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范诚《凤凰:那些人,那些事》

http://www.frguo.com/ 2017-08-08 范诚

 

 

  作者简介:

  范诚,湖南广播电视台主任记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下半月》、中华散文网签约作家。

  1963年出生于新宁县金石镇一个农民家庭。1985年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为了追求文学梦想,志愿来到湘西,先后在《团结报》、湖南广播电视台湘西记者站从事记者工作,踏遍湘西山山水水,对湘西历史地域文化及风土民情有相当深厚的研究和了解。写下大量散文、报告文学发表于各种报刊。其中《乡愁是一滴泪》获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第五届(2016)“潇湘杯”文学创作大赛散文一等奖。《湘西人物素描》获由《海外文摘》杂志社、《散文选刊·下半月》杂志社主办的“2016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一等奖。《 峒河的苗家少女 》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排行榜”最佳散文奖。

  已出版作品集《本色凤凰》《阅读湘西》《走玩湘西》《崀山走笔》《崀山乡土》多部。其作品直抒胸臆,文笔质朴,叙事生动,被评论家誉为“湘西深处的真诚心声”。

 

  范诚新作《凤凰:那些人,那些事》出版

  近日,范诚新作《凤凰:那些人,那些事》由岳麓书社出版。

  《凤凰:那些人,那些事》是一部全方位诠释中国最美丽的小城——凤凰的文化散文集。全书分人物、传奇、迷案、轶闻、亲历五个篇章,60余篇文章,20多万字。书中既有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等凤凰名人的家世、成长的精彩故事,也有“湘西王”、“青帕苗王”、“聂胡子”等传奇经历。还有凤凰的巫术绝技等民俗风情、奇闻趣事,以及作者亲历的一些记录。故事曲折离奇,内容精彩纷呈,叙述娓娓道来,文笔优美生动,是一本可读性极强而又值得收藏的著作。

  据了解,这是范诚湘西题材的第六本散文集。作者系湖南新宁人,1985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为了追求文学梦想,志愿来到湘西,先后在《团结报》、湖南广播电视台湘西记者站从事记者工作近30年,踏遍湘西山山水水,对湘西历史文化及风俗民情有相当深厚的研究和了解。已出版作品《本色凤凰》《阅读湘西》《走玩湘西》《崀山走笔》《崀山乡土》等多部。其作品直抒胸臆,文笔质朴,叙事生动,被评论家誉为“湘西深处的真诚心声”。

 

  《凤凰:那些人,那些事》部分章节节选:

  凤凰三个大佬的恩怨情仇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上世纪初到三四十年代,凤凰成长起一批乱世英雄。因为个人性格和帮派不同,他们相互倾扎,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人命案件来。唐世钧、田三怒、龙云飞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们的故事,骇人听闻,引人深思。

  乱世游侠田三怒

  沈从文散文集《湘西》中,有一篇《凤凰》,里面写到凤凰人的游侠精神,举了一个田三怒的例子,说他“二十年闻名于川黔湘鄂各边区”,是“这种游侠者一个典型”。

  田三怒何许人也?本是凤凰的一个平民子弟,大名田兴汉,小名田三怒,学名田少峰。他生于1879年,父亲是开米粉馆的,母亲杨氏,凤凰茅坪乡乌头村人,会武功。田三怒自幼跟其习武,学得一手好功夫。

  这田三怒自小就有一股豪侠气,年纪不到十岁,看木偶戏时,就随身携带一根血梼木加工成的短棒,在戏台下向屯垦军子弟中顽劣而横蛮的挑衅,或把人痛殴一顿,或者被人家打得头破血流,不以为意。十二岁时,对三江四海的口诀背诵如流,身揣一种叫黄鳝尾的尖刀,带着一帮小兄弟,在凤凰城里招摇过市。

  十五岁时,为了替朋友报仇,行走700多里到常德去杀一个木客镖手。因为听说这个镖手在沅州(今辰溪)有意调戏一个妇人,曾用手摸过女人的乳房。田三怒找到那个镖客,经过生死较量,将那镖客的双手砍下,带到沅州去送给那个朋友。

  田三怒成人后,投奔凤凰哥老会首领田应全手下,当“小老幺”,意思是哥老会中年纪最小、最被看重的小老弟。

  田应全,凤凰人,原贵州巡抚田兴恕之子,湘西镇守使田应诏之兄。曾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是凤凰哥老会中的“龙头大哥”。辛亥革命前夕,田三怒奉田应全之命赴贵州联络哥老会人马来凤凰参加起义,失败后在贵州闯荡江湖。辛亥革命胜利后,田应诏去世,田三怒晋身为龙头大哥,有兄弟数十人,龙云飞为其“小老幺”。

  田三怒个子瘦小,皮肤黝黑,瘦弱如一个书生,不认识的人见了,绝不相信他是湘西的风云人物。

  混江湖的人,十分讲义气。他在虹桥边开了一家米粉馆,昔日的朋友和兄弟经常来光顾。这些人都知道田三怒慷慨又讲面子的个性,多数人吃了粉只记账,并不出钱。田少峰也从不催款。时间一长,粉店债台高筑,骑虎难下。一天晚上,田三怒将粉店值钱的东西取出,一把火将粉店烧了,烧得差不多时才喊人救火。他借这把火趁机收场,以免人家讲他怕人吃白食和不善经营。

