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毛云尔:鹤 殇

http://www.frguo.com/ 2017-08-29 

  【一】

  老莫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我能够理解老莫的心情。确实,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老莫为了这些丹顶鹤累得焦头烂额,寝食不安。

  我和老莫站在一块地势较高的草甸子上面。正是盛夏时节,沼泽里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在翠绿的芦苇背景之上,那些姿态优雅的丹顶鹤,仿佛盛开的硕大花朵,格外引人注目。

  老莫对这些丹顶鹤了如指掌,这不得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在我看来,它们仿佛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都是长长的脖子,长长的腿,身上覆盖着雪一样的羽毛。不仅仅分不出彼此,我还常常被它们情不自禁的舞蹈弄得眼花缭乱。老莫就不同了,他能叫出每一只鹤的名字,甚至还知道它们性格上的微妙差异。

  老莫的这套本领,是他长期和丹顶鹤厮守在一起一点一点积累掌握的。

  老莫是自然保护区的一名工作人员。这个自然保护区大概有两百多只丹顶鹤。

  老莫告诉我,以前还不止这个数。老莫说话的神情里有一丝淡淡的伤感。我知道老莫说的以前,是指这片沼泽没有遭到破坏的时候。

  突然,老莫的神情亢奋起来。他拉着我的手朝西边的一块草甸奔去。

  逆着风,气喘吁吁的老莫一边跑一边大声朝我喊道,快看,那就是艾美丽!

  老莫所指的前方,艾美丽正仪态万千地站在那里。

  【二】

  艾美丽是一只丹顶鹤。

  艾美丽的身后,是一丛茂密的芦苇。正午的阳光下面,鹤与芦苇相互映衬着,各自的颜色越发生动起来。不过,在自然保护区,这样美轮美奂的情景对老莫来说,应该属于司空见惯了。

  老莫的大惊小怪,让我疑惑不解。我猜测,在老莫和艾美丽之间,一定发生过一些很特别的事情。对我的猜测,老莫只是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

  艾美丽对突然出现在它面前的两个大活人视而不见似的。它自顾自地移动着两条修长的腿,在沼泽里寻找着食物。现在,是食物最丰盛的季节,从淤泥里钻出来的泥鳅与田螺,让每一只丹顶鹤忙得不亦乐乎。艾美丽也不例外。一会儿工夫,那个储存食物的嗉囊就已经鼓胀起来。

  沉浸在觅食之中的艾美丽渐渐朝我和老莫所站的草甸走来。

  我的心骤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说实在话,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丹顶鹤。对我来说,近距离观察丹顶鹤曾经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想在顷刻之间就成为现实,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了。

  我瞪大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艾美丽。

  艾美丽流线型的身体让我为之折服,并在内心深处感叹不已,这真是造物主最神奇的创造哦。假如没有这样流线型的身体构造,丹顶鹤怎么能够完成一年一度的长途迁徙呢?让我为之惊叹的,还有那草莓一样的鲜艳鹤冠,以及油光闪闪的几乎没有杂质的羽毛……老莫的神情和我截然不同,他俯下身体,不无心痛地将目光停留在一个点上。

  那是艾美丽的一只眼睛。

  当我和老莫的目光重叠在一起时,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的情景让我为之一怔。

  一道长长的伤疤从艾美丽的一只眼睛上斜拉下来。这道伤疤不仅破坏了艾美丽完整的容貌,我猜测,甚至还或多或少地影响了艾美丽的视力。

  也许是我的一声咳嗽,也许是远处传来的一声鹤鸣,低头觅食的艾美丽突然有些慌张地抬起了头,随之,它的翅膀不停地扑动起来,眨眼之间,艾美丽就飞翔起来了,朝着远处一丛芦苇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那丛芦苇后面,响起了欢快的高低起伏的鹤鸣声。

  老莫告诉我,芦苇后面,是艾美丽和另一只雄性丹顶鹤用芦苇精心构筑的巢穴。

  那是艾美丽的家。老莫清了清嗓子,补充道。

  一时间里,我竟然忘记了艾美丽脸上那道伤疤带给我的震惊。

  此时,在我的内心里,一种与家这个字眼相关联的温馨感觉,迅速弥漫开来。

  【三】

  老莫说,这个春天,艾美丽有了明显的变化。

  艾美丽长大了,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成长为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了。老莫打了个比方,

