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一曲6500万人唱响的抗洪赞歌

http://www.frguo.com/ 2017-08-17 尹红芳

  6月19日,长沙,烈日当空。湖南省防指值班室传来消息:未来一周,省内降水集中……

  6月21日,长沙,中雨转阵雨。省防指值班室,气氛紧张严肃。值班工作人员焦急地向上级汇报动态:6月22日至6月28日,省内将迎来持续性降雨。

  随后的几天。

  暴雨!

  大暴雨!

  特大暴雨!

  湘中及以北,湘中以南,湘中及以北,湘南……强雨带在湖南摆动了两个来回。

  三湘大地,反复被浇,一遍又一遍。

  6月30日,资江流域。

  清晨6时。邵阳市区邵水西路邵水桥段大面积洪水倒灌,下午3时,资水益阳段多地达到警戒水位。

  同一天,湘江流域。

  下午5点。长沙城区榔梨街道陶公庙村遭洪水围城。

  同一天,沅江流域。

  下午6点。泸溪县境内重现10年前巨大洪水,山体滑坡,道路塌方。

  同一天,下午2时。

  湘江、资江、沅江三条干流及洞庭湖共24水位站,超警戒水位!

  同一天,省防指值班室收发文件室,迅速向全省发出紧急预报——

  湘水告急!

  资水告急!

  沅水告急!

  洞庭湖告急!

  警钟长鸣,彻响于湖湘大地!

  紧接着,防汛Ⅳ级应急响应、Ⅲ级应急响应、Ⅱ级应急响应……

  洪水步步紧逼,13个市州、121个县市区先后启动防汛应急响应。长沙、益阳、永州三市启动防汛Ⅰ级应急响应。

  7月1日,省防指值班室。5台电脑一字排开:预警预报监控、行动情况收集、雨水情监控、收发文件……13时15分左右,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站在卫星云图实时显示屏前,严肃有力地发出指示:“隔两个小时,报一次水情数据!”

  7月1日起,连续3天,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沿着湘江、资江和沅江,奔赴全省16个抗洪抢险第一现场。

  7月2日上午,杜家毫在省防指主持召开防汛会商会,再次发声。

  “把防汛抗灾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重大任务!”

  “以最高标准全力迎战超历史最高水位洪水!”

  紧接着,省委副书记乌兰,副省长、省防指指挥长杨光荣坐镇省防指指挥调度。16位省领导带队分赴14个市州抗灾一线检查防汛抗灾工作。全省各级党政军民300多万人,开始奔赴抗洪抢险第一线。

  受灾的每一处险情,牵动着每一个湖湘儿女的心!

  一时间,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积极响应,解放军、武警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挺身而出,省属国企主动担当冲锋在前,非公企业组成的抢险先锋队英勇奋战,社会各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志愿者队伍成为不可或缺的主力军。

  湘江两岸、沅江两岸、资江两岸、洞庭大堤,一幕幕夜战暴雨的场景,一个个惊心动魄的瞬间,一支支冲锋在前的队伍,组成一道道震撼人心的壮丽风景。

  抗洪抢险战斗的序幕,陡然拉开!

  7300万三湘儿女,在广袤的湖湘大地,铿锵有力地奏响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抗洪赞歌。

 

  湘江流域——

  长沙。

  6月22日上午 8时,暴雨连续向长沙全域进攻!

  24日,长沙湘江干流、浏阳河、捞刀河水位普遍上涨。中午12时,长沙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

  至26日,全市平均降雨达156.7毫米。当日上午8时,湘江长沙站水位34.09米,出现一个小洪峰。

  6月29日上午10时40分,湘江长沙站水位达36米警戒水位。16时7分,涨到36.39米。

  长沙告急,战斗拉开序幕!

  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赶到长沙市防指,召开紧急调度会,要求尽最大努力,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6月30日,湘江沿线普降暴雨。当天8时后,湘江长沙段水位一路猛涨。

  7月1日上午7时,湘江长沙站水位达到38.13米。长沙市数十万干部、群众和志愿者,纷纷奔赴抗洪抢险一线。

  同一天,清晨。65岁的黄树林,开福区第一任水利局长,接到开福区区委书记沈裕谋的电话,被请“坐镇”湘江大堤。

  黄树林二话没说,半小时便赶到了大堤。他匆忙朝湘江一望,只见雨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下落,江面,滚滚波涛不断上涌。面对急涨的江水,黄树林果断向区委区政府建议,在开福区沿江从橘子洲大桥到北辰三角洲,筑起一道4公里长的子堤。这道子堤按照均高2米、基座2米、顶宽1米构筑而成,大约动用20万个编织袋,将成为阻挡滚滚洪流的重要屏障。

  汛情就是命令!7月1日下午,开福区1000多名干部群众迅速行动,参与建设这道“挡水长城”。

  果然,肆虐的洪水很快逼近几处低于39米的湘江堤岸,黄树林带领大家刚建好的子堤,予以及时拦截。

  7月1日,夜晚。一阵叫喊声传来——“五水厂取水口疑似管涌啦!”只见那水口,洪水漫过湘江大堤,周边市民纷纷告急——五水厂取水口的东侧便是中山西路,有着万达广场、盐道坪、通泰街等一片繁华商业区和居民区,水漫江堤,意味着,10余万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将受到威胁。

  “取水口这个地方本身要比湘江大堤低,我们先用了砂袋轮番填埋,可是水流太急,没控制住。”通泰街道党工委书记邓宜春万分焦急。黄树林闻讯匆忙赶来,一跃跳进齐腰深的洪水中,组织大家迅速筑铁丝网,缩小出水范围,迅速地,又往里填埋砂袋和棉絮。危急险情,终于迅速得到控制。

  “黄老,临江的新河垸挡墙开裂!”

