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研讨会 -> 内容阅读

诗集《无法停留的脚步》在京研讨

http://www.frguo.com/ 2017-08-30 中国作家网

  8月26日,恩泽诗集《无法停留的脚步》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军史专家、北京石景山区作协主席李金明以及作家诗人岳强、杜雷、胡松夏、尹小华、李明新、史本亮、海城、代志强、黄河、王永华、杨旭、董峰、杜鸿雁、陈之秀、刘敏、刘会生、吴刚、熊海林、杨京伟、王一兵、朱万明、李辉、于桂泳等应邀出席并发言。

  大家一致认为,《无法停留的脚步》尽管是诗人恩泽出版的首部诗集,全书由“季节”“风景”“爱情”“友情”“亲情”“乡情”“军旅”等板块构成,但作品取材多元,视野广阔,意境悠远,语言优美,是作者诗歌创作实力的一次集中展示。


  恩泽,一个鼓动诗意翅膀的赤子

  恩泽是从江苏乡村走出来的,经历过军营生活的洗礼。闲暇时,他喜欢舞文弄墨,信手涂鸦,久而久之,变成一种浸入生命本体的嗜好。写诗,成为他表达热爱的方式。初试牛刀的习诗过程,充满了刺激和想象引发的快感。而持续下来,才一点点明白,写作其实是无比寂寞的事,其中也不免承受孤独,甚至要涉历一些停滞不前的烦恼,及如影随形的困扰。对于一个诗人来说,在写作的每个时期,总是交织着晦暗与光明,而这种交替更迭,考验着个体的勇气和耐心。想来每一位诗者,都曾有过无法摆脱的起起伏伏的探寻,并在此种轮回间一次次审视心灵,涉过自我怀疑和对语言掌控能力的失望过程,从而重新校正创作的走向,更为清晰地靠近想表达事物的真实面貌。对于一个写诗者而言,能将诗歌贯穿到个体的生命中,吸吮着周遭富有趣味的现实,殊为难得。我想能做到这一点,一定是在年少时,不经意间在灵魂的角落悄悄埋下了诗的种子,这小小的种子以自身隐密的状态沉睡着,等待着时光一点一滴的润泽、呵护,直至情感的阳光透入心灵,其中的温度与日剧增,小小的种子一点胀大,随之爆裂,绽出碧绿的新芽儿,令生命充满勃勃生机。同时诗意的人生开始了,那具生命意义的第一步,踩在新大陆的土地上,呈现着野蛮的态势,而下面,一种由远及近的律动微鸣着,向周遭扩散,共奏着希望之梦的心跳。恩泽正是这样的富有情怀的诗者,他虽生于江南,却有着北方汉子的豪放特质,或许这与其军旅的历练有关,总之,他是一位散发着光芒和感染力的人。在走过最初的写作尝试和伴有耐心的实践,他一步一个脚印,迈着稳健的步伐,漫游于个人的文字小径上,静观着身边的现实与生活,尽可能地展开内心的接收器,纳取客观世界的景象,从中分离出最诗性的成份,化为质朴感人的诗句。

  《无法停留的脚步》作为处女诗集,是恩泽对自己诗歌创作的总结,一种具有意义的集束展示,也是个人的心灵史和情感的记录。恩泽生长于乡村,对故乡的书写,占他诗歌创作很大的一部分,他的《冬日水乡》,便是最恰当最具代表性的例证。

  冬日水乡

  透明的,透明了

  所有的追忆,一片空茫

  只留一条长长的小河

  静静流淌

  视线在薄薄的冰面滑行

  一个踉跄,摔醒了无边遐想

  倒影在水波里晃荡

  水中映着一个熟悉的脸庞

  轻舟摇弋,一汪清水模糊了眼帘

  身影常常就这样

  迷失了方向

  把有水的地方

  错当成故乡

  诗人的心灵是敏感的,一景一物,都会在内心引发悸动,触及情思。写冬日水乡,以“透明”开篇,定下基调。“所有的追忆”,呈现一片“空茫”,抵落在“一条长长的小河”上,给人一种惆怅之感。追忆的河水,在记忆中“静静流淌”,而“视线”却在“薄薄的冰面滑行”,不觉间“一个踉跄,摔醒了无边遐想”,有时候,回忆的步履也并不一定是一路顺畅,往往不可控,充满了意外,“一个踉跄,摔醒了无边遐想”,较为准确地表达了这一瞬间的心境,及隐隐的悸痛。尽管如此,作者还依然幻想着能够看到:“倒影在水波里晃荡/水中映着一个熟悉的脸庞” ,无论追忆带来怎样的情绪上的一波三折,甚至迷失,其笔触最终仍然皈依于“熟悉的脸庞”,作为一种对于乡恋的自我指认。最后一节的尾句,“把有水的地方/错当成故乡’’ ,不仅是个体生命的感情抒发,更透出作者心田里对水乡萦绕不去的希冀与绵长的幻觉般的追怀,

  爱情是永恒的主题。相信每一个写诗者,都会倾情描写,将所感所思,诗化地诉诸笔端。恩泽的这本诗集中,收录不少了抒写爱情的诗歌。在《触碰》一诗中,他如此叙写:“一棵树,努力靠拢另一棵树/一片叶子,有意接近另一片叶子/可总也跨越不了光荫的空” ,以树代人,以物寄情,用一种较为隐密的表现手法,来倾发朦胧的爱意萌动,将情爱中的微妙悟觉、心有灵犀又近而却步的无奈,渲染得十分生动鲜活,构成一幅感人的画面。作者通过一系列递进式的情绪推动,在无可名状的忐忑中,悄悄地靠近,驻足,抑或是焦灼境态下的犹疑,种种情愫互相渗透,浸混于表里,最终达到渴望中“触碰”的效果。一首诗需有辅垫性的开局,更需有生动独到的描绘,为诗核的聚点,从内向外辐射出诗情,血肉贲张,带动全诗的经脉,显呈生命的蓬勃之力。看得出,恩泽在创作中是有要求的,努力地踢开羁绊,使笔下的诗句尽可能地剔除粗糙的外皮,裸露诗性的肌质。

  恩泽像一个鼓动诗意翅膀的赤子,在自己的天地里,纵情行走,将欢欣的或痛楚的所见所得,一同填入内心的压榨机,粉碎融合,试图通过具有情致的文字完成精神上的重塑,以回应生活和岁月。一个诗者写什么,不写什么,完全与他的生存环境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除了乡情与爱情两大主题,他的笔触还涉及亲情、和他熟悉的军营生活,让人感到一种炽热扑面而来,禁不住受其诗句的浸染。然而他的写作也并不总是一路坦途,其间经历的的沟沟坎坎儿,也属诗者在写作中所遇的常态。好在恩泽骨子里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轫劲儿,有勇于面对写作困厄的决绝,同时也具备化解种种语言缠绊的执著。对他个人而言,从最初略显青涩的写作实践,一路的过往,其视野越来越宽阔,对语言的掌控能力,也有可喜的进步,这一切变化都是令人欣慰和值得称道的。当然,从诗者到真正意义上的诗人,恩泽的诗歌创作还有很长的路途要走,还需深厚的生活积累与艺术积淀,丰富其心灵。想必心灵丰盈了,处于张开的艺术吸收状态,方能保持富有灵趣的书写,同时,也需漫漫时光的浸泡和更多的优秀作品去验证这一点,不负诗人之名。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