  对保护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情。它意味着保护区的丹顶鹤在数量上又会有所增加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年来,保护区里丹顶鹤的数量总是在一条水平线上徘徊。

  丹顶鹤的繁殖,于是就成了重中之中的事情。

  老莫的话让我的思维活跃起来。对艾美丽来说,这种成长则意味着什么呢?我想,也许是它生命历程的真正开始吧。在一只雌性丹顶鹤的生命历程里,做好一个母亲应该是其中最最重要的一部分。这年春天,艾美丽的心中一定充满了做一个母亲的憧憬。

  这年春天,艾美丽开始了一个母亲的准备工作。

  挑选一个中意的配偶,是准备工作的第一个步骤。

  艾美丽的眼力真好。老莫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它选中的可是鹤群中的佼佼者啊。

  在老莫的办公室兼卧室里,他对初来乍到的我介绍起艾美丽的各种情况。

  老莫还告诉我,丹顶鹤求偶的季节,也是他最繁忙的时候。

  他首当其冲的任务就是保护沼泽里那些芦苇。

  可是,要保护这些芦苇容易吗?老莫感叹起来。我知道老莫的难处,这些过冬的芦苇,是附近村子里人们不可或缺的燃料,还是那些造纸厂的主要原料。

  老莫告诉我,为了让人们手下留情,给丹顶鹤留下足够的建筑材料,他差点磨破了嘴皮。

  由于材料短缺,做好一个巢穴,要浪费掉丹顶鹤许多精力。有时,为了找到合适的建筑材料,它们甚至会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老莫叹息着说道。

  在老莫的话语里,我想象着艾美丽和它的配偶一起建筑巢穴的情景。

  那一定非常非常仔细。也一定非常非常辛苦。

  当大功告成,一个安全舒适的家出现在眼前时,一定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以使艾美丽在刹那间,将过去的种种辛苦忘记得一干二净。

  事实也确实如此。

  老莫说,在保护区里,最让人怦然心动的,是丹顶鹤双双降落在巢穴里的情景。当夜幕降临,成双成对的丹顶鹤依偎在巢穴里,耳语一样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被风吹送到夜空下面很远的地方。

  直到夜很深了,这种洋溢着幸福与快乐的声音,才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慢慢平静下来。

  【四】

  如果不是那两枚卵,艾美丽就不会受伤了。老莫回忆道。

  一天早晨,老莫发现,在艾美丽的巢穴里,有了两枚卵。这个发现让老莫欣喜若狂。

  丹顶鹤进入了繁殖期。老莫知道,自己的任务也更重了。他要警惕那些在保护区里进出的人,以防他们顺手牵羊。当然,这还不是老莫注意的重点。老莫最担心的就是沼泽里的狐狸家族。

  沼泽里有四个狐狸家族。老莫的语气十分肯定。

  就像他了解丹顶鹤一样,老莫对狐狸也了如指掌。此时,狐狸也进入了繁殖期,面对嗷嗷待哺的小狐狸,狐狸妈妈开始寻找可以补充奶水的食物。丹顶鹤的卵,顺理成章地成了它们的选择。

  老莫告诉我,好几个月来,他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了。因为狐狸总是在夜间活动。

  有时候,老莫的眼睛刚合上,就被一阵鹤声惊醒。在平静的夜空下,急促的鹤声显得格外刺耳。老莫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朝鹤声传来的方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去。

  很多时候,狡猾的狐狸总是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哦。老莫很谦虚地朝我笑了笑。他告诉我,最大的功劳还是丹顶鹤自己。丹顶鹤格外警惕,当狐狸趁着夜色偷偷袭来时,它们就会轮流扑上去,尖利的喙就像戳子一样猛啄狐狸的头部。狐狸被啄得头破血流,抱头鼠窜。

  说到这里,老莫开心地笑了起来。

  可是,狐狸毕竟是狐狸啊。老莫话锋一转。狐狸知道吃一堑长一智,当夜间一次次失手之后,它们就改变了策略。

  早晨,当太阳从东边刚刚升起时,沼泽里笼罩着一层薄雾。在薄雾的遮盖下,一切还都是那样隐隐约约。一只丹顶鹤从巢穴里飞翔起来了,它扑动着翅膀,越过比一个人还要高的初夏的芦苇,消失在沼泽的深处。