  “砂袋不可以急堆,必须随着江水的上涨一层一层加高。”

  “黄老,浪打得急,子堤有进水。”

  “来,把这几个点加高些,这几处用支架撑起来。”……

  哪里有险情,黄树林的身影,便出现在哪里。

  就这样,黄树林穿着一双黑色雨靴,在4公里沿线来来回回。在他的身后,紧跟着一个“小兵”,那是他的妻子王杰明。她说:“我是硬要跟他一起上一线的。他身体毛病多,我算是保姆、向导加服务员,就是督促他吃饭吃药的。”

  两位老人一前一后,成为湘江大堤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7月2日,拂晓。通宵参与筑子堤的天心区公安分局坡子街派出所所长朱健,全身湿透,他迅速回到派出所,更衣,之后,又迅速回到子堤。

  下午2时20分左右,朱健发现有一段沿江护栏和新筑的子堤在慢慢弯曲。他立马意识到,受满江洪水挤压,子堤随时有被撕开的危险!千钧一发之际,他朝四周大喊道:“不怕死的跟我上!”迅疾,冲上前去,用身体死死顶住子堤。听到喊声,同事万旭、周边执勤人员一拥而上,牢牢顶住子堤。其他人也闻讯赶来,身顶子堤,搬运砂袋,不到30分钟,砌了里外三层,至此,使险情得以排除。

  事后,有人问朱健:“当时就不怕死吗?”朱健笑了笑说:“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怕。一旦子堤顶不住,高出地面1米多的洪水不知会把人卷到哪里去。但当时,来不及想这些啊!”

  7月7日,凌晨,长沙市天心区市政工程管理局排水队队员,58岁的周文君,倒在了曙光即来的最后一刻。

  故事回到6月30日。

  那天凌晨,大雨滂沱。已经在暴雨中抽排积水好几天的周文君,在局里临时准备的房间里,准备洗个澡后小憩一会。电话突然响起:“你赶紧过来下,中意路发生内涝。”

  “好!”周文君立即扑向雨夜里。

  又是一个通宵。

  连续多天的暴雨,长沙城里到处告急。为了防止城市内涝,周文君连续加班加点抽排积水,就这样,挺过了一天又一天,熬过一晚又一晚。

  自6月23日起,至生命终止时的十多天里,他没有在家睡过一觉,而一直与同事们,竭尽全力奋战于抢险一线。待命时,就在车上打个盹;吃饭时,就在前线吃个盒饭。超强度抢险,令他一到半夜肚子就饿,便吃点打包剩下的饭菜。

  他像一个加满油的发动机,奔走于湘江大堤、雀园路、湘府路、西湖路。有同事心疼道:“你回去睡一下吧。”他回去了,洗个澡,立马又折了回来。“队里招了几个新队员,防洪关键时刻,争分夺秒,万一他们不熟悉排水设备操作而耽误事了咋办。”他说。

  连续奋战十多天后,雨终于停了,湘江水位终于在降。天心区的险情终于不再那么告急。然而,宁乡却遭受了惨重灾害。

  7月5日,局里派出一支队伍驰援宁乡抗洪抢险。“我也去!”周文君主动请缨。

  考虑他已连续连续作战,领导没有同意他前往。周文君跟队长高小兵嘀咕道:“怎么就不让我去呢。”

  7月6日,周文君的“机会”来了。岳麓区学士街道汀湘十里积水严重,天心区派出抽水设备以及人员前往支援。

  周文君再次请缨:“我去!”这一次,领导答应了他。

  当天晚上8时,周文君与同事张相付赶至目的地进行抽排作业,一干就是6个小时。至凌晨近3时,他已连续奋战了整整18个小时。

  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全省和长沙市取得抗洪救灾阶段性胜利的时候,他却倒下了。

  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在得知消息后,心情沉痛地作出批示敬挽这位英雄:感天动地,平凡而伟大!

  险情不断的长沙城,在这些英雄的带领下,凝成了一股强大的抗争气流,聚成了一个强力的磁场!

 

  宁乡。

  6月底至7月初,暴雨如注的宁乡,遭遇一场百年不遇的洪灾,整个县城,发生严重内涝。

  7月1日上午8时,根据雨水灾害情况,宁乡市政府将应急响应提高到Ⅱ级,市直各部门单位全部到岗,协助乡镇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其中,电力局全线架电,水务局和建设局组织300人作为应急分队,交运局、公路局疏通主要公路塌方,消防派出60人作为冲锋舟机手及突击队,公安局负责在所有危险路段、桥梁全部拉好警戒线,卫生局组织人员随时入户消毒。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还从郴州调集150名武警官兵到宁乡待命。

  7月4日,宁乡县消防大队指挥中心。凌晨起,这里的警铃此起彼伏,不间断接到群众紧急救援电话。正在指挥中心值班的支队副政委曹爱民率领支队全勤指挥部人员,迅速根据全市抗洪预案紧急调度特勤消防大队、梅溪湖消防中队50余名消防官兵,携带救生器材火速赶往现场增援。

