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刘卫:2017,洪灾纪事

http://www.frguo.com/ 2017-08-29 


2017,洪灾纪事

 

刘 卫



6月29日夜:大雨  

大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一边抽打夜幕

一边抽打城市的霓虹

老母亲混浊的眼睛探照湘江,不让雨挤进来


雨的狂欢

让我恐怖
我躲在被窝里,坚持不去为雨开门


流落的雨,在街头
爆燥地骂了一夜的天

 

6月30日晨:湘江水,涨


河道里

惊起许多旋涡
暴动的青春被奄奄一息的沿江风景树

扯住


奔涌的湘江
堤坝挡不住它
咆哮,像河口的瀑布


雨与我,隔着一把伞
站立在猴子石大桥上,静候城市的房屋

垂帘听政


雨帘太厚

看不清橘子洲头的表情

湘江的宣言
害怕得让我发抖

 

7月1日上午:爱车在洪水中漂

“全球最大航母‘橘子洲号’下水”

网友爆料时,我隔着雨的屏幕

望见笼罩在暴雨中的汉白玉雕像仅露出一点白

周围的青绿不见了

沿江步道上的凉亭不见了

浊黄的水,橘子洲挺不住了吗

 

“我的车”

有人大叫一声,许多人的爱车

漂浮在洪水中

洪水阻断看洪水的人回家的路

 

顷刻间,生命倒塌的呼喊

凄厉地弹响绷紧的琴弦

弦,遇水软了

好奇的眼睛

遇见洪峰,泪

像雨一样

 

7月1日中午:等待雷同的日子

  

湘江干流的江水全部暴涨了

东边,南边,西边,北边

只听见“淹了”的呼喊

我居住的小区

也淹了

 

邻居们带着救生圈出门

住在高层的我,侥幸回到家

我不敢出门,出去又没有备用的家

我在家中,等待下一个雷同的日子到来

 

7月1日下午:停水停电

 

拧开水龙头,再拧

拧不动了,出水口的水小小的,瘦瘦的,似乎在与外面的洪水抗议

 

开灯,再开

所有的灯被我开了关,关了开

天花板上的灯就像漏水的天,黑不溜秋,不听我使唤

 

7月2日:过一段无水无电无网络的生活

 

 

独守在高楼里,唯一可以联系外面世界的手机

无电

我推开窗户

东边,汪洋一片

南边,汪洋一片

北边,汪洋一片

西边,留着我去想象

 

我的想象穿透西边的墙,谁来给我注射一针防腐剂

让我的灵魂保持鲜活

 

 

我的呐喊,小草听不见了,树木听不见了,炊烟更是听不见了

洪水离我五百级悬梯,无水无电无网络,谁给洪水一双翅膀飞到空中来

 

 

屋顶的瓦片完好,我害怕什么呢

读《沙漠里的细水微光》

读《红雨,一个中国县域七个世纪的暴力史》

读我自己是洪水中的一片沙漠地,用斗志厮磨四十个小时的精神暴力史

 

7月3日:我在瑶瑶家中,安然无恙

 

瑶瑶总算找到了我

把我接出了洪灾区

 

那些在洪水中波动的车辆

听不见主人的呼喊了

那些在洪峰中涌动的货物

听不见上帝的赞美了

那些眼睛的光,像磨快的刀子,往骨骼里刻入甲古文

 

我的火柴盒一样的房子,嵌在一艘军舰上,停泊在汪洋里

汽笛一声呼啸,卷我而去

我安然无恙

在瑶瑶的家里,和着寂寞的眼泪

絮絮叨叨

 

7月4日:洪水总会退去

 

天空,蔚蓝

谁家的棉絮落在蓝天上

 

与洪水争夺空间的人们

匆匆地往回赶

中途又退了回去

 

湘江水位下降了五十公分

五十公分,不及一个小孩子的高度

而洪水,抵着脚后跟与两岸的房子量高矮

 

我瞄了瞄头顶的白云

问瑶瑶:它会变脸么

瑶瑶回答我:洪水总会退去

 

7月5日:太阳,虚晃一枪  

 

湘江水位下降,湘江干流的靳江水位下降

而靳江河北岸的小区水位丝毫不动

这里是长沙的威尼斯吗?有车有房在水中,没船一样不能回

 

第一波援灾物质进来了

害怕的人们一觉惊醒:

我们不要泡面,我们要回家

 

紧接着,傍晚的一声雷鸣

炸响在风雨飘摇的家园

太阳,虚晃一枪

挑战河床下面的真龙

 

我们要回家,我们就在家里呀

颠倒黑白的时光,雨又像要落下来

人们崩溃了,脆弱的人们,跪在食物面前,前途渺茫

 