  这是一只外出觅食的丹顶鹤。这个时候的巢穴里,另一只丹顶鹤在保护着家园。

  狐狸就趁着这个机会发起了突然袭击。

  那天早晨,袭击艾美丽的竟然是两只狐狸。老莫说,狐狸真不简单哦,它们也知道分工合作这个道理。

  一只狐狸径直朝艾美丽的巢穴袭来。艾美丽腾空而起,然后从空中像一块石头那样向狐狸扑去。狐狸吓得将头一缩,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艾美丽扑了一个空,趁着这个机会,狐狸就地一滚,然后一个转身,朝芦苇深处窜去。艾美丽乘胜追击。

  孤身作战的艾美丽中了狐狸的调虎离山之计。

  芦苇丛里钻出来的另一只狐狸,迅速叼起一枚卵,一溜烟似的跑走了。

  当艾美丽发现自己的一枚卵不见了时,它疯了一样扑动着翅膀追上去。

  老莫说,那情景当时把他惊呆了。那时,两只狐狸已经汇合在一起,正为它们的偷袭成功洋洋得意。艾美丽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和它们扭打在一起。

  艾美丽怎么是两只狐狸的对手呢?老莫告诉我,如果不是他迅速冲上去,艾美丽恐怕一命呜呼了。幸好,艾美丽只是眼睛那个位置被狐狸爪子划了一道口子。

  艾美丽失去了一枚卵,这让老莫痛心不已。

  比老莫更痛心的,是艾美丽。老莫告诉我,在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艾美丽都没有从悲痛的阴影中走出来,它不停地鸣叫着,似乎在呼唤那失去的一枚卵,又似乎在深深地责备自己。

  为什么不把狐狸一网打尽呢?我向老莫提出这个建议,这样,就确保了丹顶鹤的安全。

  狐狸也不容易哦,这是生存需要,假如没有足够的食物,狐狸家族就会在沼泽里销声匿迹。老莫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你想不到吧?狐狸是这片沼泽的保护神呢。老莫告诉我,如果没有了狐狸,那些破坏性极强的老鼠就会把整个沼泽毁灭掉的,而沼泽是丹顶鹤主要的栖息地。

  这绝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

  老莫的话,让我久久无语。

  【五】

  大约一个月以后,艾美丽的孩子破壳而出。

  这个时候的老莫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终于可以睡一个囫囵觉了,因为他用不着担心狐狸来偷丹顶鹤的卵了。

  和所有幼鹤一样,它有着黄色的喙,和黄色的羽毛,仿佛一个毛茸茸的黄色毛线团。

  老莫给艾美丽的孩子取了一个十分洋气的名字:奥杰塔。

  我问老莫,这不是《天鹅湖》里那个公主吗?老莫笑了笑。从老莫的笑容里,可以看出他对这只叫奥杰塔的丹顶鹤的偏爱。

  艾美丽除了偶尔外出觅食,几乎和奥杰塔形影不离。

  老莫告诉我,那天我和他看见艾美丽的时候,它正好出来寻找食物。后来,它不是突然飞走了吗?老莫问我知不知道其中的原委。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是艾美丽听到了奥杰塔的呼唤。老莫的话让我骤然想起那天中午的情景。我想起来了,当时确实有一声稚嫩的鹤声从远处那从芦苇丛中传来。

  我突然产生了看一看奥杰塔的冲动。可是,接下来的好几天里,我远远地看见,在艾美丽和那只气宇轩昂的雄性丹顶鹤之间,有一个模糊的黄色影子不离左右。

  我根本无法接近它们。

  当我靠近一点点,警惕性极高的艾美丽就带着孩子迅速走向沼泽的深处。断后的那只雄性丹顶鹤一边移动身体一边回过头来,发出高亢的鸣叫,好像在警告我不要靠近它们。

  我求助老莫。老莫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

  就这样又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时,夏天接近尾声,秋天快要来了,可以明显感到四周景物的变化。

  一天早晨,当我和老莫从睡梦中醒来时,听到一片嘈杂声。我朝窗外望去,只见沼泽里一个地势高耸的草甸子上面,一片耀眼的白色。那是一大群丹顶鹤,嘈杂声就是它们发出来的。它们起飞,降落。然后再起飞,再降落。