  根据现场紧急救援的需要,曹爱民副政委将增援队伍分成了3个小组,分头赶赴救援现场。

  中午1点15分,救援力量部署最强的第一小组抗洪突击队到达宁乡菁华铺村。村里的公路已经被洪水淹没,分不清道路和田地,位于村旁的319国道也已不见踪影,汹涌的洪水,已经漫过村民一楼的房屋。位于村庄旁的一条5米多宽的小河,已随着咆哮的洪水,变成了近70宽、水流湍急且地形极其复杂的怒江。菁华铺村55岁的村民胡俊良,被困在江的边沿,靠着一颗碗口粗的小树固定自己的位置,生命岌岌可危。

  见此危情,曹爱民副政委火速召集第一小组抗洪突击队队员,迅速根据现场条件制定救援预案,为被困人员搭建涉过洪流返回安全地带的生命通道。但洪水汹涌咆哮,掀起一米多高的大浪,巨大的洪水倾泻声震耳欲聋,连身边的人说话,都要扯着嗓门才能隐约听见,上游,不断漂来大量杂物,救援人员根本无法在洪水中站立。

  面对危机险情,突击队首先派出经验十分丰富的支队战训科长、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蒋爱兵,宁乡县副大队长申俭生、特勤一中队士官李道鹏、特勤二中队士官肖龙泉带上救生绳、抛投器、救生衣,利用皮划艇靠近离河岸20米处的一根电线杆,将救援绳牢固地固定在电线杆上,作为救援通道的第一个搭建点。同时,发射抛投器,顺利将第一根救援绳准确地抛掷被困者身边,并通过手机教被困者将救援绳固定在身旁的树上。救援突击队正想通过皮划艇沿着投掷过去的救援绳将被困者救回岸边,但当皮划艇即将要靠近胡俊良时,直径近6米的巨大漩涡流将皮划艇打翻,艇上蒋爱兵、申俭生反应迅速,稳稳抓住救生绳,逆过6米宽的激流爬上了被困者所在的岸堤。随后,突击队改变救援方式,再次成功通过抛投器向对岸投掷了第二根救生绳。紧接着,突击队将第二根救生绳捆绑在被困人员身上,同时,通过安全扣与第一根救生绳形成牢固的救援方式。

  通过近1个半小时的救援,通过搭建70米的生命通道,被困者胡俊良终于安全踏上了河岸。他身上的钱物和手机,也被救援官兵放置在迷彩帽里,避过洪流,分毫未损。

  7月3日深夜,宁乡县黄材镇国土资源所。所长贺赞强收到县国土资源局的预警信息,第一时间赶到存在地灾隐患的村组,冒着灾害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巡查监测灾情。第二天一大早,便带着所里的同志,迅速赶到炭河里村,组织群众疏散。在撤离最后一位肖姓群众时,该所所员喻俊杰为确保群众安全,坚持走在最后一个。所有群众都疏散到安全地带后,山体突然发生滑坡,走在最后来不及躲避的喻俊杰,被垮塌下来的泥土困住,泥浆掩埋至腰部,所幸他已身处滑坡边缘,只受了轻伤,在同事和群众的帮助下有幸安全脱险。遭此一劫的他却并未退缩,依然坚守在工作第一线。事后有人问他,他却平淡地说,看到那被泥土冲垮的房屋和安全撤离的群众,我觉得值。

  而当天,所长贺赞强的家楼下也被洪水淹没,怀有8个月身孕的妻子带着年幼的女儿独守家中,提心吊胆。当天,贺赞强却始终坚守一线,一刻也未离开,也未将其妻女转移至安全场所。他淡定地说,这里严重的险情,离不开他。

  在重灾区宁乡,除了等待救援,大部分的受灾群众,都在积极展开自救。“只要人在,生活就能继续。”一位灾民说,“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我们这边的人就这样,再生能力强,再过一两年,照样活得‘支棱棱’的。”住在玉潭镇的向滨称这为“宁乡人的英雄气”。

  这种英雄气,鼓舞着灾民自强自救,也激励着所有抗洪抢险的人们。

 

  永州。

  7月1日始,持续暴雨和大暴雨!永州市防指发出警报:多地山塘、水库水位暴涨,江河横溢。

  永州市湘江老埠头、冷水滩、祁阳站水位,已突破警戒线,创下历史最高水位。

  水情就是命令。7月1日,永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晖分析水情后,迅速作出决定,全市及各县区党员干部取消双休日休假,全力投入抗洪抢险。

  1日下午5时30分,零陵区黄田铺镇邓家冲村。61岁的村民蒋秋芳在捡树枝时不慎被泄洪大水冲走。在附近参加防洪抢险的共产党员周茂云抄近道,猛跑几十米跳入水中,几经曲折终于将蒋秋芳救岀。身体多处受伤的周茂云到镇医院简单包扎治疗后,又战斗在抢险一线。

  同一天,冷水滩区牛角坝镇竹溪村。40多名老人、孩子被洪水围困。镇党委书记周海军闻讯,带领100多名镇村干部火速赶到,在暴雨中奋战3个多小时,将遇险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7月2日,清晨。紧临湘江的东安县石期市镇大启村五组,成了一片泽国,洪水倒灌而进,水淹最深处达到4米。得知险情,村干部周明秋、陈建林、周逢君从渔民手中临时找到一只小木船和一只竹筏,紧急转移被困群众。他们扎猛子入水,把村民房门打开,再用绳子将村民从楼上吊下来放到船上,送到安全的地方。

  同一天上午,湘江冷水滩段。水位猛涨,不到1小时,宋家洲成了孤岛。永州武警58名官兵与20名民兵携带冲锋舟赶往救援。奋战至下午6时,宋家洲岛内300余人全部安全撤离。

  7月5日,永州东安县。横塘镇湘前村在洪灾中获救的村民们,异口同声地对记者说:“周小成为了救我们,才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们要感谢他,他硬是不肯!”