  虽然威名不小,但田三怒平常为人低调,在凤凰本地每天抱大公鸡去米场斗鸡时,一见长辈或教书先生,必侧身靠在路旁,为长辈让路。见女人路过,必低头而过,目不斜视。见做小生意妇女,必叫伯母。见人相争相吵,就心平气和去劝解,使双方消气,将大事化为小事。城里有鳏寡孤独,生活困难,或者办丧事,他就悄悄去送点钱,从来不肯声张。各个寺庙庵堂的和尚尼姑有行为不正当,怕败坏当地风俗,他就在短时间内想办法,把不守清规的法门弟子驱逐出去。

  作为龙头老大,身边兄弟很多,有些鱼龙混杂。但凡有调戏良家妇女,赌博撒懒,或仗势欺人,抢夺别人财物的,经人告发,必招来把事情问清楚,照条款处罚,绝不袒护。执法的老幺,被派往几百里外杀人,随时调遣,按期带回证据。如此,在地方结怨很多,也积德很多。

  有一次田三怒上街,见一恶汉与人斗殴,正气势汹汹地吼道:“老子哪个都不怕,还怕你吗?”恰好田三怒经过,听了这话很不舒服,便上前去一把捏住恶汉的手,盯着他的眼睛,喊了一声“老弟”。恶汉一见是田三怒,当即改口道:“我讲哪个都不怕是把你大哥除外的。”田三怒这才不找他的麻烦。

  凤凰吉信镇有个叫傅振吾的,在外头当过连长,也耍过大哥,颇有些名气。有一次来凤凰县城走玩,刻意将头上缠的青丝帕在耳朵后面吊下三寸来长的头子。这下垂的帕头江湖上称为“英雄坠子”,其长短要与身份相符。田三怒对傅振吾这种张扬身份的傲气很愤怒,派人向傅传话说,傅欠他300吊钱,要傅立即还清。傅知道自己的越轨行为激怒了田三怒,三天之内就将钱如数送去,并请求田三怒原谅。其实傅并不欠账,田三怒也无意要钱,只是想杀杀傅的傲气与轻狂。

  常言道,光棍服软不服硬。白羊岭有一个姓张的汉子,出门远走云南贵州20年,回家时与熟人聊天,问本地近来谁最有名?有人说,田三怒。姓张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神气:“田三怒不就是正街卖粉的田家小孩子?”当天夜里,就有人去敲张家的门,在门外大喊:“姓张的,你明天天亮以前走路,不要在这个地方住了。不走路后天我送你回老家。”姓张的不以为意。到了后天大清早,有人发现他在桥头上斜坐着,走近一看,原来两把刀插在心窝上,人早已死了。

  街上有个买牛肉的,姓王,过节时喝了点酒,酒后忘形,当街大骂田三怒不是东西,若有勇气,可以当街和他比比。正闹着,田三怒从街上经过,听得清清楚楚。事后有人跑去告诉那醉汉的母亲,老母亲一听吓慌了,赶忙去找田三怒,哭哭啼啼,求他不要见怪。并说自己只有一个儿子,儿子一死,自己的老命也完了。田三怒只是笑,说:“伯母,这是小事情,他喝醉了酒,乱说的。我不会生他的气,谁也不会动他,你放心。”事后果然没有追究,还送给老妇人一笔钱,要那儿子开了一家面馆。

  田三怒40岁以后,豪气渐消,厌倦了江湖,将兄弟遣散,洗了手,在家养马种花过日子。有时骑马下乡去赶场,买几只斗鸡,或者赶着猎狗,上山去打野猪,捉野鸡。人们见了,想不到这就是当年的英雄田三怒,他自己也似乎忘记了以前做了什么。

  1924年秋天的一个早晨,田三怒牵着他那两匹心爱的白骏马下河去洗马,城头上两个人居高临下,持枪向他开了13枪,有2发打在后颈上,5发打在腰背上。那两匹马受惊,脱缰狂奔而去。田三怒受暗算后,伏在水边石头上,挣扎着翻过身来,从怀中掏出勃朗宁手枪拿在手上,默默无声。他知道等会有人会出城来的。不一会,一个人果然提着枪出城来了,到离田三怒三丈左右,只见田三怒手一扬,枪声响过,那人应声倒下。子弹从左眼进去,即刻死了。城头的那个躲在暗处重新打了5枪。田三怒教训他:“狗杂种,你做的事丢了镇竿(凤凰)人的丑。在暗中放冷箭,不像个男子。有种的你下来?”那人慌忙逃走了。田三怒知道自己不行了,在自己太阳穴打了一枪,便死去了,也完结了当地最后一个游侠者,时年45岁。

  后来了解,派人打暗枪者,也是一个英雄,叫是唐世钧,是一个率领数千苗族群众参加凤凰辛亥首义的苗族领袖,也是一位龙头大哥。

  …………

  …………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