。

古往今来,湖和柳总是紧紧地连在一起。
置身常德,我无意去考证柳叶湖与柳城的渊源,

也不敢断言,柳城就是因柳叶湖而得名。
那么多的文人,凝望枝头的柳叶,

总是想入非非。也许,在世间万物里,

只有柳与柳的缠绵,才能诠释生命里的悲欢离合。
此刻,我只想说,在冬眠的阳光里,

久久不愿谢幕的,正是柳叶。

冷风吹起,泛黄的柳叶,

总会紧紧咬住枝头,不与严冬说再见。
坚韧,守望,耐水湿,又能生于旱处,

这就是柳的特性。柳城之与常德,

就这样若即若离。我朝窗外望去,

一半是摇曳的柳枝,

一半是迷人的秋色。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