  它们乐此不彼地重复着这个动作。

  老莫告诉我,这是丹顶鹤在练习飞行技巧。

  突然,老莫推搡着我大叫起来,看啦,那就是奥杰塔。

  在老莫的再三指点下,我终于在鹤群里分辨出奥杰塔来。此时的奥杰塔和一只成年丹顶鹤在体型上已经不相上下,而且褪去了那层黄色的绒毛,换上了可以飞翔的白色羽毛。

  它胆怯地站在草甸子上面,身体摇摇晃晃。

  艾美丽就站在奥杰塔前面,不停地鸣叫着,仿佛在鼓励它。

  奥杰塔终于鼓起勇气,翅膀张开来,一双和母亲同样修长的腿在草甸子上用力一蹬,斜斜地朝天空飞去……我和老莫都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

  可是,在离开地面三尺的位置,奥杰塔突然改变了方向,整个身体成直线坠落下来。

  砰的一声,奥杰塔重重地摔在地上。

  奥杰塔的这次飞行练习以失败告终。

  老莫告诉我,奥杰塔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还没有完全掌握飞行技巧。

  老莫还告诉我,当奥杰塔将这些飞行的本领全部掌握之后,秋天也就来了,那时,它就会和其他丹顶鹤一起飞到遥远的南方去越冬。

  【六】

  一切都是如此顺利。对一个保护区里的工作人员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了。老莫在心里暗暗打算,等这些丹顶鹤全都迁徙之后,他将回老家一趟,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回家了,在老莫的心里,随着秋天的日益临近,思念也渐渐强烈起来。

  这一天,老莫挑选了一根粗壮的芦苇,他准备将它做成一把芦笛,作为见面礼送给他的孩子。无所事事的我蹲在他旁边的一块空地上。老莫的心灵手巧让我惊叹不已。

  不知什么时候,老莫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昂着头,注视着头顶的天空。

  夏末的天空一片蔚蓝,在这水晶一样透明的天空里,一群丹顶鹤在久久盘旋。

  在鹤群中,我看见了奥杰塔。尽管它的飞行还是那样歪歪斜斜,但和前几天相比,明显进步不小。老莫告诉我,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奥杰塔就可以飞行自如了。

  老莫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也许是受老莫的感染,此刻,我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鹤声把老莫和我吓得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经验丰富的老莫立即意识到出事了,他扔掉手中的芦笛,朝东边的一个土岗子奔去。果然不出所料。等我随后赶到那里时,只见地上斑斑点点的一片血迹。一只丹顶鹤在血迹中挣扎着企图站起来,可是,它刚将弯曲的长腿伸直一点点,身体稍稍离开了地面,又一头栽到在地上。

  这只受伤的丹顶鹤就是奥杰塔。

  奥杰塔怎么突然受伤了呢?老莫和我担心有人在附近偷猎。可是,环顾四周,只见远处的田野里有几个人正在忙着收割,还有几个人挥汗如雨地在开垦一片草甸,他们打算在这新开垦的土地上多栽种一点冬季作物。除此之外,并未发现什么可疑迹象。

  奥杰塔的伤势很严重。它的一双翅膀折断了。断裂处,不断有殷红的血迹渗出来。

  我赶紧问老莫,奥杰塔不会有生命危险吧?老莫良久不语。

  从老莫的神情里,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是啊,对一只每年需要长途迁徙的丹顶鹤来说,拥有一双健康的翅膀是何等重要。

  奥杰塔恐怕再也飞不起来了。老莫仔细检查着伤势,最后告诉我。

  但也许会出现奇迹的。老莫说道。他指挥我去拿药来。我们两个手忙脚乱地给奥杰塔包扎起来。

  刚才在天空中盘旋的鹤群,因为奥杰塔的一声惨叫,此时,全都逃到沼泽深处去了。它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它们远远地站立,紧张万分地看着我和老莫的一举一动。

  整个沼泽里仿佛死一般的静寂。

  突然,鹤群里骚动起来。

  艾美丽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朝我和老莫扑来。紧随其后的,是奥杰塔的父亲——那只雄性丹顶鹤。我和老莫还未反应过来,头顶上就被它们尖尖的喙狠狠地啄了几下。我感到了钻心般的疼痛。

