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蒲钰:有味的人

http://www.frguo.com/ 2017-09-11 蒲钰

  江月卫,网名湘西蛮子,但领导喜欢叫他江胖子。究其原因,已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据说有一次,上面领导下来考察,招待所的美女把他的名字念成了江肥,领导听到了就笑,肥就是胖嘛,江胖子。上面某位领导只叫了声江胖子,哪想下面的领导也跟着叫,他就成江胖子了。“那时候我哪有这么胖?都是让领导给喊胖的。”成了胖子后,江月卫经常摸着将军肚摆脑壳,“这年头啊,领导说什么都准……”

  至于网名湘西蛮子,他还真蛮。有天晚饭后散步,见几个染黄头发的小青年正强要一中年妇女卖的李子。他大喝道:“搞什么?给我放下!”见江月卫穿着短裤趿着拖鞋,几个黄头发使了眼色想教训他。江月卫顺势一蹲,抓起卖李子的扁担来了一个武术动作,几个黄头发吓得飞跑。江月卫丢下扁担拍了拍手说,老子是学过本地拳的,你小子们不想活了。卖李子的人硬要装一袋送给江月卫,他却只拿了一颗放到嘴里尝了尝,说:“不错!很甜。”

  那一年,我的小说《青春的手枪》获奖,得了3万多元奖金,从北京回来后到馆子里请朋友吃大餐,可中途去结账时,老板却说有个胖子结过了。我对江月卫说,我喊吃饭,怎么变成你请客了?哪想他一本正经笑道,你这人,你以为获奖是你一个人的事呀。你到北京领奖,这是我们县文化界的大事,文化局长应该请!他知道我一个人在县城租房子靠稿费养家糊口不容易,帮我还帮得我心服口服。

  大凡胖子都会吃,会吃的人自然就会做菜。江月卫就是最好的例证。他没事时就逛农贸市场,见到有什么好吃的就会买回去精心加工,再叫上朋友们来喝酒。久而久之便得了个江月卫爱在家里请客的名声。一次,江月卫酒后大发感慨:“哪个不晓得进馆子,可是我那几个工资吃得了几餐?我还要养家糊口咧!莫过还要揩单位的油火?”一次县文联几个朋友到市里办事,江月卫喊他们到家吃饭,光着膀子炒菜的江月卫指挥老婆说,这么珍贵的客人来了,上二号坛的酒!老婆是个实在人,说你就一个坛子什么二号坛一号坛的?大家哄然大笑。他自个儿也乐呵呵大笑,佯骂老婆,你个蠢人,那个装酒的坛子叫二号坛!

  在我的朋友圈里,江月卫喝酒应该是排在前面的,他不光能喝,还肯喝。朋友们在一起吃饭总会要提到他,说江月卫不来气氛不够,来了酒又不够。他老婆常批评他说,你自诩没有酒瘾,一个人是从不端杯的,但想喝酒了就会到处喊人来吃饭,然后又找借口说来了客人肯定要喝几杯啦!

  他老婆说得一点没错,江月卫哪儿都有朋友。他当市作协主席肯定有一帮文学圈子里的朋友。他自己还是副处级干部,可他结交的一些朋友你们根本想不到,比如:做菜籽生意的老张,算命的老杨,杀猪卖的小李,收破烂的老夏,还有搞装修的老周……老话讲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真不知江月卫属于哪一类人。但江月卫有一个特点是大家公认的:有味、好玩。他说,人生草草,何必何事都要分个高低,什么都要弄清楚子丑寅卯?

  可能是有了这些七七八八的朋友吧,他的写作题材很广泛,他的工作也如玩耍般顺利。比如说,他在麻阳扶贫的时候,一位村民不肯拆猪栏,使得修了3年多的村级公路被堵在那里通不了。江月卫当着这位村民把指头一弯,甲子乙丑的念了一下说,你这个猪栏喂猪不是很顺,喂的肥猪没有哪头没吃过药打过针,如果改个朝向……改了朝向后,就可让出公路用地了,新猪栏建在通风处天天接受新鲜空气,肯定也少生病或者不生病了。江月卫便得了个风水先生的雅号。

  江月卫有味的事情还多着呢。前几天,我到市印刷厂编排县文联的杂志,江月卫又喊了一帮兄弟到他家里喝酒,他老婆向我们透露了他多年前的秘密。“你们别以为江月卫幽默,其实他是个老实人,谈恋爱那阵,贾平凹的《废都》正火,有时候约会找不到话说了,他就给我大段大段地念《废都》,连标点符号都没落下……”他老婆说这事的时候,他也不置可否,而是端起杯酒笑呵呵地问我,蒲钰,你信吗?我哈哈大笑说,信信信。江月卫,就是这么有味的人。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