  事件缘起于7月1日。当天20时,湘前村村民周小成正在自己承包的高山水库周围设置拦鱼网,防止水库里的鱼被洪水冲走。突然,他接到村干部打来的求援电话,被通知立即驾驶自己的机动船参加救援。原来,湘前村地处湘江边,洪水这时已经涌入村里。

  放下电话,周小成立即开动机动船,冒雨驶向村里,挨家挨户展开搜救。湘前村90岁的周带生,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军人。周小成赶到他家时,洪水快漫过床沿。然而,周带生非常倔强,说什么都不肯走。为了争取时间,周小成不由分说把他背上船,救下了老人。

  2日凌晨3时,周小成驾船来到双目失明的村民周建日家。刚进门,周建日误以为家里来了贼,循声抓住周小成的肩膀,使出吃奶的力气又捶又打,把周小成的衣服撕破了。周小成大声地对周建日说:“建日叔,我是小成!洪水已经涨到屋门口了,赶快转移。”趁着周建日一愣之际,周小成把周建日背上船。

  从7月1日20时到2日13时,周小成连续10多个小时,没闭上眼休息,也没进口食粮。好几次,他驾船经过突然坍塌的危房,被房梁、瓦片砸中,脸上划出道道血痕。大家劝他休息一下,他坚定地说:“救人要紧!”

  这期间,他在洪水中救起、转移83名村民。

  等受困的村民全部安全转移,周小成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自己承包的水库,发现价值10多万元的鱼早已全部被洪水冲走。他对记者说:“相对于人的生命而言,这点损失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不后悔。”

 

  湘潭。

  7月2日,凌晨1时45分,省属国有企业湖南建工集团四公司接到湘潭市发来的抗洪抢险请求,组织40余名抗洪救灾志愿者赶赴抢险现场。同时,还紧急调运钢管5000米、消毒粉2吨、尼龙绳5000米等物资。

  连日暴雨导致湘潭市河西市政排水泵房水泵受损,情况十分严重,泵房片区积水深度最深达5米,如不及时处理,将导致整个雨湖片区排水倒灌,地下管网管线无法正常运行,造成城区内涝。

  命令如山。四公司紧急组织志愿者20分钟赶赴水泵房抢险,大家分工合作,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急救援,11台水泵同时作业,至早上5时,水位明显下降,灾情得到有效控制。上午10时,奋战了8个小时的志愿者撤出前线。

  7月3日4时,湘江湘潭站。41.23米的洪峰水位出现,为1995年以来最高水位。

  洪峰来袭,湘潭市干部群众枕戈以待、奋起抗击。

  当天,湘潭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曹炯芳来到河东大堤,从一大桥巡查至二大桥,看望守堤干部群众,指导防汛除险工作。他叮嘱大家,千万不能因为退水就疏忽,湘江持续高位运行,堤坝浸泡时间长,现在是关键时候。要仔细巡查大堤有无滑坡现象,堤面有无裂缝,堤脚有无管涌、散浸现象,发现险情及时报告。

  7月4日,湘潭县石潭镇。纪委书记陈立强回忆几天前的抗洪斗争,仍心有余悸。

  那是7月1日晚,由于连日持续的强降水,涟水石潭镇境内水位暴涨。水府庙水库加大出库流量,预计下游涟水水位将超过历史最高水位。石潭管区的杉木桥居委会、窑上居委会地势低洼,很容易遭遇水灾,而且居住的大部分是留守老人,若不及时转移,后果不堪设想。

  7月2日凌晨2时,为了加快转移速度,石潭管区党支书记曾洪波负责掌舵,与其他4名应急队员驾驶一台冲锋舟和武警驾驶的两台冲锋舟一起下河查看险情,转移被困群众。此时,5人已经在抗洪抢险一线连续奋战了3天3夜,72小时连轴转。

  出发不久,冲锋舟内就积满了水。他们一边将积水舀出,一边借着手电光前行。因水流湍急加之水中障碍物太多,冲锋舟下水不久就出现故障,失去控制,撞向石潭桥……“如果不是掌舵的曾洪波及时控制冲锋舟,让它从小桥洞穿过,那我们5个人都要牺牲了。”石潭镇纪委书记陈立强回忆说。

  脱离了危险,驾驶冲锋舟靠岸后,曾洪波依然顾不上休息,又马不停蹄地赶赴杉木桥居委会,继续转移受困群众。随后,又赶赴有溃堤危险的古城堤与武警官兵一起加固河堤。

  陈立强曾洪波的家在石潭镇象塘新村,也是石潭镇的重灾区。就在他带领干部们争分夺秒展开生死大救援时,他接到了家中的电话,说自家的老屋已经垮了,新家也进水了。家中还住着年迈的父母、妻儿、兄嫂,谁也不知道这噬人的洪水还会持续到几时,家中是否安全呢?父母还好吗?

