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吴昕孺:一轮明月照湖湘

http://www.frguo.com/ 2017-09-11 吴昕孺

  耀红是我的同事、老乡。他性情超迈,天分过人,博览群书,几乎过目成诵,触事抒怀,无不逸兴遄飞,谈则咳唾生珠,写则笔走龙蛇,冷眼觑世,热肠助人。我因早生数月而得“兄”之虚名,然景仰之,每称必呼之曰“耀红兄”。

  多年前,耀红从益阳师专毕业,分到长沙市一中,一登杏坛辄成名师。后调湖南教育报刊社,并师从张楚廷、周庆元教授,斩获博士学位;主持《湖南教育》文科版期间,矢志贯通湖湘文化与语文教学,既为文化传承提供膏腴沃土,又使母语学习得到优质载体。其中“湖湘语文行”专栏,作者全系知名作家,强调地域特色,拓展语文维度,凸显湖湘魅力,一时应者云集;惜因岗位变动,奉命转战新媒体,“湖湘语文”遂如风中飘萍,但耀红触扪湖湘大地脉息,利用业余时间,悄悄行走于三湘四水,以一双锐眼、一抹灵犀、一片赤子之心,让寂静的山水腾跃起来,让寂灭的先贤苏醒过来,让看上去热闹非凡,喧嚣于各种广告、公文、商业活动,实则灵魂寂寞的文化乡愁重新变得鲜活、丰沛而充盈。

  “‘道’,还有哪一个汉字比它更飘逸更深远?它的笔触里,有日月经天的照耀,江河行地的滋养,孤舟济海的渡让。”(《千年问道》),大自然对人类已经够成全的了,关键是,我们自己内心的日月能否冲决狭隘的迷障,覆盖环宇;我们思想的江河能否突破藩篱,周行于广袤原野;我们意志的孤舟能否坚定地划行在漫漫求索的大海上……书生黄耀红举目四顾,虽然耳朵里塞满信息时代的轰鸣,然而浊浪滔滔,大道茫茫,湘流浩荡,他想起了一个人:

  “船山避吴三桂于麋鹿洞时,已年近花甲。背弯,发白,眼花。你想啊,春天的麋鹿洞里,那么湿,那么黑,那么冷。雨脚如麻,布衾似铁。除了虫鸣,万籁无声。老人枯坐于洞中,就是一个难民。然而,有谁知道他的心中依然升起了明月,依然在冥想着宇宙、生死、人性的诸多命题?”(《明月船山》)

  几百年之后,在手机控制人手、电脑压制人脑的时代,这些命题解决了吗?不错,我们有幸生活在和平年代,但是否沦为快节奏、高压力现代生活的“难民”?是否遭遇到不安全食品的“雨脚如麻”,是否感受过沙尘暴、雾霾的“布衾似铁”?可见,心中有一轮明月是何其重要!耀红的心头一再掠过古圣先贤的精神气韵:

  “从屈子身上,你看到的并不只是悲苦表情,也并不只是苍凉背影,你看到的,是壮志未酬的生命毁灭,是以死明志的坚贞,是生命融于自然的赤诚,也是超越凡俗的神之境界与仙之气质。”(《汨罗江》)

  “在贾谊那里,仁与义,道与德,如那平定天下的火把,蜿蜒于起伏的山路。”(《古井无言》)

  “在一个虚文藻饰、唯唯诺诺的士人语境里,魏源着力凸现的‘经世’二字,与其说是打破习惯的担当,不如说是直面现实的勇敢。”(《山高水阔海上风》)

  ……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惊讶于科技的突飞猛进,却发现,它虽然改变了生活,却不曾改变世道人心。宽带提速没有让一些狭隘的胸怀变得更宽广,智能机器人的出现也没有让一些人不再嫉贤妒能,生活方式的多元更没有使一些人思维活跃与想象力提升……无论个体还是群体,都在快速发展的轨道上奔驰,许多人却很难平心静气地对视和对话。在这样的背景下,耀红秉持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与责任,穿越时空,返回古代文化传统,将敢为人先的湖湘英杰、沉金积玉的湖湘文化与传道授业的语文课相结合,以此告诉孩子们:“世间所有的美与创造,从来就是一种生命沉醉,更是一场生命救赎。”

  人性不可苛求,文明自有温度。岭之北,湖之南,这是一片怎样的热土啊!耀红搜履圣迹,苦研经卷,融入激情,自出机杼,为文23篇,结集为《吾土吾湘》。人皆喜其词句奇丽,语调铿锵,文如诗画,倚马而成;除此之外,我更叹服耀红文章里所呈现的悲悯情怀与博大气象。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