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小舅写对联

http://www.frguo.com/ 2017-09-08 新湖南客户端  姚进军

  春节期间,我陪老妈去乡下小舅家。阳光挥洒中,小舅家三层楼高的别墅特别醒目。两根浅灰罗马柱,衬着贴了米色瓷砖的外墙与镶嵌着双龙戏珠的屋顶,二十多级麻石台阶极其气派的直达二楼休闲台。宽敞的休闲台颇有一览众山小的味道,将阡陌青山直收眼底,还能遥望到浏阳河。

  我注意到台阶两旁青灰色大理石扶手上的对联: 人逢盛世精神爽,岁值杖乡气象新。十四个大红油漆字颇有魏楷的点画峻厚、意态奇逸味道,从麻石台阶两旁青灰色大理石的扶手三分之一处向上延伸。

  “怎么样?”看我专注的神情,小舅颇为得意的询问。“那还用说,小舅写的,棒棒哒!”我夸张的举起两个大拇指。“呵呵,聊寄心意吧”。他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小舅只有小学文化。当初因家里无法负担兄弟两的学费,成绩优异的他小小年纪就缀学务农。艰辛的劳作约束了他的身体,却无法约束他求知的渴望。所有书籍纸片在他心目中都是宝贝。一次偶然,小舅找到外公留存的字帖,即对书法与对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有机会就摇头晃脑的吟对联,还发明了用竹子披毛在地上练字的方法。每当看他自我陶醉的把地上划出深深浅浅的印痕,外婆就半是心痛半是调侃:“又手脚发痒了!”

  外婆病故后,日子没有多大起色。浏阳河畔筒车高高低低的吟唱,填不饱大大小小的饥肠。一条土路高高低低宽窄不匀的连接远方。独轮手推车是承载重物与老弱病残的主要工具。唯一一个提供油盐酱醋生活用品的供销社也与村子相隔十几里路。那时候的小舅家,简单得如同素描开始的粗线条。为全家生计,小舅与舅妈恨不能三头六臂。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就如西藏朝圣者,让人感觉一种虔诚,一种期盼,一种从骨头里喷射的毅力。尽管这样,日子还是捉襟见肘。

  日子在风里雨里用脚步、汉水、叹息与无奈的涂抹中重复。可遇上过年,小舅必定郑重其事的买一张红纸,写上自拟的对联,张贴在房门口。有时,舅妈忍不住说他:“叫花子唱戏——穷快活。”

  谁料,几年时间,水泥公路就如蜘蛛网般迅速连接各村各户,乡镇企业风起云涌。小舅看着那些在化工厂、造纸厂进进出出村民,也动了进厂的心思。可没多久,工厂的吞云吐雾就让满山的青翠走形变样,排出的废物与废水将村前一条直通浏阳河的大坝污染。从有记忆起就一直盛开的满坝荷花尸骨无存,随处可见的鱼虾也稀有踪影。

  一段时间,人们连鼻孔里吐出的空气都带有硫磺味,以前直接喝的井水都不得不靠测试仪来断定能否使用。叹息声里,小舅写了副对联:长天烟雾厚,大地氧气稀。

  变化超乎人的想象。乡村从治疗污染,停办化工厂、造纸厂到兴建百里花木走廊,就如蒙太奇的电影,一个个由表及里的翻天覆地,让人目不暇接。特别是近五年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居然成为现实:网络立足乡村;垃圾分类到村、清理到户。地铁站也离村子只十几公里远了。田野阡陌的稻谷飘香,被各种花卉苗木所取代。村民们腰包鼓起来,楼房别墅在青山碧水中一栋接一栋的竖立。文化培训、技能培训搞得有声有色。每到夜晚,村里组织的广场舞吸引了大批曾经的“麻将客”。小舅妈领舞,参加全县比赛居然获奖。从此,琢磨广场舞成为她的乐趣。为支持她,远在河北石家庄的大舅妈特地给她快递了一个便携式收播录放多功能机

  小舅亲身经历这些变化,有点后悔当初想方设法让儿女们去城里工作。好在儿女们孝顺,齐心协力起了这栋别墅。新屋落成时,小舅激动地要将对联“门对青山铺锦绣,屋临绿水染彩霞”刻在台阶扶手上,舅妈婉转劝阻:“先莫刻,用油漆写上,到时候你想出更好的还可以换。”小舅觉得有道理,才就此作罢。

  不种稻谷了。闲暇时间多,小舅定心对联研习。渐渐地就有周边村民上门来索求。

  从这副新春对联中,我感受到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发自内心的赞美。一种意态,一种精神似乎在字里行间飞动。

  2017.9.2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