  大雨倾盆,各处救援的电话不断响起。曾洪波无暇顾及自家亲人,只能从电话里向兄嫂叮嘱“照顾好父母”,然后又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抗洪一线中去了。

  就在曾洪波奋战在抗洪抢险一线时,他接到妻子电话,他的岳父因为心脏病正在医院抢救。

  焦急的曾洪波接到妻子电话,感到一阵揪心的痛。自古忠孝难两全。大灾面前,曾洪波同妻子说了声“照顾好父亲”,就重新带领应急队员救援群众去了。

 

  沅江流域——

  怀化辰溪。

  6月24日,怀化辰溪暴雨如注。

  6 月 29 日至 7 月 2 日,辰溪再次遭受特大暴雨袭击。

  加之沅水上游的怀化其他县市、贵州黔东南、辰水上游贵州铜仁也暴雨如注,辰溪县内的溪河水位暴涨,引发接近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灾。

  辰溪告急!一场前所未有的保卫战拉开序幕!

  6月27日,国家减灾中心副主任张学权一行3人,匆匆赶到辰溪县,指导抗洪救灾工作。

  6 月 30 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给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彭国甫打来电话,详细了解怀化汛情雨情灾情,重点询问辰溪的抗灾救灾情况,要求市县两级科学研判、精准调度,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6 月 30 日,辰溪黄溪口镇。“是党员的跟我上!”,镇党委副书记文元华一声大喊,第一个跳入湍急的洪水中,带领党员干部为船拉上钢索。此时的黄溪口镇水位超过警戒线 3 米,水大浪急,河堤边的一艘三层大船因船体缆绳过短,随时就会崩断,险于千钧一发之际。

  同一天晚上 12 点,辰阳镇桐湾溪。村民刘细珍一家人 4 口被困洪水中,天黑水急,61 岁的村支书刘际划着船冒着生命危险救出这一家四口。洪水退去后,他不顾眼睛感染,又投入到灾后工作中。

  7 月 1 日,孝坪镇当江洲村,400余名群众危在旦夕。 “老百姓已被围困两天两夜,我们愿意去冒这个险,去!坚决要去!”县委常委、县委统战部长谢开翰主动请缨,和县政协副主席郑长虹以及乡镇、部门几名干部冒着生命危险把救援物资送到了群众身边。

  同一天凌晨 4 点,辰溪“老城温州商贸城”。怀化军分区及武警、消防支队出动官兵 130 人,在军分区副司令员卢涛的带领下,携带冲锋舟及皮划艇 11 艘,火速抢险。

  此时的老城温州商贸城最深处已达 4 米。因小区各种电缆、电线较多,官兵们只能划着皮划艇搜寻被困群众。得知 3 栋二楼有两户家庭的 5 个小孩被困,其中还有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官兵迅速采取措施,逐一将被困小孩转移到安全地带。

  县人武部应急班 17 岁的民兵谭召,在水中坚守三天三天,因细菌感染导致浑身皮肤过敏,累倒在地,被送到医院治疗;班长朱江涛脚上有伤,坚持在齐胸深的洪水中转移群众,导致脚底严重化脓。

  7月4日凌晨1时,后塘瑶族乡丹山。“你就在家里,雨下得这么大,我去高叶塘山塘看看。”后塘瑶族乡丹山村支部书记叶世玉不顾妻子劝阻,拿起手电,戴起斗笠,走出家门。他沿着泥泞的山道,一脚高一脚低地赶到山塘边,只见大雨倾泻,浑浊的泥水已经漫出塘口。“如果不及时通知山塘下游的村民撤离,很有可能出大事!”来不及多想,叶世玉立即组织村干党员,逐门逐户地跑,一人一人地喊。因雨势太大,到村民叶世昌家时,74岁、81岁的两位老人叶世昌、舒金菊,已经被困在洪水之中。“我去!”跟2010年那次特大洪灾一样,叶世玉再次挺身而出,将两位老人从齐胸的洪水中背了出来。就这样,叶世玉和村干党员一道,冒雨奔走3个多小时,将400多名村民全部安全撤离,过程中没有一名村民受伤。

  在辰溪县抗洪战斗中,志愿者队伍也成为不可或缺的生力军。

  6 月 30 日,蓝天救援队连夜来辰溪开展救援,先后救出被困群众 200 余人。

  采砂场老板瞿喜来驾驶着自己的工程船往返于辰溪中医院、老城与东风大桥之间,义务转移病人和群众,被媒体誉为“洪水中的最强摆渡人”。

  县道德模范、县义工站站长钟世兰驾驶自己的橡皮艇转移群众 12 人,为重灾区龙头庵乡捐资 1 万元购买了 150 公斤面条、80 桶食油、800 公斤大米。

  “一场暴雨,四处泽国,无数‘海景’。为安全,保畅通,辰溪‘小黄衣’水中航标。你在岸边看海景,我在海里守平安。”7月4日下午16时,一条关于辰溪交警的信息,迅速刷爆微信“朋友圈”,获点赞无数。

  信息所发的照片中,交警段新民在华中路段,冒雨伫立于齐腿的洪水之中,警徽闪耀,表情坚毅,手势有力,正指挥车辆通行。据群众反映,他已在水中坚守了整整一个下午。还有一张照片,两位身着“小黄衣”的交警刘强、毛康,与一名群众一起,正奋力将一辆越野车推出泥潭。另一张照片,一名不知道姓名的交警正趴在警车上,吃着简陋的盒饭。这是他今天的第一顿饭……一个个感人的画面,温暖着水灾中的人们。

 

  湘西自治州。

  6月22日,6月30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连续两次强降雨。降雨导致特大洪水,造成自治州46.92万人受灾。