  面对艾美丽的疯狂举动,我和老莫只好放弃对奥杰塔的治疗。

  艾美丽和那只雄性丹顶鹤把奥杰塔紧紧保护在它们的身体下面。

  注视着老莫和我,艾美丽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老莫和我再也无法靠近它们。艾美丽竟然把老莫和我当作伤害奥杰塔的罪魁祸首。

  【七】

  归根结底,还是我和老莫伤害了奥杰塔。

  老莫的办公室兼卧室,就是沼泽边的那栋简易房子。

  因为我的到来,老莫从附近的村子里拉过来一根电线。这样,这栋简易房子有史以来亮起了电灯。当电灯亮起来的那一刻,老莫和我感到无比兴奋。

  可是,就是这根给我和老莫带来光明的电线伤害了奥杰塔。

  那天,鹤群中的奥杰塔在努力练习刚刚掌握的飞行技巧。

  奥杰塔沉浸在飞行的喜悦之中,全然忘记了近在咫尺的危险。它在天空中久久盘旋,然后一个俯冲……它想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来博得同伴的喝彩。

  奥杰塔俯冲而下,突然,咔嚓一声,它的翅膀被空中的电线拦腰折断了。

  事后,老莫对奥杰塔受伤的原因进行了分析。

  这样的结果自然让老莫和我痛心不已。

  奥杰塔的伤很快就好了。仅仅过了几天,我和老莫便在沼泽里发现了奥杰塔的身影,看上去,它和受伤前并没有太大差异。

  眼前这一幕,让老莫和我都感到无比欣慰。奥杰塔竟然大难不死,老莫说,这真是一个奇迹哦。老莫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微笑。

  一天早晨,我在窗户里看见,奥杰塔的身影出现在那个地势最高的草甸子上面。

  同时出现的还有艾美丽。

  我知道,这是艾美丽在重新教奥杰塔飞行的技巧。

  只见艾美丽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起飞的基本动作。接着,艾美丽腾空而起,在草甸上空,在奥丽塔的头顶上,低低地盘旋,它发出一串接一串的鸣叫。

  我读懂了它的语言,它在说,孩子,快飞起来——

  可是,无论奥杰塔怎么使劲,它的翅膀都无法打开。

  接下来的好几天,都是这个结果。

  这个结果表明,奥杰塔永远失去了飞行能力。

  奇迹其实并没有发生。老莫喟然长叹。老莫和我再次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就在我和老莫为奥杰塔未来的命运隐隐担忧的时候,秋天如期而至。在保护区里,这是一个最热闹的季节。天空中,到处都是丹顶鹤飞翔的身影,它们在做迁徙前的最后准备。这年夏天出生的幼鹤,它们的翅膀已经变得强壮有力,当它们从头顶一掠而过的时候,可以清晰地听见翅尖将空气划破的声音。

  只有奥杰塔站在沼泽里。

  站在沼泽里的还有艾美丽。

  艾美丽的眼神里布满了伤感。

  它的孩子再也无法飞起来了,在无数次失败之后,艾美丽只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八】

  这一天,鹤群的迁徙开始了。仿佛一个盛大的仪式,成群的丹顶鹤在沼泽上空久久盘旋,它们在用这种简单而又直接的方式,向这片给它们提供了庇护的沼泽表达内心深处的感激。它们一圈接一圈地飞行,将眷恋的目光撒在每一寸沼泽上面。然后,它们振动着翅膀,朝南方飞去。

  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天之后,沼泽里的丹顶鹤已经为数不多了。

  这是最后一群即将飞往南方越冬的丹顶鹤。

  它们之所以迟迟才动身,是因为艾美丽。

  艾美丽站在沼泽里。鹤群在它的头顶低低地飞舞。它们在催促艾美丽。

  艾美丽的眼神告诉我和老莫,它的内心同样焦急万分。迁徙的时间越往后推迟,途中的危险就越多。可是,它不知道怎么办。它的奥杰塔飞不起来哦,难道就这样撇下它不管吗?

  艾美丽犹豫不决。头顶上,鹤群的催促更加急促了。

  此时,奥杰塔正站在不远处,秋风把它的羽毛吹得凌乱不堪,一副可怜的样子。

  艾美丽看了奥杰塔一眼,无奈地垂下了头。它的这个姿势表明,它决定不随鹤群飞走了,它要留下来。是啊,如果艾美丽飞走了,谁来照顾失去了飞行能力的奥杰塔呢?