7月6日:段子

  

靳江河北岸:

中海国际看海

江山帝景看江

水岸御园看水

洋湖时代看湖

橡树湾看海湾

斑马塘社区看塘

汀湘十里看十里汪洋

靳江河里还是在看河

南边的洋湖垸隔岸观望

北岸断水断电的人们,暴雨掐断了出行的路

粮食煮不熟,都想学游泳

游到对岸的洋湖垸,学习学习再学习,隔岸观望

 

 7月7日:集体妥协

 

(防汛办传来消息:东线浏阳河、圭塘河水如不及时处置,洪水极有可能溢过沙湾路跨圭塘河钢便桥,进入长沙市中心城;西线宁乡56%的人们处在洪灾中;长沙洪灾直接损失千亿元。靳江河北岸小区积水排不出去,有物业直接贴出通知:小区将停水停电一个月。人们陷入恐慌。)

 

34楼的邻居在宾馆里住了六天

八十岁的老母吵着要回家

电梯泡在负一楼的水里,谁能帮助老母亲回家

没有人能帮助他们了

我们都成了无爹无娘的孩子

每提一桶水,心疼,悲伤,愤怒

比水的重量还重

每一个镙钉都经过精挑细选才住进去的家呀,流浪了

有老母亲的邻居,我们都羡慕

 

我们埋怨救灾的动作那么慢

我们抱怨救灾物质根本不是我们的需要

我们拉起横幅:不要流浪,要尽快恢复家园

物业成了我们挑衅的替罪羊

 

“一辆一辆排水车

从身边驶过

从远方来,到远方去

一枚一枚泪珠

从脸颊滴落

从空中来,回空中去”

这是诗人陈惠芳的诗:《周文君,倒下的城市英雄》

 

血喷的7月7日,突然哑了

排水车工周文君劳累过度牺牲在抗洪救灾的现场

死亡的苦难,唤醒了所有的心灵

高举的手臂,朝向另一个方向:向英雄致敬!

 

为了同一个目标,我们集体妥协

废墟上,我们收起横幅,挑起水桶

守在半空的白云

为自救的我们遮挡烈日的火焰

 

我在烈日下

思念建筑学家梁思成与林微因

 

7月7日:灾民为灾民提供八十盒盒饭

 

自救的路上,我们饿了,义工们饿了

政府援灾的工作人员饿了

 

饥饿疯狂地挺立在堤岸上,十六台抽水机依旧没有抵达

洪水的内部

 

灾民挑着一担水桶过来

是八十盒盒饭,摆开时占据了一个救灾帐篷

十里河岸,十里香飘,没有人因此停止手里的工作

倒是有个赶集的老货郞,对着顾客吆喝:免费

上等的好货,亲自递到顾客的手里 

 

78日:小管家冬青

 

家园淹了

探听五百四十多户家事的小管家冬青在吗

橡树湾,洪灾现场的一艘军舰

搁浅在内海的海湾里

汪洋里,她瘦小的身影像一只小快艇

在军舰停泊的海湾穿梭

每一个人,每一个焦急的催促

都落在她单薄的肩膀上

而好消息,她总是传递得太早

以至于好消息的迟到,让更多的埋怨,落到她的身上

也将风雨里唯一可以的信任

落到她身上

 

7月9日:比别人幸福感觉罪恶

 

橡树湾:

1号,小区出行的主干道全淹,地下车库全淹,停水停电

2号,1台250KW发电机组,2台20KW发电机,十几台抽水机进入排水现场

3号,排水无进展

4号,排水无进展,有倒灌现象

5号,抽调双倍数量的设备紧急排水

6号,一期,二期恢复供水

7号,一期,二期恢复供水供电

8号,三期,恢复供水

9号,三期,恢复供水供电,华润橡树湾小区的灯第一个照亮了整个洪灾片区

 

紧邻的几个楼盘失望的眼神啊,向我展开十万户无水无电的日子

我数日子数来的幸福家园

比别人幸福感觉罪恶

 


    刘卫,笔名刘卫惟、尘子、尘埃一子。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签约作家。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协会会员。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毛泽东文学院。曾兼《大地文学》编辑,《资江源》、《红丘陵》执行主编,“安居杯”第三届地学诗歌全国诗歌大奖赛评委,《山境》一书副主编。(20082012)中华宝石文学新人奖获得者。有小说获《意林》《搜狐》“寻找张爱玲寻找三毛文学大奖赛”中篇组三等奖,文狐网短篇小说组二等奖。另有散文、诗歌多次在全国文学大赛中获奖。已出版小说集、散文集、诗歌集等四部。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