  6月30日21时40分许,沅水泸溪段流量达21000立方米每秒,2艘失控大型挖砂船因走锚,随洪水漂流,撞击泸溪县五里洲大桥桥体并卡在桥洞里,严重威胁五里洲大桥及下游280米处的杭瑞高速沅水大桥的安全。杭瑞高速沅水大桥段马上实行双向交通管制。州委、州政府主要领导深入现场,指挥对挖砂船进行切割,使其沉入江底,排除安全隐患。近28个小时后,杭瑞高速沅水大桥恢复通车。

  7月1日18时,泸溪县浦市镇防洪工程撇洪渠因沅水干流水位过高,外河水位倒灌,加之撇洪渠墙体在长时间高水位洪水浸泡下发生漫溃(决口宽28米,深4.5米),洪水以18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直接冲向浦市集镇及浦市防洪大堤。8名州领导现场指挥,带领部队官兵和干部群众,在漫溃决口前端和中段两处同时进行紧急封堵。一直战斗到7月2日凌晨3时,终于将决口封堵住,险情得到控制。

  7月6日,泸溪县浦市镇青草村。记者在该村新航户外俱乐部看到,店里的电器泡烂几十台,装修需要全部重来。店主刘子幸和妻子姚双连显得身心疲惫,面容憔悴。

  记者和他们言及6月30日转移村民的事情,夫妻俩瞬间打起了精神。“救人,我们一点都不后悔。

  故事回到6月30日早上。那时,洪水开始侵袭店铺。 “洪水涨上来了,快走搬东西!”刘子幸急忙招呼妻子姚双连把店铺里的财物转移至地势较高的自家楼房里。

  刘子幸夫妇热爱户外运动,能熟练使用皮划艇,大水猝不及防来了,让他们损失了6艘皮划艇。顾不上心疼,两人开始用仅剩的4艘皮划艇往家里运送物资。

  正划到高龙头小组的时候,姚双连听到微弱的呼救声:“救命啊,我家里只有老人孩子,你能把我们带走吗?”她仔细一看,是一栋老旧砖房二楼的一个老人在呼救。

  没有丝毫犹豫,她高声回应:“老人家你莫急,我们现在就过来。”老旧的房屋在洪水的冲刷下有些松动,刘子幸心中暗惊,这房子怕是要倒。他让妻子把握好皮划艇的方向,他去把老人孩子一一接了过来。

  果然船开出五六米,轰隆一声房子倒了。船上村民害怕得抱头尖叫,姚双连安慰道:“莫怕莫怕,蹲好不乱动,不会有事的。”

  水位上涨很快,村里大部分楼房都已经淹到了二楼。皮划艇经过村寨中心,被困在楼顶的村民们纷纷呼救:“子幸啊,双连啊,也救救我们吧。”

  刘子幸、姚双连夫妇看到平日亲亲热热的乡亲处于危难之中,心里火烧火燎的疼:“唐伯,杨婶儿,你们再等等,我一定把你们救出去。”

  他们把救下的村民安置在自家屋里,并联系了政府干部及村里其他会划船的村民,把家里4艘皮划艇全部用来救人,放弃转移自家店里物资。姚双连对老公的决定二话没说,身材瘦小的她冲在前头,穿梭在洪水中间搜寻待解救的村民。

  就这样刘子幸夫妇与政府干部、村民组成的皮划艇小组成了救人主力,他们在洪水中往返穿梭数十趟。经过1天奋战,使得60名被困群众全数脱离险境。

 

  常德。

  6月24日晚7点48分,桃源沅江水域超警戒水位。

  6月29日至7月2日,暴雨持续倾注在常德沅水流域,降雨量平均达到134毫米,比历史同期多了近3倍。沅江流域告急!

  面对沅水流域出现的严峻形势,6月29日,常德市防指召开会商会,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所有水库按汛限水位降低1米,腾库迎洪。同时,及时向省防指汇报,尽快降低五强溪水位。

  桃源作为沅水洪峰进入常德第一站,往年每次泄洪,受灾首当其冲。7月1日,沅水桃源段水位超出保证水位0.14米,121公里长的一线大堤险情不断。当晚,党员周德睿急赴桃源县漳江镇,看险情,指导抢险。这天正值党的生日,周德睿以党员身份参加了当地在一线大堤召开的誓师大会,并要求全体党员身先士卒,起到中流砥柱作用。连日来,周德睿深入一线大堤,靠前指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身上沾满泥巴。

  7月2日凌晨6时,桃源县漳江镇延泉村发生长500米、宽200米重大散浸险情,两天没有合眼的常德市副市长、桃源县委书记汤祚国火速赶往险地,紧急会商,采取打围、压浸等措施,控制险情蔓延。经过100多名抢险队员4小时鏖战,重大险情终于得到控制。县委办一名干部告诉记者,前几天,桃源南部山区3个乡镇遭受山洪泥石流袭击,党员汤祚国坚持守在那里,转移、安置群众,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饿了就冲包方便面吃,脚上的长筒套鞋还没有脱下过,就又转战沅水流域。

 

  资江流域——

  6月底至7月初,暴雨连连,千里资水,浊浪滔滔。一场搏击突如其来的特大洪水的战斗,在资江流域的邵阳、益阳、娄底打响。

 

  邵阳。

  7月1日,18时左右,邵阳市北塔区新滩镇茶元村3个组出现资水倒灌,300多人被困,情况危急。

  邵阳首战,在茶元村打响。北塔区民兵、城管队员及乡村干部100余人迅速集结,分赴各家各户,动员群众转移。20时44分,北塔区消防大队教导员王波、大队长徐春雪带3台消防车、21名指战员赶往支援。因道路被淹,消防官兵下车乘坐冲锋舟,划一段抬一段,艰难前行。