  老莫和我一直担心的是,如果鹤群全都飞走了,剩下孤伶伶的奥杰塔怎么办。艾美丽的这个举动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那一刻,在老莫和我的内心里,除了惊讶,就是感动。

  这是一位伟大母亲的选择啊。我感叹着。艾美丽尽管是一只丹顶鹤,可是,我还是要用伟大这个词语来形容它。

  盘旋再三之后,鹤群终于起飞了。

  艾美丽目送着远去的鹤群。鹤群的身影越飞越远,也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在透明的天际。

  天空一下子空荡起来。

  无边的寂寞笼罩着昔日这个热闹的沼泽。

  无边的寂寞里,艾美丽和它的孩子奥杰塔一动不动地站立在那里。

  眼前的情景,让我和老莫不知说什么好。老莫和我久久沉默着。风停止了,四周那些开始呈现枯萎迹象的大面积的芦苇也和我们一起陷入沉默。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从天边传来一声鹤鸣。

  随着鹤鸣同时出现的是那只雄性丹顶鹤的身影。

  啊,雄性丹顶鹤飞回来了。它也决定和它的孩子一起留下来。

  这是老莫和我没有想到的。恐怕,也是艾美丽没有想到的。

  因为雄性丹顶鹤的到来,刚才笼罩着沼泽的寂寞被打破了。重逢的三只丹顶鹤一齐伸长脖子叫唤起来。它们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小小的欢乐的漩涡。

  【九】

  因为滞留在沼泽里的三只丹顶鹤,老莫暂时回不了家。不过,看不出老莫有什么怨言。老莫像往常一样,认真履行着一个保护区工作人员的职责。

  艾美丽一家三口,白天,在沼泽里觅食;晚上,在巢穴里歇息。

  可惜,这样的情景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气温开始变冷了。

  一天早晨起来,我和老莫发现,沼泽里的水洼结冰了。这个时候,在结冰的水洼里,是很难寻找到食物的。

  艾美丽和那只雄性丹顶鹤轮流起飞,它们把目光放在沼泽周围的田野里。那些被粗心的农民遗落下来的果实,就成了它们充饥的主要食物。

  艾美丽依然没有消除对老莫和我的敌意。相反,鹤群迁徙之后,它的警惕性更高了。老莫和我没有丝毫接近它们的机会。

  食物越来越短缺。老莫和我在草甸里撒下一些丹顶鹤喜欢吃的植物种子,可是因为猜忌,艾美丽竟然视而不见。

  它们情愿到很远的地方去寻找食物。

  它们情愿饿着肚子。

  冬天来了,情况更糟。可是老莫和我依然无计可施。老莫说,如果挨过了这个冬天,艾美丽一家就有救了。问题是,艾美丽一家能挨过这个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季吗?

  在艾美丽的心里,也一定有着这个想法。为了它的奥杰塔能在这个冬天好好活下去,艾美丽和那只雄性丹顶鹤仿佛两架不知疲倦的机器,它们在日益荒凉的冬季的田野里飞来飞去。

  一天夜里,雪,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老莫和我的心不由得揪紧了。

  第二天,雪依然没有停。雪,一直下了整整一个星期。

  沼泽和四周的田野都被厚厚的雪覆盖起来。

  天晴了,可是,艾美丽那熟悉的身影没有出现在老莫和我的视野里。

  老莫疯了一样,在雪地里寻找起来。

  不久,老莫和我发现了艾美丽,同时发现的还有奥杰塔,以及那只曾经多么气宇轩昂的雄性丹顶鹤。让老莫和我痛心不已的是,这三只丹顶鹤,因为食物短缺,因为寒冷,已经死了。老莫跪了下来,想把它们从雪地里抱起来。

  可是,它们僵硬的身体已经和沼泽连成了一个整体。

  仿佛一座巨大的冰雕。

  在冰雕反射出来的阳光下面,我和老莫的眼睛渐渐湿润起来。

  本文选自毛云尔新书《一匹叫淖尔的枣红马》(希望出版社,2017年6月)。本书共收集作者颇具代表性的短篇动物小说十二篇,均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少儿刊物发表过。其中,《鹤 殇》获得《儿童文学》擂台赛金奖,《再见,老王家的狗》获得首届金近儿童文学奖。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