  7月1日下午,崀山八角寨景区。正在进行防汛巡查的崀山盛源公司员工李粤玲,被突发的山体滑坡泥沙掩埋,虽经全力抢救,仍不幸殉职。美好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29岁。

  7月2日凌晨1时20分,双清区桥头街道办事处。主任唐英在完成迴栏街、马家台院落等地群众转移后,还不忘停靠在资水岸边的20余艘渔船。她又带着防汛专干谢璟等人,登上资水防洪堤,核查渔船是否转移。随后,又和社区干部以及城管队员、公安干警、武警官兵等,坚守在资水泥湾低洼段。

  7月5日,绥宁县县城救灾安置点。躺在床上的佘万龙老泪纵横。“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合力营救,我们一家人就遭殃了。”刚刚经历洪灾的他动容地说。

  事情回到6月27日下午。当时,芷坪村山体滑坡、河水暴涨,包括佘万龙在内的2户村民共9人被困,其中有3名老人、2名儿童、3名残疾人。

  见此情形,村支书陆万平召集村支两委紧急开会,分工营救。在自身营救条件不够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报告县防汛指挥部。县里立即组织100多人,派出冲锋舟实施营救。在当晚将所有被困人员成功救出,并安置到救灾安置点。

  陆万平告诉记者,全村42名党员,在强降雨来临的6月24日,便紧急召开了党员会议,强调党员必须冲在第一线,“转移群众,一个也不落下”。党员和村支两委、组长分片包干,以保护村民生命财产安全为第一要务。

  在大雨中,陆万平率领广大党员,挨家挨户叫醒村民转移。大车进不来,党员干部骑着摩托车把村民一一送下山。连续3天,陆万平率村支两委以及42名党员,转移村民500余人。

 

  益阳。

  6月29日,益阳市降大暴雨。连续几天,暴雨尚未停歇。加之上游柘溪水库开闸泄洪,资江益阳段水位不断上涨。

  危急时刻,益阳市委、市政府按照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指示精神,科学统筹抢险力量,做好堤垸防守和抢险处险工作,及时转移危险区群众。

  6月30日晚至7月1日凌晨,益阳资江沿线,灯火通明,多少人彻夜未眠。益阳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瞿海连夜赶赴桃江督战。7月1日,通宵未睡的瞿海又组织召开防汛会商会,再急赴赫山区、资阳区、桃江县、益阳高新区督战。益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值恒整夜坐镇市防指。

  7月4日凌晨2时许,益阳市赫山区距小河口管涌出险处1公里的岔路口,交警拦下了一名坐在摩托车后座的长者,他是省政协副主席戴道晋。由于出险处救援车辆排起了长龙,为了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戴道晋找到一名老乡,坐上他的摩托车一路驶来。从6月30日晚到7月5日上午,戴道晋一直坚守在益阳抗洪救灾的第一线。

  7月4日,益阳市赫山区资江大堤羊角段抢险成功,确保了烂泥湖垸数十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我省抗洪抢险战斗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资江大堤羊角段奇迹般转危为安了,我们的所有付出都值得。”7月6日,站在羊角段大堤上,益阳市水务局总工程师谢冬明对记者说。

  7月4日零时25分,驰援的大部队来了。3艘满载砂石的自卸驳船从资阳民主垸运来了万吨救命砂石……成功的希望越来越大。

  4日3时,随着救援队伍壮大、抢险速度加快,劳累了4个小时的谢冬明、姚中林、刘长益3人“智囊团”松了一口气。他们此时身心俱疲,互搭着肩,瘫成一团。

  4时,5000多个装着鹅卵石的麻袋已露出管涌坑,管涌口出水明显减少。同时,堤顶塌陷处填土恢复到堤顶原高程,堤坝内坡压护的砂石堆积到位,险情基本得到控制。

  10时,大堤内侧渗水减少,且不带沙,险情得到控制,抢险成功,被紧急疏散的群众回到自己家中。谢冬明对赫山区委主要领导说:“我们抢住了,真的创造了奇迹!”说完,两人情不自禁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娄底。

  6月底,连续强降雨,致资江猛涨,娄底新化县受灾严重。

  7月1日凌晨3时,新化县蓝天救援筹备队接到县防汛指挥部紧急电话:上渡办事处塔山村三、四组有群众被困,急需救援。

  9名队员迅速集结,开着5辆私家车,带着1艘冲锋艇,迅速赶到救援地点,把2名被困群众安全营救出来。

  早晨6时30分,蓝天救援筹备队再次接到县防汛指挥部电话,请他们前往老汽车站开展救援。

  7月2日,一场保卫家园的激战,在娄底新化打响。

  在新化县防指,气氛紧张。“今晚洪峰过境有一场硬仗要打,新化梅堤一定要保住,绝不能让洪水进城!”新化县委书记朱前明的话掷地有声。随即,县防指下达命令,加固加高堤防、增派人员物资、启动抢险救援预案。

  7月2日19时,资水新化县城段水位上涨至173.17米,超警戒水位5.17米,距堤面仅0.83米。“马上做好撤离动员,不能拿群众生命财产做赌注!”新化县委副书记、县长左志锋下达命令。19时30分,资水沿岸海拔低于174.5米地区的10余万群众快速撤离,并被妥善安置。

  同时,3000多名防汛队员全员上堤,突击加高加固堤防。架电、装料、筑堤、运输 ……由武警、消防、民兵预备役官兵以及机关干部组成的抢险队伍一字排开,十里梅堤一片“橙黄”(救生衣)。灯光下,铁锹飞舞、人影穿梭,一袋又一袋石头、沙土整齐地码在堤岸上。

  据了解,该县的志愿服务队,已达20余支,接近2000人。

 

  洞庭湖流域——

  岳阳。

  6月底至7月初,骤雨袭巴陵,浊浪滔天。

  6月22日至23日、6月30日至7月1日,岳阳遭遇史上罕见的两轮超强降雨过程,高洪压境,百姓生命财产安全命悬一线!

  7月1日1时,洞庭湖标志性水文站城陵矶站水位今年首次超过32.5米警戒线。1日10时,城陵矶站水位已经涨至32.9米。洞庭湖水位正呈上涨趋势,湖区防汛压力增大。

  危急关头,岳阳市委发出紧急指令:把防汛抗灾作为当前最大的政治任务,坚决打赢抗洪救灾攻坚战。

  连日来,岳阳市2800多个基层党组织、12.7万名基层党员干部挺身而出,舍生忘死,在洪水最高处和堤坝最险处竖起了一面面鲜艳的党旗。

  6月29日20时至7月1日20时,平江。由于连遭暴雨,5个乡镇30多个村,成了一座座“孤岛”,交通、通信、电力、供水全部中断。县防指与基层失去联络。抢险救灾怎么办?

  向孤岛挺进!平江县委县政府一班人兵分多路,历尽艰难,徒步进入受灾最严重的村庄。沿途,随处可见基层干部忙碌的身影:有的忙着转移群众,有的疏通沟渠,有的清理道路。梅仙镇党委书记黄进军说:“越是关键时刻,越要让受灾群众切实感受到党组织、党员就在身边。”没有等,没有乱,黄进军果断组织党员群众开展抗灾自救,及时转移群众3.2万人,救出被困人员8000多人。

  7月1日,华容县注滋口镇围垦村4000亩耕地被淹,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学兵带村民通宵堵口、排渍。万家湖闸门出现漏水了,陈学兵带着村干部石杰,立即开始更换闸门,在抬起超过100公斤重的闸门时,老陈不慎摔倒,左眼角摔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他忍痛将闸门通过保险槽更换完毕后,才去医院,缝了10多针。

  同一天,临湘市团湾水库管理所副所长、党员方国栋在巡查时,发现溢洪道口有一处捕鱼拦网吸附了很多障碍物,导致溢洪道口堵塞。清理过程中,方国栋被冲下溢洪道,幸亏当时旁边有人,才及时得救。

  7月2日,岳阳县荣家湾镇洞庭村。党总支书记胡学云在巡查大堤时,发现内湖一处管涌,他向周围大喊一声:“我是书记,我先上!”他第一个跳进湖水,用双脚探到位置,5个小时,站在水里指挥70多名队员,终于将管涌成功堵住。

  7月4日7时,岳阳县毛田镇石洞水库大堤西边一座红色帐篷内,3个人穿着雨衣睡在泥泞中,他们实在是太累了!记者看到,毛田镇联村干部许文衡头朝西躺在地板上,泥地上仅仅垫了几个编织袋。村委会副主任许三皇睡在一块宽约20厘米,长约一米的木板上,双腿泡在泥水中,木板早就湿透。70多岁的老党员刘美福则是坐在椅子上睡,头靠另一把椅子。

  7月5日,岳阳市湖滨月形湖大堤出险,虎形山社区党支部书记刘普查脱掉衣服,跳入浊浪中,带领5名党员与洪魔较量3个半小时,为滑坡堤段披上了彩条布。

  同一天,君山区值守华容河堤段文家湾村的20名一线党员,在大堤上重温入党誓词,并在党员防汛承诺书上签名。在他们的心中,“宣誓就是一辈子的承诺”。他们说:这承诺,危险时刻,便是拿命来担当的!

  是的,每一个奔赴防汛抗洪前线的湖湘儿女,无不是带着这种刚毅的承诺。

  一场战役下来,一大批人负伤住进了医院,更多的人轻伤不下“水线”,还有的人,倒在了抗洪前线,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将砺如铁,士乃忘躯。一场战役,便是生与死的考验。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鏖战中,我们的三湘儿女,众志成城,凝心聚力,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这场战役,虽然早有完备的预案,但前后持续11天的特大降雨却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总量之多、范围之广、强度之大、历时之长,洪峰水位之高、超历史水位河段之多,均为历年罕见;湘江长沙段创下超历史记录的39.51米的高洪水位,洞庭湖3471公里堤段全线超警,这些惊人的数据,无不震动人心。

  而这份创历史记录的标注,刷新的,不仅是洪水的新高度。

  它折射的,是我省科学预报、科学调度、科学抗洪的新高度。

  它折射的,是湖湘大地三湘儿女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情怀担当和爱国精神。

  它折射的,是各民族万众一心、面对困难众志成城的巨大勇气和坚定魄力。

  7月5日,洞庭湖城陵矶站、 湘江长沙站水位先后退到保证水位以下,标志着我省抗击历史罕见特大洪水取得重大胜利!

  它还标志着,湖湘大地三湘儿女在巨大困难面前达到空前团结的巨大胜利。

  这个夏天,值得每一位湖湘儿女深深铭记。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